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4章 吧唧一下,拍蟑螂

第24章 吧唧一下,拍蟑螂 飞库网

火红的身影刚跃出马车,凌若夕便马不停蹄地吩咐道:“继续启程。”

质朴的马车无情地从云井辰的视野里朝前方行进,黄沙漫天的官道上,他的身影看上去分外落寞、可怜。

“少主,是否要给她一个教训?”云旭自暗中现身,蹙眉问道,在他看来,这凌若夕嚣张跋扈,对少主冷漠相待,根本不值得少主对她多一分精神。

“不觉得很有趣吗?她越是对本尊避如蛇蝎,本尊越是想要亲近她,一个能视本尊的魅力如无物的女人,呵。”暧昧不明的浅笑,从薄唇中滑出,云旭脸色微微一暗,已然知晓,少主只怕是对这女子真的上了心,产生了兴趣。

若再这样下去,六年前的事,一旦被少主得知,恐怕,他和这丞相府的大小姐,就真的要纠缠不清了啊。

“让你去查的事,可曾查到?”云井辰收回目光,转而看向一旁的得力助手。

“属下已查到,这凌若夕的确是丞相府被流放的大小姐,据说,她幼时呆傻、懦弱,虽然有着京城第一美人的称呼,却文武不能,且因为犯了错,在数年前被流放至落日城,她走时,丞相夫人悬梁自尽,尸体不翼而飞,如今,乃是丞相府老夫人大寿,作为嫡亲血脉,她才被恩准重返皇城。”除却一些敏感的年份,云旭将凌若夕的生平调查得一清二楚。

调查她,根本无需动用云族的力量,普天之下,只要提起丞相府大小姐,即便是三岁小儿,也能如数家珍般,说出她的经历来。

“文武不能?”云井辰不屑的扯了扯嘴角,“真不知该说世人瞎了眼,还是该称她一句伪装极好,这女人若是废物,天底下的天才,都该自尽了。”

一个年纪轻轻便突破青阶,且出手狠辣的女子,怎么可能与废物挂钩?

云旭低垂着头,也不吭声,六年前,虽只是骤然一瞥,但他却是清楚,这位大小姐的确没有玄力,乃是一名普通人。

只不过短短六年,便能突破青阶,且似乎已经达到蓝阶的品级,堪称神速,这不是天才是什么?

“她可是六年前的那名女子?”云井辰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云旭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不敢去直视他那双太过锐利的眼眸,低眉顺目地回道:“属下不知,但六年前替少主解除祸患的女子,的的确确是普通人。”

不能说,他绝不能告诉少主,那名女子正是这丞相府的大小姐。

想到一直以来对少主倾心相待的云玲,云旭选择了隐瞒,这也是他多年来第一次对发誓要效忠一生的少主撒谎,心里头不禁有些惶惶不安。

唯恐被对方看出什么苗头来。

“不是她吗?”心底不知为何竟浮现了一丝失落,“那这凌小白又该如何解释?”

“或许,这凌若夕与小少爷根本不是母子。”云旭猜测道。

“若真是那样,本尊的血脉,岂能流落在外面?”衣诀在微风中飞扬,墨发张狂地飘舞着,他邪邪一笑:“想办法弄清楚凌若夕是否与凌小白是真正的母子关系,若是,暂且让小白留在她的身边,若不是……”

剩下的话,他没说,但脸上的决绝与狠辣,却已足够说明他的态度。

云族的正统血脉,绝不能被一个陌生人抚养。

云旭心头一紧,点头答应下来。

马车朝着京城的方向加速行驶着,一路上,凌若夕诡异的发现,竟无一名杀手前来伏击他们,比起刚刚出发时络绎不绝的围剿,此时的安静,却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道是府里的人,放弃对她出手了?这种可能性,低到可以直接忽略。

“还是说,有人在暗中相助?”双眼危险的眯起,眼底寒光乍现。

“娘亲?”凌小白疑惑地眨了眨眼睛,看着忽然间杀意外漏的女人。

“小白,把你的宠物借给娘亲用一下。”为了验证心中的想法,凌若夕没等他答应,一把揪住趴在儿子脑袋上,睡得香甜的小仓鼠的尾巴,使劲抖了抖。

一阵天旋地晃后,黑狼双眼已成螺旋状,傻乎乎地盯着眼前这张放大的绝美面容,利爪猛地伸出,用力一抓。

“吧唧!”凌若夕手臂一扬,直直将仓鼠给拍在了一旁马车的木板上。

‘O’凌小白彻底傻了眼,好暴力,好直接,看着成直线从木板上滑落下来,顶着一双蚊香眼,动也不动的仓鼠,他顿时一阵肉疼。

“娘亲,它该不会死了吧?”

