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看来我们都被人摆了一道

王妃不好追

“傻瓜,你没有对不起我,一切都不会改变。”

甄法师的这句话说完的时候,原本站在的梦雪整个人便软了下来,瘫倒在地,昏了过去。

甄法师弯下腰,将梦雪抱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走向她原来住的那个房间。

将她放在**,他低下头,为她掖好被角,然后转过身来,往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忍不住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向她。

“小梦梦,好好睡一觉,等你醒来,一切都好了……”

说完之后,“咿呀——”一声,木门关上,明明那么轻,但是却给人很沉重的感觉,仿佛随着这扇门,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一般。

梦雪睡得很沉,时间就在她沉睡间一点一点地流失。

天亮了,太阳出来了,渐渐地想天空中部移去……

隐隐约约中,梦雪觉得有人在碰她,痒痒的,很难受,她想睁开眼睛,可是不知怎么的,整个人仿佛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一般,无论她多么用力,就是没有办法睁开眼睛。

“霜儿,醒醒……”

“霜儿……”

是……程嵩吗?

声音那么温柔,那么悦耳,低低沉沉的,仿佛舒缓的大提琴,可是声音中,似乎又带有几分焦急……

是程嵩,真的是程嵩。

程嵩,在担心她吗?

梦雪猛地一用力,使出浑身的力气,睁开眼睛……

正午阳光的光线无比刺眼,通过窗棂直勾勾地射过来,刺得梦雪双眼生疼,好在程嵩反应快,立马用他的手为她挡住了光线。

然后,一点点地放开,等待她适应中午的光线。

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脸。

青冠黄衫,清癯俊秀的脸孔,一双眸子精光四射,英气逼人……

不是程嵩,又是谁呢?

“程嵩……”梦雪开口唤道,声音有些哑。

“是我。”程嵩将梦雪纳入怀中,轻轻地回答,“你被人下药了……”

原来……她……被甄法师下药了……

那么……程流觞……

梦雪抬起头,看向外面的太阳,此时已经是正午了……

天啊!

梦雪心中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程嵩……大皇兄……”

“大皇兄不见了,甄法师也不见了,我正派人去找……你别担心,很快就会有消息的。”程嵩轻轻地安抚着梦雪。

“程嵩……大皇兄他……”

梦雪的话还没说完,泪水就流出来了!

“别哭!别哭!大皇兄不会有事的。”

程嵩低头轻轻地吻着梦雪,温柔地安抚着她。

“不……程嵩……大皇兄……”

梦雪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停地滚落,就像当初,她得知笑笑失去光明一样,一样的无助……

程流觞,他是她在这个世界上碰到的第一个朋友!

是他给了她那么多勇气,让她一次次在吃人的皇宫中坚强,在一次次受挫后勇敢,努力去适应这个陌生的环境……

他总会在她无助的时候出现,给她鼓励,就像一个亲人一般……

大皇兄……

大皇兄……

梦雪泣不成声。

就在这个时候,展鹏走了进来,附在程嵩的耳畔说了什么。

“霜儿,别哭了,有大皇兄的消息了,我带你去找他。”程嵩取出帕子,帮梦雪拭去眼中的泪水,好笑地说,“瞧你……大皇兄不过是受了点伤,还怕太医治不好吗?你这哭的……都快成泪人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大皇兄怎么了呢……”

程嵩一边为梦雪擦眼泪,一边取笑她:

“我的霜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女人了,跟个爱哭鬼似的……”

“你说大皇兄没事?”梦雪看着程嵩,难以掩饰地狂喜着。

“是啊!没事!怎么会有事呢?”程嵩一脸不解地看着梦雪,“你不是懂医术吗?连大皇兄的伤势都不会看了吗?”

程嵩用他修长的手指戳戳梦雪的额头,道:

“你呀……越来越傻了……不过……这样挺好的……”

“程嵩……”

“好了,带你去找大皇兄。”程嵩站了起来,低头对着坐在**的梦雪笑,“我的二皇子妃,你是要自己走,还是要我抱你去呢?”

