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3章 北宁国三王爷

第33章 北宁国三王爷 飞库网

云族山脚,奢华的马车,刚预进山之际,车厢内忽然传出一声邪肆的声音:“且停下,有人来了。”

云旭与云玲当即戒备,云族的入口是龙华大陆的绝密,除了本族人,几乎无人得知,若是有人尾随他们,发现了进入云族的入口,他们万死难辞其咎。

“少主。”来人几乎是不眠不休日夜兼程才终于追上了云井辰三人,身上依旧穿戴着那夜的夜行衣,额头上隐隐有热汗落下。

他单膝跪地,惶惶不安地禀报道:“云十一有负少主所托,被她发现了。”

这个她指的是谁,连云旭与云玲也能猜到。

“不怪你,”云井辰似乎并不意外,“以她的警觉,发现你只是时间的问题。”

少主,所以您是故意的吗?您知不知道,属下差点死在那女人手里?

云十一不停地在心里编排着,满腹委屈。

“她可有说什么?”云井辰慵懒地靠着车厢,火红的衣衫裹身,胸口的衣襟微微敞开,露出春色盎然的胸口,白皙的肌肤犹如羊脂,柔嫩、润滑,让人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咬上一口。

云十一吞吞吐吐地说道:“她说,不需要属下的保护,让属下滚。”

“哈哈哈哈。”云井辰笑得死死抱住肚子,彻底破功。

即使是跟随他多年的云旭兄妹,也未曾见到过,他如此开怀的模样。

“不愧是她,这种话,也只有她胆敢说出口。”真不知道该说这女人胆大,还是说她狂妄,世人巴不得有云族的死士在旁保护,独独只有她,将这天大的好事当作麻烦,避之不及。

可她越是这么抗拒,云井辰想要捉弄她,想要接近她的念头,就愈发加深。

“既然她已经说了,你就回族里,自行领罚。”云井辰倒也没有为难云十一,爽快地说道。

“是!”云十一长长松了口气,他原本以为这次不会轻易过关的,没想到,只是回族里领罚。

比起肉体的责罚,他更惧怕少主层出不穷的整人手段。

“对了,既然她不喜欢你跟随,就派云十二去。”

云十一离去的背影猛地一顿,忽然间有些同情云十二这个木头疙瘩。

摊上这种任务,他大概会崩溃吧?

“回了。”云井辰解决完暗卫的事,低声吩咐道。

很快,等到他解决完族里的要事,他便去京师寻她。

这么一个让他负有强烈兴趣的女人,他可舍不得轻易放过。

正在房间里修炼的凌若夕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她睁开眼,神色略显古怪,自从修炼玄力,她生病的次数屈指可数,怎么会好端端的,在这炎热的初夏,无缘无故打喷嚏呢?

“娘亲,够了没啊?宝宝好累。”凌小白幽怨地祈求声,从院子里传来,他正以金鸡独立的姿势,站在碧池中央的一颗石头上,享受着日光浴暴晒的销魂感觉,双手伸平,身体有些摇摇晃晃,看上去,随时有掉到池子里的可能。

但每每在危机关头,他又总会惊险地逃开,真让人替他捏一把冷汗。

“你的平衡力还不够,还要继续加强。”训练起儿子来,凌若夕脸上再不见了平时的没心没肺,换上了一种足以称之为冷酷的表情,看着凌小白时,眼里再没有任何为人母者,该有的温情,只剩下浓浓的严厉。

就像是在教导自己学生的教官。

“可是,宝宝已经足足站了快两个时辰了。”凌小白越说越委屈,嘴巴一瘪,快要落下泪来。

“一滴眼泪多加一个时辰,你若是想哭,大可哭个够。”凌若夕毫不留情地说道,凌小白以他的亲身经验保证,娘亲她从不拿这种事开玩笑。

即使双腿麻木得仿佛不再是他自己的,但从头到尾,凌小白也没有叫过一声痛,一声苦,顶多只是发发牢骚,凌若夕看在眼里,心里说不自豪那是不可能的,只是这话,绝不能告诉凌小白,不然,他的尾巴必定会翘到天上去。

等到凌小白终于从碧池内结束坎坷的锻炼时,整个人近乎虚脱地倒在一旁的地上,连动一根手指的力量也没有。

“姐姐。”院子外,忽然传来凌雨涵柔弱清脆的声音,凌若夕浑身的气息瞬间收回,仿佛方才那个可怕的冷酷女人从来没有出现过,她用脚尖戳了戳地上装死的儿子,指了指房间,示意他立马圆润的滚进去。

凌小白慢吞吞从地上爬起来,又慢吞吞挪步到房间中,只是短短数步的路程,却仿佛耗尽了他的心力。

“有事?”凌若夕直接堵在通往院落的拱形月门前,挑眉问道,神色波澜不惊,丝毫察觉不到她的真实情绪。

凌雨涵略显难为情地开口:“是这样的,今天下午在护国寺的后花园,名门小姐将前去参加一次赏花会,姐姐你第一次回到京师,自然不能错过,我是特地来想要邀请你一起去的。”

第一次回京师?凌若夕莫名地觉得这几个字有些意味深长,好似在暗示着她只是一个从偏远地方来的小人物,这种贬低旁人,抬高自己的手段,凌若夕十岁就不会再使用了。

“抱歉,我还有事。”她毫不犹豫地果断回绝了凌雨涵的邀请,正所谓宴无好宴,她怎么可能牺牲掉自己,去成全别人的优越感呢?

