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8章 她是宝,她是草

第28章 她是宝,她是草 飞库网

老夫人雍容华贵地坐在上首,身旁是精神百倍的丞相,女眷被安排在院子后方的大厅内,垂落的珠帘遮挡住了外界的窥视,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

凌雨涵风姿卓越走到老夫人跟前,盈盈拜下,流水长袖沾到地上,她勾唇一笑,那笑,当真是风情万种,“雨涵来迟,请奶奶千万别放在心上。”

“知道你这丫头定是在悉心打扮,奶奶又怎么舍得怪罪你呢?快去入座。”老夫人虽然头发花白,但胜在身子骨还算硬朗,拍拍凌雨涵的手,让她进入厅中坐下。

凌雨涵悠然起身,抬脚走向正厅,她所走过的方向,莫不是掉落一地痴心。

绣花鞋刚刚踏上石阶,谁料,微风轻抚,曳地的裙摆被风吹得飞扬,她手中的绢帕,蓦地掉落下来,随风飘走,画面美丽得让人几乎快要移不开眼。

不少王孙公子纷纷伸出手想要捞到那块锦帕,却每每在即将触屏到时,掏了个空。

“恩?”凌若夕刚走下马车,进入丞相府,迎面便是一抹白色的手绢飘来,她侧身避开,这一躲,绢帕就好似失去了支撑般,悠悠然,掉落在染尘的地板上。

顿时,无数双无声指责的眼睛,齐刷刷定格在她的身上,凌若夕忽然间有种,她是不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的错觉?不然,为什么这帮人要用这种眼神看着她?

凌小白偷偷躲在她的身后,余光却不安分地打量着花园内的一切,将这些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你是谁?”丞相皱起眉头,面露一丝深思,似乎在回想凌若夕的身份,莫不是哪家的千金小姐?

若是前身还在,知道她敬仰的父亲,已经连她的容貌也再记不得了,恐怕会伤心到死吧。

凌若夕站在原地不动,嘴角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好似在等待这丞相究竟什么时候能够认出她的身份来。

不少人的目光在她的身上聚焦,看看她,再看看丞相,越看越觉得糊涂。

“这女人长得真漂亮,比起二小姐不妨多让啊。”

“就是不知道是哪家千金。”

“会不会是隐世的世家?”

……

“敢问小姐尊姓大名?可是哪家的千金?”丞相站起身,彬彬有礼地问道,全然没有留意到跟随凌若夕进来的竹意头,难看至极的脸色。

他的老天爷诶,老爷居然忘记了大小姐吗?

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询问她的身份,若是公开,老爷的面子怎么下得来啊。

凌若夕最喜欢的,便是打脸这种事,她恰到好处地露出些许诧异,尔后,含笑道:“我是凌若夕。”

“凌若夕!?”无数惊愕的声音,从四面八方窜起。

几乎没有人会相信,眼前这位美人,竟是六年前失去清白的废物!

二姨娘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眼底闪过一丝怨毒,而同样站在石阶上,未曾入内的凌雨涵,也猛地握紧了拳头。

她居然真的回来了?

丞相也在瞬间脸色大变,错愕、惊讶、恼怒……凌若夕静静站在原地,欣赏着他变换不停的表情。

很意外对吧?昔日被你亲自赶出丞相府的女儿,今天终于回来了。

她甚至感觉得到,这具身体残留下来的,那丝丝敬仰与崇拜之情。

“你是若夕?”丞相脸上的表情最终定格为喜悦,好似许久不见爱女的慈祥父亲,一路小跑着冲到凌若夕跟前,想要伸手去牵她的手腕,却被她下意识躲闪开去。

凌若夕笑靥嫣然,好似方才的动作只是她的无心之举,除了凌小白,谁也不曾注意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戒备与厌恶。

这男人的表情三分真,七分假,演技可谓是烂俗。

“一路上辛苦了,为父还以为你赶不回来了呢。”丞相只字不提刚才的尴尬,直接打起了温情牌。

“希望没有人诸位久等。”凌若夕落落大方地冲众人笑着,在她的身上哪里还找得到昔日的懦弱?犹如一株傲梅,独自盛放。

“快些入座吧,寿宴就快要开始了。”丞相对她的改变显然十分满意,正想要指引她就坐,谁料,凌小白却蹭地从凌若夕身后冒出一个脑袋来,那戳呆毛在风中摇曳,想让人不注意也难。

