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神秘女子

神秘女子

梦雪依稀还记得程嵩说话的时候,眼角所包含的恨意。

他……现在是在恨程恭贤吗?

将原来那份对百里徽错误的恨全部都转移到程恭贤身上了吗?

她记得那天,他对她说:

“昔日,父母之所以那么被动,是因为他们没有站在最高点。”

当时,梦雪很想问他,即便是站到了最高点,又能怎么样呢?

但是,她没有问,因为她知道,问了没有任何意义,即便是她口才再好,程嵩也有办法将她反驳,因为此时此刻,他是发自内心深处这样认为的!

而且,的确,站在最高点有很多诱人的地方,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前赴后继了!

所以她沉默,什么也没说。

这日,春天的画卷已经完全展开了,梦雪在皇宫之中散着步,脑海里还回忆着这几日来和程嵩的交谈。

她知道,他正在寻找一个叫林宣泽的人……

因为他要争皇位的话,必须以一个健全的人的身份去争,没人会让一个傻子名正言顺地登上皇位。

怎么样,才能让他以一个正常人的身份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呢?

他必须找个神医来医治他,这个世界上能当得起神医两个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白眉仁,还有一个是林宣泽。

白眉仁跟程嵩相交二十年了,一直以来对他的“病”都毫无办法,如果突然顿悟了,治好了他,可信度不高!

所以,现今只剩下一个人!

这个人便是天下四公子之一的林宣泽,此人精通江湖术数、五行八卦,而且还能治百病……

找到他,并且让他“治好”程嵩,这便是程嵩目前的计划之一……

梦雪一边想着,一边在鹅卵石铺成的地面上,突然一阵风吹来,梦雪只觉得浑身寒冷,忍不住打了冷战,放眼四周,姹紫嫣红好风景,只可惜天气突然转冷,若是硬要欣赏的话,怕是会感冒……

为了健康着想,梦雪早早地起身往回走。

这一天很平静,程嵩大概是忙于自己的事情,并没有出现,现在主事的是凝香,梦雪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凝香是程嵩的手下,自从她成为嵩殿大宫女之后,程嵩的行为更加地随性了。

而现在,香雪虽然地位提升了,但是和之前比起来,能插足的地方反而少了!

看来,那个人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程嵩,这一局真是赢得漂亮,表面上香雪成了姨娘,地位大大提升,可实际上,她却被这个身份束缚住了,而这个时候,凝香上位,让嵩殿的琐事处在了他的掌控之中……

看来,程嵩是早就看到了这一部,所以早早地将凝香安排到太后身边,得到太后器重,然后太后将她赏赐到嵩殿,一切顺理成章……

这个男人……

根本就是布好了局让别人一步一步地钻进来,表面上却还要伪装出一副被别人设局的感觉……

想起自己不久前还在他面前感慨派香雪过来的那个人高明,现在想起来,高明的哪里是那个人啊!

她眼前的这位才是真正的高手!

用过晚饭之后,梦雪早早地回了房。

一阵风从窗户里吹进来,油灯等随之起舞,梦雪打了个寒颤,实在不明白此时已经是春天了,为何还会这么冷,只是这么一阵便寒意四起。

梦雪起身,缓缓走向开着的窗,打算将传呼关上,突然一个黑影从窗户中一闪而入,轻盈、快速。??;;梦雪只觉得脖子一冷,一把泛着寒光的剑抵住她的脖子。

空气中散发的淡淡的麝香,若有若无,梦雪忍不住皱起眉头,这香气,她似乎在哪里闻过……;;;;;;;;黑衣女子漆黑的眼中透着疲惫,似乎已经和什么东西角逐了一天一般,她整个人疲惫不堪。

;;;;;;“别出声!否则杀了你!”

黑衣女子威胁道,她的声音冰冷中带着浓浓的杀气,随着话音,她手中的力道也加重了几分,那把泛着寒光的剑在空气之中反射出凛冽的光,晃得人的眼睛生疼。??剑气进一步逼近,梦雪感受到一阵压迫,仿佛下一秒,那把剑便会没入她的喉咙一般。

疼痛告诉梦雪,这个黑衣女子并不是吓唬她……

梦雪突然觉得自己挺悲催的,别人穿越之后都是吃香喝辣的,而她,为什么总是被人拿剑指着,难道说她和剑很有缘分?

不过,她来得正好,她刚好可以试试自己多日来研究百里徽给她的那本小册子的成果……

梦雪嘴角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那个黑衣女子狐疑地睨着眼前这个女子,没有慌张,也不大呼小叫,神态自若,嘴角还泛着玩味的笑。

要不是从气息中确定这个女子并不会武功,她还以为她是武林高手。??空气弥漫着平静的原子,不知道什么东西在空气中扩了又散。拿剑抵着梦雪的黑衣女子突然身体一软,在万有引力的作用下,倒地。??“新研制的悉心丹效果不错,好好睡一觉吧。”

小小的得意自梦雪心中拂过,带着几分娇俏的笑容在梦雪脸上泛开,仿佛以前每次在实验室研制成功新药一样。

梦雪一点一点地走近那个黑衣女子,玉手一伸,轻轻地解掉那女子脸上的面纱,一张绝美的脸暴露在空气中。??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白嫩嫩的脸蛋仿佛吹弹可破。

梦雪凝视着这张倾城倾国的脸,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

CJY:大家猜猜,这个女子是谁……

下次更新明天晚上18点18分18秒……18……18……咔咔就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