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0章 为她安排好一切

第50章 为她安排好一切

凌若夕随意地靠在冰凉的石墙上,掌心轻轻把玩着那块玉佩,晶莹透亮的玉石,即使是在这不见天日的牢笼中,依旧散发着乳白色的淡光,仔细一看,在这流光溢彩的玉佩中央,攥刻着一个霸气十足的云字。

能够不伤玉石半分,将字刻入其中,足以见得其人的修为有多高。

“云族吗?”凌若夕本想将玉佩扔掉,但转念一想,只怕这玉佩价值不低,且还能随意在云族名下任何场所使用,还是留着有备无患。

她决计想不到,这块玉佩的真实作用,断不是如此简单的,后来,当她得知了它的作用后,只觉得自己被云井辰给坑了,后悔不已。

离开天牢,云井辰身如飞燕在空中飞行着,返回了大宅。

云玲一直尾随在他的身后,拼尽全力,依旧无法追上他的速度,被远远地抛下一大截。

“少主。”留守大宅的云十二见到他回来,立即抱拳行礼。

“立即通知云旭,让他马上赶来,本尊有要事让他去办。”云井辰沉声命令道,精致妖娆的容颜,邪魅如妖。

云十二当即领命,连夜将指令传回云族,让云旭尽快启程。

云井辰看也没看尾随而来的云玲一眼,抬脚步入卧房,看着躺在大**睡得甘甜的儿子,脸廓放柔了不少,眼底闪烁着零零碎碎的笑意。

凌小白睡得昏天暗地,整个人在床榻上摆成大字形,一只粗短的小腿从被褥内蹭了出来,脚丫子在空气里**着,时不时还弯曲两下,粉嘟嘟的脸蛋挂着一串哈喇子,看上去可爱极了。

黑狼早在云井辰进屋时,就已察觉到他的气息,连眼也没睁,缩在凌小白的怀中,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

左右少主不会对凌小白做什么歹事,它也不用担心。

云井辰悄无声息凑近床沿,居高临下地看着儿子的睡颜,眼底划过一丝无奈,一丝宠溺,伸出手指替他掖了掖被角,温热的手掌轻轻揉着凌小白的脑袋。

“唔!”凌小白咂吧着嘴唇,模糊地唤了一声:“娘亲。”

黑狼直接翻了个白眼,明明站在这儿的是少主,这小子唤什么娘亲?

“她会没事的,有我在,必会保她平安。”云井辰轻声说道,并非以云族少主的身份许下承诺,而是以一个儿子的父亲,向自己的孩子许下誓言。

凌小白压根就没听见,头顶上的呆毛被云井辰揉得快要弯折下去,他撅着嘴吐了个泡。

云井辰在房间里守了他一夜,直到第二日,天蒙蒙亮,云旭骑着魔兽狮鹰在皇城外停下,他才领着手下离开宅院。

沉寂的皇城正在慢慢复苏,百姓起得大早,街头巷尾又是一片繁华、喧闹的景象。

今日,该是凌若夕最后的期限,明日午时,她便会被斩首示众。

不少百姓在暗中议论着她的死刑,有人拍手称快,有人暗暗摇头,三王府内,一道黑影蓦地飞身而入,所有暗卫在一瞬间被打晕,悄无声息的倒了下去。

“你是什么人?”伺候凤奕郯的侍婢被突然闯入卧房的黑衣人吓了一跳,手中银盆哐当一声砸落在地上,水花飞溅,浸湿了她的裙摆。

回应侍婢的,是来人毫不留情的手刀,看也没看地上晕倒的女人一眼,来人径直走向内室,宽敞的房间,窗户紧闭,竟没有一丝光亮,连窗户外明媚的日光,也被人用木板阻断住。

放下帐幔的八仙架子**,断断续续的哀嚎不停地传荡出来,凤奕郯痛苦地在床榻上打滚,浑身搔痒难耐,仿佛有无数的蚂蚁正在骨头里爬行似的,尤其是受伤的手臂,但太医嘱咐过,不能用手挠,纵容痒得让他几欲抓狂,但凤奕郯也只能忍着,受着。

黑衣人一把挑开垂落下的帐幔,冷冷地注视着他的惨状,原本英俊非凡的面容,布满了水痘般的红点,看上去尤为骇人。

“你要做什么?”凤奕郯惊声尖叫道,满脸惊恐。

来人面覆黑纱,整个人被黑色的布帛笼罩着,根本看不清五官,只能勉强看出是一男性。

“我是来和你交易的。”沙哑的嗓音,好似被细碎的石子磨过。

凤奕郯城隍惶恐地瞪大双眼,“交易?什么交易?”

没人知道白日在三王府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待到有人察觉王府内被打晕的众多侍卫时,已是一个时辰后的事儿了,九门士兵纷纷出动,将整个王府包围得密不透风,统领亲自赶来府邸,向凤奕郯请罪。

天子脚下,堂堂王府竟被贼人入侵?且数十名高手,被全部打晕,这可是闻所未闻的事啊。

北宁帝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立即抛下还未批阅完的奏折,轻装简行离开皇宫。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会有贼人潜入王府?你们究竟是在干什么?”听闻凤奕郯暂时无恙,北宁帝这才将一日的惊怒发泄出来,站在前院的台阶之上,怒火中烧地瞪着跪满一地的隐卫,这些可都是北宁国修为不弱的高手,却在一瞬间全部被打晕,这个消息让他怎能不怒,怎能不惊?

