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6章 要认儿子,拿出证据

第46章 要认儿子,拿出证据

“你!你是想让丞相府因为你被三王爷迁怒吗?”二姨娘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凌若夕仍没有认错的念头,尖声质问道,“你伤了三王爷,这是要诛九族的!”

“你究竟是害怕丞相府被我牵连,还是害怕,因为我而让你的女儿,从此再也入不了凤奕郯的眼,恩?”凌若夕凉凉地问道,血迹斑斑的脸蛋上挂着一抹冰冷的浅笑,直勾勾盯着二姨娘,那目光锐利得似能将所有的假面通通刺穿。

二姨娘心头咯噔一下,满脸惊恐,“你……你……”

这个jian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

凌雨涵同样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她内心深处最大的秘密被人看穿,这让她怎能不惊讶?

凌若夕原本只是猜测,现在看来,还真的被她给猜中了,如此一来,一切就都说得通了,难怪从小她们便不留余力的想要抹黑前身的名誉,难怪六年前的意外发生后,她们俩会在暗地里推波助澜,将前身赶出丞相府,甚至于,险些杀了自己。

“妹妹看上了三王爷?我曾经的未婚夫?这可怎么办呢,”凌若夕貌似纯良地歪着头,“这件事如果被爹爹知道,被太妃知道,在婚约还没有解除前,妹妹就对三王爷情有独钟,甚至,到了现在,仍旧打着为我的名义,却盘算着如何让三王爷高看一眼,不知道太妃会不会允许这样的妹妹进入王府。”

一个还在闺阁中,便心如蛇蝎算计嫡出大小姐的亲姐妹,怎么可能成为三王妃?怎么可能进入皇室?凌雨涵脸色顿时一白,惊骇地看着凌若夕,一时间竟被吓得六神无主。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么污蔑你的妹妹?”二姨娘率先回神,这件事她绝不能承认,否则,女儿的名誉将会一落千丈!她用了半辈子的时间,好不容易成为丞相府的二夫人,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女儿成为王孙贵族眼里的宝贝,将来前途不可限量,绝不能就这么被人破坏掉。

精致妆容后的容颜浮现了一丝决然的杀意,要想事实被掩盖,最有效的方法便是让凌若夕成为一个死人!

察觉到牢房里突然暴涨的杀意,凌若夕眼眸一冷,红肿的手腕微微用力,手指以一种近乎扭曲的姿势弯曲着,只要她们有任何异动,她便能先一步让她们变成死人。

“娘亲。”凌雨涵轻轻扯了扯二姨娘的衣袖,冲她遥遥脑袋,现在不是对凌若夕下死手的最好时机,如果她死在这儿,她们母子俩就成为了嫌疑最大的要犯!

二姨娘勉强冷静下来,自然也想通了这一点,她阴狠地瞪了凌若夕一眼,口中道:“我和雨涵好心好意来看望你,没想到你却不领情,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就在这儿等着数日后执行死刑吧,哼!”

说罢,她猛地挥动衣袖,领着凌雨涵扬长而去。

直到两人的气息完全消失在这肮脏污秽的天牢中,凌若夕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脸上浮现了一丝疲惫。

丞相府内的暗潮,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啊。

闭上眼,在脑海中自动过滤着有关于过往的记忆,不得不说,二姨娘的演技的确是拔尖的,在前身残留下的记忆里,她在人前人后一直是温柔贤良的模样,直到六年前的事情发生时,一直是这样,而这位妹妹,更是从小便一口一个姐姐叫得格外亲昵。

而现在,是因为认定了她逃不掉这次的死劫,所以,连伪装也不屑了吗?迫不及待跑到天牢中来,想要看看自己落魄的下场?

凌若夕冷冷地勾起嘴角,她会活着的,活得好好的,成为这些试图看她笑话的人,永远的噩梦!

入夜,云井辰总算是把自己的儿子哄得睡着,离开卧房,转身步入前厅,随手提起桌上的茶壶,替自己斟了一杯温茶。

如今凌若夕身陷大牢,不日便将会被处斩,救她,不难,难的是,若贸然将她救走,恐怕她这辈子将会成为北宁国君追杀的对象。

“突破点是凤奕郯吗?”低垂下的眼睑闪烁着淡淡的冷意,云井辰抿唇一笑,心里头已有了一个未成型的主意。

子夜时分,天牢内安静得只能听到灰墙上焚烧的火把声,滋滋滋滋,细碎却又阴森。

原本闭目小憩的凌若夕忽然睁开眼,目光精准地看向牢门,“不是让你走吗?”

“呵,本尊要去哪儿,是本尊的自由,这天牢可有写明不许本尊出入?”明明暗暗的光线下,云井辰一席红衣凛凛,傲然站在外面,修长的手指间赫然把玩着一串钥匙,狭长的眼眸正饶有兴味地盯着她,却在看见她身上多出的伤痕时,嘴角邪气的笑容淡化了几分。

她又被用刑了?

该死!

“你就这么任由他们动手?”

突如其来的怒火,让凌若夕有些茫然,这男人大半夜跑来对她发什么脾气?

