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

室内,沉默了。

他看着她,她望着他,两个人相视无语,沉默在无止境地蔓延,空气在这一刻停滞。

“程嵩,怎么不说话了?”梦雪挑了挑眉,看着程嵩。

“我在等你说。”程嵩回望着她,说道。

这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等她先开口说话,还是在等她先向他交代什么呢?

“为什么不是你先说呢?”她反问。

“这次该你了。”

程嵩看着梦雪,说话的时候,目光飘到了很远的地方,若有所指,丢下这句话,没有多说,他便转身要走。

“我还有事,要先走,人在床底下。”

程嵩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床底,梦雪顺着他的目光,低下身,果然在下面看到了那个昏迷中的黑衣女子。

当梦雪再抬头,顺着原来的方向看去的时候,程嵩已经消失了,屋内只剩下她一个人,以及那无色无味的空气……

他……

这是生气了?

梦雪微微皱起眉头,幽幽地站着,心里的感受有些复杂。

良久,她叹了口气,弯下腰,打算先把那个黑衣女子从床底下弄出来,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她猫着腰,好不容易钻到床底下,用尽了浑身力气,才将那个黑衣女子从床底下移出来,结果出来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在她放松的一瞬间,只听见——“咚——”的一声……

疼痛从头上席卷而来,很显然,某人一不小心撞到头了!

捂着头,从床底下钻出来,看着躺在地上的黑衣女子,梦雪百感交集……

手痛!

头也痛……

心也……痛?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难道又因为爱情而患得患失?

不过,梦雪无暇顾及这些——眼下,对她来说,先好好安顿这个女子才是最重要的!

梦雪站了起来,仰起头,扬起唇笑了笑!

笑笑说过,想要自己坚强的时候,就是多笑,因为笑容会让人坚强……

————————分割线————————————

东方现出的鱼肚白透露出夜的结束。

**,黑衣女子闭着的眼皮轻轻一动,转身坐起,反手一扣,原本合在床头的剑抵到另一个正欲给她喂药的紫衣女子胸口。黑衣女子横眉冷对床前的紫衣女子,眉宇间透着冷,透着傲。梦雪含笑道:

“你的毒快要发作了,别乱动。”黑衣女子诧异地看着她,她惊奇这个柔弱的女子时怎么把她弄晕,又是怎么知道她中毒的——锁心丸的毒不是一般的大夫能看出来的,而眼前的女子十六七岁的样子,弱不禁风。“喝了这个药吧,虽然不能解你的毒,但是可以缓解几天发作。”

梦雪端着昨天苦思一夜的成果,从脉象判断,这女子不出三日就会毒发,虽然她知道这个女子不是笑笑,但她有着和笑笑一样的脸,她不忍心看她香消玉殒。黑衣女子满是防备地看着梦雪,一脸不可置信。“不喝的话,怕是你还没拿到解药就死了,试试吧。”见她一脸防备,梦雪劝道。那女子犹豫片刻,拿去药碗一饮而尽。“换上它,去找给你下药的人拿解药吧。”

在那女子喝完药之后,梦雪将一套早已准备好的宫女衣服递给她,让她换上。

以她对二十一世纪狗血电视剧和狗血小说的了解——通常锁心丸都是用于控制手下的,虽然说,二十一世纪的电视剧和小说不怎么靠谱,不过这一点倒是还算符合逻辑!

所以梦雪断定,这女子应该也是如此。

那黑衣女子显然没料到梦雪会如此待她,愣了一下,不过她并没有犹豫多久,很快便接过梦雪递给她的衣裳,默不作声地拿过去换。

她甚至完全不避讳梦雪,当着她的面就宽衣换了起来,这让梦雪忍不住想起以前……

每当她躲起来换衣衫的时候,笑笑总是会酷酷地说:

“梦雪,你躲什么躲啊!你有的我都有,你没有的,我也没有……”

那黑衣女子换好衣服衣服的时候,梦雪还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之中,有些神游。

那个女子似乎也不在意梦雪到底在想什么或是在做什么,在换好衣裳之后,她便要转身离去,不过,在走了几步之后,她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梦雪:;“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吧。”

她的声音和她的人一样,冷冷的,把梦雪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恩,不是。”

梦雪如实回答。

“为什么?”

那女子问道,她看向梦雪的时候依旧是面无表情,冷得让人看不出情绪,说话的时候是惜字如金,仿佛多说一个字便会造成浪费一般。不过好在她的问题并不难理解,想来,她是在问她,为什么要救她。

她曾经把她从百里府中掠走,交给司空紫薇,她应该是责怪她,逮到机会就复仇还来不及,为什么还会出手相救呢?

“因为……你长得像一个故人。”

梦雪淡淡道,心里默念:保重,笑笑。

那女子不再多说什么,她不是多言之人。;;;“我叫南宫剑雨。”

这是她对梦雪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之后,她便推门离去。南宫剑雨?

梦雪不是第一次听到她的名字了,之前司空紫薇提过,刚刚不久前,程嵩也提过,可是,第一次听她亲口说出,梦雪格外地开心……

——————————————

纯洁雨:

呜呜,那啥……虽然说俺最近更新有点少,乃们减少留言俺也无话可说,但是……那啥……两天了,连一条都没有,素不素有点伤人啊……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