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5章 落井下石的女眷们

第45章 落井下石的女眷们

云井辰悠然坐在大宅正厅的木椅上,修长的手指轻轻把玩着手里的茶盏,白色的雾气遮盖住了他脸上的神色。

凌小白乐呵呵地抱着黑狼从厅外走了进来,在见到他时,双眼蹭地一亮,忙不迭迎了上去:“娘亲呢?”

“本尊应当问你,三王府的事,是不是你带着黑狼做的?”云井辰放下茶盏,浅薄的眼皮缓缓抬起,锐利如刀的视线直直落在凌小白的身上,让这个天不怕地不怕向来只怕娘亲的小奶包,竟有些心虚,慌乱地将目光移开,不敢与他对视。

他这诡异的举动,已让云井辰了然,嘴角邪魅的浅笑加深几分,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干得漂亮,替你娘好好出了一口恶气。”

即便凌小白不做,救出凌若夕后,他也会亲手替她报仇,且不说这种情绪究竟因何而来,但既然他想,云井辰自然不会压抑,他向来我行我素,从不在意其它。

“诶?”凌小白原以为会挨骂,可没想到竟还得到了一顿夸奖,机械地眨了眨眼睛。

“出发点固然好,但是,因为这件事,天牢的守卫再度加强,并且经过昨晚这么一闹,那里肯定成为了龙潭虎穴。”云井辰含笑说道,虽说是龙潭虎穴,但在他的脸上却丝毫看不出任何一丝的畏惧,反而有些跃跃欲试。

“那怎么办?你是不是怕了?如果你怕了,小爷自己去救娘亲。”凌小白撅着嘴,低声嘀咕道。

“怕?本尊的人生里还从未有过这个字,不过,本尊觉得,你的娘亲必然不想带着你四处奔波,四处逃难。”昨夜的行动始终太鲁莽了,不仅是凌小白,还有他,即使昨夜将人救出来,天大地大,处处是皇权遍布的城镇,一旦被发现,将是永无止尽的追杀与搜捕,此乃下策。

“你是不是昨天见到娘亲了?”凌小白轻轻扯着云井辰的衣袖,低声问道,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忐忑与不安,即使再怎么成熟,他也只是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头一次离开娘亲这么久,心里的思念与牵挂与日俱增,他害怕着听到任何不好的消息。

“恩。”云井辰微微颔首,火红的衣衫在椅子上朴散开来,绣着金se图纹的华服,衣襟微微敞开,露出壮硕、性感的胸口,精湛的锁骨朝外凸起,让人只想扑上去啃食一番,这个男人,即使什么也不做,也有着将人迷得神魂颠倒的魅力。

“娘亲她过得好不好?她有没有想念小爷?”凌小白连连问道,眼眶微微红了一圈,自从凌若夕被捕后,他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但是现在,他却强撑着,强忍着。

“想哭了?”云井辰眼眸一暗,故作戏谑地勾起嘴角,手指抹去凌小白眼角上滑落的泪珠,“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

“小爷没哭!”凌小白挺着胸膛,大声反驳道,但金豆子却源源不断地从他的眼眶里滑落下来,怎么擦也擦不完。

“她会没事的,不论有什么事,本尊都会替你们摆平。”云井辰伸出手,将小奶包紧紧抱在怀中,沉声许诺道。

好不容易将凌小白不安的情绪安抚下来,天已渐渐沉了,整个皇城依旧处于戒严中,百姓们足不出户,丝毫没有了往日里热闹、繁华的景象。

丞相府,凌相面露纠结坐在书房的椅子上,面前的花梨长桌摆放着厚厚一叠宣纸,每一张都写着苍劲有力的‘静’字,烛光闪烁,映照着他的面容也有些许晦暗不明。

“老爷?”二姨娘捧着宵夜推门进来,见着他一副落寞的样子,心头咯噔一下,老爷该不会在替凌若夕那贱蹄子烦恼吧?

“你来了,怎么还没歇息?”丞相敛去眸中外露的情绪,招招手,将二姨娘搂入怀中,关心地问道。

“我这不是心里惦记着若夕的事吗?这次闹得这么大,要不是皇上开恩,保不定咱们全家都得跟着受罚,诶,如果姐姐还在,一定会心疼吧?”二姨娘抬起手拭去眼角的泪珠,唏嘘长叹,一副替凌若夕牵肠挂肚的样子,倒是让丞相也跟着惆怅起来。

“以前她虽然愚笨,到底还是听我这个做爹的话的,可是现在呢?她才回京多久?竟胆子大到公然在大街上与三王爷动手,还杀了那么多侍卫,你说,六年不见,这孩子怎么变得如此陌生呢?以前别说是杀人,即使是厨房里宰只鸡,她也得晕上好几个时辰。”丞相连连摇头,曾经凌若夕文不能武不行时,他嫌她是累赘,是废物,如今她有能耐了,有本事了,他又有些怀念以前安安分分的女儿。

二姨娘眼眸一沉,她就知道大夫人虽然死了,但在他心里头,还是惦记着的,即使这凌若夕犯下滔天重罪,他还是有几分舍不得,心里的嫉妒,如同毒草般疯狂滋长,被烛光模糊的俏丽容颜,有一瞬的扭曲,下一秒,又恢复了那副小鸟依人的模样,“老爷若是当真放心不下,要不我明儿进宫去求求太后、太妃,讨个恩典,去天牢看看她?”

