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5章 退婚

第35章 退婚 飞库网

三王爷凤奕郯亲自赶赴丞相府,奉上休书,不愿娶凌若夕为妻的消息当天便在皇城内传得沸沸扬扬,无数百姓拍手叫好,在他们眼里看来,这文不能武不行的凌若夕,怎么配得上文武双全的三王爷?更何况,她还有一个私生子。

丞相白日上朝,被几个朝臣联手奚落,回府后,脸色难看至极,他气势冲冲地前往北苑,准备找凌若夕算账。

说到底这件事与她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她由始至终甚至连面也不曾露过一次,全是凤奕郯自发的行为,但丞相得罪不起对方,只能将怒火洒在凌若夕的头上。

砰地一声,将房门踹开,看着正抱着小奶包坐在书桌后,教他提笔写字的女儿,他勉强按捺住心头的怒火,沉声道:“把孩子放心,随我出来。”

他这是来和自己秋后算账的。

凌若夕心头顿时了然,拍拍凌小白的脑袋,起身走出房间,明媚的阳光从头顶上洒落下来,整个院子,沐浴在这金灿灿的光晕之中。

丞相双手背在身后,一脸怒容。

凌若夕眼观鼻鼻观心,愣是没看他一眼,沉默地站在后方。

“你可知道,现在外面都在传什么?”丞相终是没忍住气,怒声质问道。

他不敢回头去看这个女儿,因为他害怕,会失控教训她。

凌若夕冷冷地扯了扯嘴角,“不知。”

“你昨日闭门不见,三王爷递上休书,他休了你,你懂吗?”丞相蓦然转身,手指颤抖地直指她的鼻尖,咆哮道。

他本是一介文官,如今竟气得浑身发抖,可想而知,凤奕郯退婚的事,对他而言,有多难接受。

若是能与皇室联姻,丞相府必定会成为皇亲国戚,可现下,这婚约竟作了废,他又一次沦为无数人眼里的笑柄,这口恶气,丞相怎么可能忍得下去?

“懂。”凌若夕依旧是那副雷打不动的淡漠模样,一身平稳的气息,没有一丝混乱,凤奕郯的退婚在她的预料之中,即便他不这么做,她也会写出休书,不过是先后的问题,至于名声,那种毫无实质作用的东西,凌若夕从未曾放在眼里过。

她此生在乎的,只有一个凌小白,至于其他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你就这么不在乎是不是?”丞相气得双眼发红,“你可知道,被人退婚,对你的名声,对丞相府的名声,有多大的影响?”

“你想让我如何做?”凌若夕淡漠地反问道,将皮球踢给了丞相,很想听听看,他认为,她应当怎么去做。

哭哭啼啼到三王爷的府上请求,还是一头撞死?

丞相顿时语结,事已至此,他还能要求她怎么做?

“罢了,罢了。”丞相终是认命,“三王爷说的对,你配不上他,即使勉强嫁过去,也只会让王爷跟着蒙羞。”

凌若夕眼眸一冷,这番话若是被前身听见,不知道该有多心痛,她的父亲,在这种情况下,关心的不是身为女儿的心情,而是在替那人说话?

她表示,完全无法理解丞相的言行举止,若是有人胆敢如此欺辱她的小白,即便灭其满门,她也要替小白出这口恶气。

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几日你给我在府里安分守己,莫要在闹出任何事情来,懂吗?”丞相冷声警告道,随后,迈开脚步,离开了北苑。

凌若夕幽幽叹了口气,貌似她从不曾主动招惹过谁,是那些人自己欠抽,非要往她跟前窜,她能怎么办?

“娘亲,刚才他说,那什么王爷不要你了,对不对?”凌小白一直在旁侧偷听,略显不安地从圆柱后窜了出来,扯扯凌若夕的衣摆,低声问道。

“对啊,娘亲现在只有小白了。”凌若夕弯下腰,将儿子从地上抱起,即使被抛弃,在她的身上也难以找到任何一丝低迷与失落。

凌小白哇哇大叫两声,挥舞着拳头,愤愤不平地开口:“哼!那人没眼光,没欣赏水平,无法了解娘亲的美,错过娘亲,他一定会悔恨终身的。”

此时,没人知道,凌小白一语成癖。

看着替自己打抱不平的儿子,凌若夕的心软得一塌糊涂,“对,世上一条腿的蛤蟆或许难找,但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娘亲没有必要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

“没错,等小爷今后长大,一定要给娘亲找一个有钱有势,又俊美的相公。”凌小白咯咯地笑着,他毕生的愿望,便是寻找一个靠山后爹爹。

凌若夕嘴角猛地一抽,“你别拿这种事当做梦想,娘亲嫁不嫁人,无所谓。”

重要的东西,她已经得到,已别无他求。

“才不要呢,宝宝就是要娘亲嫁人,做天底下最幸福的新娘。”凌小白大声叫嚷道,一双小鹿斑比般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烁着近乎笃定的坚决。

“与其思考娘亲的人生大事,我们是不是应该来谈谈今天的修行?”凌若夕将话题转开,不愿再围绕在自己嫁人这件事情上。

闻言,凌小白脸色顿时一暗,苦着一张脸,“娘亲,宝宝不要,看在宝宝这么听话的份儿上,今天的锻炼就别要了吧。”

