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0章 弑父?

第60章 弑父?

还不等凌若夕回嘴,早已得到消息的二姨娘急匆匆赶来了北苑,跻身从人群中穿出,走到凌克清身后,一席华贵的长裙加身,头顶上的发髻中插着金灿灿的步摇,虽说是匆忙赶来,但看得出,她依旧在衣着打扮上下了一番功夫。

“老爷,到底是何事竟闹得不可开交?有什么话就不能好好说吗?”二姨娘柔柔地拍着凌克清气到发抖的后背,娇滴滴地说道。

她此时此刻的体贴与凌若夕的强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高下立见。

凌若夕眼底闪过一丝不屑,对二姨娘逢场作戏、虚伪做作的演技感到好笑,说她是来调节的,凌若夕第一个不信,别以为她没看出,这个女人眼底的幸灾乐祸。

在她的安抚下,凌克清心头的怒火总算是降了下去,缓和一下铁青的脸色,他再度启口:“不论错在谁,你今天必须去轩辕府道歉,人家可是堂堂第二世家,你是什么?你拿什么和他们较劲?”

凌若夕讥讽地勾起唇瓣,衣诀在微风中轻轻飘扬,墨发飞舞,“你的意思是,今天纵然我没错,也得先一步低头?”

“当然,这是为了不让事态进一步恶化。”凌克清误以为凌若夕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口气也不似方才那般冷硬。

“因为我是一个人,而对方却是第二世家?”

“是。”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若因为她,而牵连到丞相府被轩辕世家盯上,那才是真正的灾难,不过,相信有二姨娘在,这种事是不会发生的,只要这个女儿肯登门赔罪,事情便能揭过,当作从没有发生过。

“那好,按照你的逻辑,你的想法,今日我实力高于对方,他技不如人,自觉受到羞辱,不也是理所当然吗?”凌若夕讽刺一笑,眼底却深沉无光,犹如深不见底的黑洞,丝毫察觉不到半分的人气,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冰冷与漠然。

凌克清刚平息下的怒火,再次勃然爆发,“你还冥顽不灵?”

二姨娘心头窃笑,看来这凌若夕这次是真的要失宠了,还不用自己出手,就让她再难翻身,这让二姨娘怎能不高兴?

原本以为凌若夕还要逍遥几日,没料到,她竟自己不长眼,跑去与轩辕世家的人做对,这不是自找死路吗?

“你怎么不讲道理啊,明明这件事错不在娘亲,而是在他们,你怎么反而指责娘亲呢?”凌小白蹭地从凌若夕身后冒出一个脑袋来,撅着嘴,愤愤不平地朝凌克清抱怨道。

“你这个野种,给我闭嘴,这里没有你开口的份儿。”凌克清显然是气急了,又或者是在愤怒后失去了理智,说出了心里话。

当野种这个刺耳的词语从他的嘴里吐出时,凌若夕体内的玄力仿佛不受控制般,外泄出来,轰然朝凌克清压去,可怕的威压席卷整个萧条的院子,尾随而来的众多侍卫,纷纷被逼得匍匐在地上,连站立,也无法做到。

“野种?”凌若夕冷冽的目光如同刀子,刺在脸色惨白的凌克清身上,好似在看一个仇人,一个死人。

庞大的威压,参杂着浓郁且可怕的杀意,即便是见惯了风风雨雨的丞相,此时,也被吓得四肢发颤,头皮发麻。

“我的宝贝何时轮到你来羞辱?”凌若夕冷笑道,广袖下的双手黯然紧握住,真的动了杀心。

没有任何人在羞辱了她的宝贝后,还能平安无事,即便是这具身体的亲生父亲,同样如此。

云旭这眼前这一幕看得心惊肉跳,难道她当真准备弑父吗?这可是要天打雷劈的啊。

二姨娘双腿一软,在这股骇然的威压下,惊恐地瞪大双眼,一身冷冽的凌若夕,在她的眼中已于死神没有任何差别,仿佛从地狱深渊里走出的罗刹,正要向他们索命。

“你要做什么?你想连我这个爹也除掉吗?”凌克清先是一惊,失去的理智全数回笼,但直面这股恐怖的压力,他却做不到平静,心头的恐慌与惊怒,正在源源不断攀升。

这还是他的女儿吗?

不,这绝对不是,他的女儿怎么可能如此可怕?

