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以后世界上不会有徐若兰了

王妃不好追 完结 城府 以后 世界上不会有徐若兰了

春天的风很温和,暖暖地吹拂着两个相对而立的人,吹得宽大的衣袖鼓了起来。

程流觞,徐若兰,两两相望。

两颗相离了八年的心一点一点地靠近、靠近……

梦雪在程嵩的带领下来到迷雾森林,见到这一幕的时候,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徐若兰原本带着轻笑的脸起了骤变,她的瞳孔微微一缩,道一句:

“流觞,小心!”

话音未落,她整个人便朝着程流觞扑了过去,程流觞的后方,一个黑衣人正提着剑迅速刺来,程流觞一惊,知道已经来不及躲了,他唯一能做的便是迅速将挡在他身后的徐若兰拉开……

“嘶——”的一声

是进入没入肉=体的声音。

鲜红的血液顺着剑和肉-体的连接处缓缓淌出,是紫黑色的,很显然,剑锋有毒……

那黑衣人想转身,却只觉得脖颈之处一凉,一把冰凉的剑正抵着她的脖颈,拿剑的,正是程嵩。

“流觞……”

空气中,徐若兰的声音带着绝望。

程流觞的脸迅速由惨白转为青黑色,梦雪吓了一跳。

吓了一跳的不仅是梦雪,还有刚刚赶来的甄法师……

梦雪来到程流觞旁边,替他把了脉。

脉象……

一切不言而喻,那剑是带剧毒的,要命的剧毒……无药可解……再加上那直逼心脏的伤势……

梦雪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为什么会这样?

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怎么会这样呢?

大皇兄,不是应该和徐若兰从此携手红尘,相忘于江湖,做一对神仙眷侣吗?

怎么会这样呢?

“二弟妹,你哭什么啊?”程流觞的声音虚弱无比,仿佛是用最后一丝声音在说一般,他抬起头,看着抱着他的徐若兰,冲着梦雪淡淡一笑,道,“你看……我的若兰都没哭……”

“流觞……”徐若兰轻声地唤着,她顺着程流觞的目光,朝着梦雪看去,“不要哭了,流觞不希望你哭……”

她的声音很轻,明明是无止境地忧伤,无止境的绝望,但是她却淡淡地笑着,学着程流觞的表情,像他那样笑。

“若兰……我好高兴……我终于能为你做一件事情了……”

程流觞依旧带着笑,他的声音已经虚弱地让人听不到了……表情却带着几分孩子气……

他和徐若兰从十岁那年就认识了,从那一刻开始,他便认定,这是他要共度一生的人,他想照顾她,保护她,但是……徐若兰那么要强,仿佛无论什么事情,她都能自己一个人搞定,永远都不需要他一般……

哪怕是八年前,她父亲被俘,突然去世,而楚国的继承人,她的弟弟,才九岁……

顿时……整个楚国乱作一团,他已经做好抛弃一切,和她一起承担的准备,可是,她却不告而别……一个人去承担那一切……

若兰,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要强……

若兰,你能不能让我知道,其实,你也是需要我的……

“流觞,我是需要你的……你看,你这不是救了我吗?”

徐若兰低着头,轻柔地哄着程流觞,仿佛在哄一个任性的孩子一般。

其实……

这才是她的流觞啊!

那个有着惊世之才的天之骄子,仿佛无论何时,都优雅大方,温柔从容,但是却会在不为人知的时候,对她耍着他的小性子,耍着他的别扭……要她哄……不断地哄……哄很久很久……

“其实……是若兰想救我……”

程流觞的声音越来越弱了,他的视线慢慢地从徐若兰身上移到了梦雪身上,缓缓开口:

“二弟妹,我想对你说……”

梦雪侧耳倾听,却终究什么也听不到,因为……程流觞的声音消失了,彻底消失了,永远消失了……

他的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弧度不大,却看得出是真心的笑,发自内心的笑。

他的眼睛瞳孔失去了光彩,失去了生命的气息,但是,梦雪却在他的眼角看到了笑容——原来,这才是大皇兄真正的笑啊……

徐若兰紧紧地将程流觞抱在怀中,她淡淡地笑着,什么也没说,只是那么沉默着。

梦雪低着头,看着程流觞,不停地问道:

“大皇兄,你想说什么?你想对我说什么?”

回答她的是无止境的沉默……

梦雪的心,绞着痛,那是一种失去亲人的痛……无止境地痛……

怎么会这样呢?她的大皇兄,甚至连话都还没说完!

“好了,别哭了!你再哭,流觞走得都不放心了……”徐若兰一只手,揉揉梦雪的头发,小声地说着。

梦雪愣愣地看着,依旧不停地留着泪。

“你呀……这么爱哭……流觞怎么会说你和我像呢?”

徐若兰依旧在笑,她的手抚上梦雪的脸,轻柔地为她拭去泪水,梦雪就这样看着她,愣愣的。

徐若兰淡淡地对着梦雪笑,然后,她将程流觞从怀中放了下来,转过头,看向被程嵩擒住的黑衣人,脸上,原本的笑容顿时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无止境的冰冷,冷若寒霜……

“程嵩,去照顾你妻子,这里交给我。”徐若兰道。

程嵩点点头,把那黑衣人交给了徐若兰,转身来到梦雪身边。

“咻——”的一声

长剑出鞘,抵住黑衣人的喉咙。

“谁指使你干的?”徐若兰冷冷地对着那黑衣人说道。

那黑衣人什么也没说,就那么静静地站着,徐若兰看着她,其实……一切已经了然……

“是枫儿吗?”

“皇上说只有这样,公主才能毫无牵挂,皇上希望公主一切以大业为重。”那黑衣人说道。

“毫无牵挂……”

徐若兰的嘴角扯出一个讽刺的笑,终于,她还是收了手中的剑,转过身来,不再看那黑衣人。

“回去,告诉徐枫,以后,这个世界上不再有徐若兰了……”

——————————

纯洁雨:我是亲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