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6章 夜闯香闺

第36章 夜闯香闺 飞库网

早在某人踏入院中时,本该熟睡的凌若夕就已睁开了那双寒潭般冷冽的眼眸,翻身从床榻上坐起,手掌一伸,凌空将外袍吸走,披在肩头。

“少主,灯熄了。”云十二愕然瞧着烛光熄灭的房间,低声提醒道。

云井辰莞尔一笑,这女人,只怕已经发现了他的行踪吧,该说不愧是她吗?这世上,能够察觉到他的踪影的,除却神级以上的高手,再无几人,区区一个蓝阶的修行者,怎能不让他刮目相看?

手臂轻轻一挥,示意云十二退下,整了整长衫的衣领,身影轻如飞燕,一瞬便已落入院中,冷清的月光从苍穹之上垂落下来,只影婆娑,满地清辉。

窝在凌小白怀里的黑狼睁开了小眼睛,轻轻眨了眨,这股味道,是少主来了?

“哼,不请自来视为贼,没想到你的主子,竟也有做梁上君子的癖好?”凌若夕不屑地白了黑狼一眼,狠厉的眼神,让黑狼下意识缩了缩身体,闭上眼睛继续挺尸。

它真的不明白,世上女子千千万,为何少主就偏偏看上了这么一个毫无女性特征可言的女人呢?这么可爱的自己,成天被她威胁、警告,这女人,不仅心狠手辣,还一点爱心也没有,与少主根本不相配!

凌若夕虽然猜不到黑狼心里在想什么,但它那副眼不见心不烦的模样,却是显而易见的,她也没和这小家伙计较,屏住呼吸,将周身的气息全部敛去,隐入黑暗中,一个大活人,仿佛在瞬间从房间里消失了踪影,根本无法察觉到她的位置。

云井辰抬起脚步,一步一步极其缓慢地朝卧房逼近,绅士地停在屋外,抬起手,刚要敲门,手指却在碰到房门时,忽然顿住,眉梢轻轻一挑,一抹邪气染上眉峰。

如果他没有估算错,以这个女人的个性,早就知道他的到来,却没有先下手为强,该不会是在里面设置了陷阱,等着他上钩吧?

虽说只是短暂的几次交手,但云井辰已把凌若夕的个性摸清了几成,潋滟光华的黑眸微微转了转,也好,让他看看,这女人打算如何对付他,紫阶的玄气悄然运转,素手推开大门。

“咻——”左侧一道劲风传来,左脚为轴,身体九十度旋转,优雅地侧身避开了黑暗中的雷霆一击,夹杂着淡蓝色玄气的刀刃,几乎是贴着他的面颊滑过的,云井辰摇摇头,嘴里啧啧两声,“不行啊,对待千里迢迢赶来看望你的人,怎么可以如此粗鲁呢?”

一击不中,凌若夕再度隐匿于黑暗之中,仿佛与空气融为了一体,视野受阻,根本无法察觉到她究竟身在何处。

这是暗杀?云井辰微微眯起眼来,倒是对凌若夕又高看了几分,“听说丞相府大小姐,从小文不能武不行,但在本尊眼里,传说中的废物,不过是蒙了尘的珍珠,糊弄了世人。”

凌若夕丝毫没有因为他的赞许感到荣幸,甚至连面色也不曾变化过一下,视线犹如雷达,从上到下将他整个人扫视了一圈,想要寻找他的破绽。

他仅仅只是随意地站在门口,周身尽是空隙,却又仿佛让人无从下手。

“本尊当真是好心好意前来探望你,何苦如此对待本尊?本尊可是会伤心的。”云井辰故作悲痛地捧住自己的胸口,甚至挤弄着眼睛,像是要弄出几滴眼泪来。

凌若夕嘴角微微一抽,在他弯腰的瞬间再度逼上。

那凌厉的风声以及犹如实质的杀意,让云井辰在第一时间找到了她袭来的方位,左手凌空抬起,食指在空中轻轻一划,一个透明的保护罩,将他整个人包围在其中,这种情形凌若夕是第二次碰见,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她索性丢掉匕首,一拳狠狠砸在罩子上。

‘嗡’

罩子发出细微的震动,一瞬间的漏洞被她抓住,左脚在地面一蹬,右脚凌空踹出,直逼云井辰的胸口。

“诶,这样可不行啊。”温热的手掌将她的脚踝紧紧握住,看似轻巧,但力量却大得凌若夕无法摆脱,更无法挣扎。

找死!

