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第二章

第二章

“师父,我想去趟江南。”白眉仁笑嘻嘻地对着梦雪说道

梦雪没有出声,虽然她一直都想去看看古时江南的美景,但是她觉得白眉仁此去并不是为了山水,似乎要涉足尘世。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对入世总有一种排斥感,好像她曾经历经沧桑,看尽是人世间的冷暖一样。

一诺抬起头,看着白眉仁,眼里有一丝激动拂过:

“美人哥哥可是想去上官世家?”

其实吧,白眉仁这个人挺无耻的,他觉得一言和一诺如果叫他叔叔什么的会把他叫老掉,所以他在那两个孩子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教他们叫他哥哥!

“江南是出美女的圣地啊,自古有二乔,而今丹枫俏。”

梦雪向来不问世事,所以她有些不解白眉仁为何突然这么说。

“娘,上官丹枫是天下第一美人,三个月后,她要比武招亲呢!”一诺笑着冲着梦雪说道,“美人哥哥就是个色胚!”

“……”

梦雪嘴角抽了抽,她抬头看看白眉仁,低头看看一诺,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那啥……

白眉仁的确是个色胚,可是一诺,作为一个五岁的小女孩,你知道的是不是太多了点啊?

“此等美女,若不在有生之年一睹芳容,那就枉来世间走一遭了。”白眉仁冲着梦雪粲然一笑。

“对啊!对啊!”

白眉仁的话刚刚说完,一诺就在旁边狂点头,双眼放光地看着梦雪。

“……”

“一诺,你是女子吧,怎么也……”

“妈妈,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再说啦……你不是老说多看看美女,有利于身心健康吗?”一诺对着梦雪撒娇,她撒娇的时候喜欢叫梦雪妈妈。

“一诺,娘就是美女,你要是想健康,多看看娘就够了。”一言冷冷地看着一诺,说道。

“娘不是美女。”一诺说道,她冲着梦雪调皮地眨眨眼睛,道,“娘是仙女……仙女姐姐,带我去看美女好不好?”

一诺扯着梦雪的衣角撒娇,娇俏地冲她眨眼睛。

“好吧。既然你都叫妈妈仙女了,如果不答应的话,岂不是要伤害我们家一诺幼小的心灵了?”梦雪摸摸她的小脸,说道。

“妈妈答应了?哦也!万岁!”一诺激动地手舞足蹈,“妈妈你最好了!妈妈,我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呀……”梦雪宠溺地点点一诺的小鼻子。

梦雪虽然并不想和江湖上的事情有所牵扯,但是,她不想扫白眉仁的兴——其实,看看古时的江南也不错。

最忆是杭州,

山寺月中寻桂子,

郡亭枕上看潮头,

何日更重游。

梦雪看过杭州是个繁华的现代都市,此去能感受古时的杭城倒也不错-

既然决定去江南看看,梦雪便和白眉仁问了时间,白眉仁的意思是越快越好,所以……梦雪便进屋,打算收拾一下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一言突然来到笑得一脸灿烂的一诺身边,把手伸到她面前。

“干嘛?”一诺不解地看着一言。

“分红,你懂的。”一言言简意赅。

“什么分红啊?”一诺装糊涂。

“怎么?要我告诉娘你收了白叔叔十两银子,配合他说服娘让去江南吗?”一言的语气依旧是平平淡淡的。

“你……”

一诺哑口无言,她记得她和美人哥哥很小心的啊,怎么还是被这个死小子知道了啊!

“快点。”一言催促道,“三七分。”

一诺瘪了瘪嘴,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是拿出了三两银子,递给一言。

“三两?”一言眯起眼睛,挑眉说道。

“你说三七分的哇……”

一诺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她就知道!她就知道!一言这个死小子!说的三七分是他七,她三!

死一言!

他怎么可以这样呢!

是她冒着被妈妈骂的危险跟美人哥哥做这笔交易!

是她费尽唇舌,装可爱,装可怜,才让妈妈答应的!

凭什么最后到头来她只拿三两,那大头还要给这个什么都没做的人啊!

凭什么啊!

凭什么啊!

