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2章 突破蓝阶

第22章 突破蓝阶 飞库网

盯着那双野兽般森寒的眸子,云井辰心底竟泛着了一丝疼惜,嘴角邪魅的笑容敛去几分,“六年前……”

“娘亲!”凌小白趴在窗柩上,脸色惨白地看着下方狼狈如斯的女人,惊呼一声。

罢了。

云井辰本想询问一番,但眼下绝非说话的实际,手腕一翻,一粒药丸出现在掌心,身影好似鬼魅,凌空跃下,凌若夕甚至来不及出手,一股强悍的威压已逼得她无法动弹。

她倔强地运起浑身玄力,奋力挣扎。

“女人,别这么看着本尊,本尊不过是想替你疗伤罢了。”云井辰无奈地叹息一声,素手挑起她的下颚,屈指一弹,药丸直直落入她的口中。

“小白的身世,本尊定会查到,若你当真是六年前的女子,本尊……”

“去死——”凌若夕拼着力竭的下场,奋力摆脱他的桎梏,糅杂了青阶玄力的手掌对着云井辰的天灵盖猛地拍下。

他面色一冷,凌空飞起,犹如九重天际的谪仙,高高在上地站在虚空中,居高临下俯瞰着地面上狼狈却又倔强的女人。

此时的她,就像是行走在浅薄冰川上的孤狼,实力微小而又无能,却偏生有一根比强者还要坚硬的傲骨。

“娘亲。”凌小白蹬蹬地从木梯上跑了下来,水汪汪的眼睛担忧地看着一身狼藉的女人,头顶上的那戳呆毛仿佛失去了活力,看上去恹恹的。

“我没事。”凌若夕一把将小白护在身后,笔直地站起,但当她再度抬起头来时,半空中已不见了那抹红艳的人影,眉头蓦地一蹙,脸色黑得犹如墨汁。

“娘……娘亲?”次奥!这样的娘亲好可怕好可怕啊,凌小白哆哆嗦嗦地扯着她湿润的衣诀,“娘亲。”

“小白,对于欠债不还的人,应该怎么办?”凌若夕侧着脸,斜睨着身后的儿子,柔声问道,与之相反的,却是那双阴鸷如魔的眼。

“欠债不还,天理难容!这种人绝对应该扼杀掉,活着也是浪费粮食。”凌小白斩钉截铁地说道,眼睛咕噜噜一转,“刚才的男人欠了娘亲银子?”

“不错,所以下次见到他,你要记住,绝对不能放过他,知道吗?”凌若夕狠声说道,她绝不会允许任何人把儿子抢走,即便,那个人有可能是小白的父亲,也不例外。

只有他,哪怕付出一切,她也不会松手。

恩,所以说培养儿子对老子讨厌情绪什么的,必须要从小抓起呢,即便是一丁点的苗头,凌若夕也不允许它出现。

回到房间时,已经有不少客人被方才的声响惊醒,此时正聚集在二楼的回廊上,大声议论着。

“大小姐,您没事吧?”竹意头站在天字号房外,焦虑地来回踱步,当他看见衣摆染血的凌若夕时,瞳孔蓦地一紧,大小姐这模样,分明是与人交过手的,在见识过某人堪称彪悍的战斗力后,他实在很难想象,能有谁可以让她受伤。

“没事,天亮后立刻启程。”凌若夕冷着一张脸,沉声吩咐道,她绝对不要再继续和那个男人有任何的纠缠!

抱着凌小白进入客房,深邃幽冷的黑眸却在看见木板**微微凸起的位置时,再度冷了几分。

清雅的房间内,好似飘起了一阵寒风,连空气似也快要凝结一般,凌小白下意识打了个机灵,“娘亲,小爷自己能走,快放小爷下来啦。”

“小白,娘亲有没有告诉过你,小孩子是不能随便撒谎的,恩?”危险的尾音拖长了些许,她挑眉看着怀中不安分的儿子,扯了扯他头顶上的呆毛:“你告诉娘亲,偷偷藏在**的,是什么东西?”

“吱吱吱——”小仓鼠咻地从被褥下冒出头来,冲着凌若夕古怪掉叫了几声,你才是东西,你全家是东西!

凌小白看着完全无视掉自己的话,出现在自个儿娘亲面前的小宠物,只觉得五雷轰顶。

完蛋了!

他究竟要怎么给娘亲解释这突然多出来的玩意儿?

“恩?”凌若夕松开手,任由儿子落在地上,一步一步凑近床榻,每一步都带来一股雄厚的威压,衣诀无风自摆,小仓鼠浑身一抖,下意识想要后退,艾玛,这女人给它的感觉怎么同少主一样?好可怕,嘤嘤嘤嘤,少主救命啊……

浅短的尾巴被一双芊芊玉手轻轻拽起,黑狼整个倒吊过来,四肢凌空挥舞着,口中发出尖锐的吱吱声,好似在抱怨某人太暴力的行为。

“这东西,哪儿来的?”凌若夕再度问道,凉飕飕的眼刀狠狠刺向一旁恨不得把自己当作空气的小奶包身上。

“这……小爷在大街上买来的。”凌小白说得那叫一个坦然,只可惜眼底一闪而过的心虚,却被凌若夕看在眼里。

她的儿子居然学会对自己说谎了?

