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第一章

第一章

竹林漫上残阳,归农依唱,

雨送一抹微凉,虹结窗框。

河上胭脂薄媚,山间炊烟袅袅。有孩童在欢快地嬉戏。

琴声响起,悠扬动人。

“娘唤我们吃饭了。”闻到琴声原本在玩耍的女孩对着男孩说道。

“恩。”男孩应道,说罢他们便和其他小孩道别。

雨后初晴的黄昏,山上林间烟雾缭绕。

一个扮相斯文的男子蹲在山岭间,仔细地观察着路边的各式花草。

突然,一丝笑意在他脸上浮现,只见他伸手小心翼翼地将一颗带着黄色小花的植物移到旁边的竹篓里。

悠扬动人的琴声随着烟雾,飘到男子的耳朵里。男子起身,望向山脚。透过层层云雾,山脚一隅的小湖和着夕阳,泛着淡淡的粉妆,湖边的伫立着一件用原石砌成的小屋,屋顶的烟囱上飘着若有若无得炊烟。

门前,一白衣女子低首抚琴,安静恬淡,一曲《佩兰》动人悦耳。;

男子斯文的脸上露出个不羁的笑——用《佩兰》唤人回去吃饭,怕是这世间除了她,百里霜,不会有第二人了。;

男子背上竹篓,沿着若有若无的羊肠小道,向山脚走去……

他,白眉仁,和林宣泽齐名的神医。五年前,因为某些事情,他离开京城,来到她身边照顾她,一待便是五年。

这五年来,并没有发生太多的事情,唯一不同的是……

她忘记了一些存在过的事情,甚至都忘记了她叫百里霜,但是却不知道怎么的,她老要说一些不存在的事情。

比如说她跟他说她叫李梦雪,是北京什么大学的,具体怎么说他是记不清了,大概就是说她出自一个很有名的大夫门下的意思。

白眉仁本就知道百里霜通一些医术,不过对于她在他面前自称大夫这件事情,他还是有些不屑的!

怎么说,他才是神医啊!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举世无双!

她居然敢在他面前说自己是大夫,这不是在佛祖面前说自己很会念经吗?

白眉仁对梦雪充满了不写,可是在后来他见识到了她高明的医术之后,却只能心服口服,甘拜下风,从此恭恭敬敬地叫她一句师父。可是,她得了便宜还卖乖,狡黠地说他把她叫老了……

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有身孕,很奇怪,但是她并没有慌张,大概……她也知道,她可能遗忘了什么……

有时候,她也会问他,她是不是遗忘了什么!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每当这个时候,他便转移话题……

她真的是一个很体贴的女子,因为看出他的为难,并不再多问,甚至从那以后便不再提了……;

一直以来,他们把彼此当做最好的朋友,一起游山玩水,浪迹江湖。

直到两年前,他们来到这个小山村,她说喜欢这里的宁静纯朴,于是便在这里住了下来。

五年的相处让白眉仁对百里霜有了新的了解。;

以前,他一直以为她是个恬静的女子,静谧、恬淡,像个不知人间烟火的仙子;不过,现在,他知道,她偶尔玩心肆起,也会像个孩子,会搞得他们哭笑不得,更有甚者——语出惊人、笑料不断。;

白眉仁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脚步却并没有停止,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到了山脚了。;

梦雪收回在琴上纤纤玉指,抬头含笑道:“采到什么灵丹妙药了吗?竟笑得如此开心。”

“自己看。”

白眉仁把竹篓递给梦雪,自己向屋里走去。;

“断肠草?”

