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第六章

第六章

距离上官丹枫的比武招亲还有两个月多,钱塘却早已聚满了来自各地的人士。

有的是志在必得,欲与各路英雄争夺桂冠赢得美人,博得门主之位;有的自知武功一般,千里而来只为一睹武林第一美人的芳容;有的则纯属看热闹……

钱塘的各家客栈都是人满为患,人们的讨论的、议论的全都和上官家的比武招亲分不开。

“你知道吗?上官盟主把锁心环当做上官小姐的陪嫁之物,要是能在比武招亲中脱颖而出,不但能抱得佳人归,还能继任下届盟主,名利双收啊!”

一个长相粗犷的男子双拳紧握,兴奋道。

“就凭你?我看还是算了吧。”突然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打断那个正在自我陶醉的中年男子。

“我不行,难道你行?看你毛还没长全呢,黄口小儿。”那男子突然一刀朝少年砍去。

眼看就要砍到少年头上了,一根筷子飞来,击中刀心,虽然是一根筷子,粗犷男却感觉到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压迫而来,他急忙运功稳住。

“胡大侠,好刀法,在下多有得罪,还望海涵。”一个国字脸的男人彬彬有礼的对着刚才那个粗犷男作揖道,“秦风,还不向胡大侠道歉。”

“知道了,少爷。”被唤作秦风的少年,瘪着嘴,满脸不愿意地向胡大侠草草道歉。

胡大侠看着眼前的男子,国字脸,浓眉大眼,举手投足之间显得十分稳重,再看他腰间挂着一把蓝色的宝剑,连忙双手作揖,哈哈笑道:?? “原来是君子剑岳不群啊。看来上官美人的魅力不少啊,哈哈~~~~~!”

“没想到堂堂楚国的国师都出动了啊!怎么想娶上官小姐做小妾啊。”旁边一个身穿袈裟的和尚讽刺道。

岳不群不以为意道:

“若真有幸能赢得上官小姐芳心,贱内也是通晓大义之人,定会和上官小姐不分大小,娥皇女英共处;倒是大师你,还是先还俗再去比较好。”

原本坐在一旁准备点菜的梦雪听到这段对话之后,嘴角忍不住开始抽搐!

那啥……岳不群不是金庸先生笔下令狐冲他师父吗?怎么跑这里来了啊?更加神奇的是,这位岳不群童鞋长得还挺年轻的……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岳不群是楚国国师,徐枫的得力助手。”白眉仁见梦雪不解,在一旁解释道。

梦雪总算明白了,这仅仅是同名而已,纯属巧合!

可是……这个巧合也太让人纠结了……岳不群啊——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岳公子说得是,在下要是能胜出,肯定立马还俗,只是可惜,怕是没这个命了。”那和尚因为白眉仁一句话,注意到了白眉仁的存在,立马指着梦雪坐的这桌,说道。

众人的视线一下子都移了过来。??“白神医?”有人说道。

白眉仁倒是面不改色,继续优雅地喝着他的茶。??“素来听闻神医只乐山乐水,没想到对美女也感兴趣啊。”岳不群说道。

左一句美人,右一句美人,人们总是喜欢用美人做借口,掩盖自己的贪婪之心。

梦雪心中冷笑,上官丹枫再美,没有那“锁心环”做嫁妆,来的人怕是也不会这么多吧。

不过这些与她无关,世界上看不惯的人和事那么多,要是件件去推敲,恐怕要累死了,而且自己早就过了愤青的年龄了。梦雪端起茶杯,和白眉仁相视一笑。

“哎呀,神医何时有佳人相伴了?”岳不群注意到了一旁的梦雪,说道。

经岳不群这么一提醒,众人也注意道了坐在神医旁边的女子,只见她楚腰卫鬓、霞裙月帔如出世之淡菊,嘴边浅浅的笑像湖水里散开的涟漪,看久了竟有点心潮荡漾的感觉。

“师父可喜欢佳人这个称呼?”白眉仁没有看岳不群,也不顾众人,他只是痞痞地对梦雪笑。

“白眉仁,我找你很久了。”

突然一阵大叫打断众人的遐想,一个身着紫袍的散发男子不顾众人奇怪的眼神,冲向白眉仁。

见到来势汹汹的郝武功,梦雪连忙转过头,背对着他,心里忍不住偷笑。??郝武功挽起衣袖,露出长满癣的双手,“快帮我看看,痒死了。”??众人见他手中全是癣,还留着浓,连忙退开,白眉仁看了他一眼,不怀好意道:??“怎么蜈蚣兄,最近花柳巷去多了啊?”??“我叫武功!不是蜈蚣!”