“……”

梦雪这个时候没有心情和程嵩调侃,她只想快点见到程流觞,所以什么也没说,任由他在言语上站她便宜。

此时此刻,甄法师也正在找程流觞。

今天早上,他将梦雪抱回房间回到原来的地方之后,发现程流觞竟然不见了!

这弄乱了他的整盘计划,他怎么也没想到,就在他离开的这么一瞬间中,程流觞会醒过来……

好在他早在程流觞身上装了追踪器,只是,昨天为了对付程嵩,他的储备能源都用完了,所以只能先采集太阳能充电。

等能源充足了,却发现原本安装在程流觞身上的追踪器竟然出了故障,他只能哀悼时运不济……

其实,此时此刻,程流觞所在的地方正是昔日梦雪被南宫剑雨抓去的地方——迷雾森林的第一层……

森林中不大不小的风吹得他衣袂飘然,飘飘欲仙,仿佛一个误入人间的谪仙,只是胸前的那抹鲜红却透露出,这是一个受伤的谪仙……

他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脚步是无比地沉重。

从甄法师的住所到这里,他整整走了一个上午,一路上,胸口的疼痛不断地传来,但是……他却不停地往前走……

一直到来到这片林子……

前方,有一抹幽蓝的影子,轻盈而又轻灵。

“若兰……”

程流觞轻轻地唤道,说话的时候,他有些不确定!

是若兰吗?

背影看起来那么像……

可是怎么可能会是若兰呢?

徐若兰转过身来,不敢置信地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男子。

他的脸惨白惨白的,比纸还白,眼睑下是浓浓的淤青,整个人是无比地憔悴。

可是,这个人,正是她昨日误伤的人……

她是她这八年来从未忘却、朝思暮想的人!

他是她的流觞啊!

“流觞……你怎么会来这里?”徐若兰不敢置信地看着程流觞。

“若兰……你怎么会来这里?”程流觞惊讶地看着徐若兰。

两个人,异口同声。

“我说过,只要我能来盛国,我就一定会来这里……只是,以前都脱不了身而已……”

“我每年的今天都会来这里,八年来,从未断过,这里是我们相遇的地方……”

两个人,异口同声。

然后,他们不敢置信地看着彼此。

“你还记得我们?”

又是异口同声,然后……他们不敢置信地看着彼此。

就这么深深地凝视着,深情的,无声的。

那一瞬间,他们似乎都懂了,原来……一切都是误会啊……

“若兰,百里霜只是我的弟妹,他在我看来就像一个妹妹……正如你所知的那样,八年来,我变了很多,我不再是以前那个乐于助人的少年了,但是我却忍不住去帮她……因为有时候,她的眼睛和你一样……那么清澈……但是……她不是你……我的若兰只有一个……”

程流觞这样对他说。

“所以流觞不是恨箫客……”这一刻,徐若兰懂了,“流觞,我从来都不认为我的流觞会移情别恋,直到去年,恨箫客为了保护一个女子被徐枫所伤,我向枫儿询问这件事情,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并且告诉我那个女子是百里霜……流觞,我一直以为恨箫客是你,因为他有一支和你一模一样的箫……江湖上传言,他以曲子《佩兰》杀人,《佩兰》是你最爱的曲子……所以我一直以为他是你……我以为恨箫客是你,以为你在程嵩和百里霜成婚之前带着百里霜出走……我的流觞是个那么重仁义的人,竟然会不顾一切带弟弟的未婚妻走,所以……我才会以为,你真是爱惨了她……”

“不……我从来就不是恨箫客,而我,一直以为恨箫客是你爱的人。若兰,我这支箫是你给我的……普天之下只有一对,我这里有一支,你那里有一支,你说过只给最爱的人,生生世世不相离,我以为你变了心,将你的那支箫转送给了恨箫客……”

“你说的是这支吗?”徐若兰拿出那支碧绿的箫,递给程流觞,“流觞,八年来,这只箫从来没有离开过我……”

“看来我们都被人摆了一道。”

两个人,在这一瞬间,看向彼此……

————————————

纯洁雨:到底是谁摆了他们一道呢?很明显了吧……

留言啊!我要留言!!!!!!!这么多字,你们不给我留言了话,我会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