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第五章

第五章

“女人,真无聊!”

男子一身紫衣长袍,头发凌乱地散着,看着梦雪,不屑地说道。

这个男人名字叫做郝武功,人如其名,他有一身好武功,而且生平最爱练武,江湖人称武痴!

这次,他来钱塘并不是为了招亲,而是为了比武!

今天,他也是刚到钱塘,打算来这湖边荡荡,谁知道自己运气这么好!一来就看到了恨箫客李泽浩,他正打算上去和他切磋一番!

谁知道来到这亭子之后,李泽浩早已没了影子,却见一女子在亭中独自流泪,真是晦气。

;梦雪淡淡地看着这个男子,在盛行束发的时代,竟然一头散发披肩,格外狂妄。??“怎么?觉得我比你的情哥哥好看,移情别恋啦。”

郝武功一说完,就哈哈狂笑。

今天一来,就见着这个女子独自亭中发呆,他料她定是被相好抛弃了,女人就是这么没档次的动物,这辈子注定为男人而活……;;;;“不过啊,我你就别想啦。我郝武功只对武功感兴趣,对你这种无聊的女人一点兴趣也没有!”郝武功猖狂地对着梦雪说道。??;真是个狂妄的自恋狂。梦雪心里道,懒得理他,静静地打起伞走进雨帘。??郝武功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把他当做空气的女子。

想想他郝武功,虽然对女人没有兴趣,但是这并不代表女人对他没兴趣啊!

他郝武功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怎么说也是数一数二的美男!

一般的女子见了他,要么脸红耳热,要么大骂登徒子抛开,这个女子竟然无视他的存在。

;郝武功一个空翻越到梦雪前面,挡住她的去路。??梦雪可以感受到此人武功极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掉头换了个方向走,却又被郝武功挡住。??一连掉了好几个方向,都被挡住,梦雪有点生气了。人的忍耐是有限的:??;“我又不是你感兴趣的男人,你跟着我干什么啊。”??;对于梦雪的反映,郝武功设想过很多种,大吼大叫地,委屈哭泣的……

却没料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而且用平淡如水的语气,仿佛在陈述一件众人皆知的事情一样。??一时间,郝武功楞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反映,等他回过神来,只看见那女子的背影一点一点地远去。

这个女人!

实在是太卑鄙了!

卑鄙无耻!狡诈!

她怎么可以趁着他发呆其间掉头就走。??又是一个空翻,郝武功得意地站在梦雪面前,仿佛在说——跟我斗,你还嫩着。??;真是个无聊的超级自恋狂,梦雪有些无奈——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敢情今天如果她不使点狠招出来,这位爷是不会让她走了。

梦雪在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表面上却拿起手帕挡住脸,装出一副害羞的样子。

“这才对嘛!”郝武功得意地点点头——这才是女子见了他该有的反应嘛!想他一个绝世美男,主动和一个女人搭话,对方怎么可能不害羞呢!敢情这个姑娘刚才是害羞了啊!

正在郝武功得意无比的时候,梦雪突然狡黠一笑,只见她玉手一挥,手中的帕子轻轻地飞到男子脸上,然后,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软趴趴地坐在地上。??郝武功使出浑身解数想起身,却四肢无力。;;;;“女人,你对我做了什么?”他不满地大声吼道。??;“我一个柔弱的无趣女子,能对你这个七尺大汉做什么啊?”梦雪无辜地眨眨眼。??新研制的“迷迭散心粉”效果不错,只是可惜了一条上好的丝绸锦帕啊,梦雪对着这个可怜的小白鼠嫣然一笑,转身离去。??“你!解药!”

郝武功大声地喊道,他郝武功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居然被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暗算,传出去叫他怎么见人啊!??“不碍事的,一个时辰后你就可以弹跳自如了。”美人莞尔。??还好,淋一个时辰的雨而已。郝武功松了一口气——以他高超的内力,只要稍加运功调养,不出两刻便可恢复。??“对了,忘记提醒你了,千万别运功调理,否则奇痒难耐,足足要二十天才能消退,而且手和脖子上会长癣,形状和性病……不,就那个花柳病差不多。”

梦雪停下脚步,非常“及时”地对着正在运功的郝武功补充道,笑得格外迷人。??“你……”

郝武功猛地睁开眼睛,正欲开骂,佳人莞尔一笑,转头离去,给他个完美的背影。??原来捉弄人这么好玩啊,梦雪心情大好,可怜的小白鼠,郝武功撕心裂肺地狂骂传到梦雪耳里俨然成了最动听的音乐。??;远处,??天和地连接处,??一男子紧握着手中的箫,??;面色沉浸,那双漆黑的双眸一动不动地朝着这边看来。

霜儿,果然,我不在你身边,你过得更开心!

