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4章 来自皇宫的刁难

第64章 来自皇宫的刁难

有了疑点,凌若夕愈发怀疑大夫人的死亡真相。

一个能够在才狼虎豹般的后院中,将无能的女儿抚养长大的女子,会因为一时失宠而自尽?还是因为看不到未来,哀莫大于心死,想要用死亡唤起丈夫的同情与愧疚,给自己的女儿留一条后路?

食指轻轻揉动着眉心,凌若夕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一个死胡同。

“娘亲?”凌小白翻了个身,迷迷蒙蒙间,看到微弱的烛光,他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床榻上翻身坐起,随手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你怎么还不就寝啊?”

“你先睡,娘亲在想事。”凌若夕抛开脑子里复杂的思绪,低声说道。

“想什么?宝宝能帮忙吗?”他懂事地问道,看着烛光下神色晦暗不明的娘亲,心里有些难受,酸酸的,胀胀的,却又不知道这种感觉叫什么,只能用手掌不停地揉搓着胸口。

凌若夕随手将桌上的宣纸揉成一团,用玄力震成碎末,洋洋洒洒挥落在地上,尔后才抬脚走到床边,揉揉儿子的脑袋,“已经没事了,睡吧。”

凌小白乖巧地在她的怀里蹭了蹭,嗅着她身上熟悉的体香,再度感受到周公的召唤,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蒙蒙亮,街头巷尾仍旧处于一片宁静之中,驮着官员的马车朝着皇宫驶去,披盔戴甲的近卫军整齐地在宫门外站成一排,神色肃穆,如同一尊尊杀神。

凌若夕大清早在院子里打了一套拳,做完热身运动,刚准备近乎换下身上沾染上汗渍的紧身衣,耳畔,忽然有脚步声传来,她蹙眉看去,便见老夫人身边的伺候嬷嬷正提着裙摆,一路小跑着过来。

“大小姐,马车已经准备好,老夫人等着您一起进宫呢。”嬷嬷不卑不亢地说道。

凌若夕随手拭去额头上的热汗,点了点头,“等着。”

推门进屋,扫了眼正在床榻上逗弄着黑狼的儿子,她啪地一下将宠物拍飞,吩咐道:“更衣,准备进宫。”

凌小白本想关心黑狼几句,但在听到这句话后,整颗心全扑在了皇宫的金山上,“宝宝这就去。”

风一般的冲到衣柜,三两下就换上了一件深蓝色的锦缎,腰间要缠着一条银白色的腰带,衣摆绣着栩栩如生的飞禽图案,尽显尊贵。

凌若夕挑了件深色的长衫,将墨发扎成马尾,整个人犹如出鞘的宝刀,一身锋芒。

“走吧。”牵着儿子的小手步出房间,朝着府外走去。

嬷嬷始终尾随在后方,与他们俩隔着半米的距离,低眉顺目,尽显谦卑。

刚穿过长廊,便与正从府外回来的凌雨涵和二姨娘撞了个正面,凌若夕眉头一蹙,浑身释放着一股森冷的寒气。

二姨娘也愣了一下,显然没料到会和凌若夕不期而遇,发髻上璀璨的步摇在阳光下反射着刺目的光晕,她扬起一抹亲柔弱的笑,娇声道:“哟,真巧啊,若夕你这是打算出府吗?”

凌雨涵也停下步伐,陪站在旁边,朝凌若夕友好地微笑着,身若扶柳,花容月貌,整个人透着一股楚楚动人的柔弱气息。

凌小白悻悻地瘪了瘪嘴,对她们俩人没什么好感,嘴里嘀咕道:“巧什么?这叫孽缘!”

凌若夕淡淡扫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凌小白接收到她凌厉的眼刀,即使再不爽,也只能听话的闭嘴,用眼神瞪着跟前的两人。

二姨娘的问话得到的是凌若夕的沉默,她顿时尴尬起来,没想到,自己的主动,竟会得到这样的对待,一时间难免有些下不来台。

嬷嬷急忙走上前来,她可不想看到后院失火,“回二夫人,是老夫人想带大小姐进宫面见圣上和太妃。”

二姨娘眼眸一沉,一抹阴狠的冷光从她的眼底飞快滑过,凭什么老夫人要专程带她进宫?

凌雨涵柔声道:“啊,莫不是是去谢恩?”

嬷嬷含笑点头,“正是。”

闻言,她们二人不自觉松了口气,还以为这凌若夕要翻身了呢,吓她们一跳。

“姐姐这次进宫可莫要再惹事了,皇宫不比咱们家,若是莽撞行事,得罪了贵人,那可就不好了。”凌雨涵娇滴滴地劝诫道,一副为凌若夕着想的模样,不知情的,还以为她们俩姐妹情深呢。

凌若夕不屑地冷哼一声:“你是在暗指我,平日里喜欢无事生非吗?”

