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5章 要她和凤奕郯做朋友

第65章 要她和凤奕郯做朋友

“没事,我能理解。”凌若夕不是傻子,更不是热血冲动的笨蛋,这样的小刁难,她还未曾放在眼里,更何况,太妃也不过是想要替儿子出气,只要在她能够容忍的范围内,她不会与之计较。

宫女似乎没料到她会这么好说话,神情明显怔了一下。

“难道娘亲说错了吗?”凌小白率先开口,态度很是乖张,即使凌若夕可以不计较,但他却不行,他的娘亲又没做错什么事,干嘛要被安排在这里罚站?凭什么?

凌小白的原则很简单,帮亲不帮理,天大地大娘亲最大,谁敢欺负她,他就一口咬死对方,替娘亲报仇!给她解恨!

某人的维护,凌若夕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心底涌入一股暖流,脸上的冷色不自觉淡化了几分,一身骇然的气势,也在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走,进去了。”

母子俩从宫女跟前擦身而过,没看她一眼,抬脚踏上石阶,一步步凑近大殿,刚到门外,就听见从里面传出的谈话声,其中还夹杂着几声轻笑。

但当他们两人的身影出现时,原本欢快的气氛明显停止,太妃含笑的面容迅速阴沉下去,随手捧起肘边的茶盏,拨弄着茶盖轻轻捋着杯子里的热茶,没有对凌若夕投以半个眼神。

“快进来,参见太妃啊。”老夫人急忙打圆场,不希望因为凌若夕而导致太妃的不悦,丞相府虽然根基颇深,但比起皇室,仍旧是不值一提的。

“拜见太妃,太妃万福。”凌若夕微微屈膝,态度不卑不亢,丝毫没有见到贵人该有的谦卑与惶恐,依旧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模样,好似一座千年难化的冰山,让人难以接近,反倒是凌小白仗着自己得天独厚的脸蛋,向太妃乖巧地笑着,显然是想起了第一次见面,就得到赠礼的事儿,虽然他知道太妃对娘亲略带敌意的态度,但是呢,即使要翻脸,也得等到他拿到点好处吧?不然多亏啊。

面对凌小白的热脸,太妃总算是缓和的脸色,点点头算是打招呼,态度比起头次见面时,冷淡了不少。

“太妃,今儿我们若夕是来向你赔礼道歉的,她还小,有时一时冲动犯下大错,还望太妃大人有大量别和她计较。”老夫人乐呵呵地开口,轻描淡写将过错推到凌若夕头上,且把来意说得一清二楚。

凌若夕深邃的黑眸微微闪了闪,没有吭声。

太妃抬起眼皮,施舍般地看了她一眼:“若夕,你真的知错了吗?”

老夫人急忙朝她挤眉弄眼,示意她快点认错,莫要把两家人的关系再恶化下去。

“这次多谢太妃替臣女向皇上求情。”凌若夕避重就轻,认错?她何错之有?与凤奕郯交手,不过是自卫,若不是他先对小白出手,她也不会反击,她丝毫不觉得在这件事上,自己有任何过错,但太妃替她求情的这份恩情,她算是认下,不论对方出于何种理由,帮了就是帮了。

闻言,太妃才长长呼出口气,缓慢地从椅子上站起身,“罢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本宫已从皇上那儿了解到,错并非全在你一人身上。”

这是给台阶让凌若夕下呢,但凌若夕还没傻到相信太妃会打从心里这么认为,不过是场面话。

“此事到此为止,虽说本宫与你无法成为一家人,但本宫更不愿与你做敌人,你的娘亲可是本宫昔日的至交好友,你也算是本宫的侄女,不论之前你和奕郯有什么恩怨,本宫希望往后不要再提,你明白本宫的意思吗?”太妃深深凝视着下方的凌若夕,一字一字缓声说道。

这个女子背后拥有着神秘的势力,提点提点就好,她还不愿与之撕破脸皮。

“明白。”凌若夕微微颔首,“只要王爷能够就此揭过此事,我凌若夕也不会主动提起,更不会随意骚扰王爷的安宁。”

太妃眼眸一沉,哪里会听不出她的言外之意?她这话的意思分明是,若凤奕郯主动刁难她,她仍不会留情。

心底泛起淡淡的薄怒,自从皇上登基,她被尊太妃以来,还从未被人如此顶撞过,但偏偏又碍于凌若夕背后的势力,不敢贸贸然同她翻脸,华衣下因怒气微微起伏的胸口,好半天才平静下去,太妃慈善一笑:“这样就好,你和奕郯虽然没有缘分做夫妻,但依着本宫看啊,你们或许能够成为朋友,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嘛。”

朋友?

凌若夕在心头不屑地冷笑,恐怕那三王爷如今见到她,不哇哇叫着冲上前来杀了她已是万幸,做朋友这种事,绝不可能。

见太妃松口,老夫人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了落回了原位,赶紧在一旁赔笑道:“这是自然,若夕福薄没能成为三王妃,但这俩孩子岁数相近,兴许哪一日还真成为知己良朋了呢?”

