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我不希望你对我有所保留

我不希望你对我有所保留

“还好吧,不觉得呢。”梦雪很淡定地挑了挑眉,从他怀中走了出来。

“那么在我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二皇子妃能不能先回答为夫,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来了的?”

程嵩看着梦雪,问道,刚才香雪冲进来找人的时候,这个女人一点也不紧张,相反的,淡定得很。

从这里看出,她八成早就知道他来了。

面对他的问题,梦雪秀眉微微扬起,道:

“很简单啊!门不可能会无缘无故打开啊……”

“门的确不会无缘无故打开,你为什么不认为是香雪开的呢?”程嵩反问。

梦雪笑了笑,道:

“若是香雪有这本事,能将门这么完美无缺地打开,还看不出任何破绽,相信她也不会为了进一步试探你,而嫁进嵩殿了。”

梦雪说得理所当然,程嵩闻言,薄唇轻扬,道:

“那道未必,说不定香雪被我的飒爽英姿给迷住了,爱上我了呢?”

面对程嵩这句毫无营养的话,梦雪实在觉得好笑,于是她干脆学起了二十一世纪某天王巨星的经典动作,双手环胸,托着下巴,道:

“哎呦,不错哦!这个想法好!”

“……”

向来应变能力自然的程嵩却在这一刻被某人彻底雷倒了,他仔细地看着梦雪,实在不明白这个女人的大脑是什么做的!

为什么她的反应总是和正常人迥异呢?

她就不能像正常的女人那样吃吃醋什么的吗?

“该你了,你把笑笑弄到哪里去了?”梦雪看着程嵩,问道。

“笑笑?”程嵩不解地看着梦雪。

“就是那个黑衣女子。”梦雪解释道。

“你说南宫剑雨?”程嵩微微皱起眉头,“就是上次,司空紫薇买通来抓你的……”

程嵩的话外音梦雪明白,他是在告诉她这个女子就是上次抓她的那个,不过对于他的话外之音,梦雪并没有直接接过去,而是问出了另一个问题。

“这次她又是被人买通来做刺客的吗?”

“恩。”程嵩点点头。

“谁受行刺了?”

梦雪追问道,从宫廷里这么大反应来说,受行刺的人地位一定不小,而从香雪的反应来看,很有可能受行刺的那个人和香雪是有关系的。

程嵩突然意味深长地看了梦雪一眼,似笑非笑,道:

“程流觞。”

“大皇兄?”

梦雪微微皱起眉头,脑海里浮现出那张斯文俊秀的脸,那个温柔而又深情男子,他会是这样阴谋家吗?

梦雪忍不住再做思量,她的直觉告诉她,程流觞并不是这样的人……

程嵩一目不漏悉数纳入眼底,他若有所指地说道:

“这皇宫里的人,各个都不简单,二皇子妃,你说是不是啊?”

他抬起头,面露微笑地看着她,这看似一句无关紧要的话却让梦雪联想到了很多。

的确,皇宫里的人,一个个都是伪装的高手,眼前这位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可是,程流觞会是这样的吗?

香雪是他安排的,所以才会在他受伤之后,加入搜寻刺客的队伍?

那么,若是如此,又会是谁派人来刺杀程流觞呢?

“程嵩,你知道是谁派的人吗?”梦雪转眼看向程嵩。

“我也想知道呢。”程嵩道,“不过,这个并不难吧!”

说话间,他粲然一笑,扬起眉,道:

“其实这个并不难,只要将那个刺客抓起来,严刑拷打一番,不就一清二楚了?”

梦雪闻言,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了:

“以那个女子的性格,即便是严刑拷打,也不会说出什么的。”

“是吗?”程嵩挑了挑眉,逼近梦雪,“以那个女子的性格?我的二皇子妃,你和南宫剑雨很熟吗?”

程嵩突如其来的逼近让梦雪吓了一跳,赶紧笑道:

“怎么会呢?”

“若是不熟,你怎么会如此紧张呢?”程嵩说话的口气依然是淡淡的,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无比地犀利。

梦雪心里忍不住起了危机意识,她怎么忘了自己眼前可是一个几近妖孽的男人,可能是因为和他之间的关系有了变化,她在他面前放松了下来,不会像以前那么防备了,可是……有些事情,却注定不能说的……

于是,她嘴角微微上扬,扯出一个完美的笑,道:

“我这不是紧张你吗?你这个女子长得这么漂亮,你若单独盘问她,单独相处,万一动了心怎么办?”

她笑着和他打哈哈,希望将话题转移,可是……他却似乎不肯罢休。

“百里霜,你有事情瞒着我对不对?”程嵩凝视着梦雪,无比地认真,无比地专注,“再问你一次,你和那个黑衣女子是什么关系?”

他的态度那么严肃,那么认真,梦雪差一点就脱口而出告诉他有关笑笑的事情了,但是,她却控制住了,毕竟,整件事情太复杂,不知从何说起……

而且即便说了,他也未必信,或许还会以为她编着借口骗他。

“没有什么关系。”梦雪淡淡地说道。

“是吗?那笑笑又是谁?”程嵩逼近一步,那双仿佛可以将人看透的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梦雪,“百里霜,我不希望你有事情瞒着我……我是你丈夫,是你依靠的人,你不应该对我有所保留……”

他的咄咄逼人,他那责备的语气,仿佛梦雪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般,深深地刺痛梦雪的某根神经。

“是吗?那么你呢?程嵩,你对我又有多少秘密呢?你对我又有多少保留呢?”梦雪抬起头,冷冷地看着程嵩。

——————————————————————

纯洁雨:今天加勒比海盗上映哦,童鞋们要去电影院看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