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7章 你想追求小爷的娘亲?

第37章 你想追求小爷的娘亲? 飞库网

云井辰也不觉得尴尬,若是被一句话打败,他也不会成为云族的少主了。

“啊,是吗?有过这件事吗?”貌似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他歪着脑袋,斜睨着凌若夕,打算来一招死不认账。

“……”面对着与儿子拥有着一样容颜的男人,凌若夕心头的怒火瞬间消失,她揉了揉眉心,冷声道:“门在那边,慢走不送。”

再继续和他交谈下去,她很难不保证自己,会克制住不对他出手。

“娘亲?”紧闭的房门无声地开启一条小缝,穿着白色亵衣的凌小白,从屋子里凑出一个脑袋来,肩头,黑狼正趴着继续补眠。

“回去接着睡,没你的事。”凌若夕没好气地说道,不愿意给他们父子见面的机会,她只知道,凌小白是她的儿子,至于父亲,那是什么玩意儿?

“呀,是你!欠娘亲钱的家伙。”凌小白乍一看到云井辰便指着他,控诉道,双眼放着狼光,活像是看见了一座金光闪闪的金山,恨不得立马扑上去咬几口。

‘啪。’凌若夕反手就是一个爆栗狠狠地敲打在小白的脑袋瓜子上。

躲藏在暗中的云十二浑身一抖,莫名的有一种少主正被欺负的感觉,谁让他们的长相太过相似呢?

“好疼。”凌小白双眼泛红,吸了吸鼻子,眼底晕染上淡淡的水光。

云井辰莫名地有一种心疼的感觉,“他毕竟是孩子,需要下这么重的手吗?”

“我如何教育儿子,不需要外人来插嘴。”凌若夕凌厉地扫了他一眼,斩钉截铁地说道,尔后看也不看他一眼,推着凌小白进了屋,将院子里的某人无视得彻底。

云井辰还是头一次在同一个女人手里吃闭门羹,心头的滋味极为复杂,似怒又似好笑。

这女人,是吃准了他不会动手吗?

“娘亲,宝宝想和金山叔叔谈一谈,好不好?”刚进屋,凌小白就扯着凌若夕的衣袖,可怜巴巴地请求道。

“你和他有什么话好说?三岁一个代沟,你们能聊到一起去?”凌若夕不屑地问道,面对着正在卖萌的儿子,态度丝毫没有软化的迹象,这招,对付别的女人或许管用,但对付她,抱歉,一点用处也没有。

从小到大,他哪次有事求自己,不是这副德性的?

“娘亲,拜托啦,难道你不想把银子给要回来吗?”凌小白的态度十分坚决,双手合十,朝凌若夕拜拜,希望她能网开一面答应自己。

凌若夕眉头一蹙,定眼看了他许久,久到凌小白心头发虚,额头上渗出一层冷汗,她才道:“给你一刻钟。”

闻言,凌小白咻地蹭到她怀中,小脑袋在她的怀里用力蹭了几下,“好~”

凌若夕拍拍他的脑袋,目送人出去后,便闭上眼将玄力外放,穿过屋子,留意着屋外的动静,只要稍有不对,她立马就可以出手。

庞大的精神力覆盖整个院落,云井辰眸光一暗,飞速瞥了一眼屋内,嘴角那抹笑,愈发动人。

“喂,你在看哪儿呢?”凌小白双手叉腰,凶神恶煞地站在屋外的石阶上,矮小的身体即使伫立在台阶上方,也比云井辰低一大截,不仅气势全无,反而显得滑稽可笑。

云十二迅速捂住嘴,将脑袋撇到一旁,双肩不停地上下抖动着,艾玛,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少主对持,这场面真的很好玩有木有?

“你是想代替你娘亲同本尊谈判?”云井辰莞尔一笑,戏谑地看着眼前的小布丁,心里暖暖的,有些满足,有些发笑,更多的,却是一种全然陌生的感觉。

凌小白高高扬起脑袋,用下巴对着他,“哼,对付你,哪儿用得着小爷的娘亲出马?”

“你想说什么?”云井辰极有耐心的问道,在这对母子身上,他的耐心似乎用之不竭。

“告诉你赶紧还钱!”手掌在空中摊开,凌小白怒声开口,“看你穿得还像个大富大贵的人,怎么?想要欠钱不还吗?”

云井辰嘴角忍不住微微一抽,他真的很想问问凌若夕,到底是怎么教导儿子的,怎么教育出了一个小财迷?

“拿去。”见识过凌小白对银子的疯狂程度,云井辰毫不迟疑地从怀里掏出了一叠银票,随手扔了过去,夹杂着柔和玄力的银票毫无杀伤力,笔直精准地送到凌小白的怀中,他赶紧接过,拇指在舌尖轻轻舔了舔,当着云井辰的面,清点起来。

云井辰瞬间失语,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蹲在地上开始仔细数钱。

“恩,多了一千两,小爷是不会还给你的,就当作是今晚吓到娘亲的补偿。”他将银票牢牢收藏在怀中,昂首挺胸的说道,理由还坦然、笃定到让人无法反驳的地步。

云井辰长长呼出一口气,“本尊反而觉得被她打伤的本人,似乎更需要补偿。”

“切,谁说的?谁看见娘亲打伤你了?古董店的叔叔说过,吭女人钱的男人,都是吃软饭的坏蛋!你也是吗?”

