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0章 礼轻情意重

第30章 礼轻情意重 飞库网

凌若夕眼眸微微闪了闪,对这屡次三番挑衅的清明,心里已有了一丝薄怒,但脸上却一丝不露,她悠悠然站起身,牵着凌小白的手挑帘走出,美艳绝伦的面容,引得不少王孙公子露出痴迷的目光,但在看见她身旁的私生子时,又闪过一丝鄙夷。

男人喜欢美丽的事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只可惜,这位空有一副美貌,却作风低劣,又不是清白身,哪儿入得这些自负尊贵的少年的眼?

清明倨傲地笑着,一副坐等凌若夕出丑的架势,他就不相信,这女人能送出什么让人刮目相看的寿礼来。

老夫人朝着凌若夕招招手,笑得尤为慈祥:“老身知道你这几年受了不少苦,你能赶来,老身已经很开心了,送不送礼,老身不在乎。”

她可以不在乎,但这满满的宾客,却无法不在乎,身为丞相府嫡亲的血脉,若是连一件像样的礼物也拿不出来,岂不是荒天下之大谬吗?

“若是您不嫌弃,我的确准备了一份寿礼。”凌若夕缓和了一下脸上的冷意,勾唇一笑,那笑好似冰山在瞬间消融,算不上明艳动人,却别有一番风情。

老夫人连连点头,“好,不嫌弃,老身定不嫌弃。”

“小白,来向奶奶问安。”凌若夕扯了扯凌小白头顶上的呆毛,朝他挪动一下下巴,示意他快点拿出自己的拿手绝活。

凌小白嘴角一瘪,心里虽然不太甘愿,但娘亲的命令必须得服从,这个认知早已深入他的骨髓,故而,一双大眼睛咕噜噜一转,露出了足以秒杀所有女子的可爱笑容,有模有样地朝老夫人拱手拜下:“凌小白恭祝老奶奶寿比南山,身体一天比一天棒,笑容一天比一天多。”

寿词算不上多华丽,却胜在质朴,配上那张甜甜的笑脸,让老夫人的心,彻底融化,她弯下腰,一把将凌小白揽入怀中,“哎哟,这可是老身的祖孙儿啊,叫凌小白是吗?真可爱,老身很喜欢宝宝。”

凌小白亲昵地用脑袋蹭了蹭她的胸口,一副求安抚,求温柔的模样。

即便是对凌若夕分外厌恶的凌雨涵,也不禁被他的萌宠样子给煞住,更别说这满堂的宾客了。

但偏偏总有人不识趣,非要挑起一些波澜来。

“大小姐,这是你儿子的寿礼,可不是你的吧。”清明似乎是要和凌若夕对干到底,再一次挑衅道。

凌若夕脸色一冷,眼底一抹森寒的杀意迅速掠过,不知道没有赏金杀人,会不会太有失她的格调?

不过,若是猎物是他的话,凌若夕倒是不怎么介意,做一次亏本的买卖。

洋洋得意的清明尚且不知,在某个女人的眼里,他已经与死亡挂上钩。

“怎么,说不出话了?该不会堂堂大小姐,就想用一个孩子,来掩盖拿不出寿礼的窘态吧?”清明猖狂地笑着,因为当今三王爷的缘故,他在权贵中得尽了推崇,难免有些眼高于顶。

若是凌若夕还是六年前懦弱的少女,只怕早已被他给吓坏了,只可惜,他今天撞上的,是一尊杀神!

他仰天长笑的声音,分外刺耳,凌若夕身影一闪,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他的眼前,手指在他的丹田处,用力一拍。

“唔!”清明吃痛地弯下腰,抱着自己的腹部,脸蛋迅速涨红一片,似要杀人的目光直勾勾盯着没事人似的女人,“你……”

“呱噪。”云淡风轻的两个字,让整个花园内的空气瞬间冰封,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刺骨的冷意。

凌雨涵细细地眯起双眼,心头掀起滔天骇浪,方才她的身法,速度快得竟连自己也只能勉强看到一抹残影。

六年不见,这废物的修为到底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拍拍手,凌若夕不顾满堂目瞪口呆的目光,望向上首的老夫人,“我替您写一幅字当作贺礼,好吗?”

“好。”老夫人急忙点头,在暗中阻止了准备呵斥凌若夕莽撞行为的丞相。

府内的小厮迅速搬来桌椅,摆上文房四宝,白色的宣纸在桌上铺开,用砚台压住边角,凌若夕缓缓走向书桌,月牙白的衣诀微微摇曳着,墨发飞扬。

凌小白乖巧地窝在老夫人的怀中,偷偷观望着,有哪些人对他的娘亲即将亲自提笔的行为不屑,然后默默地将对方的容貌记下,准备等到将来有机会,给他们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手指轻轻压住袖口,凌若夕弯下腰,从笔筒中,挑选出一支毛病,纂上墨渍,提笔疾书。

洋洋洒洒写下了一收诗词,落笔苍劲有力,笔锋更是洒脱中透着些许凌厉,不失锋芒。

凌家门四代同堂;儿孙齐家享伦常;年年今朝多人盼;数十华诞惹人望;大把光阴醇酒香;破字一幅当笑赏。

待到墨渍凝结,凌若夕捧着宣纸,走到老夫人面前,将贺礼递到她的手中,“希望您喜欢。”