他真的不想连做梦,也在昼夜不停的修行啊。

凌若夕丝毫没有理会他的叫嚣,无比残忍的摇头,从嘴唇里缓缓吐出两个字:“不行。”

入夜,二姨娘的房间内灯火通明,凌雨涵正向自己的娘亲说着外面的流言,说到兴起处,她笑得花枝招展,好不得意,如今,凌若夕的名声比起六年前,更是臭不可闻,所有人都在传,她是三王爷不要的破鞋,是未嫁先孕,又被休的可怜女人,是扫把星。

无数人等着看她的笑话。

“哼,她以为得到了老夫人的疼爱,就能在府里立足?重新在京师站稳脚跟?她行吗?”二姨娘阴恻恻地笑了两声,语调里尽是对凌若夕的不屑与鄙视,“以为在外面磨练了六年,就可以回府拿回属于她的一切?做她的相府大小姐?那也得问问我同不同意。”

凌雨涵勾唇一笑,“娘,现在三王爷已经和这废物退婚,那我是不是就能……”

“不急,”二姨娘摇摇头,“现下他对那废物颇多怨言,你只需要慢慢接近,与王爷在暗中培养感情,还怕他不娶你吗?现在最重要的,是让你爹将这废物重新赶出相府,绝不能让她有翻身的机会。”

凌若夕毕竟有着相府正统的血脉,出生正房,若是一朝得宠,恐怕将再也没有她们这些二房三房的地位。

凌雨涵暗暗点头,对二姨娘的话,奉为圣旨。

“对了,她和那野种,在北苑过得怎样?”二姨娘一边玩弄着细长的豆蔻指甲,一边低声问道。

凌雨涵眉头一蹙,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平日的柔弱?“她们母子俩过得倒是舒服。”

“哼,不用理会他们,外面的流言足以让这对母子在京师没有立足之地,过几日我带你入宫,你到时候好好打扮一番,务必要比其他几房的庶女更加出彩,你可是为娘最引以为傲的女儿,知道吗?”二姨娘轻轻拍了拍凌雨涵的肩头,柔声说道。

谁也没有看见,屋外,一只小仓鼠默默地顺着墙角,消失了行踪。

京师的传言,愈演愈烈,云十二刚奉命在暗中保护凌若夕母子的安全,就撞上这种事,一时间,脑袋拧成了一滩浆糊,完全无法不明白应该怎么办,只能飞鸽传书,将京师内的情况一五一十告知云井辰。

“砰!”

静谧无声的书房内,突然传出一声惊天巨响,云旭仓皇之间冲入房中,只见某人身下的椅子,竟化作了一粒粒尘埃。

他心头一惊,愕然看着一身煞气的少主,多少年了,少主这副雷霆震怒的模样,有多少年不曾出现过?

“少主……”云旭心惊肉跳地唤了一声。

“好,很好!北宁国三王爷!真真是好样的。”云井辰阴沉着一张脸,话几乎是从牙齿缝里硬生生挤出来的,冷硬、肃杀。

北宁国三王爷?云旭心头咯噔一下,自动在脑子里寻找到凤奕郯的资料。

作为隐居尘世的第一世家,云族的情报网遍布整片大陆,尤其是皇室中人的资料,更是如数家珍,记录在案,这也是他们即使永生不会入世,依旧能稳坐,第一世家宝座的理由之一。

“本尊竟不知,这女人居然遭遇到这种事。”此等流言,对于一个女子而言,是何等的厉害?何等的凶猛?未婚先孕,未嫁先休,她那般决绝的个性,可能容忍下来?

一想到,那个让他分外在意的女子,云井辰便无法对手中的情报视而不见,泛白的指头紧紧捏住手中的信笺,牙关紧咬。

“吩咐下去,本尊今晚便要出谷。”

“什么?”云旭此刻是真的愣住了,少主要出谷?

他不是才刚回来一日吗?

“那二少爷那边……”云旭欲言又止,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何事,但天底下能够牵动少主情绪的人并不多,尤其是此人还是云族外的存在。

对方的身份,已是呼之欲出。

“哼,一时半刻,他还翻不起什么风浪,云旭你留在族里,密切留意他的一举一动,本尊去去就回。”说罢,身影跃出窗户,化作一抹残影,迅速消失在了无垠的夜幕之中,徒留下云旭一人,看着这满屋子的狼藉,除了苦笑,竟不知道还能摆出怎样的表情。

云井辰将体内玄力运转到了极致,速度快得肉眼几乎只能看见他的衣摆。

夜凉如水,丞相府内,此刻灯火俱息,一抹人影如同闪电,自枝桠上飞速掠过。

“少主,那儿便是凌小姐的房间。”云十二躲藏在暗中,指了指北苑的方向,沉声说道。

连他自己也颇为意外,这书信传回去才多久?少主居然从云族出来,出现在他的眼前?

难道说,少主当真这么在意这位凌小姐吗?

想到凌若夕身边,与少主如出一辙的孩子,云十二瞬间脑补出,自家少主与丞相府大小姐不得不说的两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