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第七章

第七章

三月的黄昏来得很快,??阴影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为一体。

夜空安静、广阔、而又神秘。

天空里零零星星点缀着星星,如同小小的火花,闪闪烁烁的。

皎洁的月光装饰了春天的夜空,田野、房屋、树木,披着银色的薄纱。

月光透过纸糊的窗户,散进安静的卧房。

在柔软的**,梦雪眉头微皱,不停地翻身,睡得很不安稳,似乎正在做着不大好的梦。

“小心——笑笑!”梦雪“咻——”的一下子从**坐起来,额头还冒着豆大的汗珠。

“原来是个梦啊!";梦雪轻轻地嘘了口气,打算躺下来接着睡,但顷刻间,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迅速起床,披上上衣,朝着门外跑去。

漆黑的夜空,一朵乌云悄悄地遮住了月球,一下子就给黑夜增添了神秘的气息。

客栈的院子里闪动着两个影子,一个黑衣,一个青衫。

飘忽间只见青衫男子纵身一跃,剑光冲天而起,如青蛇一般直刺向黑衣女子,剑锋触到那女子眉心的一瞬间戛然而止,稳稳地停在女子眼前。

“解药。”程嵩沉沉的声音打破夜空的寂静。半个月前他就抵达钱塘了,他还记得那天正在和教一诺武功,突然收到柳花雨传来的信息——展鹏身负重伤。

他匆匆赶回去,发现展鹏不但身负重伤,还深中剧毒。

“没有。”南宫剑雨冷冷地说完,闭起眼睛等待死亡的来临。

恨箫客,天下四公子之一,平时独来独往,性格古怪,杀人不分正邪,只要他看着不爽便杀之。

他很神秘,江湖上极少有关于他的信息。

南宫剑雨也是五年前才知道他竟然就是程嵩。

也传言说他和天下第一公子车轩是同一个人,不过至今没有任何证据,仅仅是传言而已。

这次,南宫剑雨奉命去杀展鹏,对于展鹏,她只知道他是程嵩的暗卫,一般来说,一个暗卫武功都不错,但是再不错,也不过是个暗卫而已,和她这种顶尖高手是没法比的!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展鹏的武功竟然如此高。

她杀不掉他,差点被他所杀!

幸好,她带了徐枫给他的毒药,放入暗器之中……

展鹏是程嵩的人,得罪程嵩的下场显而易见……

南宫剑雨从徐枫让他去杀展鹏那一刻开始,就知道她的生命已经走到终点了……

“再说一次,解药。”程嵩的声音再度响起。

南宫剑雨冷冷地程嵩,默不作声。

二十一年了,在这个阴冷的人世间,她从来都是一个人,她南宫剑雨活够了,也被生命折磨够了。今天能死在程嵩手里,也不枉此生了……

“放开她,我知道怎么配置解药。”

一个柔柔的声音从台阶上漂来,漂到程嵩和南宫剑雨之间,缠绕在剑锋上。

台阶上梦雪含笑,笑得温暖,笑得遗世独立。

程嵩的心忍不住揪了起来。

她,醒来时刚刚睡醒,一身凌乱,连头发都乱糟糟地,可这些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

她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仿佛山野间突然出现的雏菊,带着露水……

她是真的一点都记不起他了呢……

此时此刻,程嵩的心情很复杂——明明早就知道了,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当她真的站在他面前,用看陌生人的表情看着他的时候,他的心忍不住还是会隐隐难受。

“是吗?”

程嵩带着质疑地语调随着微冷的春风漂到梦雪的耳朵里,其实,他本不该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的,可是以此时此刻的情况,不用这样的语气,还能用什么样的语气呢?

