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8章 埋伏?敌人?

第58章 埋伏?敌人?

抱着满满的战利品,母子俩优哉游哉踏入一间酒楼,准备用午膳,当两人刚现身,原本热闹非凡的大堂出现了短暂的安静,凌小白奇怪地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这些人干嘛露出这么恐惧的表情,他们又不会吃人。

掌柜哆哆嗦嗦上前,将凌若夕奉为座上宾,唯恐得罪了她,成为她手下的亡灵。

在大堂靠窗的角落里挑选了一个较为隐蔽的位置,既能将窗外街头的景象尽收眼底,又能将整个大堂纳入眼中,是绝佳的埋伏的好地方。

凌小白正趴在桌上,不停地数着他的战利品,嘴里时不时发出猥琐的笑声,笑得黑狼不停打颤。

“来几道你们这儿出名的菜肴。”凌若夕随意点了几样小菜,尔后燎泡坐下,四周投来的复杂目光,她视若无睹,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把玩着面前的茶杯,姿态极致悠然。

大抵是见到她放松的模样,众人提高的心,也不禁落了下来,一个个这才又恢复了方才的热闹。

“娘亲,你有没有觉得,他们总在看着咱们?”凌小白眨巴着眼睛,满脸古怪。

“恩。”凌若馨淡漠地应了一声。

“为什么呢?难道是宝宝太可爱了?他们正在抒发心底的仰慕?”凌小白特无耻地说道,手指轻轻戳了戳自己的腮帮,那副可爱的模样,顿时引得好几个在场的妇人眼冒红心,恨不得立即扑上来,把他揽入自己怀中,狠狠揉捏几下。

凌若夕嘴角一抽,他还真敢说。

“咦?”街头,身穿华服的中年男子忽然驻足,他紧蹙着眉头不停向四周张望,刚才的气息,分明是……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眼底精芒爆闪,立即改变了脚下的方向,飞身从街头消失。

原本蜷缩在凌小白肩头的黑狼,倏地抬起头来,戒备地凝视着四周。

“发现了什么?”凌若夕眼眸一沉,体内的玄力飞速运转,一股巨大的气流以她为轴心,迅速朝四周扩散,方圆百米内的动静,通通被她的感官所掌握着,但她却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黑狼人性化地摇了摇头,应该是它的错觉。

“娘亲?”凌小白奇怪地看了眼面色凝重的凌若夕,轻声唤了唤,“是不是有坏蛋?”

说着,他蹭地转过头,仔细扫视着在场的众人。

“没事。”只是她有些在意方才黑狼易于寻常的举动,锋利的眉梢微微拧起,凌若夕一边饮茶,一边留心四周的情况,体内的玄力蠢蠢欲动,如同沸腾的火山,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小二动作麻利地将菜肴奉上,直到凌若夕面露满意的神色,他这才敢转身离开。

尝了尝这儿的头牌菜肴,又饮了些许薄酒,凌若夕白皙的脸蛋,晕染上淡淡的绯色,如同豆蔻,分外娇艳。

凌小白很想偷偷尝尝这酒水的味道,只可惜每一次都被凌若夕用筷子敲打脑门阻止,只能撅着嘴,愤愤不平地坐在长凳上,心里嘀咕着娘亲太过分,一点也不讲人权。

大堂内,一派热闹,不少从外地而来的雇佣兵正围聚在一起,三五成群地大声谈论着路上的趣事。

“闪开,通通闪开!”忽然,酒楼外传来一阵喧哗声,一大帮身穿华服的年轻人在一名中年男子的率领下,闯入酒楼,他们个个身负玄力,最低的也是绿阶,领头的男人,更是突破蓝阶,太阳穴微微凸起,包裹住身体的锦缎,略显紧绷,一看便知,是个高手。

他刚踏入酒楼的大堂,一双眼便如同雷达般,飞快扫视过全场,本想冲上前来询问发生何事的掌柜,被他身旁的人一把推开,踉跄几步后,便跌坐在地上,摔得人仰马翻,惨叫连连。

黑狼在他们出现的瞬间,立即滑入凌小白的袖口,凌若夕依旧靠在椅子上,手执酒盏,悠然品酒,对这场突如其来的骚乱并没有太过的关心,甚至连一个正眼,也不曾投降过那方。

大堂内安静得落针可闻,远道而来的雇佣兵更是握紧手中的武器,随时准备出击。

“执事大人,这儿似乎并没有什么魔兽,会不会是您感觉错了?”环顾了整个大堂后,一个年轻人,低声说道。

“哼,我乃堂堂轩辕家族的执事,你认为我会出错吗?”中年男子傲然说道,当轩辕家族四个字传入众人耳中,顿时抽气声此起彼伏,任谁也不敢相信,此人竟是当今第二大世家的人,原本暗中戒备的雇佣兵,纷纷松开武器,一脸的仰慕。

虽说云族乃是第一世家,但常年避世,而轩辕一族却就在这皇城之中,虽是第二世家,但在众人眼里,却隐隐有独霸北宁的迹象,更是不少人眼中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如今乍一看到轩辕世家的人,他们自然是崇拜万分,哪里还升得起反抗的念头?