一诺虽然一千个,一万个,一亿个不愿意,她还是乖乖地把钱拿了出来,放到一言手中……

因为,她从记事起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生物是得罪不起的!这种生物叫做腹黑……很不幸,她的双胞胎哥哥正是这种生物……

天啊!

地啊!

一诺看着某人一脸淡然地将她的“血汗钱”收入怀中,憋着小嘴,她那个委曲啊!她那个恨啊!

为什么她的命这么苦啊!

为什么一个娘生的,差距会这么大啊!(纯洁雨:这个要问你爹……)

——————我是分割线————————————

淡黄的竹门挡不住酒楼的喧嚣,

苏楼,

江湖上远近闻名的酒楼,也是江湖人士最爱聚集的地方,有着很多独特的地方。

最独特的莫过那个风姿无限的老板娘——柳飘飘,据说她以前是第一妓-院“怡红院”的老鸨,五年前因为某种原因突然将“怡红院”关闭,来此开了苏楼。

酒楼里客人们议论纷纷,谈论最多的莫过于三个月后武林第一美女上官丹枫比武招亲,上官丹枫美艳动人,她的陪嫁物乃锁心环。

江湖中有传言锁心环,扣心玉、《百越遗书》此三样乃前朝遗物,其中掩藏着关系到天下一统的秘密。

其中,扣心玉在盛国的百里家,自从百里徽去世之后,扣心玉便不知去处。

《百越遗书》在恨箫客手中。

而锁心环乃历代武林门主信物,现任门主上官剑南将其作为女儿上官丹枫的陪嫁物,那么就意味着比武招亲胜者不仅可以得到如花美眷,更可以成为武林门主,如此美差,不知要引多少影响豪杰飞蛾扑火。

竹门悄然而起,一个女子手捧酒一壶,风姿绰约。

“公子。”她温柔地唤着坐在窗口拂剑的黑衣男子。

男子接过酒,看到酒上的名字,小饮一口。

“飘飘,替我准备马,我要去一趟江南。”男子看着远方的山吩咐道。

柳飘飘诧异地看着男子——她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懂他了!

记忆中的那个男子,她一直以为他会问鼎天下……

可是哪里想得到,他竟然会在五年前突然离开盛国的京城,要知道……那个时候,几乎整个盛国都在他的控制之中了,她知道,他那次率兵,是打算一举拿下楚国,开始他的统一大业……

但是,他却在出发没多久,突然折回,不顾行进中的大军!

更加让人意外的是,他在回来没多久之后,竟然离开了权术的中心——皇宫,独自南下,居住在东边的一个小岛中,只在每年的这个时候来苏楼会会她和柳花雨。

他是怎么了?

虽然有疑问,柳飘飘还是乖顺地离开房间,回去办。

“八成和百里霜有关。”柳花雨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对着柳飘飘说道。

“是吗?”柳飘飘有些漫不经心。

“眉仁那不靠谱的家伙居然带着百里霜和一言一诺上钱塘去了……他,八成是不放心吧……”柳花雨说道。

“既然这么在乎,为什么不去找她呢?为什么不在她身边看着呢?”柳飘飘喃喃道。

“傻妹子,你还看不透吗?虽然人不在,心,一直都在那边……”柳花雨拍拍柳飘飘的肩说道。

“感情是一种奇怪的东西,有时候,爱她,并不一定能在她身边的……”柳花雨语重心长地说道,这五年,程嵩其实从未离开过百里霜……

“是吗?哥哥很懂吗?”柳飘飘抬头看着柳花雨,“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哥哥到现在为止,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吧?”

柳飘飘很犀利地说道。

“谁说的?”柳花雨挑了挑眉,看向柳飘飘,道,“你不是女人吗?”

“……”

这一刻,柳飘飘无语了,就连站在远处的展鹏也彻底无语了……

柳花雨,你实在太强大了!

此时此刻,原本安静的房间里,传来一阵动人的箫声,曲子萧瑟无比,含着凛冽之气,但是若仔细去听,会发现里面竟然隐隐约约含着道不尽的相思。

程嵩微微眯起眼睛,看向远方。

五年了,霜儿,你还好吗?

窗外,

风起,

吹起满地的尘埃。

————————————————

纯洁雨:为毛木有留言!俺都没用心情写了……呜呜呜呜!木有动力啊啊啊啊啊啊!

下午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