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2章 老夫人出招

第62章 老夫人出招

佛堂,老夫人正安静地跪在蒲团上,手中握着一串檀木佛珠,在晶莹剔透的白玉观音像前,虔诚地吟诵着心经,整个佛堂透着一股宁静、祥和的气氛,檀香袅袅,朦胧的白雾弥漫在空气中,直到日上三竿,她才睁开眼,将佛珠戴入手腕,从蒲团上缓慢地站了起来。

估摸着老夫人礼佛的时间也该结束,她身边伺候的嬷嬷轻轻敲响房门,走进屋准备伺候她用膳。

“最近大小姐还安分吗?”老夫人微微合上眼睑,任由嬷嬷搀扶着在佛堂外室的大厅内坐下,轻声问道,布满皱纹的脸蛋,带着老人常有的慈爱,提起凌若夕时,也不如旁人那般忌惮、敬畏,似在关心晚辈的老人。

嬷嬷尽忠职守地禀报道:“前几日大小姐得罪了轩辕世家后,又与老爷发生争执,据说事情闹得还挺大,连二姨娘也牵扯其中,不过这两天,倒是在北苑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还算安分。”

老夫人微微颔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欣慰的浅笑:“若夕倒是听话了,诶,这丫头,大概还记得六年前的事,不然怎会与他爹如此生分?”

这岂止是生分,分明是要变成仇敌的节奏啊,但这话嬷嬷也只能放在心里,哪儿敢说出口呢?

“去请大小姐来,总归是一家人,父女俩哪有隔夜仇?”老夫人琢磨着豁出这张老脸,给他们父女牵线搭桥。

嬷嬷抚了抚身,慢吞吞朝着北苑走去,只是心里略显不安,这大小姐可是连老爷的面子也不给的,会听话的来见老夫人吗?

她倒是想太多,老夫人虽说太过热情让凌若夕有些别扭,有些提防,但丞相府最大boss的召见,于情于理她也不会漠视。

“娘亲,宝宝好累。”凌小白有气无力地走在凌若夕的身旁,时不时打着哈欠,唇红齿白的脸蛋上,挂着偌大的黑眼圈,看上去格外憔悴,他昨天可是加倍完成了训练任务,现在浑身没哪处不酸的,原本还想睡个懒觉,却被娘亲从被窝里抓了起来,见什么老夫人,小手揉了揉眼睛,眼角有生理盐水的晶莹水光微微闪烁。

凌若夕眸光轻轻闪了闪,利落地蹲下身,把眼皮正在打架的儿子一把扛在肩头。

“啊。”凌小白先是一惊,随后特得意地笑了,自动找了个舒坦的姿势,合眼继续睡去,天大地大,补眠最大。

嬷嬷嘴角一抽,看着前方姿势怪异的母子,伤风败俗!哪有女儿家会把小孩扛在肩上的?这大小姐怎么就把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东西带到府里了呢?

迎着阳光慢吞吞走入老夫人所住的宅院,几株梨花树在院子里开得正艳,片片雪白似锦的花瓣,随着微风在空中打着旋儿,缓慢落下,团团锦簇的花圃,姹紫嫣红,紫藤架上缠绕着一圈圈葱绿的藤蔓,院落闲适且美丽,如梦如幻,别致清雅。

凌若夕刚踩上台阶,便注意到坐在厅里垂目饮茶的老夫人,多日未见,她的精气神一如既往的抖擞,红光满面。

“若夕,你可来了。”老夫人面上一喜,急忙放下茶盏朝她招招手,“哎哟,快过来让老身瞧瞧,这段时日在府里一切还习惯吗?”

凌若夕眉心一跳,她可不认为府里府外发生的大事,老夫人会一无所知,她突然让自己前来,必定是有事,比耐心,她从来不缺,当年她为了狙杀一名毒枭,可以在别墅外蹲守一夜,她的耐力,可想而知。

将凌小白从肩头放下,她轻轻扬起一抹浅淡的笑容,“还好,住得很满意。”

“……”这话,有没有一点太理所当然了?老夫人也就随口一问,倒是被她坦然、镇定的姿态弄得怔了怔,“恩,住得习惯就好,我啊,就担心你不习惯。”

她迅速敛去面上的怔忡,慈眉善目地笑了。

“宝宝昨天没睡好吗?怎么看上去没什么精神?”她的目光落在上下眼皮正在打架的凌小白身上,低声问道,眼底泛着淡淡的担忧与关切。

凌若夕在后用手指戳了戳凌小白的后背,示意他说话。

小家伙头顶上的呆毛猛地一颤,霍地抬起脑袋,极力打起精神朝老夫人咧开嘴,笑得分外乖巧,“奶奶,宝宝昨天在院子里练基本功,所以才会没有精神,奶奶不会责怪宝宝吧?”

