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6章 与三王爷再次交手

第66章 与三王爷再次交手

北宁帝一身金色龙袍,头顶上的王冠被太监摘下搁在一旁的红木雕花矮几上,颗颗白玉通透的宝石散发着淡淡的霞光,几乎一瞬间就让凌小白的注意力定格在上头无法转移开,他的小手无意识的从凌若夕的掌心滑落,想去触碰一旁象征君王地位的皇冠。

“咳。”某人握住拳头在唇边发出一声轻咳,眼皮微微一抬,警告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别在这种地方抽风。

没看见皇帝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吗?还嫌人家抓不到把柄是不是?

凌小白身体一缩,特幽怨地回视凌若夕,向她表达着内心的不满与哀愁。

北宁帝不悦地蹙起英眉,极有眼色的太监总管当即道:“放肆!皇上面前谁给你们胆子竟敢眉来眼去?”

“……”凌若夕沉默以对,眉来眼去?她很怀疑这拥有着公鸭嗓的太监到底会不会用成语。

凌小白索性翻了个白眼,表达自己的不屑。

太监总管被这两人目中无人的态度气得够呛,胸口忽上忽下地起伏着,嚣张!太嚣张了!

“好了,这位可是现如今名震天下的高手,不可得罪。”被特地咬重的高手二字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嘲弄与讽刺,别忘了,凌若夕的出彩,是建立在让皇室抹黑上,可以说是踩着皇族的颜面出名的,北宁帝又怎么可能对她有任何的好感呢?

若不是她背后的势力太过神秘,仅凭她犯下的那些罪,早就够她喝上一壶的。

“凌若夕,朕罚你抄的佛经,现在何处?”北宁帝眼眸一转,沉声问道。

佛经?凌若夕眉心一跳,神色依旧古井无波,她是真的忘记了这件事。

“恩?”北宁帝加重了语气,丝丝危险在空气里弥漫开来。

凌小白担忧地望着凌若夕,娘亲什么时候抄写佛经了?

“回皇上,因为来得匆忙,佛经被臣女搁浅在闺房中,未曾带在身上。”她貌似淡定地回应道,分外镇定的姿态,让北宁帝一时分不清这话究竟是真是假。

他阴凉地扯开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是吗?来人啊,立即派近卫军前往丞相府,将凌小姐抄写的经书取来,不得有误。”

“嗻。”太监公公赶紧应下,佝偻着身体往房门蹭去。

“皇上,这种小事何需劳烦宫中侍卫?臣女这就回去取来给你。”只要离开皇宫,她多的是方法能够解决此事。

“这怎么能叫麻烦呢?他们能为凌小姐办事,是这帮奴才的荣幸。”北宁帝说得义正严词,他就赌这个女人根本没有抄写经书,只要事情被证实,他便可以名正言顺,治她一个抗旨之罪。

凌若夕狭长的眼眸蓦地暗沉下去,眼波微微流转,被广袖遮挡住的手指弹出一道凌厉的指刀,窝在凌小白肩头的黑狼虎身一震,茫然地抬起头,便撞上她那双夹杂着深意的黑眸中,顿时了然。

偷偷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后,它悄悄从凌小白的肩头顺着后背滑落,小心翼翼挪步到墙角,凌若夕见此,往前一个健步,抬首看向北宁帝,目光沉沉,“既然皇上执意,臣女只能妥协,就劳烦宫中的近卫军走上一趟了。”

北宁帝微微颔首,分不清她是故作镇定还是在心虚,注意力全然放在凌若夕身上的他,丝毫没有留意到,某只身躯娇小的宠物此刻已悄然消失的事。

离开御书房,黑狼拱着身子化作一道残影奔出皇宫,速度快得连宫里云集的高手,也捕捉不到它的影子,只是隐隐能够看见一个小小的黑点。

圣旨下达后,近卫军整装待发,骑着骏马挥舞着马鞭,狂奔向丞相府。

北宁帝也不着急,吩咐宫人上茶,将凌若夕和凌小白奉为座上宾。

“蹬蹬蹬。”御书房外,红漆长廊上有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传至,正悠然品茶的女人睫毛轻轻颤了颤,外散的玄力尽数收回,眼底闪过一道幽光。

今天是什么日子?居然所有主角通通到齐了。

掀开茶盖,她随意地抿了一口杯盏中的茶水,冷峭的面容冰冷如川,让人无法从她的脸上窥视到任何情绪。

凤奕郯双腿生风,一席名贵的墨色锦缎包裹住他峻拔的身躯,剑眉星目,古铜色的性感肤色在和煦的阳光下更添几分野性的狂放魅力,只是那阴沉的脸色,泄漏了他此刻不平静的内心。

“皇弟,你也来了?快,赐座。”北宁帝瞧见他进入御书房,急忙吩咐道,但余光却偷偷注意着凌若夕的动静,她像是未曾留意到凤奕郯的到来似的,依旧稳坐如山,甚至连眉毛也不曾抖动过半下,反倒是一旁正抓着桂花糕往嘴里塞的凌小白,正鼓着腮帮,凶神恶煞地瞪着某个曾试图欺负他们母子俩的男人,恨不得在他身上瞪出一个窟窿来。

