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5章 两败俱伤

第25章 两败俱伤 飞库网

夜凉如水,云旭在清理过几名暗中埋伏的杀手后,飞身离开暗处,回到了云井辰的身边。

“少主,属下已经将半路埋伏的人通通处理掉,他们应该能够安全抵达京城。”板着脸,他毕恭毕敬地禀报道,实在无法接受,身为云族少主的贴身暗卫,却要去帮一个女人开路这件事。

即使没有自己出手,那个女人也断不会被这些杀手打败,少主根本是在多管闲事。

“调查清楚凌若夕和凌小白的关系了吗?”云井辰沉声问道,火红的长衫包裹住他峻拔的身躯,墨发飞扬,如玉的面颊,挂着一抹邪气的浅笑。

云旭摇摇头,刚要出声,一抹黑影从窗外飞身而入。

“少主,二少爷在族里有所异动,请少主尽快返回云族。”云玲一身贴身的黑色长裙,单膝跪地,向慵懒斜靠在椅子上的男人禀报道。

“恩?”云井辰眉梢微微一挑,“呵,看来本尊不在族里,有的人便开始不安分了。”

他这个弟弟,难道真的以为,暗地里做的那些事,就可以撼动自己的地位吗?

“少主,如今族里内乱不止,不是在外面逗留的时机,请少主以大事为重。”云旭趁机进言,凌小白母子,根本无法与云族相提并论,若因为他们,而害得少主拖延了回族的时间,从而导致二少爷在族里胡作非为,那可真的是大事不妙了啊。

“本尊知道该怎么做,何需你们来教?”云井辰脸上的笑容瞬间冰封,一抹冷怒染上眉眼。

云旭与云玲立即连称不敢,顶住那可怕的威压,匍匐在地上,身影僵硬如石。

“收拾行李,明日启程,在此之前,本尊还有要事需要处理。”云井辰冷冷地瞥了一眼面前的两人,沉声吩咐道,尔后,身影突自一闪,犹如鬼魅般消失在了原地。

既然无法确认凌若夕与凌小白的关系,那么,他便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了。

疾驰在空中,火红的衣诀猎猎作响,墨发张狂地飞扬在身后,一缕一缕,好似魑魅魍魉的爪牙,在冷冷清清的夜空下,显得格外骇人。

“哥,你在信上说找到六年前的女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等到云井辰的气息彻底消失在城镇中,云玲才冷声问道,脸色略显急切。

六年前,少主在突破蓝阶时,玄力不受控制,导致欲火焚身,匆忙下,找到一名女子排解欲火,在昏迷的状态中,被云旭带走,这件事,只有他们三人知道,这六年来,少主不停地在寻找着那名女子的下落,若非有云旭暗中拦截消息,恐怕对方的身份早已被少主得知。

本以为时间过去,这件事也会被尘封在岁月中,可云玲万万没有想到,她竟会接到哥哥的亲笔信,被告知,那女子不仅现身了,而且还带着一个意外留下的产物!导致她立即赶来。

云旭沉着脸,将这几日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云玲,末了还道:“少主已经起疑,若是再继续查下去,这件事必定会被少主得知。”

“丞相府的大小姐?哼,不过是一个废物,怎么配生下少主的子嗣?”云玲鄙夷地说道,眼底却闪烁着近乎疯狂的嫉妒,一想到那女人与少主曾一夜风流,并且生下孩子,她就恨不得一刀杀了对方。

“云玲,少主很在意这个孩子,你切记莫要让少主听到这番话。”云旭皱眉说道,少主对凌小白的在乎他看在眼里,第一次见面便把族里的圣宠送了出去,此等态度,分明是承认了凌小白的身份,甚至要将他视作下一任继承人看待,“如今,我们只能阻止当年的真相曝光,按照族规,少主的血脉绝不能流落在外,至于凌若夕,依我看来,少主只是起了些许兴趣,断不会将她带回族里,长老们也不会允许这件事发生,你可以放心。”

他的安慰对于云玲丝毫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我早说过,应该提早解决掉这个玷污了少主的废物!你当年偏偏要阻止我,现在好了,弄出这么大的事。”

“云玲!她是无辜的。”云旭沉声提醒道,“当年的一切她一无所知,若非少主意识不清,也不会……不管怎么说,她也是被少主牵连,才会沦落到被赶出丞相府。”

“那又怎么样?”云玲不屑地冷笑一声:“为少主献身是她的荣幸,她居然敢私自产下少主的子嗣,这种女人留下来,只会成为少主生命中的污点。”

云旭无奈地叹了口气,任何事只要牵扯到少主的身上,他这个妹妹就毫无理智可言。

“你不要胡来,少主不会希望凌若夕出事的。”

“哼。”云玲气恼地瞪了云旭一眼,“总之,我不会看着少主带那个女人回去,也不会让她的存在损伤到少主的名誉。”

若是那个女人胆敢对少主有任何觊觎的念头,她绝对会将她抹杀掉!永绝后患。

“你安分地留在这里替少主收拾行囊,我跟去看看。”云旭不愿与云玲发生争执,交代一句后,便飞身离去。

这个妹妹,对少主向来是死心塌地,若是由她跟上来,保不定会对凌若夕动手,云旭不愿见到这种事发生,只能极力避免两人见面。

凌若夕正席地而坐,空旷的官道上,没有行人,体内的玄力疯狂地流转着,她并不着急提升修为,反而将玄力集中在丹田,然后控制着它们,冲击着浑身的筋脉,稳定根基。

玄力的修为类似古武,凌若夕深知凡事不能急进,没有打好根基,将来怎能成为强者?

