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2章 平日不做亏心事

第72章 平日不做亏心事

身如飞燕,她轻飘飘落在二姨娘房间的楼顶上,偏偏青灰色的瓦片布满整个房檐,下方,有身负玄力的侍卫来回走动,时不时能看到灯笼与火把来回晃动的光亮。

凌若夕灵巧如猫,落地时,竟连一丝声响也未曾传出,她蹲下身,悄悄摘开一片瓦片,整个人匍匐在房檐上,借着月光,打量着房间内的动静。

不仔细看,根本难以发现楼顶上竟还藏着一个人,她匍匐的姿势冷硬且笔直,寒潭般的眼眸微微眯起,只有一盏昏暗烛台焚烧的房间内,二姨娘身穿亵衣,咬着牙齿不安地来回踱步。

凌克清今晚歇在三姨娘的房中,她却没心思去妒忌,白日红梅的出现,让她隐隐有些不安,六年前,她便想要杀了这个对大夫人忠心耿耿的jian人,没想到,却被她给逃了,阔别六年,她为什么会再次出现?而且还和凌若夕搅合在一起?

她们会不会在调查六年前的事?

如今的凌若夕,二姨娘根本不敢小觑,这女人危险得不得了,万一被她查出什么蛛丝马迹,那……

越想,她愈发觉得坐立难安,一滴滴冷汗顺着她的面颊滑落下来,悄无声息地砸在地上的白老虎地毯上。

这算不算是做贼心虚?

凌若夕在心底冷哧一声,看来白天让她和红梅见面,效果出奇的好啊,瞧,这狐狸尾巴不是露出来了吗?

“不行!不能留下她。”二姨娘脚步一顿,俏丽的脸蛋布满了决然的杀意,她狠声低咒道。

六年前的事,绝不能被人知道,尤其不能被凌若夕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得知,不然,她绝对会对自己不利的。

二姨娘打定主意要在事发前,悄悄除掉红梅,她眼底精芒暴涨,开始盘算,如何能在凌若夕的眼皮子底下,将红梅除去。

“呼——”一阵阴凉的寒风毫无征兆地从窗户外刮入,紧闭的雕花窗门,砰地一声被撞开,白纱窗帘诡异地飘舞着,一股股寒流,入侵房间,烛台的光线在风中熄灭,黑暗来得毫无征兆,二姨娘吓了一跳,失声尖叫一声:“啊!”

她惶恐地后退两三步,整个人不知撞到了什么,腰部传来丝丝抽痛,跌坐在地上,神色惊恐地望着突然间打开的窗户。

“是谁?是谁在装神弄鬼?”声调隐带颤抖,但回应她的,却是满屋子刮个不停的寒风。

就在二姨娘好不容易冷静下来,误把这一切当作是寒风作祟时,一道黑影诡异的从窗柩上方落下,如同海藻般可怕的长发倒挂着,容颜逆光,模糊不清。

“有鬼啊——”二姨娘被吓得两眼一翻,四肢**几下,昏厥过去。

听到声响的侍卫马不停蹄赶来,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的守则,撞门而入,漆黑无光的房间里,二姨娘已陷入昏迷,窗户外什么也没有。

“快去通知相爷。”侍卫急忙吩咐道,“其他人,马上将院子围起来,看看是否有外人潜入!”

“是!”半夜,安静的丞相府再次沸腾,二姨娘无缘无故在自己的房间里撞鬼,被吓到昏迷的消息,犹如一阵风,刮遍整个后院。

早已安置的丞相披着厚实的轻裘,在三姨娘的陪伴下,匆忙赶来,脸色略显倦怠,眼袋泛青。

凌雨涵也在第一时间赶来,此刻正趴在床沿旁,哭得梨花带泪,其他几房的子女打着哈欠慢吞吞进屋,一个个脸色都不太好看,这大半夜的,谁会喜欢被人打扰清梦?

凌克清高坐在上首,锐利的目光飞速扫过整个屋子,却发现,子女中竟少了一人,脸色有些难看,“大小姐呢?”

“奴才们不知道,许是大小姐居住的北苑太远,所以对这儿发生的一切不知情。”上了年纪的管家噗通一声跪倒,战战兢兢地禀报道。

闻言,凌克清冰冷的面容总算是缓和了些许,他挥挥手吩咐道:“马上去把大小姐叫来,她是这一辈嫡出的大姐,家里出了事,怎么能不出现?”

众人眼观鼻鼻观心,对他的吩咐沉默以对,谁不知道,大小姐凌若夕与二房不对盘,这时候请她来,真的好吗?

但丞相到底是一家之主,他的命令没人敢反抗,管家立即找来身手敏捷的侍卫,示意对方立即去通知凌若夕,赶来小院。

大夫提着药箱子,在丫鬟的拉拽中,跌跌撞撞进入房间。

“参见丞相大人。”年过半百的大夫留着两撇八字胡,鬓发微白,脸上布满了岁月沧桑的痕迹,朝着凌克清恭敬地拜倒。

“行了,这时候没这么多虚礼,马上替本相的二夫人诊脉。”

“是!”大夫走到床侧,有些尴尬地盯着哭得泪眼婆娑的凌雨涵,这位名动京师的二小姐趴在这儿,让他如何诊脉啊?

