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1章 后院的花齐齐盛开

第31章 后院的花齐齐盛开 飞库网

在床榻上打坐一夜,凌若夕的精神极好,内伤已开始逐渐复原,她发现,原本窄小的筋脉,经过这次重创后,似乎有扩大的迹象,玄力流动的速度,比起以前更是快了不少,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她的实力必将再上一层楼。

“娘亲,娘亲,外面有人送银子来了。”凌小白蹬蹬地从屋外小跑着进来,双眼放光,拖着凌若夕就往外走。

送银子这种好事,他绝对不会错过。

哎呦,没想到跟着娘亲,不仅包吃包住,还包送银子。

这样一想,他就忍不住发出极其猥琐的笑声,最后,这笑声彻底消失在凌若夕的拳头下。

捂着吃疼的脑袋,凌小白乖巧地跟在她的身边,走出了院落。

三姨娘正指挥着下人,将一箱箱装满瓷具摆设的木箱子往凌若夕暂住的院子里抬了进去。

“哎呀,若夕你怎么起得这么早?”她笑得花枝招展,与凌若夕寒暄着。

“你起得也不晚。”凌若夕敷衍道,余光却一直尾随在那些木箱子身上,大清早给自己送礼,脑子被门给夹了?

“这些东西是老夫人特地给你添置的,我呢,就讨了个好差事,帮忙送过来,你看看还缺什么,尽管说,虽然这后院是姐姐当家作主,但说说话,我这个做三娘的,还是能够做到。”三姨娘不着痕迹地给二姨娘上眼药,企图挑起凌若夕对二姨娘的不满。

只可惜,她这话说了和没说几乎没什么两样,凌若夕还是那副温吞微笑的表情,似是没听懂。

“算了,你待会儿记得到前厅来同大家用午膳,我就先走了,有事,只管差人来我的院子里找我便是。”三姨娘讨了个没趣,自个儿给自个儿找了台阶顺势走下去,等到箱子全部抬入房间,她便带着一大帮下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娘亲,这人是来做什么的?”凌小白一脸茫然,扯了扯凌若夕的衣袖,低声问道。

“找虐的。”凌若夕随口说道,大清早,就来挑拨离间,不是找虐是什么?

母子俩并肩走入房中,凌小白立马蹭到箱子前,将木箱子全部打开,看着里面装载的众多精美摆设,哈喇子险些从嘴角滴落下来。

“娘亲,要不咱们篡位吧,把她们通通给赶走,独占这里,然后就可以私吞所有的财产了。”凌小白被这些值钱的东西拖低了智商,口不择言的说道。

凌若夕白了他一眼,“你可以算算,掌管这么大的府邸,每月需要开支多少工钱。”

“唔,这么算起来,似乎挺不划算的,还是算了吧。”凌小白掰了掰手指,果断地摇头,打消了刚才的想法。

“娘亲,这些东西要怎么办?拿出来摆上吗?”粉嘟嘟的手指指着箱子里的物品,他双眼放着狼光。

“通通收起来,将来或许还可以拿去当铺换成银子。”凌若夕直截了当的说道,丝毫不认为这样的想法有什么不对,送给她了,不就是她的所有物吗?如何支配,如何使用,是她一个人的事。

再说了,这些东西再美,能美得过白花花的银子吗?

“好,娘亲真聪明。”凌小白蹭到她的怀中,朝着她的脸蛋咻地一下亲吻过去,湿答答的唾液,让凌若夕深恶痛绝,忍不住又是一个爆栗,重重敲在他的脑门上:“我说过很多次,别在我身上留下唾沫,你是要让我采用暴力手段,才能记住吗?”

凌小白立马捂住自己的屁股,小腿不住地朝后退去,“不是,娘亲,宝宝知道错了。”

“就知道卖萌。”凌若夕使劲揉了揉他的脑袋,尔后,开始监督凌小白进行身体锻炼,母子俩在这幽静的小天地内,过得有声有色,丝毫没有任何的不适应。

另一头,已启程赶回云族的云井辰一行人,慢悠悠在山路上前进着,云玲与云旭坐在马车的甲板上,挥动着手里的马鞭。

一只信鸽从苍穹上飞下,窜入车厢,停靠在云井辰的膝盖上。

“小家伙,终于来了。”他邪魅一笑,伸手摘掉信鸽脚上的信笺。

上面是他派去的人,暗中传来的消息。

“呵呵呵呵。”愉悦的小胜从他的红唇中吐出,云井辰的心情瞬间大好,“没想到,这女人竟还是个才貌双全的才女,倒是本尊低看了她。”

云玲偷偷竖起耳朵,听着马车内的动静,当听见这番话时,她的面容顿时一冷,少主嘴里的女人,难不成是凌若夕?

云井辰丝毫不知道,车外正有一名女子因为他的一句话,大吃飞醋,仔仔细细将信笺上的内容来回看了好几遍,又仔细品读了一番出自某个女人笔下的诗词,他精致妖孽的脸庞,染上了几分真实的笑意,轻轻将信笺上的褶皱处用手指压平,然后小心翼翼地折叠好,收入怀中,闭上眼,慵懒地靠着车厢,嘴里轻轻哼着欢快的曲子。

云旭在听到那熟悉的曲调时,忍不住嘴角一抽,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似乎是上次少主去青楼时,花魁姑娘用琵琶弹奏的曲子吧?