她的身体外,很快便有乳白色的光晕渗出,朦胧且梦幻,将她整个人包围着,好似一个保护罩。

凌小白蹲在地上,逗弄着黑狼,竹意头正在一旁检查马车的情况。

忽然,风中传来一阵异动,凌若夕紧闭的双目蓦地睁开,眼底寒芒乍现。

有人来了!而且速度很快。

“护送小白上车。”她冷声吩咐道,从地上翻身跃起,抽出马靴中的匕首,浑身戒备。

当一抹红影从她的眼前划过时,凌若夕瞬间倾身逼上,准备来一个先下手为强,云井辰随手一挥,她凌厉的攻击,犹如撞上一个肉眼看不见的屏障,滞留不前,凌若夕立即飞身后撤,自空中飘落下来,神色略显凝重。

“又是你。”她冷冰冰地开口,丝毫没有撞见熟人该有的喜悦,反而像是看到了仇人,身犯肃杀。

云井辰优雅地站在半空中,火红的衣诀凌空飘扬,犹如一只妖,能霍乱人心的妖,“本尊要带他走。”

“痴人说梦。”凌若夕冷哧一声,却在暗中朝竹意头使了个眼色,示意他马上带凌小白离开,虽然不清楚,这男人到底是因为什么,妄想夺走她的宝贝,但她就算拼着一死,也绝不会允许任何人觊觎她的儿子。

双足在地面用力一蹬,整个人腾空升起,刀刃在夜幕中凌空一划,玄力破体而出,直逼云井辰的咽喉,直直刺去。

云井辰不闪也不避,仿佛未曾看到近在咫尺的攻击,甚至饶有兴味地挑了挑眉,朝她妖娆一笑:“你不是本尊的对手。”

“是吗?”凌若夕的攻击果不其然又被那一扇无法触碰到的屏障阻拦下来,这是玄力外放自然形成的保护罩,低级的修炼者,根本不可能突破对方的外层防备,更别说伤及他的身体,凌若夕手腕顿时一翻,刀刃再度朝着罩子刺去。

“滋滋。”玄力与玄力的碰撞,卷起无数火化。

云井辰摇了摇头,刚要开口,谁料,凌若夕竟抬起左手,赤手空拳朝他打来。

白皙的拳头撞击上保护罩,一声轰然巨响,惊得下方的竹意头险些从马车的甲板上栽倒下去,凌小白一把挑开车帘,忧心忡忡地看着半空中,正在对持的两人。

“给我破!”凌若夕怒声大喝,浑身的玄力通通集中在拳头,一股逼人的飓风自她脚下升起,墨发漫天飞舞,好似疯狂滋长的海藻。

她的指骨已出现了些许裂痕,拼命咬紧牙关,继续将玄力输送到手部,保护罩在一次又一次疯狂地碰撞下,出现了细微的晃动。

云井辰古井无波的眼眸里迅速闪过一丝诧异,广袖下的手指轻轻一勾,原本快要崩溃的保护罩好似得到了支援般,再度固若金汤。

凌若夕不死心的一次次挥拳打上保护罩,全然不顾自己血肉模糊的拳头,整个人仿佛发了疯一般,眼底闪烁着的,是毁天灭地的决绝与杀意。

云井辰看着这样的她,心头微微一动,一种陌生的情愫,悄然滋长。

就是现在!

凌若夕抓住他晃神的刹那,再度提起全身的玄力,白色的光芒将拳头层层包围,她咬着牙,忍住筋脉受创的危险,一拳击出:“破!”

‘咔嚓。’

保护罩终是应声碎裂开来,虎虎生风的拳头,袭上云井辰的胸口,那一拳,糅杂了凌若夕滔天的愤怒,以及近乎不要命的决心。

饶是云井辰,也只能在瞬间避开要害,被打中腹部,身影犹如断了线的风筝,狼狈地从空中跌下。

“找死!”云旭匆忙赶到时,看见的便是自家少主,被这个疯女人打伤的画面,双眼一红,凌空飞起,一掌拍在她的后背上。

“噗。”鲜血自凌若夕的嘴里喷溅出来,打碎那保护罩,已让她体内的玄力接近干涸,即使发现云旭的偷袭,她也无力避开,只能强撑着扛下这一击。

吃力地将口腔里的鲜血吞下,忍住背部火辣辣的剧痛,她眉梢冷峭,居高临下看着从地上站起的红衣男子,一字一字狠声说道:“若再敢打小白的主意,天涯海角,我必定屠你九族。”

云旭闻言,激动的想要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名门千金,却被云井辰制止。

“凌若夕,胆敢威胁恐吓本尊,普天之下,你是第一人,本尊不会就此放手的。”说罢,身影好似鬼魅般,顷刻间便消失在了原地,直到确定他的气息完全消失,凌若夕紧绷的神经才算勉强放松下来,脚下一软,整个人险些从空中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