“小姐,大夫到了,咱们先起来,别在这儿打扰到大夫诊治。”她的贴身丫鬟柔声劝道,嗓音不多不少正好能让所有人听得一清二楚。

凌雨涵单薄的身躯微微一颤,在丫鬟的搀扶下,近乎虚脱地站了起来,柔弱的小脸布满泪痕,晶莹的泪珠,为她增添了几分楚楚动人的哀切,叫人恨不得立马把她揽入怀中,柔声宽慰。

“二姐,你可要悠着点啊,二姨娘这还昏迷着,若你再出事,那可就不好了。”三小姐凌雨霏轻拍着凌雨涵的肩头,柔声说道,只是眼底溢着丝丝幸灾乐祸。

在丞相府的后院里,每日都存在着不见锋芒的争斗,即使到了这个地步,她们仍不忘落井下石。

二姨娘多年来在府中作威作福,凌雨涵更是得尽宠爱,让他们这帮做弟弟妹妹的,怎能不嫉妒,怎能不怨恨?

“多谢三妹关心,我没事的。”凌雨涵朦胧的泪眼微微闪烁一下,装作未曾看见凌雨霏的得意,低声啜泣道。

“恩?”凌若夕刚进屋,看见的,便是这么一幕姐妹情深的画面,锋利的眉梢往上挑起,波澜不惊的目光飞快扫过在场众人。

凌小白喘着粗气,红润的脸蛋透着一丝诡异的绯色,他刚在锻炼,就被娘亲拖着赶来了,现在浑身黏黏的,很不舒坦。

“给大小姐赐座。”凌克清顾不得与凌若夕计较,随手一挥,在下首第一个位置,安排了座位,即便是得宠的凌雨涵,也从未在他的下首顺位上坐下过,这不仅仅是是否得到疼爱的原因,更多的,则是一种身份上的差异。

不论凌若夕是否得到凌克清的喜爱,她是嫡出血脉,是这丞相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小姐的事实,不容争议。

原本心头还有几分得意的凌雨霏,蓦地沉下脸来,阴狠的眼刀刷刷地刺向凌若夕,仿佛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似的。

她和凌雨涵斗来斗去,没想到却便宜了这个大姐!

仿佛未曾留意到凌雨霏惊愕不甘的眼神,凌若夕悠然坐在椅子上,接过家丁奉上的茶水,浅浅抿了一口。

“二夫人的情况到底如何?”凌克清紧握着拳头,刚毅的面容紧绷成一块,额角青筋暴突,正死死瞪着诊脉完毕的大夫。

二姨娘乃是轩辕世家的千金,是如今轩辕世家家主最疼爱的亲妹妹,饶是他也要顾忌三分,若是有个万一,丞相府危矣。

大夫擦了擦脸上的冷汗,跪在地上禀报道:“回相爷,夫人只是积郁在心,一时受到惊吓才会导致气血不顺陷入昏迷,只需用银针施下,再服用几贴安气定神的良药,便可痊愈。”

长期积郁?凌若夕技巧地扬起嘴角,只怕是常年来成天与后院的女子斗法,用脑过度了吧。

凌小白懒洋洋打了个哈欠,对二姨娘的生死毫不在乎,在他眼里,这女人只是一个妄想对他的娘亲不利的敌人,死了最好,一了百了。

“受了惊吓?本相的夫人在房间里怎会无故受惊?侍卫何在!”凌克清怒从心起,手掌重重在身下的扶手上一拍,直起身躯,蕴藏着怒火的眸子挨个扫过今夜负责把守此处的侍卫,气氛骤然变得凝重起来,侍卫们一个个低垂下头,一时间连呼吸也变得静止。

“把他们拖下去,家法处置!”凌克清冷声命令道,“彻查今夜是否有贼人潜入二夫人的闺阁,从今往后,守卫多加一倍,本相不愿意再看到今夜的事情再次发生。”

原本还幸灾乐祸的三姨娘,嘴角的笑蓦地僵硬住了,老爷对二夫人的疼爱,比她认为的还要深!该死!难怪这jian人敢在相府多年来狐假虎威!

凌雨涵心头一喜,羸弱地身躯从椅子上徐徐站起,朝着凌克清感激地拜了下去:“女儿代娘亲多谢爹爹体恤。”

“不必,她多年来管理后院,劳苦功高,如今累垮了身体,是本相考虑不周,即日起,后院大小事务由三姨娘管理,直到二夫人身体康复。”

什么叫苦尽甘来?什么叫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三姨娘的简直被这个巨大的馅饼给砸得头晕目眩,老爷这是要放权给自己了?

凌若夕深邃冷峻的眼眸悄然滑过一丝暗光,丞相此举意义何在?若是当真为了二姨娘的身体着想,他就该知道,这时候分权,只怕她醒来会怒急攻心。

虽然猜不到凌克清的心思,但凌若夕对这件事绝对是乐意看到的,她很期待,当二姨娘醒来时,听闻此事,会有怎样的表情。

处心积虑想要成为丞相府名正言顺的正房,想要紧握住后院的权利,如今,却轻描淡写被人夺走,她会不会气到吐血呢?

凌雨涵脸色骤然一白,几乎不可置信地抬眸看向丞相,“爹爹……”

“本相是为了她的身体着想。”凌克清蹙眉道,丝毫没有要收回命令的迹象。

事已至此,凌雨涵即使再不愿,也只能咬牙接受这沉重的事实。

她紧握住拳头,口腔里漫上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低眉道:“是,女儿明白。”