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2章 动手,渣男欠教育

第42章 动手,渣男欠教育 飞库网

凌厉的掌风呼啸而来,凌小白缩着脑袋想要朝马车内躲,黑狼在他的肩头拱起身体,滋着牙齿,蓄势待发,凌若夕脸色骤然大变,倾身而上,蓝阶的玄力彻底爆发出来,凌空接下了凤奕郯的一掌。

蓝与青的玄力在空中形成巨大的球体,随后轰然朝四周散去,犹如核弹爆炸般,整条街道的地面被震得龟裂,许多百姓狼狈地跌坐在地上,抱头哀嚎。

凌若夕飞身落下,直逼凤奕郯身前,敢动她儿子,她要了他的命!骇人的杀气犹如实质般朝着凤奕郯排山倒海地压去,他本就被方才的力量震到地上后退数步才勉强站稳,还没来得及回神,下一击已到,那抹白色的残影如同鬼魅,眼看着就要拍上他的胸口。

“王爷,躲开!”皇族的死士从暗中现身,一把推开仍在愣神的凤奕郯,用血肉之躯硬生生扛下了凌若夕的一掌。

“噗——”鲜血从他的嘴里吐出,身体踉跄几下,砰然倒地,彻底失去了生息。

“啊!杀人了!”有女人在一旁发出可怕的惨叫,被吓坏了的百姓蜂拥着朝四周逃窜,片刻间,整条街道只剩下他们二人,凤奕郯惊滞地眨了眨眼睛,双目空洞地看着倒地不起的死士,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贴身护卫竟会惨死在眼前,而且还是被一个自幼被称作废物的女人一掌拍死,这种事,怎么可能?

要不是死士的忽然出现,那一掌,便该直接拍在他的胸口,凤奕郯隐隐感觉到一丝后怕,霍地抬起头来,目光骇然地盯着眼前突兀站在马车旁,如同杀神般的女子。

“你……”脸上的血色在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他蹬蹬后退了两三步,以为这样就能够逃出生天。

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是废物?

该死的,世人全都眼瞎了吗?

“娘亲好棒。”凌小白咯咯地笑着,坐在甲板上不停地鼓掌,丝毫没有见到死人的恐惧与害怕,蓄势待发的黑狼眼见危机解除,这才放松下来,又恢复了它宠物的样子,安安静静趴在凌小白的肩头,只是看着凌若夕时,眼底隐隐闪过一丝敬畏。

“你居然敢杀害本王的人?”凤奕郯也不知打哪儿来的勇气,怒声咆哮道,俊美非凡的面容,因恐惧与怒火扭曲着,广袖下的双手黯然握紧。

凌若夕冷冷地扯了扯唇瓣:“杀了又如何?”

一切胆敢伤害她儿子的人,都是她的敌人,为了最宝贝的存在,她不介意让这双手,重新沾染上鲜血,即便与世界为敌,她也要护儿子周全。

在凌若夕的世界里,没有善恶,有的只是自己人与敌人,以及陌生人,若是凤奕郯安安稳稳的退婚,她绝不会有二话,但他千不该万不该,妄想羞辱她,且对她的宝贝下毒手。

精致美丽的脸部线条分外冷硬,她的眼眸里仿佛结了一层冰,浑身杀气肆虐。

“jian人!你知不知道对本王出手是要诛九族的?”凤奕郯怒吼道,却被空气里弥漫的杀意吓得双腿发软,他觉得眼前这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这个废物怎么可能如此强悍?怎么敢对他出手?她难道不怕死吗?

“我不喜欢你的说词,在强者面前,弱者永远没有叫嚣的资格!”说罢,凌若夕运起玄力,想要将凤奕郯诛杀在此地,她行事向来不喜欢给自己留下后患,而且还是一个麻烦到极点的隐患!

“住手!”就在她伺机而动时,一声怒喝在空中炸响,属于蓝阶巅峰的威压,如同一座大山,笔直地朝凌若夕扑来,她竭尽全力抵挡,但那巨大的力量震得她头晕目眩,连五脏六腑也被震伤,喉咙里升起一股腥味,她紧咬着牙关,猛地回过头去,由近卫军统领,北宁国二品武将蓝阶巅峰的武者率领五百侍卫从街头浩浩荡荡地走来,庞大的人潮,将空荡的街道占满,密密麻麻一片,如同浪潮般声势浩大。

五百名侍卫,实力最低的也是绿阶巅峰,突破蓝阶的,有足足五十余人,凌若夕仅仅只是抵抗那可怕的威压,就拼尽了全力,能够稳稳地站在原地屹立不倒,已经是她的极限。

“黑狼,带小白走!”自知不敌,凌若夕咬着牙,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冷声命令道。

黑狼拱着身体,全身的鬃毛纷纷竖起。

“拦下它!快,那是魔兽。”统领一眼就认出黑狼的不寻常,当即下令道,只可惜他话音刚落,众人只来得及看见一抹黑色的残影从眼前划过,下一秒,本该在甲板上的小奶包已然不见了踪影。

众人面面相觑,还没弄明白这人是怎么消失不见的。

凌若夕感觉到儿子的气息彻底消失,心头的大石总算是放下,双眼危险的眯起,袖中匕首咻地滑入掌心,准备放手一搏,没有了后顾之忧,这区区五百人,拼着重伤,她有把握能够逃出去。

