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程凌风

王妃不好追 完结 城府 程凌风

程流觞的遗体被带回了皇宫,他入殓那天,梦雪终于不再哭了。

梦雪其实并不是柔软的人,如果事情发上她身上,她甚至都不会流一滴泪水……

可是,如果事情是发生在朋友身上的话,她便控制不住自己!

在梦雪的心中,有两个人是挚友——一个是笑笑,还有一个……便是程流觞……

梦雪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真心以对的朋友总是要生死相隔呢?

不过,她知道,程流觞是幸福的,因为在他离去的那一刻,他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那是一个真心的笑……

如此,便够了!

大皇兄,虽然不知道你最后想我和说什么,不过,我知道,那一刻,你是幸福的。

大皇兄,祝福你,你这么好的人,在天堂,一定会幸福的。

那天之后,梦雪再也没有见过徐若兰,不过,她见过甄法师。

甄法师什么也没说,他大概也没想到这么戏剧化的一面吧。

让梦雪没想到的,甄法师竟然就是林宣泽……

那天以后,盛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林宣泽也就是甄法师,他说二皇子因大皇子的死受刺激过度,导致他脑中压迫神经的血块开始消散,有望康复。

后来,在他开了一系列清单,清单上的药都是稀世之宝,任何一样都是价值连城。这些药材最后都弄到了,因为这不是普通的家庭,这是皇室,是中原大地上最强大的国家,盛国的皇室……

不过,这些药材并没有到程嵩的肚子里,相反的,全部都被甄法师收了起来,估计他打算拿他的那个时代,做个拍卖大赚一笔……

就这样,甄法师“妙手回春”,程嵩好了!

梦雪还记得程嵩第一次用正常的语气说话的样子,那时候……太后竟然激动地晕倒了……

梦雪知道,当程嵩以正常之姿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便是他要问鼎天下的时候了!

而她已经下决心,无论他选择哪条道路,她都会站在他身边,帮他。

当梦雪问他,她可以为他做点什么的时候,程嵩只是笑。

他说:

“霜儿要做的就是对我笑,每天开开心心地对我笑……”

于是,梦雪笑了。

她想起了程流觞和徐若兰,突然觉得爱情实在是弥足珍贵……

两个人,能这样在一起,朝夕相对,是那么得幸运啊!

她应该珍惜……

这大概也是程流觞想对她说的吧!

于是,梦雪每天都会对着程嵩笑,下厨给他做很多很多好吃的东西,看着他在桌前狼吞虎咽,她便笑得更加开心了。

那种感觉,就叫做幸福……

然后,一个喜讯降临了,梦雪怀孕了!

那天,程嵩激动地抱着她在房间里一直转圈,大声地嚷嚷着,他要做爹了,可能是他的表现太夸张了,导致在长乐殿待着的太后以为他又旧病复发,还派了太医过来……

那是个幸福的日子,那天晚上梦雪梦到了笑笑,梦到大皇兄,梦到他们笑着祝福她……

程嵩自从“病愈”之后,程恭贤便尝试着将原来程流觞负责的一些事情转交给程嵩来做,起初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后来,可能是觉得程嵩把事情处理地实在是太好了,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事情都被交给了程嵩……

那时候,梦雪笑着跟程嵩开玩笑:

“程嵩,你要和平演变吗?”

程嵩只是笑,什么也没用回答。

梦雪肚子里的孩子六个月的时候,程恭贤在天坛祭祀的时候,突然有刺客袭来,当时,梦雪也在场,她条件反射似的看向程嵩,却发现原本站在她身边的他竟然不见了……

待到再次看到他的时候,他竟然倒在血泊之中……

一柄长剑没入他的身体,他用血肉之躯挡在了程恭贤面前。

那一刻,梦雪终于明白,程嵩他何止要和平演变啊!

他还要以最完美的形象登上盛国的王位!

