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1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

第21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 飞库网

寻常女子碰到这种事,难道不该惊声尖叫,或者是恼羞成怒吗?

“你们是谁!”语调骤然加重,身上散发的杀意几乎快要实质化,整个后院的空气,一寸寸被冰封,属于青阶的威压,如同巨山般,沉重逼人。

凌若夕的玄力在青阶巅峰,在落日城,乃至这片大陆上已是首屈一指的高手,而如今,她却丝毫探知不到眼前这个笑靥如花的男人究竟是什么修为,浑身的神经高度紧绷着,犹如一只猛兽,蓄势待发。

“哦呀!好可怕的杀气,这位美丽的小姐,对一个实力远远超过你的敌人,大方杀气,可不是什么明知的决定呢。”云井辰随意地挥挥手,轻描淡写地便挡下了那股冰冷的杀意,“本尊只不过是来向小姐求证一件事,稍微冷静一点怎么样?本尊对你暂时没有敌意。”

的确,如果这个男人和潜伏在暗中的另一人想要对自己不利,秒杀她,绝对是分分钟的事。

凌若夕勉强收回气势,手掌突自在水面上重重一拍,身影犹如出水鲤鱼,凌空跃起,带着漫天的晶莹水花,直泻而下。

“真美。”云井辰轻叹一声,拍拍身下火红的衣摆,慵懒地站起,整个人好似没有骨头,歪歪斜斜的倚靠在池边的大石上,三千青丝自然垂落下来,与那漫天的水珠,交相辉映。

凌若夕落下后,锐利的目光扫过云旭藏身的角落,手中匕首咻地飞射出去,寒光乍现。

云旭拔刀出鞘,叮当一声碎响,在空中截击下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击,脸色有些难看,望着凌若夕的目光愈发冰冷。

这个女人,当真是六年前莫名成为少主解药的女子吗?

一个身负玄力的女人,当初又怎会没有半点反抗?

“小姐,一句话不说就动手,你这是在向本尊挑衅吗?”云井辰笑得花容失色,只可惜那笑不达眼底。

凌若夕随意地看了眼地上掉落的匕首,红艳的嘴唇紧抿着,那一击,她加上了青阶玄力,即便不能一招必杀,但至少也会给对方造成些麻烦,如今看来,这两人的实力,绝非她一个人能够抵挡的。

“一个问题一百两黄金。”她敛去眸中洞悉一切的利光,出声说道。

“……”云旭愣了。

“……”云井辰嘴角的笑,也不自觉僵硬了一秒。

两人愕然看着眼前语出惊人的女子,莫名的,仿佛又看见了昨夜的小奶包,该说不愧是母子吗?

“另外,黄金支付只收现银,概不赊账。”她波澜不惊地两句话,让云井辰心头的好奇与兴趣,不自觉加重,成为云族少主以来,他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有趣的女子。

风情万种地笑开了:“好,但你莫想糊弄本尊,不然……”

“呱噪。”凌若夕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嘴角染上讥诮的味道。

“什么?”某人彻底震住了,呱噪?想他堂堂云族少主,居然会被一个女子如此呵斥?如玉般白皙精致的面容此刻阴沉得仿佛能拧出水来。

“幼稚。”又是轻飘飘的两个字,好似一记大锤,狠狠地敲在某人的心脏上。

他幽怨地看着面前绝艳的女子,无声地控诉着她的恶性,她怎么能这么残忍,这么过分呢?不知道男人的心,是易碎的物品,需要悉心呵护吗?

冷清的月光从头顶上洒落下来,凌若夕危险地眯起眼,她仿佛看见了一个长大版的凌小白在她的跟前无耻的卖萌。

在她那压迫感十足的目光下,云井辰卖萌的手段显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脸上表情顿时一收,又化作了那邪魅肆意的微笑,“恩,果然同本尊所想的一样,很有趣啊。”

凌若夕无动于衷,即使眼前站着一个足以让天下女子春心大动的俊美男人,她依旧心如死水。

“你是丞相府大小姐,凌若夕?”云井辰轻声问道,眼底却闪烁着笃定的光芒,昨夜他用云族的圣兽,换来了凌若夕的情报,只不过,眼前这个女人,明显与他所预想的不太一样。

怎么说呢?

好似一把出鞘的刀刃,锋芒毕露,在技不如人的情况下,依旧没有露出一分害怕与恐惧。

有趣!果然有趣!

“是。”在对方明显已经知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凌若夕没有选择隐瞒。

“小白是你的儿子?”云井辰道。

他的话音刚落,杀气再度暴涨,青阶高手的威压在空气里弥漫着,湿润的衣衫,仿佛散发着一股透明的淡青色光泽。

躲藏在暗中的云旭呼吸明显一滞,手掌悄然握上腰间的刀柄,这个女人难道还想对少主出手吗?