“诶?”凌雨涵很少被人当面拒绝,而且还是一点也没有考虑余地的那一种,她的自尊心,让她根本无法接受,绝艳俏丽的脸蛋有一瞬的扭曲,尔后,又恢复了那一张楚楚可怜的表情,好似被人给欺负了似的。

“看够了没?”凌若夕返回房间,一把揪住正趴在窗台上,随时关心事情进展的儿子。

“看够了看够了,戏都已经散场,宝宝也看得差不多了。”凌小白一副我很乖很听话的表情。

“下次不要再这么做,很危险,懂吗?”若是陌生人,察觉到有人跟踪,于恰巧是心狠手辣之人,凌小白的举动很容易造成可怕的后果。

见凌若夕说得十分严重,凌小白重重点头,将这句话,记录在脑子里,将来准备放入娘亲语录中。

“娘亲,她到底和你说了什么?你怎么把人家弄哭了呢?”凌小白歪着脑袋,奇怪地问道。

“她泪腺比较发达,就和你一样,说哭就能哭。”凌若夕伸出食指,戳了戳凌小白的脑门,用最简单直白的方式,向他解释,凌雨涵柔弱面具下的虚伪。

凌小白仔细一想,顿时双眼一亮,“哦,原来她也是想用掉金豆子的方法,博取娘亲的注意力。”

“噗!”凌若夕嘴里的茶水全数喷出,见鬼似的看着自己语出惊人的儿子,敢情他每次哭泣,都是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要不要这么可爱啊。

凌若夕一把将儿子抱入怀中,使劲的揉捏了几下,直到揉得凌小白连连呼痛,才肯罢手。

下午时分,凌雨涵带着两名丫鬟以及身负玄力当然侍卫,乘上停在府外的马车,准备前往护国寺,参加赏花会,凌雨霏也随后跟上,京师里,时常有这样的聚会,大多邀请的都是名门望族的子嗣,不少王孙公子都会参加。

据说,今天的赏花会,三王爷也会前来,凌雨涵想到那俊美非凡的王爷,忍不住脸红心跳。

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最优秀的自己不是三王爷的未婚妻,反而是处处不如她的凌若夕。

自打小时候第一次在皇宫里见到三王爷,她便情根深种,一心一意的爱慕着他,关注着他,六年前的事情发生后,她曾一度欢喜,那个废物终于不再纠缠王爷了,可谁会想到,六年后的今日,她居然再度现身京师,且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变得光芒万丈。

这让凌雨涵有种恐慌感,她害怕着,惶恐着,自己倾慕的男子,会对这个未婚妻心动。

只有这件事,她绝不能妥协!

俏丽的脸蛋,因嫉妒,生生扭曲着,好似地狱里的罗刹,分外恐怖。

北宁国三王爷,凤奕郯,生来容颜俊美,且身份高贵,是不少闺阁女子心目中想要嫁的完美夫婿,他文韬武略样样精通,不仅如此,据说,连玄力修为,也已出神入化,跨入蓝阶,乃是年轻一辈中的领军人物。

抵达护国寺,檀香袅袅,庄严的寺庙安静地坐落在皇城外的深山之中,百步浮云梯从山脚一路铺展至大殿,巍峨的石狮子,在大殿外的两侧整齐的排列着,好似一尊尊守护神,保护着这轻灵、雄伟的大殿。

不少女眷已经抵达寺庙,正在里面虔诚地叩拜,祈福。

凌雨涵的到来,让不少王孙公子双眼一亮,恨不得立即贴到她的身边去,与她多交谈几句。

护国寺的后花园,种着大片大片的紫罗兰,阳光下,花儿茂盛且繁花如锦,让人赏心悦目。

凌雨涵与凌雨霏佯装出姐妹和睦的模样,游走在人群中,直到一顶软轿从石梯上缓缓而来,众人纷纷歇语,匍匐叩拜:“参加三王爷。”

轿帘被一只白皙的手臂轻轻挑起,一身金贵华服,宽袖窄腰,墨发高束的男子,从轿子走下。

剑眉星目的容颜,完美得好似上帝最得意的杰作,锦缎加身,他身上自然流露出的高贵与霸气,让在场无数女子心醉。

凌雨涵痴痴地看着前方的男子,心跳快如擂鼓,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都起来吧。”凤奕郯随意地挥挥手,喑哑磁性的嗓音,透着一股冷硬。

众人这才起身,围绕在他的身旁,与他时不时攀谈几句,不知何时,话题竟转变到了他的未婚妻,刚回到京师的凌若夕身上。

不少曾前去参加老夫人大寿的王孙公子,纷纷向凤奕郯诉说着,当时的情况,有人对凌若夕的才智分外推崇,有人却对她未婚先孕的行径格外不屑。

凌雨霏满脸鄙夷地说道:“就算她是才女又怎么样?还不是带着一个拖油瓶,这种女人,哪儿配得上王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