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笑笑

笑笑

“笑笑?”

梦雪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抚上黑衣女子的眉心,无限心疼。

这张脸,竟然和她的笑笑一模一样!

记忆,一点点地回笼,梦雪这才明白自己为何会觉得她身上的麝香熟悉,因为在昔日,将她从百里府中掠走,带到迷雾森林的便是这个女子……

“主子,您在吗?”

门外侍卫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便是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有一群队伍正朝着这边过来一般,低头看了一下这个酷似笑笑的女子,脑海里浮现出以前在二十一世纪看的一系列够写电视剧,顿时猜到:

此情此景,可不就是传说中的抓刺客吗?

迅速将地上的黑衣女子安顿好,梦雪平静地打开门。??“主子,可否见到刺客。”侍卫门连忙下跪问道。??梦雪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他们别吵到二皇子睡觉,其实程嵩现在哪里在啊!不过梦雪面不改色,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外加几分睡意朦胧,想要让人不信都难了。;;“二皇子、二皇子妃无恙便好,恕小的打扰了,还望主子大人有大量!”前面的侍卫长半跪着说道。

“无事。”

梦雪淡淡地笑道,正想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就在这个时候,前方一阵**。

只听着有人说“有发现”,原本在梦雪面前的那对人马匆匆给梦雪行了礼,便直奔那边而去了。

梦雪愣愣地站在原地,本来想找人问问情况的,却想起此事似乎并不是时候,先安顿好屋内的那个黑衣女子才是眼下当务之急。

合了门,梦雪在心中大大地松了口气,转身看着那个昏迷的黑衣女子。

她……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出现在皇宫中呢?

以今天这个状况来说,她该不会是来行刺什么人的吧?

看着刚才那架势以及这个女子的装束,梦雪已经猜得**不离十了。

使出浑身力气,将她安顿在**,梦雪的手移到了那个女子的手腕之处,给她把了一下脉,本来只是随意地查查她的健康状态而已的,可是却在触到她脉象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呆住了。

黑衣女子的脉象十分奇怪,明明是正常的,又似有一丝浮动。??锁心丸?!

梦雪心中一惊。

她以前在一本医学典籍里看到过关于易筋丸的介绍。

这是一种毒药,中毒者必须在七七四十九天内服下解药,否则便会七窍流血而死。只是,所谓的解药不过是延迟症状发作,患者必须定期服药。;;此毒在梦雪生活的二十一世纪已经绝迹,顶多见于狗血的武侠剧,比如说金庸先生某部叫做《XX记》的小说,里面有个神龙教教主,貌似就是用这种药来控制他的属下的。??;“哎~~~”

自从来了古代之后,梦雪最多的就是叹气了。??女孩,我不管你是不是笑笑,不过,你现在是安全的,好好睡一觉吧。

可是梦雪这个想法刚刚闪过,窗外却响起敲门声,让梦雪刚刚平静下来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现在这个时候,会是谁呢?

该不会是暴露了吧?

梦雪忍不住微微颦眉,不过马上,她就拿出了最淡然的笑容,对着门问道:

“谁呀?”

“回二皇子妃,是奴婢。”

这声音,梦雪不用想都知道,此乃嵩殿刚刚新晋的姨娘,“母凭子贵”的香雪。

“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梦雪淡淡地问道,她有些不解,为什么香雪会在这个时候来她这里。

“奴婢有事情找二皇子。”

香雪的声音轻轻的,仿佛含着无数委曲一般,有些咽咽呜呜的。

当然,梦雪并不会被这个表面现象所蒙蔽,香雪可不是会有委屈找男人倾诉的那种人,而且如果真的倾诉的话,她这个时候是不是来得太巧了一点?

“二皇子睡了,你回去吧,有事情明日再说。”

梦雪淡淡地回复到,作出一副睡意浓浓的样子。

“不能明天等明天,奴婢这事情十万火急,还请二皇子妃包容,让奴婢见二皇子一面,就见一面就好……”

香雪,说得委屈无比,这话是对她说的,可是她的嗓子却扬得老高老高,梦雪可以肯定,附近的宫女太监全部都听见了!

很显然,此时此刻,她若不让她进来,明天皇宫里便会有流言蜚语说她这个二皇子妃仗势欺负新姨娘,不让她跟二皇子见面……

这个罪,梦雪倒不在意,但是只怕传到太后耳中,太后顾及香雪肚子里的孩子,一切以下一代为重的太后怕是会给她好看……

但是……

若是让她进来的话,**的那个黑衣女子……

梦雪有预感,香雪很可能就是冲着**这个黑衣女子而来的!

她……不能让她有事情!她长得和笑笑那么像……

担着就担着吧!

大不了被太后惩罚一下,顶多也就罚抄佛经,罚跪什么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如果这个女子被发现了,很可能就是死……

梦雪已经豁出去了!对于好不容易从太后哪里博取的好印象,她也顾不上了,她只知道要保护这个黑衣女子……只因为她长得像她最好的朋友,笑笑……

“二皇子睡了,真的不方便。”梦雪说道。

“二皇子妃,事情真的很重要,您就让奴婢见一眼吧!”

香雪乞求道,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显得卑微无比,而就在她说话的一瞬间,原本紧闭着的大门竟然突然被打开了……

————————————

CJY:为毛最近木有留言呢?各位童鞋,俺开始努力存稿了!争取过一段时间来个大爆发哈!(*^__^*)?嘻嘻……

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