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4章 只是因为爱

第34章 只是因为爱 飞库网

凤奕郯狭长的黑眸危险地眯起,听着他们逐字逐句地诉说着他所谓的未婚妻,深邃的黑眸里,闪过一丝不屑:“此等败坏门风的女子,本王可要不起,未婚先孕,她究竟有何颜面苟活于世上?哼,本王可没有喜当爹的念头。”

凌雨霏咯咯地捂着嘴笑出声来,纵然她与凌若夕没什么瓜葛,更没有宿怨,但是,她却不想亲眼见到她,嫁给三王爷,那个女人,根本配不上他。

“三妹,不管怎么样,她毕竟是我们的姐姐。”凌雨涵低声斥责一句,对凌雨霏落井下石的举动,有些不满。

“雨涵,你别替她说话,若是没有你们告诉本王,本王尚且不知,她竟是如此货色!”凤奕郯不屑地开口,甚至连提起凌若夕的名字,也觉得厌恶。

“可是,王爷……”凌雨涵欲言又止,将为姐姐担忧的姿态,表演得淋漓尽致。

在场不少人被她的善良与单纯俘虏,只有凌雨霏,作壁上观,像是看猴戏似的,看着凌雨涵笼络人心。

“你啊,就是太心善了,这样的女子,别说是嫁给本王为妃,就算是给本王提鞋,她也不配。”凤奕郯越想,心里越窝火,这门亲事,本是他娘与丞相府大夫人私自定下的,两人曾是至交好友,又同时怀有身孕,便许诺若是此胎为同性,则结拜为兄弟,若为一男一女,便定下娃娃亲。

但谁会想到,大夫人生下的女婴,竟是个文不能武不行的废物!凤奕郯自幼光芒万丈,玄力天赋高得世间少有,却因为有这样一个未婚妻,没少被皇室的兄弟耻笑,即使未曾见过凌若夕,但对她的印象,却始终不好。

如今,再听到这么多人说她如何如何张扬跋扈,败坏门风,凤奕郯更是在心底对她厌恶几分。

匆匆结束赏花会,他立即乘轿,赶赴皇宫。

凌若夕根本不知,自己的妹妹们,在外面如何败坏她的名声,不过,即便她知道,或许也不会放在心上。

深夜,相府北面僻静的角落,大院灯火通明,凌若夕正在院中以长带为武器,赤脚起舞。

舞姿优美、婀娜,却又带着一股凌厉的杀意,挥舞而出的白色的长绸,在她的手中仿佛被赋予了生命,每一次凌空飞起,便会卷起地上落叶翻飞。

凌小白坐在屋外的门槛上,双手支撑着脑袋,痴迷地看着正在翩翩起舞的亲娘。

“好棒!娘亲跳得好棒!”一舞结束,凌小白急忙鼓掌叫好。

“既然很棒,不觉得该意思意思吗?”凌若夕收回长绸,拇指并食指,朝着凌若夕搓了搓。

小奶包嘴角一瘪,眼看着快要哭了,“娘亲,宝宝没钱!”

“你以为不说我就不知道?你藏在包袱里的家当,我知道得一清二楚,你是想让我自己找呢,还是老老实实交出来,恩?”

威胁,这是**裸的威胁,可偏偏凌小白还真拿她没有办法,肉疼地从衣袖里,逃出一点点碎银子,放在掌心,挣扎了许久后,这才慢吞吞地伸出,却又在半路,猛地收了回去,只不过是五两银子,却好像要了他的命。

凌若夕眉梢微微一挑,只觉得这样的儿子,可爱到让她想要狠狠**。

“快点,是爷们就大大方方拿出来,我可没教过你,抠门这种事。”凌若夕冷声低喝一声,吓得凌小白身体一抖,咻地将银子扔到她的怀中,眼眶迅速红了一圈,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你就知道欺负我!你就会欺负我!”粉嘟嘟的小手直指凌若夕的鼻尖,一想到自己被讹走的银子,凌小白的心,就揪疼成了一团。

“你啊,要不打个商量,若是你愿意每天多加一炷香的时间锻炼,我每天给你一两银子,如何?”凌若夕丝毫不觉得这个提议有些不太公证,她给予凌小白的任务量,完全是按照曾经杀手组织用来训练儿童的训练表,多加一炷香的时间,绝对会累死人的。

凌小白纠结的小脸囧在了一起,但最终,想要银子的执念占了上风,他一咬牙,答应下来。

“那就从今晚开始吧,蹲马步两个小时零一炷香。”

“这么快?难道娘亲不给宝宝一个适应的时间吗?”会死人的,这样的任务量,绝对会死人的,凌小白忽然间很后悔,没有坚守住自己的底线,为了一两银子,出卖了自己的身体。

凌若夕白了他一眼,“刚才你考虑的时间,不是已经适应过了吗?”