正午时分,烈阳高挂在枝头,凌小白气喘吁吁地趴在院子的清池边上,整个人湿漉漉的,一身热汗。

黑狼早就跳到一边,谨防自己被他的汗水给打湿,轻轻吐着舌头,舔舐着身上的黑色鬃毛。

凌若夕换上干净暗紫色长衫,从房间里走出,却在靠近碧池时,眼眸蓦地一冷,猛地转过头去,看向院子一旁的灰墙,神色晦暗不明。

如果她刚才没有感觉错,那里应该有人在偷窥!

“娘亲,宝宝好累,明明说好今天只要做五千次挥刀的,结果你好残忍的给宝宝多加了一千次,宝宝现在需要安慰。”凌小白瘫软地平躺在地上,头顶上的那戳呆毛,似乎也失去了活力,恹恹地耸搭下来。

凌若夕嘴角微微一抽,“安慰?只不过是挥刀六千次,你就累成这样,还说什么保护娘亲,恩?”

尾音危险地上扬,熟悉的声调让凌小白下意识打了个机灵,赶紧从地上爬起,舔着脸,讨好地笑道:“人家只是随口说说,人家说过长大后一定会好好保护娘亲,绝不会食言的。”

这是他从小就定下的伟大愿望,将来总有一天,他会保护好自己的娘亲,再也不要让娘亲因为他受伤。

凌若夕冷冽的眼眸不自觉放柔了几分,手掌用力揉了揉他的脑袋,“我期待着,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是老老实实被我cao练到死吧,抱着必死的觉悟,将来才能有所作为。”

“是。”凌小白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进屋去换衣服,我们准备上战场了。”凌若夕收回手掌,沉声吩咐道。

凌小白双眼一亮,抓起地上正在晒太阳的黑狼,冲入房间,用最快的速度更换好衣物,粉嘟嘟的小脸,还残留着剧烈运动后的潮红,看上去好似福娃,甚是可爱。

“走吧。”凌若夕牵起他的小手,朝着正厅的方向缓慢地步行而去,一路上,不断遇到府内的下人,有些是熟悉的面孔,有些是陌生的面容。

“她就是大小姐啊?看上去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啊。”

“你别看她现在这么风光,她以前可是彻头彻尾的废物。”

“她身边的孩子,好可爱。”

“那可是私生子。”

……

源源不断从暗处传来的议论声,让凌若夕浑身的冷意再次下降,尤其是听到那一声声私生子的称呼,她恨不得将这些八卦的下人,通通抹杀掉。

但好在蠢蠢欲动的杀意,被理智克制着,没有失控。

凌小白反手紧握住她的手指,咧开嘴,笑得分外灿烂,“娘亲别生气,宝宝不在乎。”

即使只有五岁大,但这并不代表凌小白不明白私生子是什么意思,可是,他却从不觉得,有什么不好,他有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娘亲,他已经很满足了。

看着儿子脸上干净清澈的笑靥,凌若夕心头暴涨的杀意,略微缓和了几分,只是在暗中记下了那几个嚼舌根的下人的容貌,准备给她们一点教训,让他们知道,有些人,不是他们该议论的。

母子俩慢吞吞抵达前厅时,宽敞的大堂内,已是众人齐聚,四房姨娘带着自己的儿女,坐在两侧,丞相坐在上首,正悠然地品尝着手里的茶水。

听到脚步声,众人纷纷抬起头来,看向他们母子俩。

“来了?”丞相略显严肃地开口。

“恩。”凌若夕淡漠地应了一声,丝毫没有面对父亲该有的亲昵与熟络。

凌小白低垂着脑袋,数着地上的蚂蚁,没有得到娘亲的命令,他绝不会开口,努力装着哑巴。

“这些人,兴许你不太认识,二姨娘,你给若夕介绍介绍,莫要连家里有几口人,也记不得。”丞相沉声吩咐道。

二姨娘娇笑着点头应下,顺着她下首的位置,挨个给凌若夕介绍。

除却三房姨娘,凌若夕还有六名兄弟姐妹,她是其中年纪最长的大姐,尔后是二小姐凌雨涵,三小姐凌雨霏,四弟凌默,五弟凌然,六弟不足三个月大的奶娃娃。

看到还在襁褓中的六弟,凌若夕诡异的将丞相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通,实在很难想象,他居然还能老当益壮,让四姨娘诞下儿子。

丞相丝毫没弄明白,凌若夕那一眼究竟是什么意思,只是被她那双夜空般深邃的眸子盯着,有些不太自在。

“咳,”他握拳在唇边轻咳一声,随后吩咐开席。

席间,三位姨娘恨不得把整个人黏在他的身上,又是夹菜,又是亲手盛汤,看得凌若夕嘴角直抽。

若是换做年轻的小情侣,她还能自然接受,但眼前的四人,可是到了而立之年啊,画面实在是缺少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