凌若夕明显感觉到,对方释放出来的玄力正在席卷整个大堂,属于蓝阶高手的威压,让不少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百姓难以抵挡,只觉得胸口发闷,脸色更是惨白一片,再这样下去,恐怕会受内伤。

“这位大人,是轩辕世家的执事?久仰久仰,不知大人忽然前来,究竟所为何事?”一名雇佣兵从椅子上站起身,抱拳问道。

“我方才感应到有实力庞大的魔兽出现在这里。”执事沉声说道,轩辕世家以抓捕魔兽,将其的玄力化为己用闻名,只要是无主的魔兽,他们都不会放过,更是对感应魔兽,有一番独特的手段。

众人纷纷扭头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底看见了一丝不解,一丝茫然。

“这……大人莫不是看错了?这里并没有出现任何魔兽啊。”雇佣兵一头雾水,话音刚落,便得到了不少人的附和。

凌小白机灵地将袖口捏住,低垂着头,扒着碗里的米饭,凌若夕更是倚靠在椅子上,自得地饮着酒盏里的烈酒,对这出闹剧不闻不问。

“你,你刚才可有看见魔兽从这儿逃走?”执事审视的目光忽然落在凌若夕的身上,他的感觉绝不可能出错,这里的的确确出现过魔兽,且气息最为浓郁的,正是这对母子俩所待的地方,故而才会有此一问。

见到他公然挑衅凌若夕,不少百姓在一旁倒抽了一口冷气。

“我们干嘛要回答你?”凌小白将脑袋从碗里抬了起来,大声叫嚷道,嘴角还挂着几颗米饭。

执事脸色一沉,身为轩辕世家的人,他走到哪儿不是受到众人的吹捧,谁敢公然质问他?顿时,外放的玄力出现了一瞬的混乱,一丝杀意流露出来。

凌若夕眉梢一抬,糅杂了玄力的食指轻轻在酒盏上一弹,酒杯滑出掌心,破空袭向执事的丹田。

‘咻——’

执事只来得及听见一道破空之音,随后,丹田便传来一阵剧痛,他痛苦地捂住腹部,背脊微微佝偻着,整张脸因疼痛扭曲成团,“卑鄙!你居然敢偷袭!”

“比起对一个小孩子大放杀气,这还算是轻的。”凌若夕冷然开口,眉梢冷峭,属于蓝阶中期的威压自她脚下扩散开来,如同一座巨山,砸在执事的肩头,让他隐隐快要喘不过气。

“唔!”口中发出一声闷哼,执事涨红了一张脸,恶狠狠瞪着凌若夕,心底却暗暗为她所展现的实力心惊,皇城内,何时出现了这么一位年轻的高手?看她的样子,不过二十来岁,怎会步入蓝阶?且比起自己,更甚一筹。

“大胆!”跟随执事而来的众人纷纷走上前来,拔刀出鞘,一个个横眉怒目瞪着凌若夕,好似只要她轻举妄动,便要把她斩杀在此。

掌柜急得冷汗直流,这双方哪一方都不是他能得罪的,一个是第二世家的执事,一个是丞相府大小姐,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得罪了谁,他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切,真没品,一个人打不过就想围殴,小爷都替你们觉得丢脸。”凌小白古灵精怪地做了个鬼脸,毫不掩饰对这帮人的不屑,他在傻也看得出,他们是冲着黑狼来的,可黑狼是他的财产,才不要交出去。

凌若夕傲然站直起身,无数双泛着杀意的眸子落在她的身上,她却视若无睹,硝烟弥漫在空气里,气氛凝重得让人几乎快要窒息,大堂内的众人,纷纷屏住气,谁也不敢上前,唯恐被战祸殃及。

一对十一,论气势,凌若夕竟是与他们不相上下,那傲然挺立的身姿,笔直且无所畏惧。

“你是谁?竟敢对轩辕世家的执事不敬?”一个年轻的男子叫嚣着走到凌若夕跟前,怒声质问道,眉宇间尽是高高在上的倨傲,看着她,好像在看一个自寻死路的人。

凌若夕手指微微一动,玄力化作指刀,从她的食指尖迸射而出。

“噗哧……”细碎的声响,玄力没入皮肉的声音,徘徊在众人的耳畔。

“啊——”那人捂着被贯穿的手臂,吃痛地发出惨叫,鲜血滴答滴答掉落在地上,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一些百姓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呆了,看着地上的血渍,捂嘴干呕。

“笨蛋,这就叫做没有自知之明。”凌小白在一旁火上浇油,虽然他不知道轩辕世家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任何想要打小黑主意的人,都是他的敌人,必须得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记住,再无理,别怪我手下无情。”凌若夕随意地掏了掏耳朵,话语嚣张且狂妄,但偏偏无人能奈何得了她,在场论实力,她最高,论气势,她最强。

形势比人强,他们能如何?

只能瞪着一双双铜铃大眼,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她。

“这位小姐,”执事也知道今儿是踢到了铁板,勉强忍住这口恶气,抱拳道:“我不过是想问你是否见到过魔兽,你为何要狠下杀手?”

“我说过,对着我儿子放杀气,是要付出代价的。”凌若夕冷声说道,方才这人朝着凌小白释放的杀意,她怎么可能察觉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