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9章 原来这种情绪叫做喜欢

第49章 原来这种情绪叫做喜欢

整片皇城早已陷入安静的夜幕之中,背面深山,树桠葱绿,月光下,只影婆娑。

凌若夕自打见着了北宁帝后,就一直好吃好喝的被伺候着,距离她的刑期还有两日,但她却丝毫没有面临死亡的恐惧,盘膝坐在稻草堆上,运着玄力冲击着被封的筋脉,折断的四肢早已被接上,只是伤口依旧红肿、淤青。

一丝丝微弱的气流在体内艰难地运转着,每流动一下,都能带起身体的抽痛,宛如一根根细针不停扎着筋脉,那滋味,饶是凌若夕自认意志坚定,也免不了渗出一身的冷汗。

忽地,牢笼外石墙上腾腾燃烧的火把微微摇曳几下,紧闭的双目蓦地睁开,寒潭般深邃冰冷的眸子直直看向左侧。

‘叮当’

铁锁落下的细碎声响,在她的耳畔响起。

一股淡淡的香气,弥漫在这血腥味浓郁的牢笼之中,凌若夕眉心一跳,冷声道:“你还来做什么?”

他是打算把这儿当作旅游景点,每日都要来游玩一番吗?

云井辰只是静静站在铁门后方的阴暗处,一席红衣在明明暗暗的微光下,艳艳如昼,俊美妖娆的容颜,此刻略显暗沉,那双邪气肆意的黑眸,此刻正闪烁着晦暗不明的暗光。

这男人,到底搞什么?

凌若夕忍不住蹙起眉头,直勾勾盯着一言不发的某人。

锐利的目光犹若刀子,狠狠地对上他的视线。

“呵,”一声意味不明的喑哑笑声,在静谧的牢笼里窜起,似了然,似顿悟,云井辰迈开步子,一步一步走出暗处,持平的嘴角缓缓扬起一抹惊心动魄的笑,他终于明白了,为何这个女人总能引起他心潮的不平静,为何她对他而言是特别的。

第一次见面时的争锋相对,尔后一次次的斗嘴、打骂,在听到外界舆论时的勃然大怒,在听闻她入狱后的惊慌失措……

这些陌生而又突然的情绪,只是因为他在意她,在意这个与他曾有过一夜交融的女子,在意这个实力弱小,却又璀璨得让他移不开眼的女人。

云井辰眼底泛着炽热的光晕,凌若夕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眉心紧皱,身上的冷意更是加大几分。

“你……”

“本尊即将离开这儿了。”云井辰打断了她的话,轻声说道,却有些期待她听到这个消息时,会有怎样的反应,不知是否会有哪怕一丝的不舍。

凌若夕只是微微一愣,尔后道:“一路好走。”

“就这样?”唇边的笑好似僵硬了一般,云井辰一副意外、惊讶的模样,喂喂喂,再怎么说他们也认识了不短时日,且还有一个儿子,她就一点离别的不舍也没有吗?

看着眼前淡漠如水的女人,他的心里竟泛起一丝自嘲,甚至对自己的眼光感到无奈,天底下爱慕他的女子千千万,他怎么就偏偏看上了这么一个不把他放在眼里的人呢?

若是凌若夕知道他此时此刻的想法,定会告诉他,这就叫犯贱!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这是男人的劣根性。

只可惜她没有读心术,只是莫名地觉得云井辰此刻的表情让她有些别扭,有些纳闷,她仿佛看见了他背后翘起的一条尾巴,无力耸搭下去的画面,嘴角忍不住微微**两下。

“不然你还想怎样?”她冷然问道。

“本尊就不该对你抱有任何的期许,”云井辰低声喃喃一句,还没等凌若夕弄明白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他手腕一翻,袖中一块通透翠绿的玉佩,滑入掌心。

“拿着。”随手将玉佩递到她的面前,云井辰故作云淡风轻地说道,但眼底却隐过淡淡的紧张。

这是他第一次送一个女人礼物。

凌若夕眨巴几下眼睛,看着他掌心安静躺着的玉佩,尔后,视线缓慢上移,如同雷达从上到下将他扫视了一遍,那宛如在看什么新奇东西的目光,让云井辰面颊发烫,他尴尬地咳嗽一声,一把执起凌若夕的手腕,将玉佩塞到她的掌心。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本尊送出去的东西,还从未有人敢拒绝。”邪气的笑容下,带着的是近乎霸道的强势,还有丝丝不易察觉的羞恼。

想他堂堂云族少主,居然沦落到要靠这种手段才能逼迫她收下礼物的地步,若是让族里的人知晓,只怕会吓得眼珠子通通脱窗。

“无功不受禄,你有什么目的?”凌若夕自知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白吃的午餐,她总觉得这男人恐怕正在盘算些什么。

“将来你便知道了。”云井辰的答案模糊不明,随手拍了拍身下拖曳在地的衣摆,他缓缓直起身体,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目光专注得让凌若夕有一瞬竟不敢与之直视。

“本尊很快便会解决完一切,在此之前,你定会安然。”

凌若夕微微眯起眼,他究竟哪儿来的自信,相信她能够度过这次的难关?虽然她有无数可以脱身的机会,但似乎,都不是他应该知道的吧?