丞相想了想,终是点头同意了她的建议,“你见到她后,要好好给她说,争取赢得三王爷的原谅,让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等到她出来,我安排个幽静的院子,让她去住上几年,待到风波过去,大家淡忘了这件事,再回京。”

这是想要将凌若夕驱赶出京师重地,流放在外,二姨娘心头一喜,哪里能不答应?当初她能将这嫡女赶走六年,如今自然也能将她再一次撵走,只不过这一走,呵,恐怕她就永远也别想再回来了。

第二天清晨,二姨娘带着凌雨涵进宫面见太妃,在宫里哭了许久,这才求来恩典,可以进天牢见凌若夕一面,两人一身盛装,彩色缤纷的华衣加身,远远看去,如同一只即将展翅欲飞的蝴蝶,马车缓慢驶出皇城,远离繁华的城镇,抵达北面深山山脚,一列披盔戴甲的侍卫立即将车辆拦截下来。

“什么人?”

“我们是丞相府的家眷,得蒙太妃恩典,特地前来看看日前被捕的大小姐凌若夕,请官爷通融一下。”二姨娘做足了姿态,将一个为嫡女操心的继母形象表演得淋漓尽致,凌雨涵更是在一旁暗暗垂泪,白色的面纱后,那晶莹的泪珠滚滚落下,让这帮侍卫也看得心生怜惜。

凌若夕左腿搭着右腿,姿态悠然地靠着墙壁随意坐着,虽然披着一身破烂的衣衫,浑身血迹斑斑,但她悠然自得的姿态,却仿佛在自家庭院,而不是人人畏惧的大牢。

二姨娘原本以为会看到一个落魄的阶下囚,却万万没有想到,即便身处这样的环境,她居然也能过得有滋有味?心底说不出的膈应。

“姐姐!”凌雨涵柔弱地唤了一声,双手紧紧握住牢笼的铁栏,痴痴地朝里面望着、瞧着,不知情的,还以为她们姐妹俩的感情有多好呢。

但只有凌若夕自己知道,那隐藏在朦胧泪眼后的,是胜利者的得意与鄙夷,还有深深的嘲弄。

眉心微微一跳,寒潭般的黑眸直勾勾对上凌雨涵泪花带泪的眼睛,那仿若枯井般,波澜不惊的眸子,让哭哭啼啼的凌雨涵下意识止住呼吸,被她这么盯着,像是被无情的死神盯上一般,一股寒气蹭地从背脊爬上脖颈。

“姐……姐姐?”她喃喃低语道。

“两位贵人请便,奴才就在外边儿候着,有什么事尽管吩咐。”狱头笑吟吟地将铁锁打开,搓着手,弓腰退了下去。

直到外人离开后,二姨娘脸上慈善的笑,瞬间淡化,她鄙夷地瞅了瞅这间牢房,嘴里发出啧啧的鄙弃声,“哎呦,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啊?瞧瞧,这都什么味儿?就算是阿猫阿狗,也不会住这种地儿吧?”

奚落的言语尖锐且刺耳,凌若夕眼眸一冷,依旧悠闲地坐在地上。

“呀,若夕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浑身是血啊?”二姨娘捂着嘴故作惊讶地发出一声惊呼,但眼底染上的笑意,却泄漏了她此刻幸灾乐祸的心情。

看着这样的凌若夕,她心里头只觉得畅快。

“若是大夫人还在啊,指不定现在心有多疼呢,她是最疼你的,哪儿舍得让你受这份罪啊?”二姨娘说着摇摇头,“不过啊,这也是你自找的,谁让你这么没有眼色,得罪了三王爷呢?还真以为六年不见,长本事了,哼,还不是和以前一样,只知道给相府添乱,给我们抹黑。”

“不装了吗?”凉薄的嘴角缓缓翘起,言简意赅的四个字,却带着说不出的讽刺与嘲弄。

“你这是什么态度?还以为你是相府的嫡出大小姐吗?你现在就是一个阶下囚!”二姨娘怒声低喝道。

“娘!”凌雨涵不赞同地遥遥脑袋,在一旁轻轻替二姨娘拍着胸口顺气,尔后,才幽幽道:“姐姐,娘她只是一时气急了,你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不管怎么样,你始终是我的姐姐。”

凌若夕对她的示好不置可否,会叫的狗不咬人,这个道理她比谁都明白,想要在她面前演戏,凌雨涵根本不够资格!

“姐姐,其实爹爹也不愿意见到你落难的,要不,您就去给三王爷认个错,或许他会原谅你呢?”凌雨涵提着裙摆,蹲在凌若夕身旁,柔声说道。

“认错?”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话语般,凌若夕冷冷地笑了,“我为什么要去?”

对她的儿子出手,这种人死一百次也不足惜。

没有人,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小白,这是凌若夕心底唯一坚持的,也是她此生仅有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