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9章 与人斗其乐无穷

第29章 与人斗其乐无穷 飞库网

二姨娘黏着一方手绢,遮盖住她那张楚楚动人的面容,调笑道:“哎呀,若夕,你可回来了,快过来给我瞧瞧,这么多年没见,出落得倒是愈发水灵了。”

这话怎么听似乎都透着一股尖酸刻薄的意味,凌若夕依旧沉着一张脸,周身冷气暴涨。

她的沉默让二姨娘脸上亲切的笑容难免变得有些僵硬,正当她气恼时,凌小白小跑着蹭到她面前,糯糯地说道:“这位婆婆,你认识小爷的娘亲吗?”

婆婆?

二姨娘整个人愈发不好,难道说她这几年保养得不好,在小孩子眼里,已经荣升为婆婆辈儿的人了吗?

她也不想想,按照辈分,凌小白这一声婆婆,似乎叫得并没有错。

只不过是她自己想得太复杂了而已。

“宝宝真可爱,你叫什么名字啊?”二姨娘努力佯装着一副友善热情的模样,弯下腰,想要抱凌小白,但这鬼灵精却侧身一闪,让她扑了个空,姿势略显狼狈。

三姨娘等人脸上闪过一丝幸灾乐祸,嘴上却说:“哎呀,姐姐怎么这么不小心?难道是这腰病又犯了?竟连个小孩子也抱不起来了?要不,改日让老爷请大夫来瞧瞧?”

这分明是在讽刺二姨娘年纪老迈,身子骨退化。

凌若夕在暗中朝凌小白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对他成功挑起后宅内的争斗,格外满意。

记忆里,这些女人以往没少在大夫人,也就是这具身体的娘亲面前冷嘲热讽前身的痴傻,如今看着她们窝里斗,凌若夕表示她看戏看得挺开心的,悠然在一旁的椅子上落座,自顾自地拿起筷子,准备充饥。

“呀,姐姐,这长辈还没有动筷,你怎么就先行吃上了呢?”凌雨涵刚进屋,就看见凌若夕的举动,急忙惊呼一声。

“因为我饿了。”凌若夕眼也没抬,理所当然的一句话,让凌雨涵顿时语结,她还能说什么?这理由,充分到了极致,她根本无从反驳。

“是吗?”尴尬地笑了两声,她施施然在二姨娘身边的空位上坐下,一桌子女眷,却是针尖对麦芒,气氛格外诡异。

凌小白半蹲在地上,趴在凌若夕的膝盖上头,眨巴着眼睛,看着一桌子人明争暗斗。

要么是二姨娘讽刺三姨娘,要么是几个晚辈说话含枪带棒,这对母子看戏看得津津有味,还时不时在心里头点评几句。

“姐姐,今天是奶奶的大寿,待会儿我们都得献上贺礼,不知道你准备了什么?”凌雨涵余光瞥见一旁只顾着埋头吃饭的某女人,将炮口对准她,妄想祸水东引,给凌若夕拉仇恨值。

凌若夕继续慢吞吞地咀嚼着嘴里的食物,丝毫没有要搭理她的意思。

凌雨涵脸上的笑容讪讪的,细长的睫毛轻轻扑闪,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若夕,再怎么说雨涵也是你的妹妹,她关心你,你怎么可以对她的话漠视到底呢?”二姨娘哪儿舍得自己的心肝宝贝受尽委屈,赶紧拍着她的肩膀,无声地安慰着她的情绪,同时,也不忘斥责凌若夕几句。

凌小白最容不得谁对他的娘亲不敬,立马可怜巴巴地开口:“可是娘亲说过,食不言寝不语,吃饭是不能说话的,这道理小爷都明白,大姐姐怎么不明白呢?”

“噗哧。”三小姐凌雨霏顿时笑得花容失色,越看这凌若夕母子俩越发顺眼,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她向来和凌雨涵不对盘,如今又多了一个大姐,若是能把她拉拢到自己这边,一起对付二姨娘她们,说不定会是一桩好事。

凌若夕的转变,众人有目共睹,尤其是她方才对上清明时露出的那一手,不可谓不让人惊讶,她已然不是昔日的废物,自然有人想要拉拢她。

“宝宝说得真棒,这有些人啊,自以为教养很好,却连这么浅显的道理也不明白。”这话是在说谁,听者心知肚明。

凌若夕继续吃着碗里的食物,表示对餐桌上的战争一无所知,一副双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

“三妹妹,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二姐呢?”凌雨涵抬起衣袖,掖了掖眼角,似在擦着眼泪。

凌雨霏看着她这副柔若无骨的样子,便来气,脸色自然也阴沉下来。

诡异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外面的宴会结束,重头戏正式开始,由众晚辈逐一向老夫人送上他们精心准备的礼物,这可是出彩的绝好时机,凌若夕将一屋子人的表情看在眼里,什么话也没说。

“母亲,今天雨涵她们可是特地为你准备了寿礼,你要看看吗?”丞相低声询问道。

老夫人笑得合不拢嘴,“好好好,她们有心了,呈上来吧。”

顿时,无数双眼睛看向珠帘的方向,不知道这第一个献礼的人会是谁。

凌雨霏整理一下身上的衣衫,落落大方地站起身,从三姨娘手里接过一个锦盒,慢悠悠走出正厅。

“奶奶,这是雨霏花了不少心血自己炼制出的养生丹,每日吃一颗,可以延年益寿,雨霏希望奶奶长命百岁,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她郑重其事地将手里的锦盒递到老夫人跟前,檀香盒子带着淡淡的香气,沁人心脾。