这些话,他都是打哪儿学来的?这么小的年纪,就能说出吃软饭这个词儿?云井辰不知是该怒他人小鬼大,还是该气他不学好,尽学些不学无术的话。

“你别这么盯着小爷,小爷是不会把钱还给你的。”凌小白被他深邃的目光盯得头皮发麻,双手立刻护在胸前,戒备地瞪着他,像是在看一个正打算同他抢钱的歹徒。

“区区几万两银子于本尊而言,微不足道,你不必担心本尊会抢走银票。”云井辰给出了保证。

“哼,傻子才会相信你呢,真以为小爷年纪小就好糊弄?娘亲说了,通常要挖坑让人跳的人,都会用尽手段说尽好话。”凌小白理所当然的说道,可这番话却叫云井辰瞬间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对了,你大半夜来勾搭小爷的娘亲,是不是打算图谋不轨?”话锋一转,凌小白沉下脸,故作老成地质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云井辰意味深长地询问了一句,很想听听,他有什么想法。

凌小白不屑地瘪了瘪嘴:“你想要追求小爷的娘亲,看在你还算有钱的份儿上,你给小爷点儿,小爷或许还能帮你说说话。”

不然,他可不做白工!

追求?云井辰脸上出现了一排黑色的线条,“你对每一个男人都这么说吗?”

“小爷像是那么没眼光的人吗?小爷给娘亲看上的男人,得帅气、身手高强,而且还要有钱。”凌小白数着自己定下的规定,还时不时点点头。

“那本尊岂不是每一条都吻合?你要不要先叫声爹爹让本尊听听看?”云井辰蛊惑道,一想到眼前的小人糯糯地唤着自己爹爹,他这心里就说不出的高兴。

“别把小爷说得这么没有节操,没有成亲前,小爷是不会叫的。”凌小白可没有傻到把自己给卖了,反应敏捷地反驳道。

“罢了,本尊也只是随口问问,时间不早了,早点歇息吧。”云井辰哑然失笑,摇摇头准备告辞。

离去时,他喑哑低沉的嗓音夹杂着玄力,在凌若夕的耳畔响起:“外界的流言,本尊知晓伤不了你半分,但凡事小心为重,若无法解决,本尊不介意替你摆平。”

凌若夕蓦地睁开眼,眼底寒光涌动,替她摆平?好大的口气啊!她迅速从椅子上站起,拉开门,冷冷地注视着云井辰离去的方向,直到再也察觉不到他的气息后,这才收回目光,转而看向一旁暗中潜伏的云十二。

“你的主子走了,还留下来做什么?守夜吗?”

云十二早已察觉自己的行踪暴漏,想想同样被发现的云十一,他内心倒也平衡了不少,所以说,有比较才会有高低。

窸窸窣窣从暗中现身,拱手道:“未来夫人,小少爷,十二奉命行事,请当十二不存在。”

“……你觉得可能吗?”凌若夕像是看傻子似的看着他,房子外莫名其妙多出一个人来,她怎么可能睡得着?

凌小白白了面露为难的云十二一眼,低声道:“恩,若是你愿意每天五百两银子跟着小爷和娘亲,小爷就代娘亲做主让你留下了。”

五百两?云十二眼前一黑,险些栽倒在地上,黑,果然够黑!不愧是少主的血脉。

“凌小白,你是吃饱了撑着是吗?我什么时候给过你这种权利了?”凌若夕掰了掰手指头,横眉怒目瞪着一脸无辜的儿子,很想揍上一拳。

这丫的,为了钱居然屡次出卖自己?

“娘亲,免费得一个侍卫不是很好吗?将来有人挑衅、找碴,咱们就把侍卫叫出来,让他去教训人去,打出了事儿,他自己扛着受着,跟咱们没关系,您说是不是?”凌小白开始细数留下云十二的各种好处。

“你是想捡便宜吧?”凌若夕无语地抽了抽嘴角,却又不得不承认,凌小白的建议有好处。

云十二默默地抬起头,望着漆黑的苍穹,这种事当着他这个当事者的人讨论,真的好吗?

“快点说啦,你到底要不要给钱?要么给钱啊,要么滚蛋。”凌小白是把凌若夕的强悍,学得十足,下起命令来,更是毫不拖泥带水。

“十二愿意。”左右将来可以向少主要回来,这么一想,云十二倒也想通了,正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

凌若夕一见他这副表情,哪儿还有不明白的?当即冷笑一声,按照她的直觉,那男人绝对是阴起人来不择手段的主,恐怕这人的愿望要落空了。

待到母子俩入睡后,云十二挥手解开院子里的结界,整个丞相府,竟无一人发现,云井辰来过的事,静悄悄的,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天明。

云井辰在日出前返回云族,风尘仆仆地归来,他冷冷地睨了一眼书房外等候的云旭一眼,凉薄的唇角缓缓翘起,些许讥讽的弧线:“云旭,胆子够大啊,什么时候在本尊面前,你也学会撒谎了?为什么对六年前的事隐而不报?为什么不告诉本尊,凌若夕是小白的娘亲,是六年前的那个女人?”

闻言,云旭脸色微微一变,慌乱跪在地上,“请少主恕罪,云旭……云旭……”

“怎么,没有理由?”云井辰双手环在胸前,微微上滑的衣袖内,露出白皙的手腕,修长的手指上,布满不少茧子。

他虽是随意地站在原地,但身上散发出来的压迫感,却让屋子里的空气寸寸冰冻,分外压抑。

云旭不敢说出实情,但再次隐瞒云井辰,他又做不到,一时间徘徊两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