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2章 传说中的未婚夫

第32章 传说中的未婚夫 飞库网

“你的儿子,是叫凌小白?”丞相吃过午膳,突然瞥见坐在凌若夕身旁,乖巧可爱的小奶包,难得的放软了脸上的神色,低声问道。

瞬间,众人的注意力通通集中在凌小白的身上,似在评估他是否会成为丞相的心头宝。

在这宅院之中,争夺丞相的宠爱,已经成为了她们的习惯,以至于凌若夕这个外来者,便被当作头号敌人。

“恩。”她淡漠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因为丞相的询问,产生任何激动的情绪。

“那一夜后有的?”丞相再度问道,原本对凌小白的第一印象还不错,但一想到六年前的事,他心里头便有些膈应,那件事,让他成为了大臣们闲谈时的笑柄,整整一年,才勉强摆脱走到哪儿都被指指点点的处境。

凌若夕眉头一蹙,冷声道:“当年的事,我忘了。”

她不愿意在小白面前说太多有关于那一夜的事,更何况,或许是前身对那段记忆太过抗拒,以至于,根本没留下多少东西给她,索性凌若夕也没有要找那男人负责的想法,自己带着个球,一样活到了现在。

想到那一夜,凌若夕的脑子里不经意闪过一抹火红的人影,神色微微一僵,立马将他的身影从脑海里拍飞。

纵然他与小白有着什么密切的关系,也不关她的事。

丞相被她这不冷不热的一句话,给堵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膝下的儿女,哪一个不是乖巧听话的?谁敢公然挑衅、反抗她?

“若夕,对你爹说话,必须得有礼貌,别把外面不三不四的东西带到府里来。”或许是见丞相脸色有些难看,二姨娘便沉声提点道。

凌小白狠狠磨了磨牙,开始琢磨,要不要在晚上,偷偷给这女人下药,让她欺负他的娘亲。

“对啊,再怎么说,你将来也是要嫁给三王爷的人,要做当今的三王妃,可别到时候丢了咱们相府的脸啊。”四姨娘娇滴滴地说道,一双狐狸眼闪烁着怨毒与仇恨,她是在大夫人雪芹死后,才被抬进府的,听说,是因为她的嘴唇像极了曾经的大夫人,以至于,飞上枝头,仅仅是冲着这一点,她便对凌若夕这个大夫人的亲生女儿,颇为怨恨,自然是抓住机会,就开始冷嘲热讽。

凌若夕手臂微微一顿,放下筷子,浅薄的眼皮缓缓抬起,“三王爷?”

传说中的未婚夫?

“难道你不记得了吗?三王爷与你自幼定下了娃娃亲,你娘还在世时,这段姻缘就已定下。”丞相一板一眼地解释道,在提起大夫人时,他眼底闪过一丝沉痛。

凌若夕眼眸微微闪了闪,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要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其他的情报,她多的是手段弄到。

晚膳结束后,凌若夕没有多待,牵着小奶包的手,朝着自己的院落走去。

“娘亲,那个叫三王爷的人,有钱吗?”凌小白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糯糯地问道。

“……你是想说,若是他有钱,就让我嫁给他,对不对?”凌若夕用力吸了口气,对自己拥有这么一个成天想方设法,希望把自己嫁给一个有钱人的儿子,默默地在心底落下泪来。

心思被自己的亲娘猜中,凌小白有些难为情地揉了揉自己的鼻尖,“人家只不过是在替娘亲的未来着想,你想想看,若是娘亲要嫁人,对方肯定得要有钱,最好相貌不错,配得上娘亲,然后呢,没有孩子,宝宝才不希望有人来和宝宝抢娘亲呢,最重要的是,对方一定要短命。”

“这样才能有助于你得到银子,对吧?”凌若夕几乎连猜也不用猜,就知道他接下来的话。

这番话,这小子又不是头一次说出口。

“上次是云族的什么少主,这次是三王爷,凌小白,你能不能想点别的有意义的事,恩?”凌若夕伸出手用力揪住他软绵绵的耳朵,往卧房里拽去。

凌小白疼得直跳脚:“娘亲快松手啦!小爷的耳朵要掉了。”

“掉了更好,省得你成天听些不该听的,记些不该记的。”话虽如此,但她到底还是放轻了手上的力度,害怕不小心真弄伤的儿子。

黑狼老早就在凌若夕打算动手时,及时跳开,站在花园里,朝着凌小白泪流满面的背影,默默地挥了挥爪子,希望他一路走好。

很快,房间里便传出了某儿子痛苦哀嚎的声音,黑狼见怪不怪地用爪子按住自己的耳朵,避免魔音的骚扰。

自打被少主打发来跟着这么一个奶娃娃后,黑狼或许别的没什么长进,但唯独这颗心脏,被锻炼得出奇强大。

入夜,凌小白眼角还挂着几滴泪珠,嘴里不停吐着小泡泡,睡得香甜,凌若夕从打坐中醒来,双眸锐利如刀,越过大开的窗户,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薄唇划开一抹森冷的笑。