“爹?”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凌若夕冷冷地大笑两声:“六年前,我在府外险些被家丁殴打致死时,你这个爹在哪儿?我娘的尸首不翼而飞,被埋葬乱葬岗时,你又在哪儿?把我当作废物,从不曾关心过一句,任由我被人自幼羞辱、辱骂,你这个爹,当得还真是好啊。”

脑海中翻腾着的,是属于前身残留下来的深刻记忆,从懂事以来,被排挤、被羞辱,到最后惨死前的无助与痛苦,一幕一幕,清晰无比地徘徊在她的脑子里,连这颗素来冷硬的心脏,这一刻也不自觉抽疼起来。

凌若夕脸上的冷意愈发浓郁,掌心甚至凝聚了一团玄力,只要轻轻击出,便能毫无留情地击穿凌克清的脑袋,让他下地狱去见阎罗王。

但最终,她也未曾将这一击挥出,只因为,脑海中浮现的一幅画面。

那应当是在前身五六岁大时,她的母亲还健在,在私塾被夫子辱骂痴傻、无能后,跌跌撞撞跑回府邸,她的父亲拍着她的脑袋,冲她笑,告诉她,她还年幼,将来定会有一番作为。

那慈祥的笑容活灵活现出现在凌若夕的脑中,心底的杀意逐渐减弱,但她绝美的五官,却仿佛被冰封了似的,沾染上一片寒霜,冷冷地盯着台阶下七零八乱的众人,最后,视线落在一脸惊怒的凌克清身上,沉声道:“没有下一次。”

凌克清老脸一黑,哪儿容得下自己的女儿如此警告?当即就要发难,却在撞上凌若夕那双无情的眸子时,一颗心忍不住颤了颤,她是真的想要杀了自己,杀了他这个父亲!

“带着你的人,滚!”凌若夕沉声命令道,一秒也不想看见他们。

二姨娘胆战心惊地吞咽了一口唾沫,扭过头,看向一旁一脸惊滞的丈夫,偷偷拽了拽他的衣袖,“老爷,暂且让若夕冷静冷静,有什么事,等到过几日再谈也不迟。”

凌克清几乎是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下,被二姨娘拖着离开的,一大帮人连滚带爬逃离院子,原本吵闹的院落,在瞬间变得冷清。

凌若夕孤身站在石阶之上,形单影只,明媚的阳光自头顶上洒落下来,却驱不散她心底的阴霾。

她深深地替前身感到不值,这就是她的父亲,多年来不闻不问,出了事,从不会关心,只会将过错推到她的身上,这样的亲人,要与不要,有何差别?

“娘亲?”凌小白面露担忧,小手紧紧握住她冰凉的手掌,“娘亲,你别生气,宝宝帮你打坏人。”

“呵。”低沉的笑声从她嘴里滑出,凌若夕伸出手掌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在他那双清澈见底的大眼下,仿佛所有的烦恼,通通散去,冰凉的心房,像是被棉花塞满,暖暖的,软软的。

一场闹剧最后以一种让人意外的方式结束,凌克清离开院子,便把自己关在书房内,谁也不见。

二姨娘前后去了好几回,始终没有见到他的面,轩辕世家的人,也未曾登门问罪,一切平静得让人心底发毛,好似在这平静的表象下,有暗潮正在疯狂涌动。

入夜,夜幕犹如无垠的银河,缀满漫天的辰星,清冷的月光将整个院子笼罩着,只影婆娑。

云旭躲藏在暗中,担心地盯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房间,下午时,凌若夕易于寻常的情绪,让他很难不去理会,他甚至不敢想象,若是当时,她真的一掌拍下去,丞相是否还健在?

回想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宛如实质的杀意,云旭便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屋子里,凌小白难得乖巧地趴在桌子上,头顶上的呆毛恹恹地耸搭下来,仿佛失去了生气。

凌若夕盘膝坐在一旁的床榻上,闭目修炼,一股淡蓝色的微光从她的体内流淌而出,如同一层浓雾,将她的身影遮盖住,迷离且朦胧。

黑狼更是不敢胡乱动弹,乖乖地陪着凌小白当木头人,整个房间只能听到灯蕊焚烧的细碎声响。

“被吓到了?”凌若夕幽幽睁开眼,习惯了儿子的吵闹,他忽然间安静下来,反倒叫她有些不太适应。

将体内旋转的气流收入丹田,她翻身站起,冷冽的脸廓在烛光下,仿佛多了几分柔和,看向凌小白时,双眼更是柔软得醉人。

“娘亲,你不要生气,不要不开心,宝宝逗你笑好不好?”凌小白霍地抬起头来,小手轻轻拽着她的衣袖,眼底闪烁着暖人肺腑的关切与不安。

“我没事。”凌若夕也知道,她今天的确失态了,只是,一次次的忍耐,已让她到了极限,听到凌克清那番义正严词的指责与驳斥,她才会克制不住。

但当她冷静下来,却又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纵然凌克清没把她当作女儿,甚至常年不闻不问,但这是他的选择,与她无关,他不过是不愿意让丞相府受到牵连,才会让她去赔罪认错,虽说自私,却也无可厚非,她到底有什么好生气的?

“真的吗?”凌小白眨巴着大眼睛,迟疑地问道,不是他不相信自个儿的亲娘,而是他从未见到过,那般失控的凌若夕,一时间被吓坏了。

“比你的银子还真,过几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凌小白立马抖擞了精神,炯炯有神望着她。

凌若夕莞尔一笑:“去拜祭你的外婆。”

拜祭完后,她便要着手调查大夫人的死因以及尸体的去处,然后彻底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带着儿子,逍遥生活,这里的一切,与她在不相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