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9章 她需要一个做白工的女人

第69章 她需要一个做白工的女人

红梅苦涩地笑了,她决然地抬起头,第一次对上了那双让她打从心里畏惧、害怕的眸子,鼓足勇气道:“不论大小姐是否相信,奴婢在偷走首饰盒后,就已经后悔了,这些首饰虽然价值连城,但这些年,不过是奴婢用来睹物思人的物件,奴婢未曾替夫人申冤,已是大大的不忠,若是再变卖了夫人的遗物,那奴婢与白眼狼有什么区别?怎么对得起夫人多年的恩情?”一口气说了太多话,红梅略微有些气喘,平复几下后,她才接着道:“当年若不是夫人心善,将年幼的奴婢从恶霸手里救出,带在身边做贴身丫鬟,奴婢断然不会活到现在,或许早就被人糟蹋,卖入了窑子。”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即便是卑贱如她,也知晓这个道理。

她只恨自己力量微弱,无法替大夫人查明真相,无法将真正的罪魁祸首绳之于法!

六年来,红梅闭上眼就会看见大夫人被吊在横梁下的画面,甚至好几次梦见大夫人浑身是血,质问她为何不替自己申冤的画面。

她日日夜夜饱受着内心的折磨,惭愧、内疚、愤怒,种种情绪压在她的心窝里,让她根本无法喘过气来。

人的眼睛和表情或许会说谎,但当情绪激烈到一个地步时,人身体所出现的本能反应,却绝不可能作假,凌若夕相信,红梅此时此刻表现出的情绪是真实的。

她心底的杀意终是尽数退去,手腕一翻,将簪子重新收入袖中,挑眉问道:“所以你怀疑是二夫人?”

“二夫人自从进府,处处与夫人做对,三番四次想要挑拨老爷和夫人之间的感情,并且在暗处散播谣言,企图抹黑大小姐的名誉,当日第一个进入夫人卧房的人,也是她,这件事,除了她还能有谁能做得出?她那样心如蛇蝎的女人,绝对做得出这种事的。”红梅怒声咆哮道,激动的拽住凌若夕的裙摆,猩红的双眼紧紧盯着她,希望她能相信自己所说的每一个字。

“早就知道那女人不是什么好家伙。”凌小白不屑地轻哼一声,毫不掩饰对二姨娘的不满与敌意。

凌若夕拧起眉头,瞧着被红梅拽在掌心,已经泛起褶皱的衣摆,犹豫一秒后,终是忍下了心底的不悦,没有将衣摆抽出。

“娘的死,就没人怀疑吗?”若事实当真如此,偌大的丞相府,竟无一人提出质疑?身为主人的凌克清,身为丞相母亲的老夫人,就不曾怀疑过吗?

还是说,因为人已死,所以打算息事宁人,不再追究?

红梅苦笑一声,神色黯然地垂下头去,“怀疑?二夫人多年来在府内培植亲信,又深得老爷宠爱,即使怀疑,又有谁敢和她做对?说出实情?”

也对,大夫人死后,二夫人便是后院里身份地位最高的女人,即便奴才们心存怀疑,但为了自己的前途,为了不得罪她,也只能选择漠视。

这是人在危险时,最本能的做法,凌若夕可以理解,但是,她却不相信凌克清会看不出一丝蛛丝马迹。

“事情我已经清楚,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凌若夕口锋一转,低声问道,她原本是打算在得到想要的消息后,杀了红梅的,但现在,她却反而犹豫了,或许她应该考虑,给她留下一条生路。

“奴婢这六年过得犹如行尸走肉,只请求大小姐赐奴婢一死,好让奴婢下到九泉,向夫人赔罪。”红梅昂着头,猛地闭上眼睛,仿佛在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能够死在大夫人的血脉手里,对她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现在的大小姐已经有能耐,有本事了,她绝对能够调查出真相,替大夫人申冤,只是可惜,自己此生无法看到那一日的到来了。

瞧着红梅无惧生死,甚至求死的模样,凌小白不禁动了恻隐之心,“娘亲,她好可怜。”

“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从今往后,你就做我的贴身婢女,随我回丞相府。”凌若夕眼眸微微一闪,心里已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她盯着红梅,冷声吩咐道。

“啊?”红梅被这一决定给吓傻了,大小姐怎么可能还愿意留下她?她可是偷走了大夫人的遗物啊。

“怎么,你不愿意?”凌若夕不悦地问道。

红梅立即喜极而泣,清泪簌簌地从眼眶里滑出,“不,奴婢愿意,奴婢愿意!”