他每天的训练在丞相府根本不是什么秘密,老夫人轻易的就接受了他的理由,莞尔一笑,“当然不会,小白这么懂事,奶奶喜欢还来不及呢,用过午膳了吗?我吩咐厨房做了几样小菜,将就在这里陪我这个老人用一点吧。”

凌小白眼眸一亮,蓦地回头期盼的看着凌若夕,有白食,不吃白不吃。

凌若夕同样是这样的想法,抱着凌小白在老夫人下首的椅子上随意坐下,月牙白的衣诀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墨发飞扬,动作带着说不出的洒落与利落,毫无女儿家该有的矜持,与那眉宇间的冷冽英气交相呼应,别有一番风情。

老夫人看在眼中,心里满意得不得了,这才是丞相府嫡出大小姐该有的风范与气度嘛。

“皇上日前赦免你的重罪,老身想着,找个时间带着你进宫谢恩,你看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去。”老夫人柔声说道,与其说是命令,更像是在征询凌若夕的意见,她的态度不像是掌管整个后院的老人,温柔得让凌若夕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事反无常必有妖,老夫人诡异的态度,故意的示好,凌若夕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她从不认为一个人会无缘无故对旁人好,记忆中,虽说昔日本尊在这位老人面前也还算是得她的眼缘,但却绝没有现在的亲近与热情。

心里的戒备不减反增,但她的脸上却一丝不露,面无表情的对上老夫人含笑的容颜,“好。”

“恩,这才对嘛,这次的事皇上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是皇上圣明,你可不能恃宠而骄,骄傲自满。”她这是在影射前些日子凌若夕与轩辕世家动手的事,提醒她莫要四处兴风作浪。

衣袖下的手指微微紧了紧,凌若夕也不说话,只是安静地坐着,等待她说出今日这一行的重点,总不能只是为了事隔多日后,才来敲打她吧?

“哎,你也别怪老身提醒你,毕竟啊,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老身知道你这六年来刻苦修炼,身手已是年轻人中的佼佼者,但在这天子脚下多的是高手,万一哪天……”老夫人循循善诱地给凌若夕灌输着大道理,她眼观鼻鼻观心,自动屏蔽,如果只是单纯的关心与念叨,她尚且不会如此,但她能够感觉到,这些听似和善的话语里,带着几分斥责与责备,更多的,是不希望她在京城丢了丞相府的脸,让丞相府名誉扫地。

凌小白听得昏昏欲睡,小小的身体靠在椅子中,脑袋朝下点着,随时有睡过去的可能。

老夫人如何看不出他们母子二人的不在意?口风微微一转,“听说,你前几天与你爹发生了争执?”

凌若夕眉头一蹙,深沉如海的黑眸里,看不出任何情绪,犹若一泓死水,波澜不惊。

“你也别怪他,他毕竟是一家之主,即使心里偏袒你,但面子上的事还是要做的。”老夫人替丞相说着好话,天知道,那日当她听闻北苑所发生的闹剧后,有多后怕,她算是看明白了,这凌若夕对丞相府根本就没有一点感情,若是放任她如此下去,保不定哪日,会将整个府邸拖累,又或许与她的儿子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哦。”凌若夕木然应了一声,情绪始终平平。

她不冷不热的反应让老夫人顿时语结,准备了满肚子的话语,此刻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在丞相府,她何时拿自己的热脸去贴过旁人的冷屁股?

气氛在瞬间变得尴尬起来,凌小白憨憨地打了个哈欠,愣是对这厅内的情况视若无睹,小脑袋歪向一旁,已是陷入了梦乡。

老夫人讪讪地将话题转开,没有再提起这件事,但厅内的气氛却始终回不到最初的温馨,带着一股诡异的压抑。

草草用过午膳,凌小白吃着别人的食物也不心疼,离开时,肚子圆鼓鼓的,仿佛袍子里塞了个圆球,他舒服的嘤咛一声,睁开眼,乐呵呵地朝老夫人要了不少糕点,某人可没有拿人手短的羞耻感,能白拿的东西不拿,那叫傻瓜!

“明日你便随我进宫吧。”老夫人吩咐下来,希望能尽快进宫谢恩。

凌若夕沉默地应下,心底却恶趣味的想着,她出现在北宁帝面前,会不会直接把这位皇帝给气死。

“娘亲,皇宫就是咱们上次去的地方对不对?有很多的金子和值钱的东西!”凌小白双眼放着狼光,想到上次在太妃那儿见到的金银财宝,哈喇子险些从嘴角溢出来。

如果他每天都能在皇宫里醒来,看着璀璨的金山,绝对会让他心情愉快的。

“娘亲,要不咱们去把皇宫里的东西偷偷拿走吧。”他开始打起了皇宫的主意,谁让那儿是金银窟呢,对于一个小财迷而已,那就是他梦想中的桃花源。

凌若夕白了他一眼:“等你拿走后,这辈子别想清静,随时准备被人缉拿。”

“没关系,有了银子宝宝可以雇很多高手贴身保护,不怕他们追杀。”凌小白斩钉截铁地说道,开始思考,这件事的成功率,娘亲说过谋定而后动,他得想出一个十全十美的方法,再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