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1章 拜祭大夫人

第61章 拜祭大夫人

九里山,时隔六年,凌若夕策马扬鞭再次出现在这座荒山山脚,小奶包如同一只树袋熊,双手紧紧拽住她的衣襟,整个人几乎蜷缩在她怀中,手脚并用,熟练地寻找到一个最舒坦的姿势,屁股下颠颠簸簸的,让他整个人也跟着上下晃动,头顶那戳呆毛,迎风摇曳,飓风迎面扑来,刮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只能艰难地眯着双眼,才能模糊看清四周的景象。

离开热闹的城镇,此处僻静、荒凉,漫山遍野的荒凉绿树随处可见,远远看去犹如一片树海,泥泞的山路不利于马匹行走,凌若夕利落地翻身下马,动作有一番别样的洒脱,墨发飞扬,她远眺着这座深山,凉薄的嘴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精致绝美的五官略显紧绷,气息冷冽,翻飞的衣诀在风中猎猎作响。

黑狼安分地趴在凌小白的肩头,察觉到山里没有危险后,它就一直是这个姿势。

母子俩顺着崎岖不平的山路缓慢朝山巅挪动着,耳畔,偶有乌鸦尖锐凄凉的叫声响起,听在耳里,犹如婴儿的啼哭,格外骇人。

“娘亲,外婆就住在这儿吗?”凌小白歪着脑袋,满脸困惑,这鬼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倒像是传说中厉鬼盛行的乱葬岗。

这位外婆的癖好,还真特别,不愧是能生出娘亲的女人,凌小白在心里找了一个最合适的理由,并且对这素未谋面的外婆,产生了一丝敬佩。

“恩。”凌若夕木然点头,踏在这坎坷不平的山道上,她仿佛回到了六年前,孤身一人走在这条路上的感觉,那时的她,初来乍到,对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而现在……泛着温柔微光的眼神落在凌小白的身上,仿佛在看着此生最得意,最喜爱的珍宝,那般动人。

“娘亲,宝宝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外婆?”凌小白疑惑地嘀咕道,自从他懂事以来,从未有亲人去落日城看望过他们母子俩。

凌若夕眼眸一沉,神色冷峭:“她已经被人害死了。”

“……”凌小白顿时瘪了瘪嘴,懊恼地垂下头去,他是不是又惹娘亲不开心了?

“别胡思乱想,与你无关,这笔血债,我会百倍讨要回来的。”唇瓣微微翘起,一抹惊心动魄的绝艳笑容在她的脸上蓦然乍现,只是那笑,参杂了无数血腥,无数杀意,无数冰冷,让人打从心里发毛。

穿梭过泥泞的山路,布满碎石的乱葬岗映入眼帘,一座座突兀的荒凉坟头,占据整个山巅,凉风呼啸,好似有鬼魂正在悲哀哭泣,摇曳的枝桠,在地上投射出一道道如同野兽爪牙般幽森的黑色剪影。

凌小白有些害怕,却倔强地不肯表露出来,若不是黑狼一直趴在他身上,恐怕也很难察觉到,他身体细微的僵硬与颤抖。

凌若夕凭着记忆,很快便在孤坟中找到了大夫人的墓碑,那是她亲手挖掘的墓,亲手竖起的碑。

“娘亲,这就是外婆吗?”凌小白看着眼前光秃秃的坟头,低声问道。

凌若夕微微颔首,他蓦地松开抓住她衣襟的爪子,噗通一声,整个人笔直地跪在地上,膝盖下,满是细碎的石子,但他却不在乎,“外婆,宝宝第一次来见你,希望你不要见怪,宝宝和娘亲过得很好,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说罢,双手合十在胸前,嘴里还念念有词地捣鼓了几句,将他们俩在落日城内六年来的生活言简意赅的讲述了一番,尔后,朝着墓碑笔挺地弯下腰,行了一个郑重、端正的大礼。

额头与地面碰撞,发生砰砰的声响,黑狼听在耳中,只觉得一阵肉疼,看看面色森冷的凌若夕,再看看同样一脸正色的凌小白,给它一百个胆子,它现在也不敢造次啊,感受着这略显沉闷、落寞的气氛,黑狼缩了缩身体,把自己裹成一个圆球,乖巧地趴在凌小白的肩膀上。

凌若夕静静站在坟头,微凉的手指轻轻磨蹭着这座日夜饱受风霜雨雪的墓碑,不知道她们母子俩是否有在下面碰见?是否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她这个亡灵占据了这具身体,现在,也到时候为她们做点什么了。

“六年前那一夜发生的事,我会调查清楚,尸首我也会找到,这是我凌若夕的承诺,不论夺走尸体的人是谁,神佛无阻。”薄唇微启,嘴里吐出的话语,坚定且决绝,带着一股骇然的肃杀之气。

既然接手这具身体,她便会承担起属于凌若夕的责任,她的母亲为她请命,无果后,选择上吊自尽,尸首却不翼而飞,不论如何,她都得要把尸身找回来,葬在此处,这是她逃脱不了,却也是心甘情愿承担下的责任!也是她阔别数年,还愿回到京师的最大目的。

回程时,凌小白双手背在身后,好似在思考着什么,向来活泼好动的人儿,竟能忍住一言不发,反而让凌若夕感到意外,她挑眉问道:“你在想什么?”