下一秒,房间内狂风大作,她的身影已然消失在屋内,蜷缩在小奶包怀中的黑狼,警觉地睁开眼,看着融入夜色的人影,默默地替自己的保姆命哀悼,小心翼翼钻出奶娃娃的怀抱,咻地一声,追赶上去。

黑色的残影在空中滑过,似一道幻影,飞出丞相府的高墙,几个起落后,在一家花楼的瓦片上停下。

没过多久,被两名青楼女子簇拥着的公子哥,面带微醺踉踉跄跄地从楼里走出,身上名贵的锦缎裹身,临走时,还不忘向女子索要香吻。

尔后,跌跌撞撞爬上马背,挥舞着手里的马鞭,一路绝尘而去。

凌若夕凉凉地冷笑一声,飞身跟上,当马儿歪歪斜斜钻入一条暗巷时,她手中的匕首豁然出鞘,寒光乍现,一瞬间,便割破了对方的咽喉,血如泉涌。

清明愕然瞪大双眼,左手吃力地捂住正在喷血的脖颈。

“下辈子投胎记得把这张嘴缝上。”抛下这么一句冰冷肃杀的话语,凌若夕静静站在巷子的阴影处,冷眼看着他彻底断了气,这才满意地笑开了。

她说过的,任何一个胆敢侮辱她宝贝儿子的人,她通通不会放过。

“看戏看了这么久,你是自己出来,还是让我请你出来?”忽然,她眼眸一冷,沉声说道,糅杂了玄力的嗓音,犹如一道惊雷,炸响在暗中人的耳边。

呼吸明显加重,显然没有料到自己的行踪竟被对方掌握在手里。

“一路从官道跟踪到京师,又埋伏在我的院子外面,意欲何为,恩?”手腕轻轻摇晃着,泛着森白光芒的匕首,在幽暗的暗巷里,看上去格外骇人。

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潜伏在黑暗中的男人,慢吞吞现出了真身。

“你是谁?”凌若夕找遍了记忆中的每一个人,依旧没有找到眼前这人相关的讯息,她绝对不认识他。

“抱歉,无可奉告,我对你并无恶意。”男子穿着一身黑漆漆的夜行衣,相貌平凡,并不出众,属于丢到人群里,立马就会被淹没的类型。

但凌若夕却在他的身上嗅到了,与她同样的,浓郁深沉的血腥味,那是只有双手沾染上无数鲜血的人,才会有的特别气息。

“呵,我大概知道是谁派你来的了。”凌若夕心思一转,便已有了猜测,除了那个无聊到极点的红衣男子,还会有谁,暗中派人一路尾随自己?“他让你来监视我吗?还是让你寻找机会,带走我的儿子?”

话音刚落,她身上散发的杀意瞬间暴涨,整个人犹如一只野兽,而眼前的男人,则是她盯上的猎物,蓄势待发。

男人微微一愣,摇头道:“主子只让属下保护您和小少爷的安全。”

“保护?”凌若夕不屑地扯了扯嘴角,“回去告诉他,我不需要他的保护,我的儿子同样也不需要。”

她的宝贝,她自然会亲手保护好,何需外人插手?

“这……”男人有些犹豫,按照少主的个性,若是得知自己不仅暴露了行踪,还貌似得罪了未来的少主夫人,恐怕回去后,他不会有好果子吃。

“要么死,要么滚,二选一。”凌若夕可没那么多的耐心,给出了两个选择。

暗巷内疯狂肆虐的杀意,浓郁得让男人心头发凉,他深知,这个女人是认真的,一咬牙,终是飞身离去,选择了滚蛋。

“啧,多管闲事的男人。”想到这一路来,暗中被对方秘密解决掉的杀手,凌若夕别扭地咒骂一句,随后,便消失在了巷子中。

第二日,白雾笼罩着整个京师,大清早挑着扁担准备摆摊的小贩,在巷子里发现了清明的尸体,朝廷重臣之子,三王爷的好友,竟在深夜被人暗杀,这个消息,引起了皇城内的轰动!人人自危。

“是谁?究竟是谁?居然残忍的杀害了老夫的儿子。”兵部尚书哭得不能自已,看着被抬回府的尸体,心痛如刀绞,他老来得子,一生只这么一个儿子,如今却遭到歹人的毒手,白发人送黑发人,他心里的愤怒怎能用言语来形容?

“歹徒必定是高手,且品级不低,而且擅长暗杀术。”仵作在仔细验尸后,给出了结论,“少爷是被一击必杀,没有做任何的反抗,显然对方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有所预谋。”

“老夫不想管这些,老妇只要抓住凶手,用他/她的头颅血祭我儿在天之灵。”兵部尚书的哀嚎,在宅院上方久久不散,惊得栖息在灰墙上的鸟儿,纷纷展翅。

而此时,引起这一连串骚乱、动荡的罪魁祸首,正在院子里,和自己的儿子斗嘴,过着优哉游哉的小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