“微臣拜见皇上。”凤奕郯风姿飒爽地抱拳行礼,没有向凌若夕投去一个多余的眼神,两人故意漠视着彼此的存在,但围绕在他们之间的,那股压抑、充满硝烟的气氛,却是明眼人都能感觉到的。

北宁帝立即从龙椅上跑了下来,亲手扶起他,笑道:“何必多礼?今儿你可来巧了,凌小姐正好也在这儿。”

素手指向一旁正在品茶的女人,凤奕郯阴暗深沉的眸子微微转向她,一抹残暴滑过他的眉宇。

淡淡的肃杀之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朝着凌若夕扑去。

“王爷,最近身体可好?”她悠悠然放下手中的茶杯,抬眸轻笑道,一双深沉无光的眸子,此刻流淌着戏谑的零碎微光,那笑带着说不尽的讥诮与冷冽,让凤奕郯心头本就蠢蠢欲动的怒火如同被浇上了一桶油,骤然间,焚烧到极致。

拳头在身侧握得咯咯作响,几条青筋在他光洁的额头上暴突出来,这个女人!该死!

“娘亲在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呢?这样很礼貌诶。”凌小白吞下嘴里的食物,随手抹了把嘴角,愤愤不平地指责道,他自问心胸宽广,但是,这个曾想要杀了他的男人,他才不会对他大度,哼!别以为他凌小白小爷是好欺负的。

凤奕郯本就阴沉的面容愈发难看,眼底刮着滔天的骇然风暴。

“凌小姐,这位想必就是你的儿子吧?”北宁帝眼见气氛愈发剑拔弩张,含笑开口,手掌轻轻筛住凤奕郯的肩头,朝他微微摇了摇脑袋,示意他暂时不要轻举妄动,毕竟,谁也不知道凌若夕背后的势力究竟有多庞大,在没有摸清对手的底牌前,贸然出击,是绝对不理智的行为。

这个道理凤奕郯又怎么可能不懂?但看着眼前得意洋洋的两个小人,他就忍不住回想起这段时间以来,他遭受到的痛苦折磨。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大概凌若夕早被凤奕郯千刀万剐了。

“大叔,你能不能别这么热情地看着娘亲?娘亲说过,这叫视奸,是不道德的!小心小爷告你意**娘亲。”凌小白咻地一下从椅子上蹦达下来,小小的身体阻挡在凌若夕面前,阻绝了凤奕郯阴寒可怕的视线,同时,还不忘刺激他几句。

别以为他人小就看不出来,这个男人想要对他娘亲不利,哼哼哼,要想动娘亲,除非踏过他的尸体!

凌若夕心头划过一丝暖流,儿子的维护,让她整颗心顿时化成了水,柔软到了极致。

凤奕郯不屑地冷哧一声:“热情?呵,你是在羞辱本王的审美吗?这样的女人……”

“皇弟!”北宁帝沉声低喝,不愿他主动挑衅凌若夕。

只可惜,晚了!他的话纵然没说完,但那鄙夷、不屑的表情,却是一目了然的。

浅薄的眼皮缓缓抬起,锐利森冷的眸光犹如利刃,撞上他喷火的视线,凌若夕一字一字轻声说道:“王爷,古人常说,吃一颠长一智,可你似乎不在这个范围。”

说罢,她凉凉地笑了,那笑瞬间勾起了凤奕郯不好的回忆,那日,在皇城街头,她也是这般冷冽地笑着,想要取走他的性命。

似乎是回想到那时千钧一发的场景,一丝惊恐迅速从他的面上闪过,脚下的步伐倒退半步,一滴冷汗,顺着凤奕郯冷峻的脸廓垂落下来,浸入衣襟,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皇弟?”北宁帝心头咯噔一下,万万没有想到,凌若夕的一句话,就让他素来强势冷漠的亲弟弟失态至此,他警告地瞪了嚣张的凌若夕一眼,“凌小姐,你对三王爷做了什么?”

为何他会露出如此惊恐、害怕的神情?

“臣女若是做了什么,皇上怎么会看不见呢?臣女不过是和三王爷交流交流感情。”这话,北宁帝会信才有鬼!她绝对在暗地里做了什么手脚,可偏偏他看不出来。

一丝愤然缠绕上心尖,北宁帝略带杀意的目光紧紧缠在凌若夕的身上,“凌小姐,这里是皇宫,不是你可以胡作非为的地方,你最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皇兄,本王无事。”凤奕郯长长呼出一口气,艰难地将心底的惊恐压住,狼狈地躲闪开凌若夕太过锐利的视线,缓声说道。

“真的没事?”北宁帝不太相信,毕竟,他现在的脸色真的太过难看,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没事人。

凤奕郯摇了摇头,“本王当真无事。”

“最好是这样,若你出事,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朕也必定会让伤你之人付出惨痛的代价!”话说得铿锵有力,他深深凝视着在椅子上正襟危坐的女人,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