“我没有。”凌雨涵委屈地看了她一眼,好似她说了什么重话,伤到了她的玻璃心。

“雨涵只不过是关心你,你又何苦如此诋毁她?真是好心没好报。”二姨娘愤愤不平地抱怨着,伸手握住凌雨涵的手腕,“咱们走,人家可不领你的情。”

凌若夕饶有兴味地眯起眼,朝着两人的背影潇洒地挥手:“一路走好。”

“娘亲,宝宝讨厌她们!”凌小白扯了扯她的衣袖,撅着嘴嘀咕道。

小孩子是最敏感的,谁善谁恶,他们可以感受到,虽然二姨娘和凌雨涵态度亲昵,但他却觉得,她们根本不喜欢娘亲,所有不喜欢娘亲的人,他都会讨厌的。

“没让你喜欢她们,走吧。”凌若夕根本没把这件小事放在心上,牵着他的手,离开大宅,乘上停靠在府门外的奢华马车。

老夫人正静静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见她们进来,挥挥手,“你们来了,快坐。”

凌若夕避开她伸来的手臂,随意坐下,车夫扬起马鞭,马车缓慢地朝着皇宫的方向前进。

“进宫后,你先随老身去面见太妃,等到皇上下朝召你,再去见天颜。”老夫人低声说道,又想到凌若夕太过刚强的个性,忍不住提醒一句:“在宫里,记住凡事多加忍耐,莫要强出头。”

凌若夕很想知道,她看上去果真像是会没事找事的人吗?

凌小白缩在一旁也不吭声,只是无趣地逗弄着怀里的黑狼,马车内的气氛莫名的压抑,老夫人本想和凌若夕多攀谈几句,但看着她那副冷若冰霜的容颜,到了嘴边的话转了一圈,又给咽了下去。

行过静谧无声的街道,白雾化作了湿漉的露珠,空气清新且凉爽,在宫门停下,嬷嬷搀扶着老夫人下车,雕栏玉砌的殿宇隐隐可见,繁茂的枝桠从红墙内窜出头来,万紫千红处处,景色美丽得犹如梦境。

出示了象征身份的令牌,近卫军这才示意放行,凌小白不改调皮本份,刚进入皇宫,便忍不住惊呼连连,那片片在阳光下闪动着绚烂光晕的琉璃瓦,璀璨如日,华丽的阁楼殿宇,让他几乎忙得看不过来,老夫人不悦地皱起眉头,“小白,这些没什么新奇的,无需大惊小怪。”

凌小白爽朗地咧开嘴角,“人家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地方嘛。”

再一次见到如此奢华的皇宫,他又不禁动起了想要打劫的心思,做皇帝真好啊,每天能见到这么多的奢华物品。

凌若夕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他是她的种,这小子心里在想什么,难道她会猜不到吗?

绕过层层宫闱,又一次抵达太妃的住所,大气磅礴的殿宇静静伫立在云层下,门窗紧闭,四周空无一人。

要说这太妃不知道他们今日进宫前来拜见,凌若夕一百个一千个不信,所以,这是打算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吗?

老夫人隐晦地睨了凌若夕一眼,她本就是人精,又与太妃多年交情,如何看不出这是对方的故意为难?眼底一抹精芒蓦地闪过,嘴上却道:“大抵这个时辰太妃还未起身,你和小白在这儿候着,我进去看看。”

凌小白刚要出声,请求与她一起,却被凌若夕一把捂住嘴,拖到身后,她挑起眉梢,凉凉地开口:“好,老夫人请。”

在她那寒刃般锐利森冷的目光下,老夫人有种自己已被她看穿的错觉,仿佛这样的小把戏,早就被她看透,心底不禁泛起一丝惊愕,微微眯起眼,仔细看着凌若夕那张波澜不惊的脸蛋。

“老夫人?”她再度唤了一声,语调平淡得丝毫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老夫人轻咳几声,便带着嬷嬷走上台阶,通过婢女的通报,进入了大殿,攥刻着飞禽走兽图案的殿门,在凌若夕的眼前缓缓合上,并没有让她进去的意思。

凌小白不甘心地瘪着嘴,“她们这是要干嘛?欺负咱们吗?怎么连门也不让进?”

“哼,做娘的想要给儿子找场子来了。”凌若夕猜中了太妃的心思,想来她日前险些伤了凤奕郯这事,人家还记在心上,虽说释放了她,但那口恶气却始终存在着,这是拐着弯儿故意刁难她呢。

薄唇缓缓滑开一抹凉薄的浅笑,细长的睫毛轻轻扑闪着,阻挡住了眸子里的寒芒,她如同一株笔直的青竹,静静站在大殿下方的林间,任由阳光洒遍全身。

凌小白站在她身旁也不吭声,只是心底将太妃骂得狗血淋头,所有和娘亲做对的人,都是他的敌人,他才不会给敌人好脸色看。

日头愈发炽热,凌若夕调动着体内的玄气,如老僧入定般,整整一个时辰,始终保持着同样的姿势,连面部的神色,也未曾变换过,远远看去,好似一尊石像,身影笔直、傲然。

足足一个时辰,殿门才终于从内开启,凌若夕平复下体内窜动的气流,蓦地睁开眼,浓黑如墨的眼眸,直直望向上首,太妃身旁伺候的宫女冷不防被她那凌厉的目光盯上,心头咯噔一下,隐隐有些不安。

“哼,终于舍得现身了。”凌小白活动活动略显僵硬的双腿,在原地蹦达几下,小脸写满了小爷很不爽五个大字。

“实在很抱歉,太妃昨晚礼佛直到现在才起身,请凌小姐见谅。”原本底气十足的话语,在凌若夕那双压迫感十足的目光下,渐渐微弱下去,宫女低垂着头,不敢直视她的容颜。

不愧是敢和三王爷叫板的女人,这气势,丝毫不比太妃逊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