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4章 凤奕郯身中剧毒

第44章 凤奕郯身中剧毒

谁也没有注意到,被一只仓鼠拽住衣襟的小奶娃居然趁着夜黑风高偷偷潜入了三王爷府邸,那么多的死士在府内把守着,愣是没有察觉到他们的行踪,一路畅通无阻进入王府,凌小白偷偷摸摸从下人那儿听到凤奕郯的下落,咧开嘴,嘿嘿地笑了两声,抱着黑狼朝着书房的方向直奔而去。

此时,天牢。

又一轮的酷刑后,凌若夕被接上的骨头终是被发现,狱头阴狠地笑着,再次将还未愈合的骨头折断,随手把人抛入牢中,转身准备去歇息,铁门哐当一声合上,凌若夕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苦笑着盯着又一次宣告阵亡的四肢,摇摇头,刚准备把骨头接上,谁料,耳边传来一声细碎的声响,她立即警觉,猛地转过头去,只见在黑漆漆的牢笼外,一抹红色的人影张狂地站立着。

是他?

眼眸微微颤了颤,她靠着墙,眸光森冷地凝视着牢笼外不请自来的男人,他来做什么?看她这个阶下囚吗?

云井辰打晕了狱头,夺走了他们手里的钥匙,打开牢门,肮脏的环境,他一席华衣锦缎站在其中,明显显得格格不入,浑然天成的贵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犹如暗夜中的君王,邪魅、傲然。

“不过短短数日没见,你就把自己给弄成这副德性了?”嘴唇轻轻蠕动几下,轻柔的话语被玄力送入凌若夕的耳中,除了她之外,并无一人听到。

这人,是特地来羞辱她的吗?凌若夕面色冰冷,即使身为阶下囚,在她的身上也丝毫找不到任何一丝的气馁与妥协,有的只是死水般的古井无波。

“想出去吗?本尊可以带你走。”云井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当他看见凌若夕被折断的四肢以及身上淋漓的伤口时,脸上的笑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与她相见数次,这个女人骄傲不逊又心狠手辣,何时有过如此狼狈的时候?

那些人,竟然敢……

怒火来得毫无缘由,他只想亲手杀了这帮伤害她的人,用他们的鲜血浇灭他心底勃勃爆发的滔天盛怒。

凌若夕微微一怔,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他为什么要救自己走?

“你这副表情,是在对本尊心存怀疑吗?”云井辰提着衣摆,凑近凌若夕的跟前,不顾她瞬间绷紧的身体,微凉的手指轻轻抚过她的手腕,眉头猛地一皱:“多次骨折,其他的应该是皮外伤,你的玄力被封了?”

凌若夕点了点头,若非如此,她怎么可能会被困在这种地方,难以逃出生天?

“本尊先救你出去。”这里毕竟不是治疗的好地方,云井辰刚伸出手,想要将凌若夕抱起,谁料,牢笼外忽然间灯火通明,火把的刺目光亮,从前方传来,还有凌乱的脚步声,以及那可怕的属于高手的威压。

凌若夕脸色骤然一变,狠狠瞪了云井辰一眼,示意他快走,现在出去,他们俩只会成为瓮中之鳖,更何况,她和他无亲无故,她不愿意拖他下水,得罪皇室的罪名,并非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糟了,官差被打晕,有人劫狱!”

“快封锁所有出路,进去搜。”

脚步声由远及近,云井辰却站在原地没有一丝动静,只是拧起眉头,看着不肯离开的凌若夕,薄唇紧抿。

眼见脚步声愈发靠近,凌若夕心头也不禁泛起了一丝急切,她狠狠瞪了云井辰几眼,发烫的喉咙,挤出一个沙哑的字:“走。”

“本尊定会救你离去,等着。”云井辰身影一闪,匆忙涌入天牢的侍卫只看清一道红影在眼前闪过,甚至有些人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是敌人?”

“快去看看犯人是否被劫走了。”

……

从宫中派来的近卫军将整个天牢塞得满满的,当他们看见牢笼里依然存在的凌若夕时,提高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咦?你们快看,锁被人打开了。”一名近卫军指着被云井辰打开的铁锁,惊呼道。

“刚才真的有人劫狱,快去禀报皇上,封锁全城,那人一定是和伤害王爷的人是一伙的。”领头的近卫军伍长咬着牙,冷声命令道,他们刚接到指令,三王爷在府中遇到袭击,手臂被伤,且伤口染有剧毒,如今太医正在王府替他会诊,皇上不放心天牢的情况,让他们前来看看,果不其然发现有人打算截囚。

凌若夕冷冰冰地看着这帮近卫军手忙脚乱指挥着,忙碌着,嘴角扬起一抹讥笑,凭着云井辰的能力,一个人想要脱身,轻而易举,他们没有看清他的容貌,就算想抓人,也抓不到。

截囚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入皇宫,北宁国皇帝立即下令,勒令封锁整座皇城,全城搜捕敌人的行踪,务必要将那人生擒,拿到解药,解三王爷身上的剧毒。