凌若夕不知道如何安慰人,若不是看在红梅还算忠心的份儿上,她甚至不会给她留下活命的机会,“出去换件干净的衣物,我不喜欢我的人成天哭哭啼啼,留在我身边,饮食起居由你打理,若是做得不好,即便你是娘的随嫁丫鬟,我也不会留一个无用之人。”

红梅并没有因为她冷漠的言语而受伤,激动地朝凌若夕重重磕了几个响头,便捂着脸啜泣着退出房间。

直到房门重新合上,凌若夕才放松下来,轻靠在椅子上,皱眉沉思。

如她所料,大夫人的死,的确有疑点,若当时的情况当真如红梅所说,二姨娘即便不是主谋,也是从犯!必定和此事脱离不了干系。

“娘亲,咱们真的要留下她吗?她看上去好弱。”凌小白盘算着若是多留一人,他们母子俩的开销得超出不少,而且,这红梅又弱又无能,还老爱哭,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只会是累赘。

他虽然只有五岁大,但在凌若夕从小潜移默化的教导中,早已有一个观念根深蒂固,那便是强者身边从不要弱小的存在!因为那只会拖后腿。

凌若夕冷冷地扯了扯嘴角:“多一个不用发银子的丫鬟,不好吗?不用给工钱,还能处理大大小小的琐事,很方便。”

凌小白仔细想了想,似乎留下这红梅还是有几分好处的,最重要的是,不用给工钱!

“可是,她愿意吗?”他糯糯的问道,很怀疑这世上会有愿意做白工的人存在。

凌若夕眸光笃定,“她会愿意的。”

对于一个忠诚的人而言,还有什么,比得上留在主子唯一后代身边,更高兴的事吗?

“对了,娘亲,你们方才说的事,到底是什么?宝宝没听明白。”见凌若夕打定主意,凌小白也不好再说什么,反而询问起了她们俩方才所提及的事。

“你不用明白,这件事我会干净利落地解决掉。”新仇旧恨,二姨娘她绝不会放过!早在接手这具身体时,她就发过誓,必定会找回大夫人的尸体,并且将所有欺辱过本尊的人,通通踩在脚下,决不留情。

红梅换下粗俗的麻衣,跟在凌若夕身后,朝着丞相府而去,一路上,她的心情格外忐忑,威严的府宅已近在咫尺,她却愈发的紧张起来,掌心甚至沁出了一层密汗。

凌小白不停地打量着身后神色不安的红梅,神色略带失望,怎么看这丫鬟都是弱不禁风,一点能力也没有的人,留下她,对娘亲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刚进府,便有家丁通知了后院的众人,凌克清正同二姨娘、凌雨涵在院子里享受着温馨的下午茶,听闻家丁通报,他刚毅的面容顿时沉了下去,二姨娘微笑的嘴角也蓦地一僵,眼底飞快闪过一道怨毒的光芒。

“咦?姐姐怎么会这么晚才回家?”凌雨涵疑惑地呢喃一句,可落在凌克清耳中,却与火上浇油没什么两样,这个女儿,越来越不像话了,竟在外面闲逛到快要用晚膳才肯归家!

察觉到丞相的怒意,二姨娘朝凌雨涵投去一个满意的眼神。

“去,叫大小姐过来。”凌克清朝家丁吩咐道,决定和凌若夕再谈谈。

家丁尽责地将命令传到凌若夕这边,她眉梢一翘,原本打算前往北苑的脚步随着转了个弯儿,“既然他诚心诚意的请求,那我便过去一趟就是,红梅,跟上。”

她很期待,当二姨娘见到红梅时,会是怎样的表情。

三人优哉游哉的前往后院,还未走近,便看见围坐在石桌旁,气氛僵硬的一家三口,常青树下,三人皆是一身名贵锦缎,时不时有微风拂过,画面美好得让人不忍上前去打扰。

“姐姐。”凌雨涵第一个发现站在不远处幽静小道上的凌若夕,惊喜地笑了一声,朝她招招手,“爹爹等你好一阵了,快过来啊。”

凌若夕眼眸微微闪了闪,浓郁的黑色将她眼底所有的情绪通通吞没,她缓缓走上前,姿态悠然且大方。

红梅低垂着脑袋,不安地尾随在后面,紧张得连双腿也在发抖。

“别抖,要做娘亲的人,怎么能怕这种小场面呢?”凌小白特意慢了几步,凑到红梅身旁,低声提醒道。

他可不想娘亲身边留有没本事的人。

红梅浑身一抖,贝齿在下唇上留下一排泛白的印记,是,她不能够给大小姐丢脸,绝对不能!坚定的决心下,丝丝勇气在她的心尖迸发,她深吸口气,抬起头来,昂首挺胸地迈开步伐。

二姨娘正坐在石凳上,提着茶壶为前来的凌若夕斟茶,当她的余光瞥见某道熟悉的身影时,唇边得意的笑容彻底僵住,手臂一颤,茶水竟从茶壶里飞溅出几滴。

凌若夕将她的反常看在眼里,嘴角划开一抹讥诮的浅笑,看来,她的猜测是对的,若不是心里有鬼,她又何必这么害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