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7章 有恃无恐的女人

第47章 有恃无恐的女人

凌若夕平静地靠在墙角,对上某人几乎快要喷火的视线,心里有些紧张,但更多的却是无畏。

这个时代还没有dna技术,仅凭着相似的容貌就想认儿子,可能吗?

“等你出来,本尊要与小白滴血认亲!”云井辰一字一字狠声说道,原本以为这番话会让她慌乱,但看着眼前这张平静的容颜,他心里却泛起了困惑,她为何还能如此镇定?

“好,没问题,但在这之前,我要小白平安,他若掉了一根头发,我会亲手杀了你。”眼底蓦然升起的杀意,浓郁得让人毛骨悚然,她是认真的,云井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恶狠狠瞪了她几眼,立马转身离去,他怕再留下来,他会认不出亲手掐死这个女人。

待到他的身影消失后,凌若夕才长长呼出一口气,滴血认亲?嘴角弯起一抹古怪的微笑,这种方法有太多可以让她作弊的机会了,到时候只要血不能相融,他就绝不可能再纠缠在他们母子身边。

云井辰带着一身的冷怒离开天牢,刚回到皇城,他便注意到云旭留下的暗号,当即改变路线,朝着南面的深山飞了过去。

“少主。”云旭风尘仆仆地从族里赶来,刚毅的容颜带着淡淡的疲惫,见云井辰出现,跪在地上恭敬地请安。

“不是让你和云玲留在族里,注意二少爷的动静吗?为何会擅自离开云族?”云井辰危险地眯起眼,沉声问道,晚风中,他身上火红的衣诀被吹得猎猎作响,墨发张狂地翻飞着。

云旭当即道:“少主,二少爷近日来与几位长老暗中有所往来,属下恳请少主尽快启程回去,不然,若是让二少爷拉拢了几位长老,对少主的地位必将有所影响啊。”

云族二少爷云井寒,云族族长二房所生的庶出子嗣,也是云井辰的同父异母的亲弟弟,但因为其庶出的身份,且修为、手段弱于云井辰,以至于无法成为云族继承人,但这些年,他始终不曾诚服过,在暗地里想要打压云井辰的势力,将其取而代之。

“本尊在京师还有要事要办,你且回去,等到事情办完后,本尊自会回到族里。”云井辰并没有当即启程,如今凌若夕仍旧被困天牢,一日确定不了她的安全,他怎能私自离去?

“可是……”云旭还想再劝,毕竟,少主不在云族,这可是给云井寒动手的机会啊。

“不必再说,我意已决。”云井辰决然的态度,让云旭只能妥协。

“是。”他不甘心地看了云井辰几眼,最后终是满脸失望地离去。

“云井寒,本尊的亲弟弟啊……”云井辰孤身站在深山丛林之中,借着朦胧的月色遥望着云族的方向,略显惆怅的呢喃,从他的嘴里吐出。

三日的时间转瞬即逝,凤奕郯的病情并没有得到缓解,每日从三王府里都会传出他惨绝人寰的哀嚎声,不少百姓对这座府邸选择绕道而行,那惨叫声,光是听听就让人心底发凉。

“三天了,你们还没有找到医治三王爷的方法吗?”皇帝气急败坏地坐在御书房内的龙椅上,看着下方面如死灰的太医,心头的怒火蹭蹭地燃烧着。

“皇上,找不到魔兽的品种,微臣等真的无能为力啊。”太医们这几日甚至连眼也不敢闭上,他们甚至拜访了轩辕世家的人,希望能够找出毒药的来源究竟是何种魔兽,但始终一无所获,这让他们根本无从下手,又要怎么炼制出解药呢?

“饭桶!废物!”皇帝气得随手抓起龙案上的奏折,狠狠地朝下方扔去。

一想到王府内被毒药折磨的亲弟弟,他的心就犹如刀割,疼得快要窒息。

“摆架,朕要去天牢。”

“皇上万万不可!”太监总管被这突如其来的命令吓了一跳,急忙匍匐,希望能让皇帝打消去见凌若夕的想法,“皇上乃千金之体,万一有所损伤……”

“如此之外,你们还有别的办法吗?凌若夕的同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踪影,万一处斩时,他们没有出现,你们要朕眼睁睁看着皇弟他痛苦到死吗?”皇帝怒声质问道,如今,他只希望能够从凌若夕的嘴里套出有关毒药的消息,救凤奕郯一命。

众人见劝说无望,只能选择妥协,上百名青阶实力组成的护卫队,一路上护送着皇帝前往天牢,两名蓝阶修为的武将高坐在骏马上,在前方开路,皇帝脸色难看地坐在龙撵中,不停用手指揉着眉心。

凌若夕,如果可以,他真恨不得立马宰了这个目无王法的女人,但偏偏,他弟弟的命就握在对方的手心里,这才让他两难啊。

“奴才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留守在天牢外山脚边的侍卫,向着龙撵屈膝行礼。

“都起吧。”皇帝微微抬手,步下龙撵,看着眼前伸手不见五指的通道,眉头不自觉皱起,“你们都在外候着。”