凌若夕再次被提审,各种酷刑连番上阵,但她却咬着牙关,没有吐出一个字,这么落后的刑罚,与她在组织里的疼痛训练比起来,根本是小儿科。

没有从她嘴里套出有用的情报,狱头只能悻悻地罢手,凤奕郯的情况危在旦夕,十多名顶尖的太医、炼药师、炼丹师齐聚一堂,却只能以毒攻毒,暂时压制住不让毒素向心脏蔓延。

“朕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付出多大的代价,必须要把三王爷治好,朕要看到一个完好无损的王爷,懂了吗?”北宁国国君深夜出宫乘坐龙撵抵达王府,看着满屋子束手无策的太医,他气得想要杀人,**躺着的,是他的弟弟,是北宁的三王爷,不过是受了点小伤,集聚这么多的人,却没有办法,那他养着这帮人做什么?

“皇上恕罪,请皇上恕罪啊。”太医哭得老泪纵横,不停地在地上磕头,砰砰声此起彼伏,从内室的帐幔内传出的让人心痛的哀嚎声,更是叫皇帝的心,犹如刀绞。

“来人啊,把今夜王府所有巡逻的侍卫通通拉出去砍了!连一个秘密潜入的贼子也抓不住,留着他们还有什么用?”皇帝一声令下,三王府前院,血流成河,五十多名巡逻的侍卫,全数惨死,导致王府内人人自危。

发作了一通后,皇帝心头的杀意总算是勉强平复下来,他穿着一身龙袍,神色疲惫地跌坐在木椅上,冷冷地盯着满地的太医,沉声问道:“你们老实告诉朕,皇弟他究竟中了什么毒?你们可都是北宁国最好的大夫,最好的炼药师,连你们也无能为力吗?”

“回禀皇上,此毒甚是剧烈,微臣等看过王爷的伤口,应当是被魔兽所伤,一些魔兽爪子、牙齿天生带有剧毒,若不弄清是哪种魔兽,微臣真的无法下手啊,如今只能靠以毒攻毒的法子,再由高手替王爷输送玄力勉强保住心脉,但若在毒性再度爆发时,仍旧找不到解药,王爷他……他……”太医说着说着再也说不下去了,只因为从皇帝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压力太过骇人,让他心头不禁一颤,唯恐成为了君王怒火下的牺牲品。

“你们呢?”皇帝锐利的眼眸转向一旁的炼丹师,逼问道。

“皇上,我等与太医的意见相同,必须要对症才能下药。”炼丹师哆哆嗦嗦地说着,脸上冷汗不止,虽说他们已是北宁国内顶尖的炼丹师、炼药师,但他们却是依赖皇权才能得到至高无上的荣誉,自然也不敢去触怒这一国之君。

“哼,一帮饭桶!”皇帝一掌狠狠拍在身下木椅的扶手上,怒气横生,“朕养你们就是为了听你们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吗?”

“请皇上息怒。”众人再次叩首,整个卧房的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让人几乎快要窒息。

内室里传出的痛苦惨叫仍在继续,皇帝听着一颗心几乎揪在一起,北宁国先帝子嗣稀少,如今仅存的,只有他们二人,若是失去这个弟弟,他便真的要成为孤家寡人了。

北宁国皇帝神色颓唐,清秀的面容浮现了一丝暗色,但很快,他便平静下来,所有外露的情绪通通被敛去,只剩下一片平静,这才是一位帝王该有的姿态,“知道今夜闯入王府的究竟是什么人吗?”

“应当是玄力修行者,而且,还拥有一头魔宠,能够悄无声息潜入王府,修为必定极高。”王府的管家站在一旁冷静地分析道,“若不是王爷受伤后发出声响,奴才等恐怕至今也难发现,等到奴才们闯进去,贼人已经破窗而出了,当时书房内一片狼藉,没有掌灯,无人看清贼人的样貌。”

他们到死也难想到,今夜动手的人,只是一个五岁大的小奶包。

“皇上,天牢传来消息,今夜有人劫狱,妄想劫走凌若夕,恐怕那些贼人与这丞相府大小姐脱离不了干系,必定是声东击西,兵分两路一边前往天牢截囚,一边潜入王府伤人。”得到天牢传来的消息,管家再度猜测道。

“哼,凌若夕!吩咐下去,她的死刑提前,五日后问斩!朕就不信,用凌若夕还引不出这帮人!不论如何,五日内定要将这则消息传遍天下,届时,朕在刑场布下天罗地网,让这帮藐视皇权,重伤朕皇弟的贼子一一伏法!”皇帝这次是动了真怒。

第二日,三王爷凤奕郯身中剧毒的消息,不胫而走,与此同时,还有凌若夕五日后菜市场斩首的旨意,不少人纷纷议论着,自从这大小姐回到京师后,皇城内,就没有过一天的安宁,不少人将她视作扫把星,视作灾星,恨不得立即将她处死。

这些流言,没少有二姨太在背后推波助澜,另外几房姨太太,纷纷作壁上观,嫡女一死,他们这些偏房的子嗣的身份,自然会水涨船高,一时间,整个丞相府暗潮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