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0章 证据对她不重要

第70章 证据对她不重要

三人渐行渐近,红梅的身影清晰地出现在二姨娘跟前,此时,她早已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放下茶壶时,随手用衣袖将溅出的水滴擦干,落落大方地坐下后,便把自己当作壁花,乖巧、柔弱地陪在凌克清身旁。

“你还知道回来?”凌克清见到这个大女儿就来气,怒声低吼道,“把老夫人一个人留在宫中,出宫后,不立即回家,反而在外面闲逛到这个时辰,你难道是忘了,我交代过的话吗?”

他兴师问罪的口气,像极了一位严厉的父亲正在教育不懂事的女儿,只可惜,凌若夕却无动于衷,要关心女儿早就该关心了,又何需等到现在?

“我只是在街上见到一个故人,红梅,快来拜见相爷。”凌若夕轻描淡写地就将话题转开,对凌克清的怒火丝毫没有放在心上,若不是血缘的关系,若不是还没有查到大夫人的尸骨,她怎么可能还留在这座府宅里,面对各式各样心怀鬼胎的人呢?

红梅跨步上前,朝着凌克清行礼问安:“奴婢红梅参见老爷。”

“你是……”凌克清古怪地眯起双眼,隐隐觉得眼前已进入中年的妇女有些眼熟,忽然,他愕然道:“你是红梅?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

“回相爷,正是红梅。”红梅不急不躁地点头,坦白了自己的身份。

“哼,你还敢回来?”二姨娘率先发难,手掌砰地拍在面前的石桌上,愤然起身:“六年前,你偷了大夫人的陪嫁首饰,如今居然还若无其事的站在这儿?老爷,不能放过这个小偷,一定要好好的惩罚她,让她知道,犯了错的代价!”

这个红梅,绝不能留!

二姨娘眼底闪过决然的杀意,恨不得立即将红梅就地正法。

“我的人,什么时候轮到旁人来处置了?”凌若夕一个箭步,将红梅护在身后,迎上二姨娘阴鸷怨毒的视线,讥诮地笑了:“二姨娘,作为主子,即便红梅犯了错,也该由我来处罚才对,无需你多管闲事。”

“姐姐,娘亲她只是不希望你受骗。”凌雨涵娇声说道,白色的面纱下,丝丝委屈悄然爬上她的容颜,那扶柳之姿,那楚楚动人的神情,足以让任何人心生怜惜。

凌克清的脸色瞬间暗沉下去,他警告地瞪了二姨娘一眼:“多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斥责她,二姨娘心里怎么可能好受?但她却还要挤出笑,向凌克清赔罪,心里呕得快要吐血。

“若夕,你也是,二夫人再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这是你面对长辈应该有的态度吗?”凌克清同样敲打着凌若夕,不愿助长她太过张狂的个性,想要磨去她锐利的棱角。

“我只尊敬值得我尊敬的人。”凌若夕淡漠的启口,丝毫没有给凌克清留半分颜面。

“你!你是说她不值得你尊敬吗?”凌克清气得脸红脖子粗,二姨娘受辱事小,他无法镇压住凌若夕,才是真正让他动怒的原因。

“我有指名道姓是谁吗?别这么快对号入座。”凌若夕眸光一沉,讥诮地扯了扯嘴角,以示自己的不屑。

凌克清的面色黝黑如锅底,放置在膝盖上的拳头更是握得咯咯作响,但他却强忍着,不愿再与凌若夕撕破脸,那日在北苑发生的事,他一刻也不曾忘记过,更不敢忘,凌若夕当时满是杀意的眼神,每每只要回想起来,他就忍不住心底发颤。

凌若夕可没打算去猜想他在想什么,眼波一转,轻飘飘落在二姨娘的身上:“二姨娘,不知道你还认不认识红梅?毕竟你们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想来肯定是不会遗忘的。”

她特地咬重了非比寻常四个字,似提醒又似警告,更似洞悉一切的锐利与嘲弄。

二姨娘狠狠拧起眉头,脸色极差,却又强忍着,“若夕的口才还真是一日比一日好啊。”

“多谢夸奖。”凌若夕坦然地接收下了她的赞美,甚至好心情地朝她露齿一笑,那笑,似胜利者的示威,又像是煞气围绕的死神,看到猎物时才会出现的凉薄与狠绝。

二姨娘被她看得浑身发冷,不安地吞咽了好几口唾沫,她才勉强镇定下来,干巴巴动了动嘴角,那表情似笑,又似扭曲。

凌克清微微眯起眼,视线不断地在二姨娘和红梅之间扫动,总觉得,自从这红梅出现后,身旁娇妻的情绪就一直不太平静,难道,她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吗?