有老夫人刻意的讨好,太妃的心情也逐渐明媚起来,大殿内,气氛慢慢恢复了温馨。

寒暄几句后,有太监前来禀报,皇帝刚下朝,如今正在御书房,打算接见凌若夕。

“既然皇上有请,本宫也就不再留你了,老夫人,许久不见,在这儿陪本宫下下棋,怎么样?”太妃眼眸一转,看向一旁正打算起身的老妇,微笑着提议道,只是那笑,却不达眼底。

老夫人一时间有些踌躇,她担忧地看了凌若夕一眼,害怕自己不在身边,她会在皇帝面前乱说话,若是哪句话说错,得罪了皇上,牵连甚广。

“你怕什么?若夕一身本事,难道还能在宫里出事吗?这样,林默默。”

一名老嬷嬷从殿外快步走了进来,“奴婢在。”

“你陪若夕去一趟御书房,可千万别把人给弄丢了,不然,本宫拿你是问!”铿锵有力的命令,阻断了老夫人所有的退路,事到如今,她也只能留下来,放凌若夕一人前去面见北宁帝,只是这颗心啊,却忽上忽下的,实在很难平静。

凌若夕牵着儿子,刚想离去,谁料,凌小白如同一只泥鳅咻地从她身旁窜过,一溜烟蹭到了太妃跟前,“漂亮夫人,宝宝要走了。”

他糯糯的嗓音带着孩子般单纯的撒娇与任性,可爱到爆的表情,瞬间击中太妃心底最柔软的部位。

“去吧去吧,将来咱们有的是机会碰面,来人啊,取本宫的长命锁来,送给小少爷,这么懂事的孩子,本宫甚是喜欢。”太妃毫不掩饰对凌小白的喜爱,接过婢女递来的纯金打造的长命锁,亲自替他系在脖子上,揉了揉他的脑袋瓜子:“路上小心。”

“恩。”凌小白眉开眼笑地点了点头,他就知道,没人能拒绝自己的,在太妃不舍的目光下尾随在凌若夕身后走出大殿,暖和的阳光从头顶上洒落下来,他懒洋洋伸了个懒腰,趁着没人注意,急忙将锁捧起,用两颗虎牙狠狠咬了一下。

“真的是金子做的。”大眼放着狼光,那模样,好似恨不得将这锁一口吞进肚子里。

躲在他衣袖里的黑狼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对凌小白少见多怪的德性很是无语,不就是金子吗?要不要这么激动?若是将来他去了云族,见到族里的奇珍异宝,可不得激动到睡不着觉吗?

此时的它绝不会知道,后来的某一日,当凌若夕这头饿狼造访云族后,整个云族被洗劫一空,所有的银子通通进了他的肚子,此乃后话。

凌若夕跟着林默默缓慢朝着御书房走去,精致绝伦的花园随处可见,山石成林,林荫如海,一片声色盎然的景象,绿池湖畔的垂柳,枝桠细小,正随着微风左右摇曳着。

“娘亲,皇帝长什么样?”凌小白将长命锁小心翼翼塞入怀里,拍了拍,确认安全后,才昂起头来,好奇地问道,他自幼出生在边陲小镇,那儿见过什么皇帝?不过,能够住在这么奢华的皇宫里,他一定很有钱才对。

要是娘亲能嫁给皇帝,等到将来他升天了,这些财产会不会都是娘亲的?凌小白轻轻磨蹭着下巴,胡思乱想着,要知道,他最大的心愿,就是给自己找一个有着用不完的金钱的爹爹,最好短命一点,这样才能早点见阎王,然后让他和娘亲携款私逃,过二人世界。

“和普通人一个样,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凌若夕言简意赅地阐述道,说实话,北宁帝的相貌比起英俊冷冽的凤奕郯,绝算不上出众,只能称之为清秀,但胜在那一身浑然天成的贵气,让人下意识忽略掉他的模样。

“他是不是很有钱?”凌小白再度问道,眼底浮动着不安分的光芒。

引路的林默默脚下一滑,险些没被他这句话给惊到跌倒,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即使是三岁小儿也该知道,坐拥整片天下的皇上,是人上人,天下至尊,怎么可能是穷光蛋?

凌若夕冷冷地瞪着他,薄唇轻轻蠕动几下,传音入密:“你最好绝了心里那些不该有的想法。”

娘亲怎么会知道他在想什么?

凌小白惊愕地张开嘴,特佩服地望着自己的亲娘,“娘亲,你可真厉害,居然能猜到宝宝的心思。”

废话!她养了五年的儿子,她难道还不了解吗?每每牵扯到银子这件事,他就会正经过,绝对会进入抽风状态。

虽然猜不到具体是何事,但必将同皇帝,哦不,是和皇帝手里握有的金银珠宝脱离不了干系。

接收到娘亲警告的眼神,凌小白幽怨地垂下头,一个劲扯着掌心滑落下的袖口,娘亲干嘛这么瞪着他?他又没做错什么事。

“凌小姐,御书房到了。”交谈中,他们已抵达御书房外的小花园,铺满琉璃瓦片的房檐下,一条千转百回的长廊空无一人,长得茂盛的盆栽放在门口的台阶两侧,两排近卫军正虎虎生风地把守各自的岗位,比起后宫的欢声笑语,这里明显多了几分威严、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