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3章 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第43章 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凤奕郯在皇城街道上,与丞相府大小姐发生争执,其残忍杀害侍卫八十余人,重伤近百人,近乎彪悍的伤亡数字,让凌若夕的大名再次誉满皇城,只不过这一次,再也没有人敢称她为废物,而是议论着,她被捕后将会得到怎样的处决。

北宁国国君大怒,当即下旨要将凌若夕斩首示众,丞相当天进宫,负荆请罪,让丞相一脉免受这次灾祸的牵连,二姨娘和凌雨涵等女眷,在后院里咒骂着凌若夕的愚蠢以及不自量力,幸灾乐祸着她现在的下场,巴不得她立刻被斩首,永绝后患。

凌雨涵穿着一席流苏长裙,带着一名丫鬟造访三王爷府邸,上门替自己的姐姐请罪,凤奕郯一改往日的温言细语,声称必将杀了凌若夕出心头这口恶气。

凌雨涵的行为,得到了不少人的称赞,在王孙公子眼里,她分明是为了姐姐劳累奔波,重情重义的女子,名望也随着水涨船高。

皇城背面,深山下方的地窖,乃是天牢的所在地,山脚有身负玄力的重病把守,层层警戒,方圆千米,很难见到百姓的行踪,据说,这里时不时会传出惨绝人寰的叫声,夜晚时分,听入耳中与厉鬼的嘶吼没有两样。

凌若夕低垂着头,不停地喘着粗气,身上的华贵长衫早已被皮鞭鞭挞得破破烂烂,除了一张脸,她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是完好无损的。

“切,这女人骨头还真硬,不管用什么办法leng是没听她叫过一声。”一名狱头提着灯笼在牢笼外巡逻,途径她所住的牢笼时,忍不住冲地上啐了一口,也不知这话是讽刺还是佩服。

三千青丝已被鲜血占满,一缕缕凝固成团,待到狱头离开后,唯一的光亮也随着消失,这座牢笼连一个通风口也没有,根本无法分清外面究竟是白天还是黑夜,不断有断断续续的抽噎声、求饶声、哭诉声从四周传来,这里关押着的,大多是违法乱纪的百姓,或者是一些官员、宫人。

凌若夕抬起手臂,看着被折断的四肢,眉头忍不住皱成一团,她身体的玄力被彻底封锁住,即便有法子将骨头接好,但她也没有把握能够拖着这具身体平安地逃出去,但若是任由伤势继续恶化,恐怕不需要多久,再想接上,就真的难如登天了。

一咬牙,她吃力地将左手手掌搭在右手手臂上,用力一掰。

‘咔嚓’

错位的骨头利落地接上,一阵剧痛从手腕传来,凌若夕却连眉头也不曾皱过一下,迅速将四肢接上,她靠着冰冷的灰墙,坐在稻草堆上,闭上眼,想要凝聚体内的玄力,冲破被封堵住的筋脉,每一次的冲撞,筋脉就会传来撕扯般的剧痛!一缕缕极其微小的玄力在筋脉中游走着,那滋味,活像是千刀万剐,饶是凌若夕早已习惯了疼痛,但还是忍不住掉下了冷汗。

“呼……”她长长呼出一口气,全身的力气仿佛都在这一刻被掏空,短暂的歇息后,凌若夕开始观察狱头的换班情况,随时准备着逃走。

她从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只要还有可能活下去,哪怕是再小的机会她也要把握住,若是没有机会,那就用这双手去创造。

只是不知道,这时候小白怎么样了。

想到儿子,凌若夕满是泥泞的面颊却浮现了一丝温柔,凌小白,那是她两辈子最为柔软的存在。

夜凉如水,整个皇城陷入了沉睡之中,一道小小的身影从暗巷里偷偷溜出,被泥巴糊弄得几乎看不清容貌的奶娃娃抱着一只宠物,靠墙穿梭着,时不时有巡逻的士兵从街头巷尾经过。

“小黑,你说凭着小爷和你能把娘亲救出来吗?”凌小白躲过又一波的巡视,有些气馁地蹲在地上,戳着黑狼的身体,糯糯地问道。

在他的心目中,凌若夕向来是无所不能的,被抓住这种事,他连想也不曾想过,却偏偏发生了。

短暂的惊慌后,他迅速冷静下来,乔装打扮把自己扮作街上的乞丐,这才躲藏过了士兵们的搜捕。

“吱吱吱。”黑狼朝着他叫了几声,想要安慰他,别这么快就放弃,就算小主人救不了那女魔头,不是还有少主吗?尖利的爪子轻轻拍了拍凌小白的胸口,细微的触感,却让凌小白整个人充满了勇气。

“小黑,你也觉得小爷能行的,对不对?”亮晶晶的眸子溢满了欣喜与激动,他捧着黑狼对上它那双几乎快要看不见的小眼睛,一字一字低声问道。

黑狼真的很想知道,那么英明的少主,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儿子?但看着这样的凌小白,它实在不忍心打击他,只能点头。