“你见过小白?”凌若夕冷声质问道,“昨夜是你擒走他?”

“诶?”云井辰茫然地眨了眨眼睛,这是哪儿跟哪儿啊?

“掳走我的儿子,造成我担惊受怕,精神损失费一万两黄金,两个问题,两百两,一共一万零两百黄金,现在支付。”芊芊玉手凌空摊开,语调平平。

云井辰错愕地看着眼前自说自话的女人,嘴角忍不住**几下,喂喂喂,这是打劫吧?什么时候他变成了掳走她儿子的贼人?“本尊可是那小子的救命恩人!”

“你说了就算吗?”凌若夕讥笑一声,“还是说你妄想用这样的理由,就能够拖欠银子?”

“你这女人根本是在强词夺理。”云旭哪里容得凌若夕把脏水泼到自己最崇敬的少主身上,身影自暗中走出,大喝一声。

她不屑地睨了一眼一旁惊声怒喝的男人,掏了掏耳朵:“吵。”

“你!”云旭气得整张脸迅速憋红,想也知道,身为云族少主的私人暗卫,多年来他受到的莫不是众人的赞许与尊敬,何时沦落到被一个女人鄙视的地步了?

“说话记得把舌头捋直了,带个结巴在身边,不嫌侮辱了你吗?”前半句话是冲着云旭说的,后半句,则是冲着作壁上观的云井辰说的,“随便诽谤我,侮辱我的名誉,对我造成不小的困扰,作为补偿,另外再加一千两银子。”

“……”云井辰一脸惊滞,二十多年来所有的认知,似乎在这一刻被颠覆,这女人,是在敲诈他吗?

“这笔银子,难道不是该向他讨要吗?”

凌若夕白了他一眼,像看傻子般看着他:“它是你的东西,犯了错,自然该有你来承担,还是说,穿得衣冠楚楚,其实你是想赖账?”

“我不是东西,更不是它!”云旭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立马将这胡言乱语的女子斩杀在此。

“我知道你不是东西。”凌若夕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彻底让云旭恼怒。

“找死!”身影好似闪电,蓦地从暗中袭来,凌厉的攻势犹如飓风,直逼凌若夕而来。

她双足一转,整个人九十度旋转避开了对方的雷霆一击,右掌凌空挥出,云旭眼见一击不重,一咬牙,拔出长刀,与凌若夕的手掌相撞。

青阶与蓝阶的玄力在空中碰撞,巨大的声响平地升起,凌若夕胸口一疼,脚下堪堪倒退数步,嘴角几滴血渍悄然落下。

云旭凶神恶煞地瞪着受了内伤的女人,刚毅的面容青筋暴起,犹如一只暴怒的野兽。

“你不是我的对手。”

“是吗?”凌若夕忽地一笑,再度倾身逼上。

两道人影在空中交缠着,属于强者的威压席卷整个后院,冷风阵阵。

云井辰饶有兴味地眯着眼睛,眼底精芒忽闪,能够以低阶实力与云旭斗到这个地步,她还是头一个。

凌若夕虽实力逊色于云旭,但她胜在经验丰富,每一招几乎都带着要将对方杀死的决心,出手的目标,全是人体的要害。

五指成爪,一瞬竟破开云旭胸口的衣襟,拼着被重创的危险,不退反进,绝美的容颜冷若冰霜,迎面袭来的大刀未曾让她退缩,肩头噗哧一声,被刀尖没入。

“呵,抓到你了。”左手狠狠握住刀刃,手掌被划开一条骇人的伤口,她却好似得胜般,笑得分外绚烂,凝聚了全部力量的手掌,朝着云旭的心脏处刺去。

要遭!云旭下意识想要松开手,但手臂却被她染血的手掌死死握住,根本动弹不得。

在手指几乎划破衣襟,戳入胸膛时,眼前一抹红影蓦地闪过,凌若夕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自己扇开,无法抵抗,无法反击,甚至连平衡也无法保持,整个人笔直地从空中坠落,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狠狠砸在后院的石地上。

“轰!”

大地被砸出一个深坑,巨大的声响,惊得客栈里休息的旅客纷纷不满地吵闹起来,灯火俱息的房间,亮起了一盏盏油灯。

“咳咳咳。”凌若夕狼狈地趴在坑中,不停咳嗽着,五脏六腑在玄力的压迫下,疼得仿佛移了位,喉咙里不断有血腥的味道涌上来,殷红色的鲜血吐在地上,她随手擦了擦嘴角,一双泛着冷冽光芒的黑眸,冷冷地盯着站在半空中,衣诀翻飞的红衣男人。

差距!实力的差距。

从没有过如此强烈的不甘与恼恨,这个男人,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