面色愈发阴沉下去,和锅底几乎没什么两样:“凌小白!”

“砰!”一声怒喝后,小奶包习惯性地跪在地上,双手死命揪住自己的耳朵,泪眼泼洒地看着处于盛怒中的亲娘。

怎么办,他好像把娘亲给惹毛了。

“娘亲,宝宝错了,宝宝真的知道错了。”他哽咽地说道,唇红齿白的脸蛋,布满了泪痕,看上去好不可怜。

“我警告过你,不要随随便便收旁人的东西,这种来历不明,品种不明的东西,很有可能带来危险,你难道不知道吗?”凌若夕早在看见这只小仓鼠时,就发现了它的不寻常,探查的玄力碰到它的身体便石沉大海般被它吸收掉,这只小东西,绝对不是凡品,怎么可能是在大街上随随便便能够买到的?

手指在半空中左右摇晃了两下,对上小仓鼠欲哭无泪的黑眼睛,“小东西,会说话吗?”

“吱吱吱吱!”仓鼠很不满意她一口一个小东西,它是赫赫有名的黑狼,是云族的圣宠,丫的,这女人根本不识货。

“恩?”接收到小东西幽怨的眼神,凌若夕英挺的眉梢微微翘起,随手一扔,凌小白手忙脚乱地将黑狼在空中接住,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好险,这么小的家伙万一摔到地上,岂不是得没命了?

黑狼在他怀里不停地蹭着,时不时还用一双小眼睛瞪着凌若夕,无声地控诉着她的暴行,这女人根本就是恶魔!

要知道,在族里,任何一个女人看见自己,莫不是眼冒红心,把自己当作最心爱的宠物,如今遇到这么一个不把它堂堂云族圣宠放在眼里的女人,巨大的罗刹,让黑狼好不委屈。

“这么小的家伙,既不能卖钱,又不能当作备用食材,留着做什么?”凌若夕冷声问道,昨夜小白彻夜不归,今天一回来,不仅带来了两个绝世高手,还多了一个小家伙,要说这东西和那红衣男子没有关系,她怎么可能相信?

仓鼠咻地从凌小白的怀中跳到房间中央的木桌上,咧开嘴,露出两排森白尖利的牙齿:“吱吱吱!”

它能杀人,能擦地,绝对是居家旅行必备的宠物!

“娘亲,就让它留下嘛,它真的很有用,好不好!好不好嘛。”凌小白撅着嘴,撒娇道,那糯糯的语调,几乎让凌若夕的心,快要融化掉。

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小东西,我姑且留下你,若是你胆敢对小白不利,我会让你知道,活着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明白吗?”

手指戳了戳仓鼠的脑门,她恶声恶气地警告道,眼底杀气肆虐。

“谢谢娘亲。”凌小白一把将还打算向凌若夕示威的仓鼠搂在怀里,咧开嘴笑得格外满足。

“娘亲时候不早了,宝宝先回房,您慢慢休息啊。”好不容易度过难关,给凌小白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再留下,一骨碌闪出房门,却在踏出房门的刹那,脸色一僵,貌似,这间房就是他的吧?

“小少爷,您怎么从房间里出来了?”竹意头很没有眼色地在某小孩的伤口上撒盐。

“小爷精神好,起床准备练功行不行?”凌小白故作淡定地反问道,抬脚走下木梯,对竹意头惊愕的目光视而不见。

他默默地看了眼窗外的天色,这天没亮呢,小少爷就打算练功了?大小姐平日里究竟有多折腾小少爷啊。

摇摇头,心底对这位年仅五岁的小少爷多了几分同情与怜悯,摊上这么一位毫无人性的娘亲,小少爷未来的日子,绝对是多灾多难,可怜咯。

目送凌小白离开,凌若夕盘腿坐在床榻上,双目紧闭,细长的睫毛在眼角下方洒落一圈深沉的暗色。

体内的玄力正在疯狂地涌动着。

输!第一次,她意识到自己的实力有多卑微,想要变强,强到可以用这双手保护好她所在乎的一切,强到任何人也不能从她的身边夺走什么。

这样的决心前所未有的剧烈,青阶的玄力自体内释放出来,犹如一个金刚罩,将她婀娜的身姿照耀在其中,青与蓝的色泽不停地变换着,热汗顺着脸颊滴落。

“轰!”

巨大的气流席卷整个房间,桌椅叮当直响。

“呵,男人,我还得多谢你,”睁开眼,黑色的眼眸浩瀚如深海,光华流转,感受着体内源源不断澎湃的力量,她蓦地握紧拳头:“要不是你,我还无法这么快突破瓶颈。”

下一次见面时,今夜的账,她绝对要双倍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