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9章 究竟是谁更无耻?

第59章 究竟是谁更无耻?

儿子?

众人纷纷将视线落在一旁翘着二郎腿,一副二大爷姿态坐在长凳上的小奶包身上。

“好,就算鄙人一时不查得罪了小姐,但你也不该因此出手啊!”执事咬着牙,狠声说道,在他看来,身为轩辕世家的人,整个京师他们便该横着走,可这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小丫头片子,竟敢和他们做对,必须得要付出代价才行。

“人,我已经伤了,你想如何?”凌若夕沉声问道,轩辕世家?即便是天王老子,胆敢当着她的面,妄想对她儿子不利,也必须要做好横尸的准备。

她太过坦然的态度,让这名执事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心头的怒火蹭蹭地焚烧着,但想到凌若夕蓝阶中期的实力,他又不禁又有些忌惮。

“大人,和她说这么多做什么?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会怕了她吗?”一名绿阶巅峰的华衣少年得意洋洋地说道,虽然凌若夕势力强劲,但在他看来,他们人多势众,根本没有必要惧怕她,若是在这儿丢了第二世界的脸面,他们回去后,必将受到重罚。

执事眼底隐过一丝精芒,似乎在考虑围攻凌若夕,将场子找回来。

“娘亲,他们一定是想着要仗势欺人。”凌小白的嗓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众人全部听见,顿时,无数双含着鄙夷与不可置信的眼睛,纷纷落在轩辕世家的人身上。

身为如今赫赫有名的世家,若是当真围殴一个女子,即便得胜,恐怕也将威名大损。

“这位小公子,你是不是误会了?我们可不会做出这种事。”执事咬碎了牙,才吞下心头的恼怒,硬生生挤出一抹笑,冲凌小白解释道,其实这话,不过是说过在场的人听的。

“真的吗?”凌小白将信将疑,“你们刚才想要欺负我们,现在被娘亲打伤,一定心里不情愿,对不对?所以就想围殴小爷的娘亲,然后报仇!”

执事心头一惊,显然没有料到自己心里的算盘会被一个五岁大的娃娃给看穿,脸上的笑瞬间僵住,面部的肌肉微微抖动几下,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只能尴尬地站在原地,一时间有些无措。

“小白,不可胡说八道,”凌若夕敛去眸中的笑意,故意沉下脸来,呵斥道。

凌小白委屈地瘪瘪嘴,却依旧满脸戒备地瞪着眼前的一大帮人。

“堂堂第二世家,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你别无赖人家,万一传扬出去,有损轩辕世家的威名。”凌若夕说得斩钉截铁,仿佛一心一意为轩辕世家着想。

执事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若是他再动手,岂不是坐实了这不要脸的名声吗?

“呵呵,小姐果然快人快语。”干巴巴地笑了两声,他也不找什么魔兽了,灰溜溜带着手下,扬长而去,那背影怎么看,似乎都有些像是落荒而逃。

凌小白与凌若夕这一唱一和的,倒是真虎走了敌人,人一撤走,众人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算彻底放了下去,谁也不想好好的一顿午膳,被人给破坏掉。

凌若夕与轩辕世家在酒楼发生冲突的消息,第一时间传遍整个皇城,连久居深宫的北宁帝也得到探子打听来的消息,当他听闻闹事的,又是凌若夕时,气得险些再次晕厥。

“这女人,就不能待在家里,安分守己吗?”他气恼地一巴掌重重拍在案几上,对凌若夕的印象早已低到了尘埃中,“先是与皇室做对,如今又与轩辕世家交恶,她到底在搞什么?”

其实这事,凌若夕自己也冤枉,明明是轩辕世家的人,不知为何察觉到了魔兽的气息,想要强行将其夺走,顺带的,对凌小白动了杀心,她才会反击,但舆论却暗指她公然挑衅,漠视轩辕世家的威名,朝她身上泼着脏水。

也有不少人在暗地里等着看好戏,甚至恨不得轩辕世家立即与她开战,譬如三王爷凤奕郯,譬如丞相府二姨娘。

回到院子,凌若夕身上泛着冷冽的气息,毫不留情地将小黑从凌小白的怀里扯了出来,揪住它短小的尾巴,把它整个悬空提起。

“说吧,你到底怎么得罪他们了?”坐在椅子上,她眸光森冷看着手里的小东西,沉声质问道。

若不是因为它,她又怎会和轩辕世家的人交恶?

黑狼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嘴里不停吱吱地叫着,它怎么可能得罪第二世家?分明是那些人想要抓它,从它身上吸取玄力!它才是最无辜的,有木有?

“别给我装死。”凌若夕屈指重重弹在黑狼的脑袋上,“前因后果通通说出来,不然,别怪我翻脸无情。”

凌小白不忍地盯着被她折磨的宠物,那可是他的财产啊,他只希望娘亲能稍微小力一点,要是弄伤了,他上哪儿去找这么乖巧的小伙伴?