一咬牙,抱着脚踝折断的危险,身体在空中一百八十度旋转,左脚离地而起,云井辰不愿让她受伤,当即松开手,谁料,凌若夕的左脚已然击出,狠狠撞上他的肩头。

“呼!”整个人因惯性朝后飞去,从门外的回廊落入院中,落地时,接连退了三四步才勉强站稳。

“少主!”云十二心头一惊,急忙施下了一个结界,立马现身,站在了云井辰身旁,一双夹杂着怒火与杀意的眸子,狠狠瞪着漆黑屋子里的凌若夕,若是眼神可以杀人,大概她早就死了无数次了。

“本尊无碍,”云井辰随意地活动活动受创的肩膀,除却最初的疼痛后,现在已与平常无异,“满足了吗?伤到本尊,你高兴吗?”

“大半夜,有何指教?”凌若夕丝毫没有要回答他问题的想法,抬脚走出房间,一席白色的亵衣,肩头披着一件黑色的轻裘外袍,长发用银色发带高高竖起,面上不施粉黛,却别有一番天然的美丽与冷峭。

“别这么戒备,本尊不过是听说了一些事,所以特地来看看你,好在,你没有因为外面的流言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哭鼻子,早知道,本尊又何苦跑这一趟呢?”云井辰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似乎很遗憾凌若夕没有第一时间扑到自己怀中寻求安慰这件事,寻常女子遇到这种事,难道不都是会扑上来,在他的身上寻找安全感吗?

哪有人刀剑相对的?

凌若夕无动于衷,站在门槛后,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仔仔细细将这红衣男子审视了数遍,尔后才道:“看起来,我下手似乎太轻了些。”

“大胆!”云十二岂容她如此低看自己的少主?当即呵斥道。

云井辰反而害怕地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哎呦,本尊真的好怕啊,万一你下次下了重手,本尊不幸惨死了,你要怎么办?”

越说越无耻,凌若夕已经领教到了人之贱无敌这句话,深吸口气,平复下内心的躁动与郁闷,冷冷的下了逐客令:“既然没事,我还要休息,恕不远送。”

不论他是为何而来,如今她和他根本没有一战之力,再说他身边还有一个人,两人联手,怎么看都是自己吃亏,凌若夕用最快的速度分析了眼前的情况,又选择出最佳的可能,打消了与云井辰殊死搏斗的想法。

手掌一松,匕首滑入袖口,以此来表示她的放弃,但云井辰却分明看见,她眼里澎湃的战意,那是想要打败强者的眼神,那般无畏,那般决绝。

心头不禁微微一动,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在心窝里滋长、发芽。

“你先退下。”他睨了一旁对凌若夕怒目相视的云十二一眼,哑声吩咐道。

云十二不太情愿,唯恐凌若夕对他不利。

“安心,十个她加起来也不是本尊的对手。”这话说得云淡风轻,他仅仅只是在陈述事实,可落在凌若夕耳中,却和挑衅没什么差别,英挺的眉头猛地皱紧,她开始盘算,没有任何利益的驱使,是否要杀了他。

虽然几率低到可以直接忽视,但她也有冲动想要试一试。

“喂喂喂,别对着本尊放杀气,好吗?本尊不太习惯有人在背后算计。”一抹红色的虚影蓦地一闪,下一秒,他整个人已出现在凌若夕的身旁,温热的呼吸喷溅在她的耳垂上,苏苏麻麻的,像是有一条细微的电流,袭击过她的每一寸血液、每一寸肌肤,惹得她背脊一僵,本能地抬起手肘,朝后挥去。

“啪!”手掌在空中牢牢握住她的手臂,云井辰邪魅的笑着摇头道:“你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在防范啊。”

“松手!”凌若夕身上冷意横生,杀气不要命地朝外放着,整个院子狂风大作。

“本尊真的很想知道,一个足不出户的千金小姐,究竟经历了什么,竟拥有这么可怕的杀气。”云井辰哪会被这点阵势吓唬道,反而得寸进尺地贴近她的耳畔,下颚几乎放轻靠在她的肩头,狭长的眼眸,妩媚如妖,却又不带一丝女气。

“妖孽。”凌若夕冷声咒骂道,好在她意志力坚定非常,不然绝对会被他这一瞬的风情给吸引住。

细长的睫毛微微扑闪着,遮挡住了那双流光溢彩的黑眸中,滑过的微光,云井辰笑得愈发妖娆,一只手臂从她的身后伸出,轻轻搂住她盈盈一握的腰肢。

这男人,是在找死!