“诶?”还有这种说法?凌小白算是彻头彻尾的明白了,自己的亲娘那就是一只挖坑给人跳的狼,腹黑、无情。

第二天,天蒙蒙亮,凌若夕刚想将自己的儿子从温暖的被窝里给拽出来,但谁会想到,他居然死死不松手,愣是要扯着她的衣袖。

黑狼已经习惯了小奶包每天把他当作宠物抱在怀里熟睡的样子,暖和的被褥被人用力抓开,凌小白猛地蹭上去,张开嘴用力一咬。

“……”凌若夕盯着铜镜里,人儿下颚上明显的齿印,脑袋上挂满了一条条黑线。

“这孩子是属狗的吗?”她轻轻揉了揉受伤的部位,用伤药擦拭几下,直到确定痕迹淡化到几乎看不清后,这才满意地站起身,正打算出去走走,谁料,二姨娘身边的贴身丫鬟急匆匆从院子外进来,她见到凌若夕,噗通一声跪倒,“二姨娘让奴婢前来通知大小姐,您的未婚夫来了,请大小姐到前厅一叙。”

“哦。”凌若夕由始至终都在摩擦着脸部的伤口,而她的儿子则是安安静静地趴在地上,和黑狼玩干瞪眼的游戏。

“大小姐?”丫鬟一脸的茫然,不明白,未婚夫已经登门拜访,为什么大小姐还能这么镇定?难道说是傻病没有治好,所以需要她详细解释吗?“其实大小姐,未婚夫妻的关系就是没有成亲的一男一女定下关系,将来将会在一起。”

“所以呢?”凌若夕放下手,终于回应了丫鬟的话。

但这话说和不说有啥分别?所以,什么所以?丫鬟被她问得昏头转向的,不论她如何劝说,似乎凌若夕都没有要去见凤奕郯的想法,始终沉默以对。

自从知道所谓的未婚夫的名字后,凌若夕便在府内悄悄收集所有有关于他的讯息,不论是在现代还是在古代,永远不缺嘴碎、八卦的奴仆。

透过仆人的嘴,她几乎也在心里勾勒出了凤奕郯的模样,或许长得衣冠楚楚,但脱掉衣服立马变禽兽,虽然身份尊贵,乃北宁国三王爷,却极度喜欢流连青楼,与不少女子有过暧昧往来,最重要的是,对方和她都对这桩婚事不满意,完全就是从小被绑在一起的节奏。

这种种马,她凌若夕要来做什么?洗干净送给她,她还嫌脏,更何况,他根本不适合做小白的继父。

“他来了,与我何干?”凌若夕微微抬起眼皮,眸光好似一泓死水,波澜不惊。

丫鬟说不出话来,也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反驳,只能悻悻地躬身离去。

抵达丞相府已有半个时辰,但凤奕郯却连凌若夕的面也没有见到,除了不停在他对面冲他秋波暗送的凌雨霏外,就只剩下端庄贤淑,又如同兔子般,可爱柔弱的凌雨涵。

丞相稳坐在椅子上,时不时神色焦虑地看向厅外,可等了这么久,凌若夕连条影子也不曾出现。

凤奕郯的个性,绝不是富有耐心的,他脸上的黑沉之气,逐渐扩散,显然已经到了快要爆发的边缘。

前去请凌若夕的丫鬟匆忙从外面跑了进来,长长喘了几口气,“老爷,大小姐她不肯来。”

“你告诉她,三王爷在此吗?”丞相皱眉问道,原本以为凌若夕是个听话的,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平日里不出事,不耍个性的凌若夕,竟开始耍个性,连堂堂王爷大驾光临,也敢不露面。

丫鬟浑身一抖,感觉到从老爷身上散发出的压迫感,小心翼翼地吞咽了一下唾沫,“奴婢说了,大小姐还是不肯来。”

她怀疑,大小姐还是以前的大小姐,不然,为什么会听不懂她的话,甚至连未婚夫的面,也不肯见上一见呢?要知道,这位王爷,可是无数女子心中的完美夫君啊。

“放肆!她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岂容她耍性子?”丞相动了肝火,整张脸气得通红。

凌若夕的不露面,根本是把他的颜面往地上扔,让他老脸没地方放。

凤奕郯冷冷地勾起嘴角,“也罢,既然大小姐不肯见本王,本王也不必强求。”

真以为她是个什么货色吗?居然闭门不见?

丞相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被凤奕郯一个厉眼给震在了原地。

“本王此番前来,只是想向丞相大人提出退婚,这是休书,从今往后,本王与贵府大小姐,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凤奕郯从怀里掏出一封早已写好的休书,扔到丞相脚下,随后,挥动袖摆,阴沉着一张脸,扬长而去。

他从未吃过闭门羹,如今却在一个废物面前体验了一把被人拒绝的滋味,心里自然窝着一团火,不顾身后丞相大声的挽留,头也不回地走出大宅。

“该死,她究竟在搞什么鬼?得罪了三王爷,这下可如何是好?”丞相气急败坏地拍着椅子的扶手,恨不得立马把凌若夕揪出来,揍上一顿。

凌雨涵柔柔弱弱地开口:“爹爹,依女儿愚见,恐怕三王爷早就打算好,前来送上休书,不论姐姐她见或不见,情况都不会发生任何改变。”

丞相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他面色颓败地跌坐在椅子上,长长叹了口气:“这个逆女,六年前给本相惹出祸事,如今六年后,本相以为她乖巧了,懂事了,没想到,还是劣性不改。”

凌雨涵与凌雨霏纷纷垂下头,也不接话,但心底,却暗自偷笑。

一个未婚先孕的女子,如何配得上,身份尊贵的三王爷?

退婚,本就是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