“娘亲,你是不是不太舒服?女儿帮你请大夫来看看吧。”凌雨涵担忧地弯下腰,注视着二姨娘不太正常的神情,柔声建议道。

二姨娘微微摇了摇头,“不,我只是被这日头晒得有些发晕。”

“我以为,二姨娘是与故友相见,太激动了呢。”凌若夕凉薄地讽刺道,眼底流转着锐利如刀的寒芒。

红梅恶狠狠瞪着二姨娘,那模样活像要把她千刀万剐了似的,让二姨娘沁出一身的冷汗。

“你忽然回府,是想伺候在大小姐身边吗?”凌克清没有理会二姨娘与凌若夕之间剑拔弩张的氛围,他向来认为,后院女眷的事,不是男人该插手的。

红梅收回目光,红唇轻轻蠕动几下,还没说话,就被凌若夕给截去了话头:“其实,她是回来讨一笔巨债的。”

一场有关于人命、恩情的巨大债务。

二姨娘几乎在瞬间就听出了凌若夕的言外之意,她心头一紧,总觉得前所未有的不安,讪讪地动了动嘴角:“讨债?讨什么债?”

凌若夕怎会看不出她的反常?她冷冷一笑:“自然是血债,血债血还,天经地义。”

言简意赅的八个字,如同一记重锤,狠狠地敲打在二姨娘的心窝上,让她浑身的血液迅速倒流。

她脸上伪装的平静几乎快要支撑不住,心头的骇然如同狂风暴雨般升起,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要不然怎么会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红梅仇恨地目光狠狠刺向二姨娘,仿佛要将她凌迟。

凌克清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硝烟味浓郁的两人,“你们在打什么哑谜?什么血债?说清楚!”

“这……”二姨娘眼眸一闪,勉强稳住心潮:“我也不知道若夕忽然间在说什么啊。”

装,继续装!以为她找不到证据,就拿她没有办法了吗?

凌若夕浓郁的黑眸里闪过一丝寒光,凉薄的嘴角再度上扬了几分,两排茭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烁着璀璨的光晕,好似张开血盆大口的厉鬼,吓得二姨娘险些魂飞魄散。

“没什么,我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倒是把二夫人吓住了。”凌若夕轻描淡写地解释道,却让凌克清心底的疑惑加深,他又不是瞎子,怎会看不出她们两人之间的暗潮?

平日里,虽说偶有恩怨,但到底还是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的,但如今,怎么会……

“还有事吗?”凌若夕哪儿管他在想什么,眉梢冷峭,淡漠地问道。

“若夕一定是累坏了吧,老爷,让她回去歇息,有什么事明日再谈。”二姨娘实在不愿意继续应对凌若夕,轻轻扯了扯凌克清的衣袖,朝他摇摇头。

“恩,那你就下去吧。”凌克清敛去眸中的复杂,随意地挥了挥衣袖,示意凌若夕滚蛋。

她头也不回地转过身,脸上的笑容在转瞬的刹那被彻底冰封,只剩下浓烈的寒气。

红梅几乎是一走一回头,那仇恨的目光,如影随形地尾随在二姨娘的身上,好似要将她整个人给刺穿,格外可怕。

“娘亲,那女人在撒谎。”凌小白嘀咕道,“宝宝能看出来,她绝对在同娘亲撒谎。”

“我知道。”二姨娘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脱过她的眼睛,连凌小白都能看出的事,她又怎么会看不透呢?那女人,一见到红梅整个人就彻底变了,更甚,在她简单的试探中,丢盔弃甲,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她与六年前大夫人的死,脱离不了干系。

“大小姐,您一定要为夫人报仇啊。”红梅快步上前,顶着一双通红的眼睛,请求道。

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便是当年没有能够揭开大夫人死亡的真相,让罪魁祸首逍遥法外。

“即使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因为这是她接手这具身体时,就已经许下的承诺。

记忆中,那贤良淑德的夫人,是她的血脉亲人,或许也是本尊心底唯一的一寸净土,不论是谁,害了她,都必须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这是凌若夕的觉悟,哪怕付出一切,她也要为大夫人报仇!

冰冷的眸子掀起嗜血的杀虐之气,墨发在身后凌乱地飞扬着,好似一头张牙舞爪的猛兽,正在叫嚣着,想要出击。

回到北苑,红梅被安排在距离主卧不远的客房内,凌小白刚进屋就看见趴在桌上昏昏欲睡的黑狼,猛扑过去,“小黑!”

黑狼被他一把握住,险些没被呛死,拼命瞪大双眼,向凌小白表示着心头的惊怒,一个劲地吱吱吱吱叫嚷着。

凌若夕懒得去看这副主宠重逢的感人画面,利落地转身,将房门合上,她走到一株葱绿的绿树下,头顶上,偶有绿叶从枝桠上飘落下来,沾染上她的肩头。

“今日的事,多谢了。”眸光紧紧叮嘱墙角的山石堆,她不认为对方会听不见。

身负玄力之人,即便是百米外的动静,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云旭一席墨色长衫,胸口绣着银白色条纹状马褂,腰间缠一条简单质朴的缎带,佩刀走出,身影挺拔如松,面容刚毅如石,“这是我的分内事。”

“……不管怎么样,这个人情我记下了。”要不是云旭的帮忙,今日,她必定会被皇帝抓住痛脚,“你是怎么找到一百遍佛经的?”

就算黑狼速度再快,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抄写一百遍佛经,绝对是天方夜谭。

云旭满脸神秘,摇摇头:“身为少主的隐卫,这点小事不在话下。”

他的口气一如既往的自信、笃定,提到云井辰,毫不掩饰内心的崇拜与憧憬。

那是他从小的信仰,是云族未来的族长,也是这个世间,最完美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