“说话!”云井辰忽然间有些想要不管不顾,直接把这女人打包带走的冲动,管她什么未来,管她什么北宁国,身为第一世家少主的他,难道还不能保护她周全吗?

凌若夕懒得搭理他莫名的怒气,双眼缓缓闭上,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皇帝已经下旨,要将你处斩。”

回应他的,依旧是一片沉默,即使是在听闻死亡将至的消息,她的身上依旧找不到一丝的惧怕。

“凌小白为了你,偷偷潜入了三王爷府,重伤了凤奕郯。”云井辰有些期待,知道这个消息后,她还会不会无动于衷。

眉梢微微一跳,凌若夕再次睁开眼,“他安全吗?”

没有责备儿子的莽撞冲动,没有斥责他的不自量力,她第一句话问的,是凌小白的安危。

在凌若夕看来,凤奕郯是生是死,对她根本无关紧要,他的命,甚至还比不得凌小白一根头发来得重要。

“好歹他也是你曾经的未婚夫啊,女人,你当真一点也不关心他的死活?”云井辰蓦地想到,云十二传回的消息里,可是清清楚楚地写着,这女人曾经对凤奕郯的痴迷,可现在看来,她这哪儿是对凤奕郯有半点情意的表现?

“他死了吗?”凌若夕淡漠地问道。

“不曾,只是重伤。”黑暗中,云井辰慵懒地声音清晰无比的传来,甚至透着几分笑意。

“既然没死,我担心什么?”凌若夕理所当然地说道,“你能够出现在这里,看来小白也应该没什么大的问题。”

“他的问题不大,可你,就难说了。”云井辰低声提醒道,他很不明白,这个女人明明危在旦夕,为什么还能够这般冷静?是她真的不怕死,还是因为自信在握?

凌若夕白了他一眼,难说?有多难说?凤奕郯重伤,若是只为了出口气,皇帝必然会毫不犹豫的即刻将她处死,而不是应该宽限多日,这其中必然有不能将她立即处死的理由。

“凤奕郯体内有黑狼的剧毒,若是没有解药,最多半月,他必死无疑。”云井辰好似知晓她心里在想什么似的,解释道,手腕一翻,麻利地将铁锁打开,抬脚走了进来,窸窸窣窣的碎响,并没有引来天牢的狱头,想也知道,他在进来前,必定是做了一番准备。

“哦。”凌若夕云淡风轻地应了一声。

“你不害怕?或许你的命真的要走到尽头了。”

“你觉得他们会这么轻易的杀了我吗?”凌若夕讥讽地扯了扯嘴角。

云井辰嘴角的笑容蓦地加深几分,她果然是个聪明的女人,身手不错,脑子又机灵,这样的女子,世人究竟要多眼瞎,才能把她当作废物?

云井辰很怀疑这些年来,京师里的众人是不是眼睛被SHI糊了,竟把一颗明珠,当作鱼目。

“带小白走。”凌若夕没有去猜他心里的想法,沉声命令道。

“恩?”云井辰略感意外,妖孽的容颜浮现了一丝错愕,随即,又笑道:“本尊凭什么答应你?”

“你会的。”凌若夕说得极为笃定,他三番四次出现在自己面前,难道不是为了凌小白吗?他们俩如出一辙的容颜,只要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穿他们之间的关系,根本无需自己多说什么,只要小白安全离开,她就没有了后顾之忧,能够尽快离开这里。

说到底,凌若夕之所以能够忍受残酷的刑罚,不过是因为凌小白还在外面,她担心自己一旦逃离后,会牵连到儿子身上,如果凌小白安然无恙,想要离开,对她来说易如反掌。

“就凭你现在的身体,你以为你逃得掉吗?”云井辰深深地望着她,不明白她的自信究竟从何而来,“你体内的玄力被封,即使能够离开牢笼,但皇城内外无数高手,你能逃得过他们的围追堵截吗?”

“为何不能?”即使没有玄力,只要她想逃,必然能逃出去,这一点凌若夕深信不疑,不是空口无凭的自信,而是源于对自身实力的笃定,星辰般的眼眸璀璨发亮,一时间竟让云井辰整个人彻底怔住。

他很想笑话她的自负,很想告诉她,她的话有多无知有多可笑,但偏偏,在她这般坦然、自若的表情下,所有质疑的话语通通只化作了两个字——相信。

他从来没有碰见过这样的女子,一次次让他意外,一次次让他好奇。

“好,本尊答应你,保儿子平安。”

“是我的儿子。”凌若夕眼眸一冷,对他那句亲昵的称呼有些不满,那是她的儿子,不是他的!

云井辰莞尔一笑,身影蓦地一闪竟诡异地出现在了凌若夕的跟前,“你愿不愿承认,小白他都是本尊的儿子,凌若夕,事到如今,你还妄想能够隐瞒本尊吗?”

心头微微一沉,但她的脸上却依旧是一副平静的模样,“证据呢?”

这世上还有比她更会演戏的人吗?凌小白的模样,和他根本是一模一样的,这是铁一般的证据,可她偏偏却……

云井辰心底泛起一丝冷怒,六年前的一夜春宵,她就这么想要忘记?这么想要和自己撇清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