王妃不好追

我要这个天下

王妃不好追

“以二皇子做事情滴水不漏的性格,怎么会去招惹一个宫女呢?而且就算招惹了,以您的性格,绝对不会留下证据……”讲到这里,梦雪停了下来,冲着程嵩嫣然一笑,“虽然说也不排除意外怀孕的可能,但是以二皇子的性格,就算有这个意外,您也不会让这个意外留下来的,做大事者,不拘小节,我相信二皇子肯定是不拘小节的人……”

梦雪把“不拘小节”这几个字念得格外地有深意,很显然,她是很含蓄地“夸”他“心狠手辣”。

程嵩不免觉得好笑,扬起唇,抿着微微笑:

“二皇子妃对为夫的评价可真是不低啊!”

“您当得起的。”

梦雪笑着对程嵩吐吐舌头,两个人之间,原本的隔膜似乎就这样消失了,如果再次之前,梦雪绝对不会相信,自己会这么轻易地原谅这个甚至“强-奸”过自己的男人,但是这一切却就这么自然地发生了!

这……大概是因为爱情吧!

爱情,就是这么一个东西,会让人失控,失去理智……

“二皇子妃,没想到你如此看重为夫啊!”

程嵩觉得好笑,心情却格外地好,低头看着在自己怀中轻笑的女人,前所未有地满足——能这样拥着她,真好!

“二皇子,我的想法已经阐述完毕了,该您了!您总该给我一个合理地解释吧。”

梦雪眉眼弯弯地看着程嵩,等待着他的解释。

程嵩放开梦雪,牵着她柔若无骨的双手,来到桌边,拿起桌上上好的青花茶壶,倒了一杯茶,递给梦雪,然后又倒了一杯茶,端给自己小啜一口。

“这茶怎么样?”他轻轻地问她。

“香郁若兰,上好的龙井,我还有什么话好说呢?”梦雪挑眉,“二皇子,您若想转移话题的话,请换一个高明的手段。”

“高明的手段?”

程嵩眉眼一敛,脸上扯出一抹似笑非笑的感觉,整个人看起来坏坏的,他的手突然往上移了一点,落在她胸前那片丰盈之上,坏坏一捻,梦雪只觉得一种酥-麻之感瞬间袭遍全身,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这个手段够高明吗?”他坏坏地在她的耳畔吹着气。

梦雪微微一挑眉,雪白的纤纤玉指抚上他逡巡在她胸前的双手,用力往旁边一扯,起身站起来,离开了他的怀抱,转头道:

“既然二皇子如此没有诚意,我看我还是不要留下来了……”

一边说,她一边往外走,程嵩见状赶紧站起来,拉住她的手,小声道:

“好了,刚才逗你玩的!”

“逗我玩的?”梦雪挑了挑眉,“好玩吗?”

她转过头来,看着程嵩。

“生气了?”

程嵩看着梦雪,站了起来,走到她身边,用手刮刮她的小鼻子,说道。

“是啊!生气了。”梦雪把头别到一边去,说道。

“小气鬼!”程嵩有些无可奈何,他扬起唇,笑了笑,道,“霜儿,你还记得吗?刚刚进宫的时候,你不是怀疑过我是否并非真的傻……”

“恩。”梦雪点点头,“那时候的确怀疑过。”

“这就对了!你怀疑过,其他也会怀疑……这皇宫里的人从来就没有简单的……”程嵩说道。

“你是说……”

梦雪瞪大了眼睛,看着程嵩,她一直都知道香雪不简单,却没想到……

“正如你所想,她是别人派来试探我的……”程嵩道。

“天——居然用这种方法试探……实在是太……”

梦雪还真没想到,居然会有人能想得出用这种方式试探,如果程嵩有稍微一点不自然的表现,便会被迅速揭露……

如果程嵩毫无反应,他们也把香雪安排到了嵩殿内部,时刻监督着,若是看出个所以然来,自然好,若是程嵩真傻,他们也可以凭借这一点,在嵩殿这边发展势力……

可谓是一举多得!

这方法实在是太绝了!

“是谁?”

梦雪问道,这个人,实在是太狠毒,太可怕了!

程嵩没有直接回答梦雪的问题,而是沉默了一会儿。

“怎么了?”梦雪不解地追问。

程嵩转头,看向梦雪:

“这并不难猜吧……我纳妾那天,谁的表现最积极?谁的试探最多?我相信二皇子妃不会不知道吧……”

程嵩的话让梦雪整个人都愣住了,记忆回溯到之前,想起那日,和她接触最多的人,自然是……

程流觞……

难道说……

会吗?

梦雪有些不敢想象,一直以来,程流觞给她的印象都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他总是在她迷茫、困难的时候帮助她……仿佛一个善解人意的天使……

一个坦坦荡荡的君子!

这样的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吗?

梦雪不愿意相信。

“霜儿, 自古以来,宫廷斗争,为了皇位,勾心斗角,毫无手足之情,你不会不知道的吧!我们这些人,从一生下来就开始耳濡目染,用各种方式伪装自己!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会相信外界传闻中的傻皇子,会是我这样的人吗?”

程嵩的话,一字一顿地打在梦雪的心中,每一个字都仿佛一颗巨石,投到她的心湖,激起万丈狂澜。

是了!

这里,是皇宫……

“程嵩,下一步,你要怎么做?”

梦雪抬起头,看向程嵩,这是她第一次这样认真地和他说话。

程嵩早已不习惯向别人表露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但是这一次,面对这样的她,他却坦然了。

不再有任何隐瞒,不再有任何虚伪的掩饰,他低下头,直视着她,毫不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

“霜儿,我要这个天下!我要拿回原本属于我父亲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