孝顺、谦和、仁义……

才不过五个月,他已经由原来的傻皇子,一下子成了盛国皇室最完美的代表……

程嵩虽然受了伤,但是他自然不会有事情,因为这一切根本就是他筹划的,估计连刺客剑刺入的部位都是他预先设计好的……

刺客一事一直没有结果,最后,程恭贤命令三皇子程凌风来调查刺客的事情,三个月过去了,程凌风依旧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盛国的形势更加微妙了,程嵩更加受程恭贤的信任了,程恭贤将越来越多的事情交给他来处理。

那一年的九月,程嵩和梦雪结婚一周年的日子……

程嵩被封为大将军,率兵攻打楚国,出兵的理由是为盛国大皇子程流觞报仇……

出兵前的一晚,程嵩笑着问梦雪:

“霜儿,为夫明日要出征了,你不担心吗?”

梦雪挑了挑眉,道:

“不担心?我担心得很呢!真怕楚国吃不消啊!”

“你这死丫头,居然不担心你的丈夫,担心起敌人来了!”程嵩不满地用手敲梦雪的头。

梦雪立马低着头,对肚子里的宝宝诉苦:

“宝宝,你看……你爹又欺负你娘……你要快点长大,早点出世保护你娘啊……”

程嵩被她这样子逗得笑了出来。

梦雪却突然牵住他的手,认真无比地凝视着他,道:

“程嵩,我和宝宝等你回来……”

程嵩愣了一下,他的嘴角有一小片刻的停顿,他的目光一点点地下移,最后,在梦雪的胸前停住了,这把梦雪吓了一跳。

“程嵩……不可以……会影响宝宝的……”

“不可以?”程嵩挑了挑眉,不怀好意地看向梦雪,伸手指了指她脖子上挂着的朱砂梅状的玉坠,道,“我只是想向二皇子妃要这个玉坠,好让我在出征的时候睹物思人,这都不可以吗?还会影响宝宝?”

面对程嵩坏坏的笑,梦雪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这个男人……

“我的二皇子妃是不是想到别的方面去了啊?”程嵩笑得更加坏了。

“少废话,给你啦!”梦雪解下玉坠,递给他,没好气地打断他。

“哈哈哈……”程嵩笑得爽朗无比……

“程嵩,你个混蛋!不准笑!”梦雪不满地抗议。

“哈哈哈……”程嵩哪里会理会她,笑得更加开怀了。

“程嵩,不准笑!”

梦雪郁闷无比,从床头拿了个枕头朝着程嵩丢了过去,程嵩竟然也不多,任由那枕头打在他的脸上……

然后,他一脸委屈地看着梦雪的肚子,道:

“宝宝,你看到了没有,明显是你娘欺负你爹……你爹好柔弱的,你要快点长大,早点出世保护你爹啊……”

他说话的时候,要多委屈有多委屈,要多认真有多认真,搞得好像真的是被人压迫的农奴一般,那样子把梦雪弄得哭笑不得——柔弱……这个词好像和他八竿子打不着吧……

程嵩出征那天,香雪哭得一塌糊涂,那个叫做梨花带泪,我见犹怜啊!一边哭,一边还抱着肚子里的孩子,和程嵩依依惜别……

相比较之下,梦雪就完全被PK下去了,她就那么站着,淡淡地冲着程嵩笑。

“儿啊……跟你爹道别……”

香雪抱着出生才几个月的儿子,对着程嵩依依惜别。

梦雪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个香雪,演戏演得可真到位啊!

程嵩也只是笑,什么也没说,虽然在甄法师的医治下,他的“病”已经痊愈,但是出于种种考虑,他并没有道破香雪的事情,只是说以前的事情记不清了……

程嵩离去之后,香雪还在默默流泪,神情无比地注视着程嵩英姿飒爽的背影。

“背影已经消失了……”

梦雪对着还在做望夫崖状的香雪说道,说完之后,她便转身走了……

香雪不休息,她还是要休息的!她可不想等程嵩凯旋归来的时候,她得上了犹豫着什么的……

梦雪回到嵩殿之后,打算在院子里散散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以便将来以最好的状态迎接宝宝的到来。

皇宫是危险的,程嵩不在期间,她必须倍加小心,保护好自己,保护好宝宝……

“霜儿……”

就在梦雪神游期间,一道带有磁性的男声响起,梦雪不解地抬起头,循声望去……

他的前方,一个蓝衣男子逆光而立,强烈的阳光让梦雪条件反射地低下头,躲避阳光,当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那个男子已经来到他眼前了。

这个人,竟然是程凌风……

————————————————

纯洁雨:注意程凌风叫梦雪什么!

注意!一定要注意啊!发挥你们的想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