“好,我们这就去营救娘亲。”凌小白握紧拳头,一只脚刚从巷子里踏出去,眼前一道黑影快速闪过,他整个人已被抱在对方怀中,凌空飞起。

“哇!你是谁啊,快把小爷放下去,不然小爷就咬死你。”凌小白哇哇叫着,脑袋埋在对方的胸口,根本看不清来人的长相,只有耳畔不断刮过的冷风,提醒着他,正在高速行驶的事实。

黑狼自觉的在他怀里寻找了一个舒坦的位置靠下,小爪子死命的捂住耳朵,真不知道这凌小白明明是个男孩,怎么惨叫声,却比女人还要可怕,连它堂堂云族神兽也快要受不了了。

在皇城外一座独立的院落内落下,来人轻轻松开手,凌小白立即后退了一大截,满脸戒备地抬起头来,借着月光,总算是看清了掳走自己的人到底是谁。

“啊,是你!欠钱不还的坏蛋。”粉嘟嘟的手指指着云井辰那张妖孽般精美邪气的脸蛋,他失声尖叫道。

黑狼朝天翻了个白眼,绝不承认这小家伙是它承认的下一代云族继承人,真是丢脸死了。

“惊讶够了吗?”云井辰挑眉问道,凉薄的唇角划开一抹分外妖娆的笑,定眼看着自己的儿子。

凌小白急忙伸出爪子,一爪捂住自己的嘴巴,用力点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几下,看上去可爱极了。

“你娘亲的事,本尊已经知道,小家伙,想要本尊救她出来吗?”云井辰邪笑着轻声问道,嗓音里带着一股蛊惑的意味,像是引诱猎人的猎物,正在静静等待着猎物一步步走入陷阱中。

凌小白放下手,从上到下将他打量了一遍,挑眉反问道:“小爷凭什么相信你?”

娘亲说过,这人不是好人,他怎么可以接受他的帮助呢?

云井辰莞尔一笑,“除了本尊,你还能找到谁去营救你的娘亲,恩?”

这小家伙戒备心不小,看来她把他教育得很好,除了一些小孩通常不会有的癖好外,这个儿子还是让他很是喜欢的。

“就算没有你,小爷自己也能救出娘亲。”凌小白紧握着拳头,斩钉截铁地说道,他虽然小,但他知道,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这是娘亲告诉过他的话,他一直记在心里的,“娘亲说过,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比如做你的爹爹?”云井辰笑眯了双眼,看似玩世不恭的语调里,却暗藏着一丝认真与期待。

凌小白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口中哼哼两声:“原来你也对娘亲心怀不轨,哼,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云井辰很想提醒他,似乎他也是男人中的一个,虽然还没有发育完全。

“你是不是也和那个什么王爷一样,想要欺负娘亲?”凌小白卷起袖口,一副他只要敢点头,就要和他拼命的架势,逗得云井辰顿时失笑,他蹲在地上,凑近凌小白的跟前,手指戳了戳他粉嘟嘟的腮帮,触感和他想象中的一样,十分柔软,让人爱不释手。

“啊啊啊啊,恋童癖啊!变态啊,救命——”凌小白急得在原地哇哇直叫,他曾经听娘亲说过,这世上有一类人专门绑架小孩子,并且对小孩子有特殊的癖好,难道他今天就遇到了传说中的bt?

云井辰被他吵得耳膜发麻,反手将凌小白的嘴捂住,抱在自己怀中,嗅着他身上淡淡的奶香味,心情分外平静,他微微眯起眼,一字一字轻声说道:“我会把你的娘亲救出来的,相信我,恩?”

不是本尊,而是我,这是一个父亲对自己的儿子许下的承诺,虔诚且庄重。

凌小白微微昂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贝齿紧紧咬住唇瓣,犹豫再三后,才勉强点了点头:“那拉钩?”

“呵,果然是小孩子。”话虽如此,但他依旧伸出尾指与凌小白勾在了一起。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黑狼用力捂住自己的眼睛,难道傻病会传染吗?不然,为什么它最英明的少主现在也开始陪着孩子犯傻了?

“乖乖在这里等本尊,本尊去去就回。”云井辰使劲揉了揉凌小白的头发,又扯了扯他头顶上的那戳呆毛,尔后,翻身跃起,一瞬间,整个人就已消失在了大宅内,不见了踪影,此处是云族在北宁国皇城的产业之一,凌小白呆在这儿,绝对安全。

目送云井辰的身影离开后,凌小白才奇怪地喃喃道:“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呢?”

黑狼郁闷地趴在凌小白的肩头,废话,若不是它用了云族神兽与契约主人之间的灵魂传音,把这事告诉给少主,少主怎么可能这么快赶到?只是碍于物种的问题,即使黑狼吱吱吱吱叫了半天,凌小白也没弄明白,它到底在说什么。

“金山叔叔去救娘亲,那小爷也得做点什么!替娘亲出出恶气。”凌小白挥了挥拳头,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小黑,咱们去找那什么王爷算账,你说好不好?”

黑狼很想拒绝,要是被少主知道,它会被刮掉一层皮的,但看看凌小白跃跃欲试的模样,总是有再多的怨言此时此刻它也说不出口了,只能点头,反正有它在,谁也别想伤害到这奶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