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章 关门,放小白

第8章 关门,放小白 飞库网

“回去告诉你那老年痴呆严重的主子,想让本小姐移驾,仅凭一个奴才分量还不够,本小姐可没有忘记六年前,他亲口下达的那道命令,谁让本小姐向来重孝,相爷有言在先,本小姐也只能在这落后的城镇中孤苦无依地等死了。”一通明朝暗讽的话语,轻柔地从她红润的嘴唇里吐出,犹如一把软刀子,刺得家丁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好看极了。

余晖斑斑,黑线条条,凌小白同情地看了眼被娘亲打击得几乎石化的车夫,阿弥陀佛,早死早超生,希望他下辈子见到娘亲,千万要记得绕道走。

“大……”

“关门,放小白。”凌若夕哪儿等他把话说完,广袖一挥,人已消失在原地,徒留下家丁一人可怜巴巴地望着人去楼空的院落,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

“是,娘亲。”凌小白端正地行了个军礼,朝家丁抱歉地吐吐舌头,用力将房门合上。

夜凉如水,朵朵乌云遮盖住整片苍穹,落日城中万家灯火齐齐闪烁,好似地上的月光,斑驳绚丽。

萧条的宅院内,一株梨花树上,凌若夕倾靠着枝桠,衣摆在半空中垂落而下,青丝飞舞,她手里提着一瓶上等的女儿红,正独自一人靠树独饮。

不远处,手持匕首的凌小白正在用力砍着梅花桩,蹬蹬蹬蹬的声音,随风传来,依稀能看见他脸上落下的汗珠,唇红齿白的小脸,此刻只剩下一片肃杀。

她凌若夕的儿子,可以卖萌无耻,却绝不可能是一个废物!

“娘亲,一千刀挥完了。”凌小白终于完成一天的任务,挥洒着汗珠从练功场跑了过来,脸蛋粉扑扑的,极为可爱,刚凑近,便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酒香,眉头蓦地一皱:“娘亲,你不是说再也不喝酒吗?上个月光是酒钱,就花费了快一百两,再这么下去,就要坐吃山空了!”

凌若夕眼眸一转,“不是有你在吗?”

“宝宝不是摇钱树!别打宝宝**的主意!”凌小白下意识捂住腰间的钱囊,提起钱,就不亲热,一脸的防备。

凌若夕懒得同他废话,身影一闪,自树上飘落而下,片片梨花相伴。

“小白,想不想同娘亲去京城赚点银子?”她蹲下身,凑近凌小白面前,沉声问道,嘴角扬起的弧线,带着丝丝邪气,似蛊惑人心的妖,让人心神具荡。

“娘亲,小爷卖笑不卖身,就算你冲小爷笑得花枝招展,小爷也绝不会就范的。”凌小白刷地一下,双手护在胸前,经典的被公子哥调戏的姿势。

“啪!”一个爆栗狠狠敲在他的脑门上,凌若夕眸子一冷,“我在和你说正经的。”

察觉到她难得的严肃,凌小白敛去面上的调笑,故作老成地眨巴几下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眼前他极爱极爱的母亲。

“宝宝不知道今天来的人是谁,但是,这辈子不论娘亲要去哪儿,宝宝都会陪着娘亲。”

即使平日里,他咬牙切齿恨着娘亲剥夺他的银子,但是,这个女人是他凌小白这辈子最在乎的人,没有之一!他很小,很多事不懂,但他知道,不论去哪儿,他都跟定她了。

满是坚定的话语,让凌若夕的眸光逐渐放柔,“那好,明天我们就启程出发,不过在此之前,小白,你今晚的训练再翻一倍。”

“为毛!”凌小白双目圆瞪,一副难以接受的模样,丫丫的,一千刀已经让他四肢无力了,还要再来?

恶魔,这个女人绝对是恶魔转世!

凌若夕站直起身,风情万种地笑了笑,手指拨弄着耳鬓的鬓发:“因为我高兴。”

“……娘亲……”硬的不行,凌小白立马水漫金山,小手可怜兮兮地扯着她的衣袖,那副欲哭无泪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母爱泛滥。

凌若夕无情地将袖子从他的掌心抽出,抬脚走向卧房,只留下一句话,随风飘来:“少一下,一两银子。”

一句话,让凌小白彻底僵住,双目喷火瞪着她风姿卓越的背影:“你狠!”

“不狠怎么做你娘?”话音刚落,房门砰地一声合上,阻断了那双幽怨可怜的眸子。

这一夜,凌小白孤零零站在院子里,响彻半夜的挥刀声,犹如催眠曲,凌若夕睡得一夜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