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章 娘亲葵水来临的前兆

第7章 娘亲葵水来临的前兆 飞库网

“不觉得。”话答得理所当然,让凌小白顿时语结,他就知道,不该认为娘亲身上还有良知这种东西。

将凌小白脸上的幽怨尽收眼底,凌若夕深邃的眸子迅速闪过一丝笑意,她不会教育儿子,她只知道,只有无数次打击,才会让一个人成长。

忽然,院子外有细碎的车轮声传来,凌若夕面色一凛,身影犹如闪电,迅速在椅子上消失,只留下一道飓风,滑过凌小白的面颊,吹得他头顶的呆毛使劲的抖了抖。

“娘亲的品级又提升了吗?”凌小白淡定地待在原地,甚至还振振有词地发出一声老成的赞许,配着那张粉雕玉琢的脸蛋,说不出的违合。

“砰!”紧闭的大门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轰开,凌若夕飘渺的身影孤立在大门前,衣诀翻飞,青丝悠然,手里握着一个金灿灿的瓷碗,在夕阳的余晖下,折射着斑驳的光晕。

“你们,找谁?”锐利的视线扫过停靠在门口的马车。

“请问……”车夫勒紧缰绳,脸上挂着倨傲的微笑,刚抱拳,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软软的声音接住了话头。

“啧啧啧,看你的穿着就知道是第一次来落日城,知道这儿的规矩吗?”凌小白穿着一双出自名师的自制小老虎拖鞋,顶着一戳呆毛,从凌若夕身后冒出了脑袋。

这小孩打扮怎如此怪异?

车夫微微一怔,却在下一秒恢复了最初的高傲,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倨傲与盛气凌人,让凌若夕眼眸一沉。

“什么规矩?”

凌若夕朝儿子使了个眼色,赚钱的机会就在眼前,打劫有钱人什么的,凌若夕表示毫无压力。

凌小白轻咳一声,从凌若夕身后走了出来,落落大方站在门槛前沿,伸出一根手指头:“在落日城,根据行情价,问路一百两黄金,寻人五百两黄金,看你们是第一次来访的份儿上,给你们打个五折,你们是寻人啊还是问路啊?”

“……”家丁被这通叫价吓得目瞪口呆,这哪里是行情,根本是宰人吧?

车夫定了定神,他决定不同一个小孩一般计较,将目光挪到一旁的凌若夕身上,却在看见她的举动时,再也忍不住,嘴角欢快地蹦达几下,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位神似大夫人的女子,会在这么重要的时刻,捧着金碗,吃得正欢?

等等!

车夫心头一机灵,双目圆瞪,那堪比X光的视线,眨也不眨地盯着凌若夕。

“喂!”凌小白一个健步护在娘亲跟前,“不许打我娘亲的主意,就你要长相没长相,要身高没身高,一只脚都快踏进棺材里了,别妄想勾引小爷貌美如花的亲娘。”

“滚开。”凌若夕猛地抬起脚,动作快如闪电,吓得凌小白利落地往旁边闪开,好不容易避开这一击,一脸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娘亲最近越来越暴力了,这就是林大夫曾说过的,葵水来临的前兆吗?”

凌若夕决定无视这个不知道拥有谁的基因的儿子,在家丁惊滞的目光中,优雅地放下左腿,扫了扫衣摆,脸若寒霜,“京城来的?”

“你果然是大小姐!”车夫惊喜地指着她,“难怪同大夫人长得如此相像,小人竹意头拜见大小姐,大小姐吉祥。”

“猪一头?”凌小白先是一惊,随后高高竖起拇指:“的确是人如其名,古人诚不欺我。”说罢,双手背在身后,附和地点了点头。

“有事直说。”凌若夕似乎并不觉得意外,胡闹归胡闹,但她在开门的第一眼,几乎就已看穿了来人的身份,如此奢华的马车非一般人能拥有,驾车的车夫更是身负玄力,下盘极稳,是个绿阶的高手!

当然,最重要的是悬挂在车头的两个红彤彤的灯笼,上面贴着豆大的‘凌’字,若非知晓对方的身份,凌若夕又怎会放任小白胡言乱语?

心头心思百转千回,但脸上依旧是一副淡漠如川的模样,气息冷冽,眉梢冷峭,犹如一把锋芒毕露的宝剑,气势逼人。

家丁心头一惊,曾经文不能武不得的大小姐,何时拥有了这等气势?仿佛手持刀刃的杀神,即便是站在她面前,也会不自觉低下头,心生畏惧。

“是这样的,大小姐,七日后乃老妇人的六十大寿,相爷特地嘱咐奴才,前来请大小姐回府,为老夫人祝寿。”

老夫人?凌若夕危险地眯起双眸,终于在记忆里找到了这位丞相母亲的相关讯息,似乎是位慈眉善目的老人,昔日没少对凌若夕母女千般疼爱。

想请她回去吗?

寡情的唇瓣扬起一抹惊心动魄地浅笑,凌小白浑身一机灵,下意识倒退了数步,每每当娘亲露出这种表情时,就代表她正在算计着什么,这是他的经验之谈,他已经用无数的血和泪,验证了这个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