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1章 夜黑风高,打家劫舍

第71章 夜黑风高,打家劫舍

将云旭满怀憧憬的神色尽收眼底,凌若夕眼眸微闪,嘴角划开一抹戏谑的浅笑:“好狂妄的一句话。”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云旭言简意赅地说道,并没有露出任何的骄傲或者是自满,若是连这么小的事情也无法解决,他还有什么资格留在少主身边?被派来保护少主如今在乎的人儿?

“既然如此在意他,为何还要留下?回到他的身边不是更好吗?”凌若夕蹙眉问道,深邃黝黑的眸子,闪动着淡淡的不解,她早就知道这个男人有多忠心,大概云井辰让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拔刀自刎吧。

云旭紧了紧腰间的佩刀,沉声道:“这是少主的命令。”

“他留下你,自己却消失无踪,看来是出了大事,你不担心?”许是这次承了云旭的一份恩情,凌若夕的态度不再如最开始那般满是敌意与冷漠。

当一个长时间冷气肆意的人,忽然间态度软化下来后,云旭不仅没有觉得受宠若惊,反而有种不真实的错觉,他怎么可能听到凌若夕温言细语的问话?

这根本不科学!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凌若夕眉梢冷峭,很意外在这种时候,云旭竟会走神。

“天底下没有少主解决不了的事。”云旭斩钉截铁地说道,对云井辰抱有一百万分的信任。

“呵,”又是一个被严重洗脑的人,天底下高手云集,云井辰的修为虽然高深莫测,甚至突破紫阶,但这并不代表,在这片大陆上,他是最棒的,更不代表,他能解决掉任何的麻烦。

云旭并没有做任何的详细解释,凌若夕的质疑在他的预料之中,她与少主并未深交,若不是两人之间有着一个血脉相连的亲人,他们甚至不会过多见面,她不知道少主的好,也是理所当然的。

“对了,我似乎忘记了一件事,”凌若夕忽然出声,白皙的手掌直愣愣摊开在云旭的面前。

他茫然地眨了眨眼睛,黝黑的肌肤在阳光下愈发深沉,“什么事?”

“他走得太快,欠我的银子还没有还回来,既然你们是同族人,你又是他的拥护者,保护者,不然就由你帮忙偿还了?”凌若夕提议道,但眼底闪烁着的,却是不容拒绝的狠光,若是被云族的弟子看见,少主身边的右护法,竟会被一个女人要挟,大概会吓到双眼脱窗吧。

云旭闻言,微微一怔,联想到凌小白爱敛财的个性,莫名的觉得有其儿必有其母,只怕这凌若夕也不是什么视钱财如粪土的主。

、“多少?”既然是少主欠下的债务,他不介意用自己的私房钱以作补偿。

“啊,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儿?”凌小白本是想出来和凌若夕聊天的,但当他看见云旭这个不算是太陌生,但也绝对没有有任何好感的男人时,他脸上憨憨的笑容被狡诈取代。

“他是我的奴隶。”凌若夕简单地介绍道。

奴隶?

云旭双目圆瞪,谁能告诉他,是他听错了,他堂堂云族右护法,跟随少主出生入死,没有死在保护少主上,险些死在这个女人手里,她说话,向来是这么惊世骇俗,嚣张狂妄吗?

“我并没有答应你这么可笑的想法。”云旭断然拒绝,他可以做暗卫,可以做杀手,却无法做一个女人的奴隶!

“你的少主临走时,应该吩咐你不惜一切也要保护我和儿子吧?那我的命令,就是他的命令,你现在还想拒绝吗?”凌若夕直接偷换了概念,反正多一个人也是多,多两个人也没什么区别,再说,与其每天让云旭在暗地里藏身,不如让他以侍卫、保镖的身份留在凌小白旁边,保他平安无事。

云旭张了张嘴,他突然间有些气恼,怎么就忘了这个女人骨子里有多恶劣?她这张嘴足以辩驳得人哑口无言。

“哦,原来是自己人。”凌小白顿时嘿嘿地笑开了,“既然是自己人,那就快点还钱,不如给你打个折扣怎么样?”

云旭有种自己身陷虎窝的错觉,打折?他根本就没有欠她们母子俩半毛钱,凭什么要还?但偏偏,他的少主就认定了他们,他只能认了。

“多少银子?”云旭咬牙切齿地问道,面色黑如锅底,刚毅的五官紧绷着,甚至隐隐能看到凸起的肌肉。

凌若夕潇洒地举出两根手指头,在他的眼前晃动几下。

“两千两?”

“不,是两万两,黄金!”凌若夕义正严词地说道,“我身陷天牢,他每夜前来骚扰我的安宁生活,造成我夜不能寐,医药费三千两,精神损失费两千两,每日翻半倍利息,而你,又在我的地盘偷偷生活这么久,场地租用费,给你打个七折,一千两,去掉零头,一共两万两黄金,拒绝赊账,拒绝押后,马上付清。”

云旭眼前一黑,双膝一软险些栽倒在地上,她这根本是漫天要价!两万两?还是黄金?她怎么不去抢劫皇宫?