“思考人生。”凌小白顺口说道,话音刚落,立马想起询问他的人是谁,当即变了脸色,舔着笑蹭到凌若夕跟前,无辜地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笑得憨憨的,“娘亲,顺嘴,这次真的是顺嘴。”

“就你调皮。”凌若夕伸出食指戳了戳他的脑门,冷峻的容颜泛着温柔的光芒。

“唔,娘亲,宝宝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外婆会被安葬在这儿?”凌小白挣扎了许久,才吞吞吐吐丢问出了心底的疑惑,他是真的很好奇嘛,娘亲的娘亲怎么会被安葬在这么荒凉的地方呢?

凌若夕眸光一沉,嗓音低沉如魔:“因为她在等,等着娘亲有朝一日将她光明正大下葬,葬入丞相府的陵墓之中。”

堂堂丞相府大夫人悬梁自尽,这事被视作丞相府的耻辱,又因尸首不翼而飞,以至于大夫人到死也没被葬在丞相府所拥有的陵墓内,而是被葬于这乱葬岗,留一座孤坟,墓是凌若夕亲自立的,她六年前曾发下誓言,必将找回尸首,堂堂正正将其葬在陵墓内,为大夫人正名!为曾经的凌若夕正名!

眼底浓浓的郁黑之气让人心惊,那决然的寒芒,即便是凌小白也不禁看得一阵心惊肉跳,每每娘亲露出这个表情,绝对是在盘算着对付人,他咧开嘴咯咯地笑了两声,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被娘亲给盯上。

“走吧,回家去了,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凌若夕随手揪住儿子的衣襟把人往怀里一塞,一双玉足在地面轻轻一点,身如飞燕凌空跃起,很快,便犹如一道残影消失在了这山林之中。

黑狼始终稳稳地黏在凌小白的肩头,任由飓风呼啸,它却稳如泰山,凌若夕老早就知道这小家伙实力惊人,绝非普通的魔兽,现在看来,果然不假,这丫的绝对是挖坑埋人、坑蒙拐骗的最佳帮手。

在丞相府外悠然落下,凌若夕看也没看门口两名侍卫见鬼的表情,戳戳黑狼的脑袋,低声道:“这段时间里在外人面前,你莫要露出行踪,若是被轩辕世家的人抓去,吸掉你的玄力,我可不会前去搭救。”

话说得极为冷漠,仿佛丝毫不在意黑狼的生死,但它却察觉到了在这看似淡漠的语调中,暗藏着的担忧与关切,吱吱地叫了两声,表示自己明白。

刚回到北苑,凌若夕就接到凌克清派人传来的命令。

家丁哆哆嗦嗦站在她跟前,“大小姐,老爷下令今后大小姐若无要事不得外出,更不得私自离开府邸,若是真要出门,必须通报老爷,得到老爷首肯,才能……”

“停!”凌若夕越听越不对劲,锋利的眉头猛地皱紧,小脸仿佛染上了一层薄冰,“他这是想要软禁我?”

不许她私自出府,这不是软禁又是什么?

家丁只感觉到一股肃杀之气迎面扑来,双腿一软,整个人噗通一下栽倒在地上,“大小姐饶命,奴才只是奉命传话,请大小姐饶奴才一命。”

谁不知道这位大小姐早已不是昔日的废物?她可是连自己的亲生父亲也险些杀害的魔头啊。

凌若夕瞧着匍匐在地上惴惴发抖的家丁,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哼,可落在对方耳中,却犹如那地狱的夺命锁链,磕头的力道愈发大了起来,额头甚至被磕出了不少血丝。

“够了,”凌若夕猛地挥动衣袖,一股浩瀚的玄力直直托住家丁的脑门,让他无法再继续磕下去,“别弄脏了我的地方,他的命令我已听到,你可以滚了。”

闻言,家丁连滚带爬从地上站起,确定凌若夕没有要杀他的念头后,慌张逃出北苑,那模样,好似身后有厉鬼在追赶似的。

“娘亲,他为什么这么怕你?”凌小白从屋子里冒出一个脑袋,神色古怪地问道,娘亲明明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子,那人干嘛这么惶恐?

“怕总比不怕好。”凌若夕神色漠然,被人恐惧,被人敬畏这种事,她上辈子已经习惯了,比起本尊曾经遭到的冷遇以及漠视,她反而对现在的待遇十分满意。

凌小白愤愤地撅着嘴,在他看来,娘亲应该是被人尊敬才对。

“你今天的训练完成了吗?”凌若夕挑眉问道,她时刻也没有忘记过儿子的日常锻炼。

凌小白瞬间沉下脸,特委屈地盯着她,为什么娘亲还记得这件事?

“别以为能蒙混过关,快去训练。”凌若夕无情地吩咐道,对他那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视若无睹,抬脚走进房间,缓慢合上的房门阻绝了凌小白幽怨的眼神,直到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他才一把扯下肩头的宠物,不停地揉着黑狼肉嘟嘟的身体,口中抱怨道:“娘亲太无情了,太过分了。”

黑狼被他揉得晕头转向,咧开嘴露出一口森白锐利的獠牙。

“吱吱——”别以为它身体小,就欺负它,有种去女魔头跟前发飙去啊。

“连你也敢反抗小爷?”凌小白秉着自己不好过,也不让旁人好过的原则,将心底的怨气发泄在黑狼身上,捉住它的四肢,将它当作毛球,不停地在掌心把玩。

云旭默默地闭上眼,不忍再去看院子里的画面,那被当作玩具的仓鼠,绝不是云族的圣宠,绝对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