梦雪点点头。

程嵩收回目光,看着一脸惊讶的南宫剑雨道:

“既然有人有解药了,那就只好取你性命了。”

南宫剑雨只看见青色的剑光轻轻一闪,她闭起眼睛等待着疼痛的来临。

半晌,却没有预计的疼痛感,她纳闷的睁开眼,碰的是到梦雪温暖的笑脸,仿佛吹面而来的杨柳风。

她微微低头,一行殷红的鲜血在梦雪胸前静静地淌下。

“笑笑,要珍惜生命。”

梦雪暖暖的声音如同酥酥的小雨,细细地落在南宫剑雨的心田,什么东西滋生了,什么东西消失了。

南宫剑雨伸手去抱梦雪倒下的身体,接住的却是一阵空气。

身边一股疾风闪过,伴随着衣袖划过空气的声音,南宫剑雨看见程嵩抱着梦雪的身影在空中回旋、消失。

顷刻间,一股力量让她下意识地运功飞起,身体的疼痛却使她只能瘫坐在地。

原本在睡觉的白眉仁感觉到打斗声,赶到院子里,却只看到南宫剑雨瘫坐在地,他伸手扶起她。

她看着他,目光呆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宫剑雨喃喃自语,不知道她这个问题是因为不明白梦雪为何会为她挡这一件,还是因为她不明白梦雪为何会不记得程嵩。

“?被程嵩带走了?”白眉仁不解地皱起眉头——小嵩嵩,你这唱的又是哪一出啊?

“百里霜,她……受伤了……她为了救我,被程嵩刺了一剑……”

南宫剑雨默默地看着白眉仁,说道。

不知道怎么的,她竟疯狂地笑起来,如同一朵开在冷雨中的蔷薇,寂寞,孤独,美丽,而又充满怀疑、自责、诧异、戒备。

这样的笑容,白眉仁第一次看到,傻傻地看呆了。他没想到这样南宫剑雨这样的女子竟然也会笑!

可是,更让白眉仁没想到的是,南宫剑雨竟然就这样笑着,笑着,整个身体突然径直往下掉。

煞那间,白眉仁不假思索地抱住正下落的南宫剑雨,轻轻点地。

然后,给她把脉。

从脉象中判断,南宫剑雨伤得不轻。

白眉仁对程嵩的快、狠、准一向是很了解的,程嵩出手没有几个人招架地住。

想到这里,白眉仁忍不住又开始担心百里霜。

听南宫剑雨说,她受了程嵩一剑,以程嵩的速度,发现是她冲上来之后应该会立马收剑,可是……光光那余力就够百里霜受的了……

白眉仁实在不明白百里霜为什么会这么在乎南宫剑雨,甚至为了她不惜以身挡剑,这下小嵩嵩估计有得郁闷了……

————————分割线————————————————

疼痛感从胸口一阵阵传来,豆大的汗珠从梦雪额头上冒出。??梦雪咬着牙,身体抽搐着。???“笑笑,我真不没用。”

梦雪喃喃道,梦雪从小就怕痛,小时候打预防针的时候,针眼还没插进手臂,她就会先哇哇大哭。

每当这个时候,一旁的笑笑会轻轻握着她的手,给她鼓励的,为她打气。

可是梦雪并不吃这一套,她就一直没完没了得哭着,哭得连医生都怕了她了。

于是笑笑老嘲笑她“胆小鬼”、“爱哭鬼”。梦雪也不为意,她就是怕痛,她就是爱哭,怎么了?

梦雪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要注射乙肝疫苗,她怕疼,所以跑得老远老远的,可还是被笑笑找到了。

“梦雪,快跟我去打针。”

梦雪望着笑笑关切的表情,眼睛闪硕着,一副可怜的样子:

“打针,好痛的,不要嘛……”

或许此时梦雪楚楚可怜的表情可以打动好多人,但是笑笑早就免疫了,她一把拎起梦雪,朝医院走去……

医院里,笑笑在旁边轻笑着鼓励她:

“放松,放松,你越紧张会越痛的,不准哭哦,一下下就好……”

笑笑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哇~~~";的一声,梦雪泪流满面……

“笑笑,这次我不会哭。”梦雪心理默默念道,她努力扯动嘴角,露笑容。

“笑笑,我不知道那个南宫剑雨是不是你,不过我会尽力保护她的,就像你以前对我一样。她,内心应该有很多苦吧。”

一直抱着梦雪的程嵩,看着这个努力忍着疼痛的女子,满满的,全是心疼,可是,他不能让她看到他这样的表情,于是,他点了她的睡穴。

“好好睡一觉吧。”

程嵩淡淡地说道,虽然她也救过南宫剑雨,但是她还是没想到这一次,她竟然会不顾一切地替南宫剑雨挡了那一剑。

霜儿,你不想让我杀她可以开口和我说啊!

只要是你的要求,我都会答应的……

为什么要这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