凌若夕眼底冷光暴涨,身体被他紧紧固定住动弹不得,脖子朝后一扬,冲着他的脑门狠狠撞去。

“嘿!”云井辰口中发出一声惊讶的呼声,立即松开手,手掌挡住她的脑勺,借力在空中旋转一周,安然飘落下来。

“本尊算是看明白了,你这女人根本就是战斗的疯子。”擒住她的四肢,居然还能反击?不得不说,凌若夕的反应,彻底勾起了他的兴趣。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自知不是他的对手,凌若夕冷冷地逼问道,毫不掩饰对他的不欢迎。

云十二隐匿在暗中,虽然身影用肉眼无法窥视到,但凌若夕却能轻易地分辨出他的位置,那是身为杀手早已嵌入骨子里的本能。

“来看看你啊。”云井辰说得极其理所当然,甚至还无辜地冲凌若夕眨巴眨巴眼睛,些许魅惑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凌若夕一个字也不相信,沉默地站在原地,如同一尊门神,挡住了通往卧房的唯一去路。

“诶,难得本尊说一次实话,你居然这么不捧场,真让本尊伤心。”云井辰失落地垂下头,冷清的月光下,他精致完美的脸蛋,透着些许暗色。

凌若夕朝天翻了个白眼,尔后才道:“不管你是为何而来,小白我绝不会放手,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听说近几日,京城内流言四起?”云井辰随口将话题转开,说道了正事上,深邃如浩海的眼眸,紧紧凝视着她,只可惜从她的脸上,他丝毫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只有一派冷漠。

“那又如何?与你何干?”凌若夕讥笑着反问道,“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本尊像是那么没有人性的人吗?”云井辰貌似纯良的问了一句,“本尊可是特地来安慰你的,就算不领情,至少也对本尊稍微好一点啊。”

“我不需要。”安慰?那是属于弱者的东西,对她没有任何作用。

不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凌若夕只知道,人,流血不流泪,只有弱者才会有眼泪这种廉价而又无用的东西。

她的固执与倔强,以及那一身的傲然,让云井辰哑然失笑,摇摇头,千里迢迢从族里赶来,他怎么就忘记了,这个女人,从来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与帮助,即使实力微小,却有着一颗属于强者的心,那些流言,又怎会伤到她?

“看来,这次似乎是本尊多事了。”心底隐隐滑过一丝失落,他嘴角淡化的笑容,分外刺眼,犹如一只得不到主人夸奖的小兽,浑身散发着落寞、悲凉的气息。

凌若夕无动于衷,她从不相信来自旁人的示好与关怀,即便是记忆中对前身还算不错的老夫人,她也不曾全身心信任,更何况是他。

“六年前,你未嫁先孕,生下了凌小白,独自抚养他到如今,他是你和我的儿子,是吗?”云井辰冷不防吐出的一句话,让凌若夕心头一紧,脸色瞬间阴沉下去。

皇城内的流言被云十二一五一十写在密信上,如此巧合的时间,云井辰怎么可能不去多想?

原本以为,小白并非她的亲身骨肉,但现在想来,恐怕是他想得太复杂,丞相府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他早该知道的。

脑海里闪过云旭躲闪的眼神,想到他每每提起这件事时,下意识回避、支支吾吾的态度,云井辰心底蓦地升起一丝冷怒。

凌若夕并没有回答,只是浑身的神经高度紧绷,唯恐云井辰和她抢儿子,她什么都可以没有,却独独只有凌小白,是她死也要保护的存在,是这个世界上,她唯一在乎的,和她有着一样血液的亲人。

“别紧张,本尊只是随口问问,不过你的反应,倒是证实了本尊的猜测。”云井辰敛去眸中的深思,挑眉轻笑道,一颦一笑间,属于男人的妖娆与邪魅,浑然天成,这个男人,绝对有让世上任何女人为他痴狂,为他疯魔的能力。

只可惜,其中并不包括凌若夕。

“我不想听你说废话,要么滚,要么死,二选一。”虽然明知道杀他的几率有多低,但凌若夕还是想要试试,他大半夜前来,除了抢走凌小白,还有别的理由吗?

“本尊从不和女人动手,尤其是美貌的女人。”云井辰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躲藏在暗中的云十二彻底呆了,如果他没有记错,曾经一名不长眼的世家千金,在少主离开云族入世时,公然想要将他掳走,强占他为夫君,却被少主打成重伤废掉周身筋脉,这就是少主所说的,不打女人?

若是云十二问出心底的疑惑,云井辰定会说,这绝不一样,一个是不相干的女子,一个是他儿子的母亲,怎么能相提并论呢?而且,他对凌若夕还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似兴趣,又似好奇。

别说是云十二不信,连凌若夕也对他这话嗤之以鼻,“需要我提醒你,就在不久前,我们曾交过手,打伤过对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