凌若夕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哼:“放心,祸害没那么容易死掉。”

说罢,她的脚尖捅了捅在地板上装死的仓鼠,“起来。”

魔女!这女人绝对是魔女!黑狼浑身的鬃毛一根根竖起,龇牙咧嘴地从地上站起身,好几次,又吧唧一下跌倒下去,看起来,摔得不轻。

“我知道你的主人是谁,现在,告诉我,一路上替我们解决掉麻烦的,是不是他,恩?”手指抓住仓鼠的尾巴,将小东西提到自己跟前,她冷笑着问道。

既然这玩意儿是那人的,必然能探查到他的气息。

仓鼠打定主意不肯开口,它是有骨气有尊严的魔宠!才不会在暴力下屈服呢。

“啪。”手臂再次扬起,凌小白肉疼地看着自己的财产再一次亲吻上车壁,莫名地,想起了曾经自个儿在家里拍蟑螂的画面,浑身一抖。

“娘亲,能不能轻一点?万一拍死了,宝宝就没伙伴了。”他蹭到凌若夕身旁,用力扯着她的衣袖,糯糯地请求道。

“安心,它还死不了。”不给点教训,这小东西,不知道服软,凌若夕面容冷峭,眼睁睁看着仓鼠一次次被拍飞,一次次挣扎着站起,直到最后,整个瘫软在地上,她才满意地点点头:“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嘤嘤嘤!这女人是坏蛋,是坏蛋!黑狼欲哭无泪地把自己缩成一团,本就窄小的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你还想再体验一把空中飞人的滋味,恩?”凌若夕丝毫不觉得威胁一只呆萌的宠物,有什么不对。

对于不安分的东西,就得打到对方服气才行。

她可没有对二货心软的那根筋。

一路尾随在马车后方,隐匿着身影的云旭,看着族里的圣宠被如此对待,心头不禁泛起了一阵疼惜,对凌若夕的印象,成直线下降,若不是云井辰还想留着她,他早就给这个女人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了,哪儿还容得了她如此放肆?

如此强烈的目光,让凌若夕心头的杀意开始蠢蠢欲动,她蓦地挑开帘子,森寒的视线犹如刀刃,直直刺向云旭藏身的白杨树下。

好敏锐的洞察力。

云旭下意识屏住呼吸,身影一闪,遮挡在树桩后。

“娘亲?有坏人吗?”凌小白激动地问道,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这一路上忽然间的安宁,让他心底的小恶魔偃旗息鼓,恨不得立马有坏人出现在眼前,好让他打劫一番。

“只是一只小老鼠而已。”凌若夕屈指一弹,糅杂了蓝阶玄力的指刀破空袭去。

“铮!”云旭拔刀出鞘,森白的刀刃与指刀相撞,刀神嗡嗡作响,巨大的力量让他不禁倒退了半步,脸上露出一抹惊骇。

这女人,居然在短短数日内,突破了蓝阶?

怎么可能?

要知道,修炼玄力,越是往上,突破越是艰难,有多少人,终其一生只能在青阶徘徊,若是没有奇缘,想要提升实力,几乎是不可能的。

“还有几日能到京城?”给了某人一个教训,凌若夕的心情不禁大好,向来冷漠的语调,此时也不禁放柔了几分。

竹意头急忙道:“按现下的脚程,两日便可抵达,定能赶上老夫人的寿宴的,大小姐可以放心。”

“娘亲,咱们是不是要见到亲人了?”凌小白眨巴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低声询问道。

“不,我们要见的,是仇人。”凌若夕抱着他软绵绵的身体,低垂下的眼睑,寒光遍布。

“仇人?”凌小白嘿嘿一笑,哟西!终于有他的用武之地了,“娘亲放心,欺负娘亲的人,宝宝都会揍得他们找不着北的。”

母子俩谈笑风生,俨然忘记了某只可怜兮兮躺在地上的魔宠,黑狼幽怨地缩着脑袋,想它堂堂云族圣宠,竟沦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要不是斗不过这个女人……

心思刚刚升起,就撞上凌若夕那双深邃幽冷的眸子,小心肝颤了颤,它立马垂下头,做挺尸状。

深夜,马车在官道旁停下,竹意头忙活着摆弄柴火准备生火,凌若夕盘膝坐在马车内修炼,身体被一团乳白色的光芒笼罩着,飘渺出尘。

“还疼不疼?”凌小白蹲在白杨树边,双手捧着装死的小仓鼠,担忧地问道。

“吱吱吱!”黑狼叫嚷几声,它疼啊,浑身被拍得骨头都快断掉了,现在急需要谁来安抚它受伤的身体。

“哎,你也真笨,干嘛和娘亲对着干呢?非要逼着娘亲出手,真学不乖。”秉着娘亲做什么都是对滴的想法,凌小白开始给自己的宠物洗脑:“要不是小爷替你求情,娘亲一定会把你给宰掉,然后当作晚膳的。”

它才不怕那个女人呢。

黑狼昂着头,一副底气十足的模样,哪里还有面对凌若夕时的唯唯诺诺?

“你要乖一点,娘亲问你什么,你要老实说,不过,你不会说话啊,要不,小爷教你识字,怎么样?”凌小白是真把这只仓鼠当作了自己的所有物,想方设法,打算开掘它的潜能,务必要让它在自己的娘亲面前变得有用起来。

若是让云族里的长老们知道,他们看作宝贝的圣宠,沦落到需要靠出卖潜能才能伺候人时,大概会心痛到哭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