看着梦雪灿烂的笑容,看着她那调皮狡黠的可爱模样,程嵩知道,自己五年前的决定是对的。

“爹——几个月不见,你又变英俊了啊……”一个甜甜的声音响起,鬼精灵一诺对着程嵩眨眨眼睛。

程嵩不做声,只是伸手宠溺地摸摸一诺柔软的头发。

“哼——爹,真是不解风情!人家夸你变英俊了,你怎么说也要夸一下我变漂亮了啊!礼尚往来哇——”

看着一诺这个样子,程嵩有些哭笑不得!

他有些后悔,当初让白眉仁照顾霜儿似乎并非一个明智地决定——所谓见朱者赤,见墨者黑,一诺的性格……

程嵩真担心再这样下去,她会成为白眉仁第二!

“一诺,你该回去了,要不然你娘回去后发现你不在会担心的。”程嵩道。

“不要嘛——我好久没见爹了——我要多待一会儿……”一诺腻着程嵩不肯走,“娘那边你放心啦!有一言在,以他的狡猾性格,肯定能帮我瞒天过海的!”

一诺对着程嵩吐吐舌头,她好久没见爹了,好想他……

见女儿这样,程嵩也没说什么。对于一言,他的确很放心……

那个孩子……太像他了……

程嵩还记得两年前的一天,他照例来到梦雪和白眉仁住的那个山村……

这几年来,他虽然一直居住在东边的小岛上,但是,每年都会出来四次,每个季节的开端,他都会来看看梦雪和他的两个孩子……

就那么远远地望着,不去打扰他们的生活,只要看到他们笑,这样就够了……

他一直以为这样的日子会就这样持续下去,直到两年前,当他坐在小山坡上小憩的时候,一言突然跑到他身边……

“你是我爹吧……”

那一年,一言才三岁,但是他却已经可以把各种线索串到一起,分析出这个事实。

程嵩没有否认,也没用承认。

他很清楚,一言也不需要他承认或者否认。

这孩子,心里早有了答案。

就在程嵩还没想好该说什么的时候,一言突然说:

“你配得上我娘。”

他说话的样子人小鬼大的,弄得程嵩哭笑不得,他弯下腰,重重地敲了一下他的头,道:

“一言,你才三岁,要有三岁的样子。”

“那么爹三岁的时候有三岁的样子吗?”

一言突然对着程嵩眨眨眼睛,血缘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即便是第一次正式见面,父子两个人却仿佛认识了很久一般,没有一点隔阂。

“爹,你是不是想知道娘的信息啊?”一言问道。

“一直都知道。”程嵩知道一言这小子八成是在酝酿什么坏点子,他很直接地说道。

“是吗?白叔叔真是很好的内线啊……”一言道,“他一定把他知道的全告诉你了吧!不过……白叔叔应该不知道娘晚上回了房之后的事情吧……”

一言笑嘻嘻地对着程嵩眨眼睛,那样子,让程嵩忍不住想起昔日的自己。

“说吧,交换条件。”程嵩道。

“每个月五百两银子。”一言对着程嵩眨眨眼睛。

“你的胃口还真大。”程嵩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一言,虽然说五百两银子是小事,但是……问题的关键是,一言才三岁啊……

一个三岁的孩子,和别人谈条件,不是应该要一只糖葫芦什么的吗?

“不大,爹有的是钱。”一言对着程嵩眨眨眼睛。

“成交。”程嵩点头。

“好,以后每四个月向您汇报一次。”一言道。

一言的话让程嵩再次感受到惊讶——他不仅知道他是他爹,居然还知道他每四个月来一次。

“到时候,我会让一诺向你汇报的!对了,每次汇报完之后,爹只要给她一根糖葫芦就够了。”

一言对着程嵩笑,他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有些像他,又有些像她……分外地可爱。

“敢情你是白拿钱,这样都可以?”程嵩挑了挑眉。

“一切皆有可能!谁让我是程嵩的儿子呢?”

一言学着程嵩的样子,挑了挑眉,父子俩相视一笑,从此,他们之间有了一笔“秘密交易”,从此,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寂寞。

只是,这辈子还能再牵起你的手吗?

不过,那也不重要了,我终于懂得——爱,不是追逐占有!

只要你快乐,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