老夫人将盒盖打开,看着里面晶莹剔透的白色药丸,脸上浮现了一丝满意,“不错,听你爹说,你的炼丹术又有提升了?加油努力,奶奶我啊,可是很期待这府里能出一位顶级炼丹师。”

所谓的炼丹师与炼药师,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两者却是完全不同的职业。

身负玄力的修炼者,有些玄力卑微,但却在其他方面颇有天分,这也导致,除了战斗能力出众的一部分修行者,不少人开始朝着辅助职业发展,炼丹师,是专程替世家、皇族、王孙贵族等身份超凡脱俗的贵人,炼制延年益寿、朱颜有术丹药的人,这些药丸的炼制极其复杂,每一味药剂,都必须得用得恰到好处,不然,根本无法研制出权贵们需要的丹药。

而顶级的炼丹师,是无数权贵希望独占的,为了能够延长寿命,他们会特地将一些有天分的有潜能的炼丹师在年轻时买下来,只为一家炼制丹药。

而炼药师,则是炼制修行者所需的疗伤圣药,又或者是一些千奇百怪的灵药,一瓶顶级灵药,有市无药,千金难求。

凌雨霏得了赞赏,笑得格外得意。

凌小白瘪了瘪嘴,嘀咕道:“娘亲,你快看,她的尾巴要翘到天上去了。”

凌若夕夹起一块鸡肉塞入他的嘴里,“好好看着,别随便说话。”

凌小白特委屈地鼓起腮帮,可偏偏这副让人心软的表情,凌若夕早就免疫了,将注意力重新投放到外面的花园中,看着丞相府的晚辈们一个个奉上自己亲手准备的寿礼,越看,她愈发双眼放光。

这些东西无一不是价值连城,或是实用性颇高,若是能弄过来,她的小金库,又得添上一大笔银子。

“接下来,是雨涵那丫头向娘亲贺寿,我可是早就听说了,为了这份寿礼,她最近一直不眠不休啊。”丞相坐在高首,笑容满面地说道,提起凌雨涵时,难掩心头的自豪。

这个女儿,是他的心头宝,不仅容貌绝艳,性子又好,而且极其讨人喜欢,不仅如此,她的修为也是女子中拔尖的,十六岁时,就已经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提起她,丞相脸上也觉得分外有光。

凌雨涵迈着莲花小步从前厅走出,当她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时,抽气声此起彼伏。

“娘亲,你觉不觉得这些人好像是沙漠里渴了许久的野兽忽然看见水源?表情真猥琐。”凌小白扯扯凌若夕的衣袖,蹭到她的耳畔嘀咕道。

凌若夕只想问,猥琐这个词,他究竟是跟谁学会的?

“别乱说话。”手掌啪地一下拍在凌小白的后脑勺上,示意他闭嘴,乖乖看着。

“奶奶,雨涵没什么特别的礼物,总觉得奶奶什么也不缺,雨涵又非炼丹师,炼药师,所以只能绣一幅刺绣,来表达对奶奶的心意。”凌雨涵娇滴滴地说道,嗓音柔软动听,听得人心都快要酥了。

凌若夕微微打了个机灵,有些不太适应这种弱不禁风的语调。

凌小白同样打了个寒颤,母子俩人的表情出奇的同步。

当那幅长约一米的刺绣被展开时,人群内传出好几声惊呼,那哪里是什么简单的刺绣?分明是一个女子的生平,从年轻时的如花似玉,到嫁给夫君后相夫教子,再到如今儿孙满堂。

刺绣内的女主人翁是谁,已不用明言,老夫人看着看着,眼眶蓦地红了一截,拍着凌雨涵的手,不停地点头:“好,好啊,这是老身收到的最好的礼物,辛苦你了,孩子。”

“二小姐真是蕙质兰心,竟能想到这样的贺礼。”

“果真是聪慧啊。”

“不仅人貌美,且有孝心,还如此聪慧,若谁能娶二小姐为妻,必定是一生的大幸。”

……

无数的赞美从王孙公子口中络绎不绝的喷出,几乎快要将凌雨涵捧上神坛,站在一旁的凌雨霏嫉妒得双眼泛红,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凌雨涵偷偷准备的,竟会是这样一件寿礼,与之相比,她的丹药,岂不是落入了俗套吗?

在无数的美誉中,凌雨涵依旧笑得矜持且美好,脸蛋上露出恰到好处的红晕,整个人犹如徐徐盛开的莲花,分外娇艳。

“母亲,快别哭了,今天可是你的好日子,怎么能掉眼泪呢?”丞相见老夫人眼眶湿润,赶紧劝慰道,轻轻替她拍背,安抚她的情绪。

“人老了,难免有些怀念过去的日子,雨涵这丫头是个好的。”老夫人不停地称赞着凌雨涵的好,俨然忘记了,在她之前送上贺礼的众多孙女孙子。

“对了,不知道千里迢迢赶回来的大小姐是否有准备贺礼,送给老夫人呢?”正当场面齐乐融融时,清明冷不防的一句话,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通通转移到了厅中,唯一一个没有送上贺礼的孙女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