郝武功咬着牙纠正道,他的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要不是有求于他,他真恨不得撕烂他的痞子嘴脸。

“我说蜈蚣兄啊,你也不是缺钱的人啊,真要去那种地方,也挑高档点的去啊。你看你现在……钱不是这样省的。”

白眉仁假装无奈地摇头,还不忘记添油加醋:

“对了,你找我做什么啊?不会是让我和你一起去吧,你知道的,我白眉仁虽然爱去青楼,但是我眼光很挑的,那种普通的是入不了我的眼的……”

白眉仁的样子煞是可爱, 一旁的梦雪是在憋不住了,“哈哈哈”的笑出声来。

她不笑倒好,她一笑,在场的人也都憋不住了,一下子现场炸开了锅。

郝武功已经被白眉仁气得咬牙切齿了,一看还被一个女子嘲笑,实在忍不住了,而这背影……

“毒妇!”郝武功认出梦雪,顿时眼睛都绿了,一拳向她挥去。

白眉仁连忙伸手去挡,对上郝武功愤怒地眼神,却不忘火上浇油:

“啊呀,不知道会不会传染。”

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一块手帕,擦拭着刚才去挡郝武功拳头的手。??郝武功气急败坏,挥手又是一拳,快如闪电,只见白眉仁轻轻一闪,声如疾风。顷刻间,两人腾空而起。众人只见两个交缠在一起的人影,一个如火如雷,一个如风如电。??众人心中暗暗佩服,这俩人皆是高手中的高手啊!

正和白眉仁打斗得如火如荼的时候,郝武功突然感受到一阵瘙-痒之感席卷而来,这让他忍不住伸手去抓,白眉仁见状笑地更加放肆了:

“我说蜈蚣兄,你到底去了哪家妓院,落得如此下场,说来听听,好让大家引以为戒啊。”

“老子撕烂你的臭嘴!”郝武功怒气上升,呼的一掌,便往白眉仁胸口拍去,径取要害。

白眉仁脚步错动,身形一闪,轻轻避开,将嘴凑到他耳边轻轻地说:

“蜈蚣兄,我知道你是中毒了,可这毒我解不了,真要解药的话,你向我师父要吧。”

“你不是自称神医吗?这点小毒都解不了。”郝武功鄙夷道。

“神医是世人送我的称号,我什么时候自称啦。”白眉仁无辜的眨眨眼。

“你还有师夫?别跟我说是林宣泽!”郝武功没有理会他,而是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当然不是林宣泽。”白眉仁不屑地说道,“那家伙还不如我呢!”

“少废话,你师父在哪里?我先取了那给我下毒的毒妇性命,再去拜访他老人家去。”

白眉仁笑得合不拢嘴,佯装神秘地指指梦雪:

“他老人家就是你所说的毒妇。”

众人哗然,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柔弱的绝色女子,他们实在意外——名满天下的神医竟然会拜一个女子为师。

郝武功更是目瞪口呆。

“郝少侠,那天是梦雪无理,这是解药。”梦雪见郝武功是在瘙痒难耐,便拿出解药递给他。

郝武功狐疑地瞟着梦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不信她会这么简单就把解药给他。

“怎么,以狂妄著称的郝少侠还怕小女子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谋害你不成。”梦雪说完还不忘向在场的众人点点头,以寻求支持的声音。

“对啊!对啊!”众人附和道。

郝武功见状,只能豪迈地接过解药,一饮而尽,味道酸酸甜甜的,竟没有一丝药的苦味。

“挺好喝的吧。”

看郝武功似乎好陶醉在解药的美味之中,梦雪淘气地向他眨眨眼。

刹那间,郝武功竟觉得面红耳热,砰然心跳,慌乱地道声“告辞”,匆匆离去。

————————————————

纯洁雨:岳不群,有木有不知道的童鞋?有的话百度一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