“请皇上恕罪,实在是那人身手太强,奴才等根本来不及反抗,就被对方偷袭,这才……”

“废物,全都是一帮废物,若是三王爷因为你们的失误,出现任何差错,朕定要让你们为此付出代价。”北宁帝气得脸色铁青,如今三王府能被人悄无声息潜入,他日,这皇宫是不是也会遇到同样的事?而他这个皇帝,岂不是连死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皇兄,”凤奕郯虚弱的声音从回廊的拐角处传来,在两名侍婢一左一右的搀扶下,他拖着疲软乏力的身体,缓慢走来,身上披着深色的轻裘,看上去面色比起前几日好了不少。

“你怎么下床了?太医不是说过,让你静心调养吗?”皇帝蹙眉问道,担忧地看了凤奕郯一眼。

“皇兄,臣弟有事与你相商。”凤奕郯咳嗽几声,尔后带着北宁帝进入书房,所有侍卫通通被撵走,整个书房只剩下他们兄弟二人,静静相处。

北宁帝撩开长袍衣摆,在软塌上落座,肘边搁着刚由侍女奉上的茶点,他却根本没有心思享用,整颗心通通扑在了凤奕郯的身上。

“这三王府的守卫太过松懈、怠慢,朕明日便抽调高手前来,绝不会让此等事情再次发生。”他斩钉截铁地说道,眸子里溢满了冲天的怒火。

“劳烦皇兄惦记了。”凤奕郯强撑着精神,勉强扯了扯嘴角,只可惜,此时的他早已没有了往日的英姿,那笑,如同厉鬼,格外可怕。

“到底是何人如此胆大妄为?”北宁帝沉声问道,能够偷偷潜入三王府,且打晕众多高手,此人的修为必定深不可测,万一要想对皇室不利,必须得严加防范才行。

凤奕郯布满水痘的面容瞬间狰狞一片,他咬牙切齿地说道:“除了凌若夕的同伙,还能有谁?”

“又是她?”北宁帝瞬间惊住,“她不过是丞相府抛弃的一枚弃子,怎会有如此能耐?”

“哼,本王怀疑定是有人在背后给她撑腰,不然,她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竟敢公然对本王出手?前脚在京师内公然虐杀士兵,被押天牢,后脚就有人偷袭本王,如今,她行刑在即,一定是她的同伙忍不住了,所以才会潜入王府。”凤奕郯越说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一想到凌若夕,他就忍不住想起这些天来自己遭受到的痛苦折磨,当真是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北宁帝面色略显凝重,手指轻轻在软塌的扶手上敲击着,许久,才骤然停下:“你见到那贼人了?”

“不错,只可惜他始终蒙着面,本王也难以猜出他的身份。”凤奕郯虽然与那黑衣人面对面见过,却根本想不出对方的身份。

“他究竟想要什么?”为钱,还是为权?又或者是为了别的?

“他要挟本王,立即释放凌若夕,且公告天下,赦免她无罪。”凤奕郯冷笑道。

“这不可能!凌若夕犯下滔天大罪,怎能轻易赦免她?”北宁帝立即回绝,若是轻易赦免凌若夕,皇室的威严何在?他这个皇帝又该如何治理天下?

“他告诉本王,若是不释放凌若夕,便让本王给她陪葬,惨死在这剧毒之下。”凤奕郯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被人要挟的滋味,心头的恼怒可想而知,他万万没有想到,阔别六年,在他眼里一文不值的凌若夕,竟会拥有这么强大的后盾。

北宁帝本就阴沉的脸色此刻更是难看至极,他闭上双眼,面露深思。

“本王的命无关紧要,但本王怕的是,若不按照他的要求去做,贸贸然斩杀凌若夕,恐怕会遭到对方的可怕报复。”凤奕郯提醒道,“来人的修为已突破青阶,且身法极其诡异,本王从未见过,与那日偷袭本王的贼人,绝非同一人。”

“你是说,帮助凌若夕的不是一个人?”这个消息让北宁帝心头一沉,若是一人,他还有把握通缉、悬赏捉拿,但若是一个组织,一个神秘世家呢?

“很有可能。”凤奕郯重重点头,“他临走时给了我一枚临时压制毒素的解药,能暂且缓解我一日的病情,但若是明日没有服下解药,便会七窍流血致死。”

凤奕郯并不怀疑对方这番警告的真假,毕竟,他们可是拥有连众多太医、炼丹师、炼药师也无法解除的剧毒的人啊,根本无需用这样的理由糊弄他。

“即便如此,朕要以何种理由释放凌若夕?难不成公然诏告天下,皇室受人威胁,逼于无奈,只能选择妥协、退让吗?”这样做,他这个帝王的颜面,必将无存。

闻言,凤奕郯阴恻恻地笑了,他凑到北宁帝耳畔,低声附耳几句。

“此计可行,只不过就这么放过她,朕实在是难以咽下这口恶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