“这是你做的?”老夫人这下子可是真的惊讶了,若说修为可以提升,但她在府中这么多年,从未研读过任何诗经、古论,怎会有如此才学?这六年中,在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凌若夕微微颔首,“我没有准备别的,只有一份薄礼,还望笑纳。”

老夫人怎会嫌弃?此事做得工整、押韵,且寓意吉祥,她欢喜得爱不释手,立马差人找最好的工匠,制作框架,将其装裱起来,要挂在卧房内,日日夜夜看着,盯着。

“娘亲真棒。”凌小白笑嘻嘻地朝着凌若夕竖起拇指,他就知道,自己的娘亲是无所不能的。

此诗一出,原本还想挑刺的王孙公子莫不是垂下头去,他们现在只想知道,世人口中所说的废物,当真是眼前满腹才华,身手出众的大小姐吗?若此女是废物,天底下可还有天才?还有才女?

清明捂住吃痛的腹部,俊朗非凡的面容此刻已彻底扭曲一片,凌若夕的出彩,让他的里子面子通通掉到了地上,察觉到来自四周的奚落目光,他面容一红,恶狠狠瞪了那大出风头的女子一眼,狼狈离去。

寿宴后,老夫人特地将凌若夕叫到身边,苦口婆心地说道:“孩子,六年前的事都已经过去了,如今,老身希望你能回来,到底是一家人,哪儿有隔夜仇?你还是丞相府的大小姐,还是老身嫡亲的血脉。”

她这是在替凌若夕正名!有了丞相府大小姐的名头,即使有些人中伤她,也得掂量掂量她的后台。

凌若夕却对这天大的好事无动于衷,她从不相信世上有无缘无故的好,以前这老夫人虽说也很照顾前身,但对待晚辈,一直以来都是一碗水端平的,可是今天,她表现出的偏爱,却是有目共睹。

为什么?

老夫人似是看出她的心思,无奈地叹息道:“六年前,是你爹做错了,若非他冲动之下做出那样的决定,你娘也不会……哎,至今仍旧没有找回她的尸体,老身一想到这件事,这颗心啊,就难受得紧,如今你回来了,老身只希望能弥补你,当然,宝宝也可以回到丞相府,做相府第一个小孙少爷。”

凌小白咧嘴一笑,只是傻乎乎地冲她卖萌,没有说好也没说不好。

“我今日得罪了不少人。”凌若夕语调平平,话里根本听不出她的心情究竟是何。

老夫人顿时失笑,“这有什么?丞相府是你永远的后盾。”

“不怕我玷污了相府的威名吗?”她再度问道,心底已浮现了一丝戒备。

“怕什么?你身上流着相府的血脉,这是事实,更何况,老身相信,你不会这么做的,这里也是你的家。”老夫人说得极其笃定,似料准凌若夕不会让丞相府的名声遭到破坏。

“好,我愿意回来。”短暂的深思熟虑后,凌若夕终是点头,愿意回到丞相府,恢复嫡亲大小姐的身份。

因着回来得太过匆忙,她原本居住的院落长时间无人打扫,早已荒废掉,根本不能住人,二姨娘掌管后院的各项大小事务,听说凌若夕要回府,强撑着笑,在老夫人面前,冲凌若夕连声贺喜,尔后,特地指了后院一处较为僻静的院子,作为她歇息的地方。

那里位于丞相府的北面角落,距离正厅,距离甚远,像是被孤立在旁一般。

但院子里,却是景色极美,碧水清池,繁花锦簇,一棵长青的垂柳树,静静矗立在池边,凌小白欢呼一声,扭着凌若夕要她答应定下这个院子,凌若夕根本不在意远离人群,在落日城时,她挑选的额宅院,不也位于繁华集市很远的地方吗?

不过她心里很清楚,二姨娘的做法,只是害怕自己争宠,抢走了属于她女儿的疼爱。

冷脸送走二姨娘,凌若夕这才慵懒地坐在房间的软塌上,活动活动筋骨。

凌小白咻地脱掉脚上的虎头鞋,跳上八仙架子床,在上面翻来覆去的滚了好几圈,“啊,好软,好舒服。”

“别发出如此yin荡的叫声。”凌若夕狠狠瞪了他一眼,大有他再不听话,就要采取暴力手段的架势,吓得凌小白急忙捂住自己的小嘴,不敢再发出任何的声响。

凌若夕的手指轻轻敲击着肘边的矮几,眉心紧锁,老夫人如此殷勤地想让她留下,究竟是为什么?她不否认对这位记忆中还算友善的老夫人有些许好感,但这并不代表,她因此失去了引以为傲的戒备心。

一个人无缘无故大放善意,必定有所图谋。

就是不知道,这位老夫人是在图什么了。

“娘亲,你在想什么?告诉宝宝好不好?”凌小白安静了一阵实在无法按捺住内心的躁动,不说话他真的会死的。

“在想怎么把你的嘴给缝上。”凌若夕没好气的说道。

“娘亲,你太暴力了!小心将来嫁不出去。”凌小白被她吓得脸色一白,指着她叫嚷道。

“没关系,不还有你吗?我嫁不出去,你总能娶一个媳妇儿进门,将来多一个女儿,我也不需要孤独终老。”论口才,十个凌小白加起来也不是一个凌若夕的对手,他只能恹恹地垂下脑袋,为自己渣一般的战斗力默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