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我要和阿肉睡

王妃不好追 完结 城府 我要和阿肉睡

“额……”

香雪完全没想到程嵩会突然出现,整个人傻傻愣愣地看着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不是说有重要的事情吗?这会子二皇子醒了,你可以说了啊。”梦雪淡然地笑着。

“什么事情啊?”

梦雪的声音刚刚落完,程嵩就一脸不解加一脸疑惑,再加一脸不耐烦地说道,说完之后,不经意间两个人眼神一交会,似乎有什么东西完美地和谐着。

两个人勾心斗角这么久,没想到配合起来居然也可以这么完美,跟黄金搭档似的。

“那个……”

在这两个人强大的气场下,就算淡然狡猾如香雪,也不有自主地开始紧张,不过她毕竟在皇宫里混了这么久了,反应还算快。

“二皇子……孩子……他踢我呢……”

她突然展现出慈爱无比的笑容,温柔地看着程嵩,一边柔柔地说道,一边对程嵩放电。

梦雪听到这句话,差点笑出来!

那啥……香雪童鞋,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怀孕才三个月吧!

三个月!

肚子里的那个东西才刚刚告别胚胎状态,勉强可以称之为胎儿,你的子宫也才拳头大小,你家宝宝居然能救能踢你了!

你当你家宝宝吃了三聚氰胺,基因突变啊!

程嵩自然看出了梦雪不屑的表情,不过他打算逗逗她,于是,他突然瞪大眼睛,一脸天真地看着香雪。

“真的吗?孩子踢你了?”

“是的!”香雪温柔无比地看着一脸激动地程嵩。

“踢你哪里了?我可以摸摸吗?”程嵩说得一脸兴奋,但是说话间,眼睛是在梦雪身上打转。

梦雪挑了挑眉——敢情这个男人想看她为他吃醋呢!

幼稚!

很显然,她并不打算理会某人幼稚的行为,摊了摊手,淡然地噙着一抹优雅的笑。

香雪并没有发现梦雪和程嵩这两位演帝演后级人物之间的微妙互动,她还在为自己想出借口而松了口气。

于是,她充满母爱地看向程嵩,指着自己的肚子,道:

“就是这里。”

说着,她雪白的耦臂朝着程嵩伸了过去,打算拉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感触一下。

程嵩还在看着梦雪,可梦雪却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眉眼弯弯,浅笑连连,那样子更像一个要看好戏的观众。

不知道怎么的,程嵩只觉得自己的眼角开始抽搐了!

说来奇怪,这个女人明明对自己笑得这么温和,他为什么会眼角抽搐呢?

眼看香雪的手就要碰到他的手了,梦雪却依旧毫无反应,最后程嵩只好伸了个懒腰,道:

“呜呜……好困,香雪姐姐,我要睡觉了……”

说完之后,他便一动不动地躺回了**,拉起上好的蚕丝被,盖上。

香雪没想到会有这么戏剧化的一面,她的手还停留在空中,伸也不是,收也不是。

这个时候,梦雪笑了:

“二皇子睡了啊!香雪,你要留下来陪二皇子睡觉吗?”

她淡淡地笑着,不过她的话音刚落,原本用被子蒙着自己的脸的程嵩突然做了起来,不满地抗议道:

“不要!我要阿肉陪我睡!阿肉说好的,晚上要陪我做运动的,不准赖!”

“……”

程嵩用单纯无比的眼神说着一件猥-琐的事情,不过好在梦雪早已习惯,并没有什么反应。香雪也是个识相的人,而且她正愁没机会走,于是见好就收,跪下来道一句:

“二皇子、二皇子妃万福,奴婢告退……”

说完之后,她便恭恭敬敬地退了出来,顺手也没忘记带上门。

因为香雪的离开,室内又恢复了平静,梦雪的嘴角依旧含着淡淡的笑,转头看向程嵩,发现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怎么?就这样让她走了?”程嵩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说道。

“要不然呢?让她留下来给二皇子侍寝吗?”梦雪也跟着挑眉。

她的话让程嵩的双眉挑得更加高了,他耸了耸肩,道:

“这种话你都说得出来,我的二皇子妃可真淡定啊!”

“谢谢夸奖。”梦雪道,“如果刚才二皇子的手伸向某人的肚子的话,我想我会更加淡定的。”

说完之后,她俏皮地对着程嵩眨眨眼睛。

“哦?淡定地将我手砍下来吗?”程嵩饶有兴味地看着梦雪。

“当然不会。”梦雪果然笑得很淡定,“我是这种人吗?我最多也就给你下定药,让你的手长长疹子而已……”

“哦?那我是不是该高兴?”

“高兴?你有被虐倾向?”梦雪道。

“不是有被虐倾向,而是……”

讲到这里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整个人从**站了起来,走到梦雪身边,从她身后将她揽入怀中,凑到她耳畔,小声地呢喃:

“这说明我的二皇子妃吃醋了,并不是完全不在乎我……我能不高兴吗?”

他的声音充斥着磁性,说话间,灼热的气息一点点地喷到梦雪的脖颈之上,挠的人痒痒的,不过梦雪却依然保持着清醒的理智。

“二皇子殿下,你能告诉我,你把那个黑衣女子藏到哪里去了吗?”

“我的二皇子妃,你不觉得你这句话很煞风景吗?”程嵩不满地抗议。

————————————————————————————

存稿箱:

大家好,我是最纯洁的存稿箱,CJY现在大概正在准备比赛,愿主保佑她!不过,以她一贯的淡定风格,应该不会紧张……

不过课也不会上得太好!因为她是CJY嘛,说不定上着上着就忘了是公开课,给学生讲起猥--琐的东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