“大小姐,敢问你身后可是六年前的私生子?”清明第一个站起身,脸上挂着嘲讽奚落的笑容,特地咬重了私生子这三个字。

他可没有忘记,方才凌若夕不愿接下凌雨涵的手绢,任由其掉落在地上的事,如今不过是想帮对方出出气。

“私生子?”凌若夕眼眸一冷,浑身的气势一瞬间变得锋利起来,好似一把尘封的宝刀,豁然出鞘。

对上她寒栗的眼神,清明不知为何心底竟升起一股惧意,仿佛被死神盯上一般,浑身的寒毛一根根倒竖。

“你盯着本少爷看做什么?难道是看上本少爷的俊美,妄想对本少爷无理吗?”他气急败坏地呵斥道,暗示凌若夕是个水性杨花的花痴女。

她多年来在京师内,被人当作废物,众人对她的印象仍旧停留在往日,此时,眼神更是多了几分鄙夷与不屑,那些碍眼的目光,直勾勾盯着他们母子,像是在看什么脏东西似的。

“哎呀,清明公子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六年前可不是这凌若夕不守妇道,与人在闺房中偷情,然后被捉了个现行吗?”一些纨绔公子哥,急忙出声附和,尖锐的话语朝着凌若夕扑去。

有时候,你什么也不用做,偏偏会沦为所有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昔日的凌若夕,懦弱、卑微、无能,却偏偏拥有丞相府嫡亲血脉的名头,怎能不让人嫉妒?当初,她出事,被人玷污了清白,又被丞相府所遗弃,不知多少人在暗地里幸灾乐祸,现下的遭遇,与昔日的凌若夕比起来,只不过是九牛一毛。

“大家别这么说,”一声柔柔弱弱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冷嘲热讽,凌雨涵挂着圣母般友善的微笑,音若黄莺出谷,分外美妙悦耳:“姐姐她才刚回到京师,还请各位卖雨涵一个薄面,放过姐姐吧,莫要同她胡闹。”

简简单单的胡闹二字,便想将所有的嘲讽掩盖过去。

凌若夕眉梢一翘,忽然间记起,貌似她在穿越的第一夜,在二姨娘身边出谋划策,企图杀了她的少女,应该就是眼前这个白莲花一般的女子。

端着这么一副柔弱可怜的样子,她真的不嫌累吗?

“娘亲,宝宝讨厌她,她笑得好假。”凌小白指着凌雨涵,低声说道,趴在他肩头的黑狼吱吱地叫了两声,似乎也十分认同他的这番话。

在场的修行者不少,凌小白又没有特地降低分贝,话自然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清明第一个坐不住,他自语是凌雨涵身边的护花使者,哪里容得一个小小的孽种,讽刺自己心目中的完美女神?当即道:“你这个孽种,在胡说八道什么?见到长辈不知道叫人,简直毫无教养。”

丞相神色复杂地站在一旁,看看‘孤苦无依’的凌若夕母子,再看看盛气凌人的王孙公子,张了张嘴,最后终是没有说出什么求情的话来,在座的每一人都是朝中权贵,世家公子,为了一个早已被他遗弃的女儿,得罪他们,对丞相而言,得不偿失。

好在凌若夕也没指望他能替自己撑腰,将凌小白护在自己身后,邪气地笑着,手指蓦地一弹,玄力化作的指刀破空而至,擦过清明的脸蛋,瞬间流下一道血痕。

“你!”清明目光骇然,手指直指凌若夕,那模样,活像青天白日见到厉鬼一般,极为惊悚。

她不是废物吗?怎么可能有玄力?

凌雨涵心头一紧,看向凌若夕的目光多了几分审视与戒备,这个废物,似乎变了不少。

现场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凌若夕与清明之间来回打转,她方才的那一手,被不少人看在眼里,一些聪明人,已有了几分计较。

“与一个幼龄的孩子计较,这便是你的教养吗?”凌若夕不屑地扯了扯嘴角,“若是这样,那我无话可说,另外,容我提醒你一句,一根手指指着别人的时候,另外四根手指,指的可是你自己。”

凌小白有了娘亲撑腰,立马朝清明做了个鬼脸。

清明气得浑身发抖,绿介玄力顿时爆发,眼看着就要出手。

“今日是老身的寿辰,老身希望能和和气气的过个生日,不知道诸位能否卖老身一个薄面呢?”老夫人冷不防的一句话,将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诡异地化解掉,皱纹横生的面容,浮现了一抹慈爱的浅笑,那笑容,与凌若夕记忆中相差无几。

若是丞相府内,除却娘亲外,对她最好的,便是这位老夫人了。

“既然老夫人开口,清明自当领命。”清明公子顺着台阶走了下来,坐下后,还不忘朝凌若夕投去一个威胁、警告的眼神。

凌若夕只当未曾看见,牵着小奶包的手,顶着来自四周的复杂眼神,准备前往正厅入座。

有公子哥企图伸出脚扳倒她,让她丢脸于人前,但凌若夕岂是六年前任人欺负的主?玄力覆盖在脚掌上,直勾勾踩上对方的脚踝,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咔嚓声,那位公子哥立马发出悲痛欲绝的哀嚎。

“啊!我的脚。”

凌若夕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抱歉,对于拦路石,我向来不会留情。”

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还有谁敢轻易对她使绊子?母子两人优哉游哉走入正厅,挑开珠帘,迎接他们的,是涂抹了各色香味的女眷,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好似被圈养在栅栏中的百花,正在争奇斗艳的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