“下次再见时,别让本尊知晓,你弄丢了本尊的玉佩。”云井辰忽然间想到这女人爱财的癖好,忍不住警告道,他可不想自己赠送的东西,出现的当铺里。

别说,凌若夕还真有可能做得出这种事。

“送出去的礼物,泼出去的水,如何处置它,是我的事。”凌若夕何时被人要挟过?当即冷笑出声,“要么你拿走,要么,任我处置。”

“……你这女人!”云井辰气得咬牙切齿,他就没见过这么不可爱的女子,倔强、固执、冷漠,像是一只刺猬,更似一座冰山,可偏偏,他就是眼瞎了看上了她。

胸口微微起伏着,他深吸口气才勉强忍住心头的恼怒,“只要拿着它,你可以在云族名下任何场所随意出入。”

“云族?”凌若夕彻底惊住,这男人是云族的人?且听这话的意思,他的身份还不低?

云族,凌驾在龙华大陆顶端的第一世家,甚至连皇室,也要避其锋芒。

“不错,本尊是云族少主。”云井辰傲然一笑,原本以为会让凌若夕对他产生一丝好奇,一丝兴趣,谁料,短暂的惊讶后,她随手将玉佩放入怀中,然后便靠在墙壁上,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

“难道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吗?”云井辰脸色一黑,再度问道。

“我们很熟吗?你来不过是送我东西,我现在已经收下,你是什么人,是什么身份,与我何干?”一番话,冷漠得近乎无情。

云井辰原本认为,在他公布自己的身份后,她的态度至少也会改变些许,但他压根就没料到,凌若夕竟会是这样的反应,顿时,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又觉得似乎是预料之中的事。

若是这个女人也同世间女子一样,在听到他的身份后,便如同饿狼扑上来,他又怎会对她另眼相待呢?

“小白被本尊安置在京师的宅院中,十分安全,你大可放心,待到你出狱后,可将他接走,有黑狼在他身边,他必然不会有事。”云井辰将话题转开,含笑说道。

凌若夕微微颔首,这份人情,她记下了。

“多谢。”

“你对谁都是这样吗?致人于千里之外?”云井辰很想知道,她的性格究竟是如何养成的?不是说丞相府大小姐生来懦弱,胆小吗?可眼前这个人,却胆大包天,无畏无惧,连当朝王爷也能出杀手,还有什么事是她不敢做的?

若不是调查过她的身份、来历,云井辰真的很难将她与传说中的废物大小姐联系在一起。

他正准备与凌若夕再交流交流,促进一下感情,谁料,天牢中忽然出现了一股不应该出现的气息。

凌若夕眉梢冷峭,余光瞥过牢门外的黑暗通道,即使玄力被封,但她依旧能够敏锐的感觉到,这儿多出的一个人。

身手矫捷,实力应当是青阶,且步伐轻盈,应当是一女子。

几乎在一瞬间便分析出来人的身份、修为,她看了云井辰一眼,似乎在说‘接你的人来了’。

“少主。”云玲悄无声息走到云井辰身后,若不是云十二告诉她,少主有可能来了天牢,她不论如何也想不到,素来有洁癖,不喜旁人近身的少主,竟会出现在如此肮脏的地方。

云井辰脸上的笑收敛了几分,眉梢微微一挑,“你来做什么?”

语调中带着几分被打扰的不悦。

云玲心头一咯噔,这是她第二次直面云井辰的不满,顿时,心头泛起丝丝委屈,余光瞥见看戏般的凌若夕时,一股怨毒的嫉妒,腾然升起。

这个女人就是大哥口中替少主生下一个儿子的丞相府大小姐吗?

鄙夷地看着凌若夕身上破破烂烂的衣衫,在看见她那张沾染着凝固血渍的容颜时,眼底的讥诮与鄙视,更是加深几分。

就这样的女人,连给少主提鞋也不配!

凌若夕身上的寒气愈发加重,眼底一抹精芒蓦地闪过,她如何看不出这个忽然出现的女人,对她的敌意?

“少主,我们该上路了。”云玲低声提醒道,他们必须得趁早返回族里,不然,云井寒不知道会利用这次的机会在暗地里做出些什么来。

云井辰眸光一暗,深深凝视了一言不发的凌若夕几眼,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不舍。

“别这么深情地盯着我,门在那儿,记得走时,别忘了把锁重新拴上。”凌若夕直接下达了逐客令。

“大胆,你知不知道你在对谁说话?”云玲勃然大怒,若非云井辰在进来时,就布下了隔音结界,他们的到来早就已经被暴露了。

凌若夕冷笑一声,“拜托你,拴好你的狗,别让她到处乱吠。”

云井辰警告地看了云玲一眼,那冰冷如川的视线,让云玲立即垂头,按捺住心头的火气,再不敢吭声,即使她心里有再多的不甘,再多的不忿,也不敢再当着云井辰的面,表露出来。

“你自己万事小心,本尊不想再看到你身上多出一道伤口。”

抛下这么一句糅杂了关心的话语,他身影一闪,与云玲双双飞离天牢,顷刻间,便消失得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