“可是……”士兵们有些不太放心,毕竟,这里面关押的,可都是心狠手辣的罪犯啊,万一皇上要是发生意外,他们的小命可都得丢掉了。

皇帝头也没回地罢罢手,“无碍,朕不会有事。”

凌若夕正躺在稻草堆上,奇怪地想着今儿怎么没人来给她上刑,忽然,牢门外传来沉稳的脚步声,她蓦地睁开眼,整个人弹地而起,如同野兽般戒备的目光,直勾勾盯着牢笼外的漆黑通道,眸光锐利森冷。

金灿灿的身影由远及近,用金线绣成的九爪金龙清晰地布满了整个衣袍,整个皇城能够穿戴金色衣衫的人,必然是皇室中人,而九爪金龙,则是帝王身份的象征,来人的身份已不言而喻。

凌若夕眼眸微微闪了闪,依旧躺在地上,纹丝不动,丝毫没有见到帝王该有的尊敬与谦卑。

“你就是凌若夕?”皇帝站在牢笼外,隔着黑色的铁柱冷冷地看着里面的女人,她就是传说中的京师第一美人?与想象中的模样截然相反,眼前这个血迹斑斑、落魄潦倒的人,哪里看得出一分美丽?他甚至很难想象,就是这个女人,打伤了玄力高强的凤奕郯。

“是。”凌若夕淡漠地颔首。

“见到朕,你居然不行礼吗?”皇帝怒声斥责道,心底对她更是多了几分杀心,只觉得这个女人分外目中无人。

凌若夕微微抬起眼皮,无畏无惧地凝视着这个手握生杀大权的男人,“都快死到临头了,难道我向你服软,你会饶我一命吗?”

打从第一眼见到皇帝,她就能感觉到,这个人想要杀了自己的心有多坚定。

皇帝明显一怔,大概从没有碰见过这般大胆的女子,竟敢公然挑衅他的威严,“天子脚下公然杀人,暗中派人暗伤当朝王爷,凌若夕,你觉得朕会放过你吗?”

当然不会,凌若夕耸耸肩,却丝毫没有死到临头的恐惧与慌乱,平静得让人心底发毛。

“你不怕死?”皇帝冷下脸来,沉声质问道。

“是人都怕死。”凌若夕说的是天大的实话,她怎么可能不怕死?但怕这种情绪对她来说,是无用的,与其担心受怕,还不如坦然面对。

皇帝眼底飞快隐过一丝激赏,若不是眼前这个女人犯下了重罪,他还真的会欣赏对方,尤其是这份心性。

“告诉朕,三王爷体内的毒究竟要如何医治?只要你说出来,朕会考虑给你留一个全尸!”皇帝自认这样的条件已经是法外开恩,只可惜,凌若夕并不领情。

人都已经快要死了,是否留下全尸有意义吗?

“皇上,我不知道。”

“你死到临头,还不肯服软吗?”皇帝勃然大怒,瞪着她的视线似要喷火,“你再如此冥顽不灵,朕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哦。”凌若夕应了一声,好似根本不在意他的怒火与暴涨的杀意,她的确有恃无恐,凤奕郯的伤势,比她预期的还要严重,不然,皇帝也不会亲自前来天牢,逼问她解药的消息,由此可见,在凤奕郯的性命没有得到保障前,她似乎并不需要替自己的小命担忧,即使上了刑场,大概这皇帝也不会要了她的命。

想通了这一点,凌若夕自然放下了心,没有将皇帝的威胁放在眼中。

“你!你真的以为朕不敢杀了你吗?”皇帝气得浑身发抖,若不是顾忌着凤奕郯的命,他恨不得亲手杀了她,以泄心头之恨。

登基多年,他还是第一次在一个女人身上品尝到挫败的滋味,可偏偏,他暂时又拿这个女人毫无办法。

“我可没有这么说,皇上,想要三王爷活下来,您答应赦免我,或许我会考虑交给你解药。”

“做梦,朕根本无需与你交易。”皇帝冷笑道,一个阶下囚竟敢和他谈条件?她眼里还有他这个皇帝吗?

凌若夕也知道想要他立即点头几乎是不可能的,眉梢轻轻一挑,也不强求,虽然她手里没有解药,但他并不知道这一点,只要他在乎凤奕郯的命,她手里就握有足够的砝码和对方谈判。

看着她优哉游哉的模样,皇帝气得脸红脖子粗,磨牙声在这静谧的牢房内,显得格外刺耳。

“皇上,您可以回去慢慢考虑,是我的小命重要,还是三王爷的命更重要,在行刑前,你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慢慢掂量。”凌若夕火上浇油,一番话,说得皇帝险些气到吐血。

听听,这是一个阶下囚应该说的话吗?嚣张、狂妄,甚至是有恃无恐!

皇帝忽然间有些后悔,不该来牢房里见这个女人,他恼怒地冷哼一声,一挥衣袖,转身离去,只留下一道急促的背影,脚步略显凌乱,丝毫没有了来时的平稳与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