“凌小姐,公然伤害本朝王爷,本官要将你押解入牢。”统领派遣了十人前去搜捕凌小白的去向,随后,将凤奕郯呼在身后,侍卫形成一个偌大的包围圈,将他团团护在中央。

凌若夕不屑地讥笑一声:“有种就来试试看啊,这么多人,应该够喂我的刀了。”

语毕,她整个人已一种肉眼无法看到的速度直逼统领身前,仗着出类拔萃的近身战,虽然修为比对方低了不止一点半点,但局面上看起来倒是势均力敌,凌若夕并不恋战,在窄小的街道上,打起了伏击战,数百人的目标人物,让她杀得兴起,手起刀落,一条条人命在她的手下被收割掉,那小小的一把匕首,像是阎王爷的勾魂藩。

她一路闯过人群,所到之处莫不是一片尸山血海,硬生生从人潮中撕扯开一条血路来,奋力杀出重围,不少侍卫被她不要命的阵势吓得双腿发软。

“疯子!她简直是个疯子!”

“不要怕,不过是个蓝阶初期的女人,大家一起上。”身受重伤的统领咬着牙,朗声说道,从后方朝着凌若夕扑去,同时,六名侍卫一拥而上,几乎封堵住了凌若夕所有的退路,她避无可避。

凌若夕根本没有躲闪,双足在地面一蹬,避开要害,背部被侍卫一掌击中,鲜血漫上喉咙,她死死忍耐住五脏六腑的剧痛,凌空与统领对掌,属于蓝阶的玄力瞬间爆炸开来,拼着重伤的危险,玄力反噬后,她不退反进,身体在空中九十度悬空反转,左手擒住统领的臂膀,右手猛地一划,瞬间割破了他的咽喉,血如泉涌自空中洋洋洒洒飘落下来,宛如一场血雨,溅洒在下方众人的身上。

虽然摆平了实力最高的统领,但凌若夕体内的玄力也几近枯竭,她刚想运气,谁料,筋脉传来一阵撕扯般的剧痛,疼得她浑身冒起了冷汗。

“呼!”后方一阵破空之声袭来,凌若夕下意识想要躲闪,但身体早已力竭已不受她的控制,凤奕郯从后偷袭,在空中一掌击中她的胸口,白色的人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轰然坠落倒地,砰地一声,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

凌若夕挣扎几下,艰难地想要站起,双腿颤抖地伸直,还未站稳,八名侍卫立马扑了上来,叠罗汉般将她狠狠压倒在地。

“滚开!”她奋力挣扎,匕首掉落在远处,只能赤手空拳用蛮力袭击着上方侍卫身体的要害,咽喉、眼睛、脊椎。

咔嚓几声碎响,两名侍卫折损在她的手里,凤奕郯眼眸一冷,撩了袍子一步一步缓慢地朝着凌若夕的方向走去,围聚的侍卫纷纷散开,给他让出一条道路来,他犹如被人顶礼膜拜般,走到了凌若夕跟前,轻轻蹲下:“jian人,你不是很能打吗?”

手掌握住凌若夕的手腕,用力一折,骨头应声断裂,整个手掌无力地朝内侧落下,凌若夕却连吭也没吭过一声。

“打断她的四肢,封住她浑身筋脉,把人押入天牢!”凤奕郯无情地命令道,亲眼看着凌若夕被侍卫折磨,心里说不出的畅快,这个方才还在他的面前耍横、逞能的女人,如今不也一样要对他服软低头吗?如此一想,他便忍不住仰天长笑,近乎张狂的笑声,在混杂了血腥味的空气里弥漫开来,分外骇人。

凌若夕怒得双眼一片猩红,玄力被封,四肢被折断,她如同尸体般被侍卫扛着带走,下巴也被人用力卸掉,只能用眼睛,狠狠地瞪着站在满地的尸山血海中,气焰嚣张的男人。

别让她有机会活着离开,不然,她必要手刃此人,将他千刀万剐!

被押入天牢,未免她逃走,凤奕郯亲自下令,不许找大夫给她医治伤口,任由她如同死尸般躺在肮脏的牢笼里,自己则风度翩翩地站在笼外,嘴里时不时啧啧两声,欣赏着凌若夕此时的落魄模样。

“三王爷,这儿地太脏了,不如您在外面坐坐,如何?”狱头殷勤地站在他身旁,点头哈腰地问道,一副小人的样子。

凤奕郯抿唇一笑,笑容里带着说不出的得意,“恩,本王这就走,这地方也只有下作的人才能待得下去,”说罢,视线越过牢笼的铁柱,直勾勾盯着里面气若游丝的女人,“凌若夕,要怪就怪你与本王为敌,胆敢伤害皇亲国戚,这次就算你有九条命,也逃不掉了。”

凌若夕索性闭上眼,连瞪他也觉得费力,她不愿意再做无用功,既然无法逃脱,还不如省点力气休养生息。

这里的环境虽然脏乱,但比起她上辈子做俘虏时的待遇已好了不少,她太过坦然的样子,让凤奕郯心里极为不舒坦,眉头一蹙,眼底划过一丝阴凉的冷光:“记得好好招待她,只要别把人弄死了,其他的,随你们处理。”

狱头搓着手,阴恻恻地笑了,“是,王爷请放心,奴才一定好好招待这位大美人。”

yin荡的笑声在幽森的天牢里徘徊着,犹如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