在装着各式各样的植物中,梦雪找到了开着喇叭状黄色小花的葫蔓藤科植物。断肠草有剧毒,毒性物质是葫蔓藤碱,她以前在教授放的PPT中见过,此草在梦雪生活的二十一世纪的内蒙古草原、东北等地十分常见,但是在白眉仁生活的时代却十分罕见。

;“难怪笑得嘴巴都何不拢了。”梦雪莞尔。;

白眉仁,人称神医,医术高明,但有个怪癖——喜欢收集各种毒。

这点倒是和梦雪有点像,不过梦雪只是喜欢研究,并不收集。

五年前,梦雪记得当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古色古香的环境下时,十分惊讶。她惊讶的不是自己为何会穿越,而是惊讶自己内心对身在一个这样的环境竟然一点也不意外。

她还记得自己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安然地闭上眼睛,闭眼之前,脑海里是笑笑恢复视力后温柔的笑容。

可是为什么自己对周围的一切又种熟悉感?仿佛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仿佛在出车祸后到醒来之前发生过很重要的事情,可是她的记忆却是空空的。

更加让她不解的是她竟然怀孕了……

可是,她对此竟然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只是想不起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当她看到推门而入的白眉仁,她竟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告诉她——他是朋友。

她曾经尝试着问他以前的事情,他总是躲躲闪闪,次数多了,她便不问了!

她可以确定,她肯定曾经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她甚至可能嫁过人……

然后,因为某种原因,她失去了记忆。

她曾经尝试过努力地去回想,但是无论她多么努力,都只是徒然……

梦雪是个随遇而安的人,有些事情,她并不会去强求,比如这记忆……

既然想不起来,那就算了吧!

何必去为难白眉仁呢?何必为难自己呢?

更何况,有时候,忘记并不代表坏事吧!

梦雪恢复了开朗,她以健康的心态迎接宝宝的出世,却没想到上天如此厚爱她,给了她一对龙凤胎。

梦雪给他们起了名字:

一言,一诺。

君子一言,一诺千金。

这两个孩子是她的天使。;;

“娘,进屋吃饭啦!外面起风了。”一诺甜甜的声音打断梦雪的回忆。

梦雪浅笑,跟着一诺进屋。

;晚餐,热气腾腾,一张木桌旁,四个人表情各异。

“娘,为什么晚饭不吃米饭啊?”

一诺精致的五官皱到了一起,不解地看着梦雪,其实娘的厨艺很好,她会做很多很好好吃的,可是……

不知道为什么,娘每天只给他们做一顿饭,早上吃各种豆,晚上则则持燕麦、玉米之类的。

“师父,我可不缺钱啊。”

白眉仁笑嘻嘻地对梦雪说,其实他也挺纳闷的,只有穷苦人家才是杂粮,他不是很穷吧。再说,就算她喜欢吃,都吃了五年了,也该腻了吧。

“很明显,娘懒得做饭呗。”一言人小鬼大地说到。;

“恩。”

梦雪淡淡地点头,她总不能告诉他们,豆子富含蛋白质,早上多吃有利于一天的营养,燕麦、玉米等符号纤维素,晚上食之有助消化,促进第二天晨便吧。说了也白说。

“呜呜……可不可以换啊?”一诺对着梦雪撒娇,“娘……我想吃桂花糕……”

“晚上吃甜食,小心胖死你!”一言一本正经地说道,说完后,他冲着梦雪甜甜一笑,道,“娘,吃炒饭吧!你上次做的扬州炒饭很好吃……”

“师父……”

当百眉仁也学着一言和一诺的语气讲话的时候,梦雪有种扛不住的感觉。

“那啥……你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吧……”

梦雪赶紧阻止,以白眉仁的性格,如果她不阻止,他很可能也会学着小孩子的语气跟她撒娇……

一个大男人,跟她撒娇……太恐怖了……

“要吃,明天给你做!今天晚上给我先把这些解决了……”梦雪道。

“可是……”

“没有可是!不吃的话,明天不给你们做饭了!”梦雪威胁道。

“别……别……谁吃我们不吃的啊!我们现在就吃!”

原本愁眉苦脸的三个人顿时飞快地拿起筷子,开始下手吃东西!

看着他们那样儿,梦雪忍不住笑了……其实,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不管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不管之前发生过什么,都已经过去了,都不重要了。她喜欢现在宁静平淡、温馨和乐的生活……

晚风肆起,山竹一阵颤抖,;一颗颗露珠杂乱而下,真的可以一直平静下去吗?

————————————————

纯洁雨: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梦雪不是跟法师回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她为何会失去记忆?

白眉仁为何会到梦雪身边?

嘘——秘密!

哇咔咔,以后会揭晓的啦!

继续招没有加过群的童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