“唔,娘亲,会不会收得太少了?”凌小白猛地听到云井辰曾多次趁着夜黑风高造访天牢,骚扰他亲娘这件事后,便忍不住想要暴揍他一顿,丫的!这男人好生无耻,去见娘亲居然不带上自己,哼哼哼,活该被娘亲刮下一层屁。

“明码实价,我从来不会占人便宜。”凌若夕说得冠冕堂皇,可这话,云旭却一个字也不相信,这女人,简直是杀人越货,趁火打劫的高手,是彻头彻尾的女魔头。

她怎么还有脸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呢?

“扭扭捏捏你还是不是男人?要么给钱,要么滚蛋。”凌若夕自问留下他在身边,已经是她所能接受的极限,若是不给点好处,她心有难安啊。

云旭深深吸了口气,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定格为酱紫色,“我未曾携带这么多现银。”

“没关系,我可以让小白跟你去钱庄取。”凌若夕随口说道,一句话,却气得云旭浑身发抖。

要不是少主三令五申,勒令他必须留在她身边贴身保护,他怎会沦落到被一个这个土匪打劫的可悲下场?

好汉不吃眼前亏,识时务者为俊杰,云旭最后终是向凌若夕低了头,答应偿还她两万两银子,他从云族麾下的钱庄以右护法的名义取出现银,厚厚一叠白花花的银票送到凌若夕跟前,一千两一张的数额,让她眼底的狼光突然蹦出。

云旭不愿去理会她垂涎三尺的表情,漠然转身,隐匿在院子的角落中,独自捧着受伤的心肝肉疼去了。

“娘亲,分赃。”凌小白扯了扯凌若夕的衣袖,肉嘟嘟的小手摊开在她的面前,笑盈盈地说道,“见者有份儿,宝宝也出了力的。”

“没门,”凌若夕手腕一翻,动作快得凌小白根本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银票落入她的怀里。

“娘亲……你怎么可以这样?”他幽怨地瞪大双眼,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呜呜呜,他绝对是天底下最可怜的小孩有木有?凭毛剥夺他的那份分红?

“这是娘亲给你存下的老婆本,将来等你长大,娘亲会还给你。”凌若夕抬起手,使劲揉着凌小白的头发,将那戳精神抖擞的呆毛狠狠地压下去,心情极好的眯起眼,“娘亲这是在为你的将来做打算。”

他才不信!这个理由从小到大她用过多少次了?

凌小白郁闷地吸了吸鼻子,对凌若夕无情的举动颇有怨言,但他也知道,只要到了娘亲手里的东西,是根本不可能再吐出来,只能缩在墙角,浑身散发着怨气,如同背后灵般,在心底数落着凌若夕的不是。

入夜,整个北苑被冷清的月光所笼罩,卧房内,却是一派灯火通明。

“今夜别忘了你的训练任务。”凌若夕拉开衣柜,从里面翻出一件通体漆黑的墨色长衫,换下了身上的锦缎,三千墨发用发带缠成马尾,整个人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冷冽、洒脱。

凌小白茫然地抬起头,娘亲这副打扮是准备去打家劫舍吗?

“听话。”凌若夕随手揉了揉他的脑袋,用力系紧腰间的黑色腰带,准备出发。

白日给了二姨娘一大份厚礼,现在,她也该去看看,这个女人的惊恐中,会不会露出什么马脚来。

刚走出两三步,身后便传来一阵脚步声,她蓦地转头,只见儿子正小心翼翼跟在她后方,见她停下,咧开嘴笑得分外讨好:“娘亲,宝宝和你一起去。”

“将来有你出力的时候,现在你的任务是,把你这小胳膊小腿给我练得更结实一点,懂吗?”凌若夕可没被他那张欺世盗名的面容给糊弄过去,掐掐儿子粉嘟嘟的脸蛋,她冷声嘱咐道。

凌小白瞪着一双幽怨委屈的大眼,眼睁睁看着她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悻悻地瘪了瘪嘴,戳着肩头黑狼的身体:“娘亲太过分了,去打劫也不带小爷一道。”

黑狼翻了个白眼,虽说他那窄小的眼睛,即使是翻白眼也完全看不出,但这并不影响他表达自己内心的不屑。

女魔头摆明了有正事要做,带上他干嘛?拖后腿吗?

爪子轻轻在凌小白的肩头蹭了蹭,示意他还是快点锻炼,省得等女魔头回来,又让他的训练任务加倍。

云旭惆怅地看了眼早已在黑暗中失去影子的女人,再看看被留下的小少爷,犹豫再三后,终是决定,待在这儿守卫凌小白。

整个丞相府,除却巡逻的侍卫几乎再难看见旁人,白日里热闹非凡的后院,此刻静谧无声,美轮美奂的小花园,偶有虫鸣声窜起,凌若夕的身影如同鬼魅般,在黑暗中飞行着,呼吸平稳,与空气流动的节奏默契的交融在一起,根本没人察觉到她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