黑狼叫得愈发大声,扰得凌若夕头疼,随手一抛,它的身体成一条优美的抛物线,直直被拍在墙壁上,吧唧一声,四肢微微抽搐几下,顺着冰凉的墙壁滑落下来,躺在地上成挺尸状。

凌若夕口中冷哼一声,锐利的目光穿过窗户,看向云旭的藏身之地。

“出来吧,你应该有不少是需要向我解释。”

云旭沉着一张脸,飞身跃入房中,朝地上动也不动的黑狼投去一抹怜悯的眼神,尔后,才道:“黑狼是我云族的圣兽,实力惊人,体内玄力庞大,常年跟随在少主身边,甚少入世,此次应当是被轩辕世家的人察觉,想要抓捕它回去,吸取它的玄力,提升修为。”

他言简意赅的一番话,却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解释得一清二楚。

闻言,凌若夕面色一冷,“哼,旁门邪道。”

在她眼中,实力这种东西,若不是靠着自身的努力得到的,根本无用!

云旭十分赞同她的看法,只是为她现下的处境隐隐担忧,在得罪了皇室后,现在又得罪了第二世家,对她而言不亚于腹背受敌,稍有不慎,绝对会身首异处的。

如今,皇室中人有多想抓住她,将她斩首,以泄心头之恨,他很清楚,少主又被族里的事牵绊住手脚,若皇室与第二世家联手,恐怕她当真会凶多吉少。

“最近不要离开丞相府,最好连这个院子也别踏出去半步,我倒要看看,他们敢不敢公然上门问罪。”凌若夕沉声说道,对于轩辕世家的多做所谓很是不屑,黑狼是她儿子的所有物,即便是不要了,扔了,也轮不到旁人来捡。

“娘亲,小黑会不会有危险?”凌小白担忧地问道。

凌若夕啪地一掌拍在他的脑门上,“有危险的,不仅是他。”

她真正担心的,反而是小白的安危。

似是知道她心里的担忧,云旭当即道:“请放心,即便拼了这条命,我也会护小少爷平安。”

“说到底这件事原本就是因为你们云族的东西所起,保护小白,也是理所当然。”凌若夕毫无羞耻感的说道,听得云旭嘴角直抽,分明是小少爷与少主做了交易,将黑狼赢去,如今,反而成了他们的过错了。

“你对我的结论,有不同的想法,恩?”凌若夕将他古怪的脸色看在眼底,沉声问道。

云旭急忙摇头,他可不敢和她理论什么,这位可是少主看重的女人啊,即便是错的,他也要当作对的。

就在二人讨论此事时,院子外,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凌若夕耳廓微微一动,朝云旭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窜出房间,再次隐匿在暗中。

凌小白一把将在地上挺尸的黑狼塞到怀里,唯恐来人发现了它。

凌若夕扯了扯衣襟,这才打开门走了出去,站在台阶上,看着率领十多名侍卫,浩浩荡荡前来的丞相,小脸顿时冷若寒霜。

看来,兴师问罪的人来了。

“凌若夕!”凌克清怒吼道,即使隔着几米的距离,也能够清晰的听见他的咆哮声。

凌小白一溜烟躲藏在凌若夕身后,被这声惊天的声音震得耳膜发麻。

凌若夕一身冷冽,傲然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凌克清一马当先走在最前方,已长出皱纹的容颜,此刻溢满了滔天的怒火,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女儿竟胆子大到与第二世家叫板,还公然打伤他们的门徒。

“我胡闹什么?”凌若夕微微蹙眉,忍不住反问道。

“你还敢顶罪?你是不是真的以为你现在身手高强了,就能为所欲为?那可是第二世家!你!你!”凌克清气得身体不住打颤,若是可以,他真恨不得一把掐死她,省得她继续祸害自己。

好不容易皇上才下旨,将她释放,如今,她又去挑衅京师里最不能得罪的势力,方才他得到消息时,险些晕厥过去,她是向天借了胆吗?

“不问前因后果,便把所有的过错推到我身上,这就是一国丞相该有的公证吗?”凌若夕冷声质问道,语调平平,神色漠然,仿佛她面对着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这种事还需要问吗?一定是你太张狂,才会得罪贵人,不行,你马上和我一起去轩辕府赔礼认错。”说着,他直接走到凌若夕跟前,想要拽着她离去,却被凌若夕机警地避开了他的触碰,手臂突兀地滞留在空中。

凌克清一见她的反应,更是气得双眼里的怒火直直喷出,“你还敢反抗?”

“我没错,为何要认?”凌若夕反驳道,“只要错不在我,任凭谁也不能叫我低头。”

话铿锵有力,带着一股固执、决然。

凌克清脸色铁青,手臂颤抖地指着她,“好样的,你当真是好样的!你是不是要把我们通通害死,你才肯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